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穿越小说 > 济世药尊最新章节 > 第六百九十九章 面面相觑
说实话这个问题其实很好回答,只要照实说就可以了,可不知道是蓝远志自作聪明还是有什么顾虑,竟然迟疑了半天问了句,“这接触和不接触有什么区别嘛!”

温子琦完全没有想到蓝远志竟然会这样回答,此时他的那双漆黑如墨的双眸之中尽是疑惑之色,怔怔地看着他,好半天方才从嘴巴里挤出一句,“这差别可就有点大了!”

这样普普通通的的回答正是蓝远志想要的,便生怕错过机会,还未待话音落地便抢过话题问道:“那不知道兄弟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二呢?”

已经被顶到杠头的上的温子琦自然不可能对蓝远志提出的疑问充耳不闻,便嘿嘿一笑道:“这都无碍,又不是什么费精力的事情,不过就是几句话的事情而已!”

“哦?是吗,那就有劳兄弟了!”

蓝远志自然喜欢听到这样的话,便立马凑上前来询问道:“这到底有什么区别呢!”

话已至此温子琦也就没有在多做客套,便清了清嗓子说道:“论武艺我高于幽州的那位,但是论下毒,我自认不如她,所以就连我下毒你都发现不了,你觉得倘若那人对郡主下毒你们可有能力?”

听闻此言,蓝远志这才明白区别在哪里,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道:“所以,兄弟你的意思是,倘若此人见到郡主了,然后会有很大概率下毒嘛?”

对于这种不能确信的事情温子琦自然不可能说的斩钉截铁,便打了一个哈哈说道:“蓝兄弟,你可别这么说,我刚才的原话可是倘若此人下毒,你们是否有人能发现!”

这话乍一听上好像没什么多大的意思,就是在普通不过的一句场面话,可温子琦心知肚明,不管对方怎么回答,他都有厉害的后手准备着,而且是无法回避的!

事情果然如他所想一般,就在他话音一落地,蓝远志便皱着眉头说道:“照你这么分析,我们是没有人可以发现,但是兄弟我有一事想不明白,平白无故的此人为什么会对郡主下毒呢?这一点我实在想不通!”

温子琦并没有立马回答他,而是转过头来,指了指靠在椅子上睡觉的周通说道:“蓝兄弟,你猜此人是怎么一回事!”

蓝远志又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来周通是在睡觉,但是聪明人都能够看的出来,若是一般普通的睡觉,他来了这么久呃,而且几人的动静一直也不小,怎么可能睡的这么沉呢!×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想至此节便回头看了看温子琦,结合上现在二人之间的对话,马上变意识到此人现在的境遇完全是拜温子琦所赐,便抬手点指道:“起初我可能不知道,但是现在看来,此人应该是着了你的道了吧!”

温子琦并没有准备隐瞒的打算,便神色淡雅地点了点头道:“蓝兄弟说的没错,此人确实是拜我所赐,还有你觉得王掌柜此人有没有问题!”

这蓦然突变的话风,不要说一直被牵着鼻子走的蓝远志了,就连站在远处冷眼的秦可卿都又些惊诧,错愕地瞪着一双眼睛怔怔地看着他,许久之后方才点了点头道:“就从刚才此人的种种举动来看,这家伙绝对有问题,难道说?”

话说至此便没有在继续说下去,而是有些不解地看着温子琦,毕竟在他看来此人只是奇怪而已,和中毒好像没有什么联系。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心中犹疑不决之际,坐在一旁的温子琦竟然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这个动作代表着什么,在场的人恐怕都是一清二楚,最为惊讶地则是王林,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许久之后才冷笑一声道:“蓝大人,你可别听他在这里吹,我能有什么问题!”

和他抱有同样思想的人还有蓝远志,但是因为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没有跟着附和,但是眼神确已经表现的淋漓尽至。

温子琦自然也从二人的眼神之中看出来了一些端倪,便哈哈一笑道:“给蓝大人倒杯酒!”

这一句来的属实有些突兀,众人都不知道他在说谁,就在大家面面相觑不明所以之际,王林竟然诡异地拿起酒壶为蓝远志斟酒。

“这算什么?”

蓝远志看着满脸堆笑的王林一脑袋雾水,按理说就以此人之前对温子琦的态度,他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听话的,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

“不算什么,一种毒而已!”

温子琦也没有让他多想,便直接开门见山地解释道:“一种可以控制别人思想的毒而已,中毒者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身中剧毒,还以为自己是遵循了自己的内心,其实早已在别人的控制之中了!”

听到这话最为惊讶地并不是蓝远志,而是正满脸堆笑的王林,温子琦刚才这话确实说的没错,就在他听到‘给蓝大人倒酒’这一句话的时候,自己的内心确实是真的是这么想的,而且是那种不受控制得想。

“真的假的呀!”

对于这种没有任何依据的事情蓝远志自然不过相信,便摇了摇头说道:“温兄弟,你也算的上聪明人,你觉得我会相信这样的事情嘛?”

说罢似乎觉得这事实在有点滑稽,竟然摇头浅笑了起来。

可让他意外的是,温子琦好像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仍记保持着之前的样子看着他。

呃...

被一个男人这样直勾勾地盯着总归觉得有点不自在,蓝远志便眼神躲闪地说道:“温兄弟,这种事情只要他按照你说的做就好了,配合默契一点又有谁能发现呢?”

这话说的其实不无道理,毕竟所谓的指令都是从温子琦嘴里说出来的,只要王林按照这个去做自然是天衣无缝。

“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温子琦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机抬手打了一个响指,就在声音还没有落地之际,本来应该处于熟睡中的周通眼睛竟然一缓缓地睁了开来。

“嗯?这是怎么回事?”周通看了一眼面前莫名其妙多了的蓝远志,惊讶不已地说道:“这位兄台是什么时候来这里的呢?”

蓝远志简直有点莫名其妙,完全不明白温子琦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错愕地看着他好半天方才从齿间里挤出一句,“兄弟啊,大白天的你这是在搞什么鬼!”

有着同样疑惑的还有周通,生性耿直的他直接转过头来对着温子琦说道:“兄弟,我怎么莫名其妙的就睡着啦!”

说着发现窗户外的阳光已经无比刺眼,便连忙将已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改口道:“这王掌柜不是说天亮了要去赴柳知府的约嘛,怎么到现在都没走!”

听闻此言,温子琦这才想起来此人错过了太多,便长嘘一口气道:“兄弟,从现在开始,你只要乖乖待在一旁,不要插嘴就可以了!”

小霸王周通怎么说也觉得自己是个江湖人物,何曾在众人面前受过这样的事情,便欲张嘴辩驳一二。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嘴巴还没有张开之际,对面的王林竟然好似受了什么刺激一般,噌的一下站起来,指着周通的鼻子便喝叱道:“让你闭嘴就闭嘴,你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

这么暴躁的王林,众人都没有见过,蓝远志更是一脸疑惑地看了看温子琦,此时他的双眸就好似可以射出穿透人体的光线一般,死死地盯着温子琦。

“也是我!”

温子琦直接双手一摊,不以为然地说道:“中了这种毒的人,只要在丈许内,即使是我不说话也可以通过其他的声音来控制。”

闻听到此蓝远志还是不能够相信对方,便摇了摇头道:“兄弟,我实在很难相信有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通过毒来控制一个人呢?”

温子琦见其还是不信,倒也没有什么失望之色,继续笑嘻嘻地说道:“蓝兄弟,很多事情是很难解释通的,但你要记住一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蓝远志就是在怎么不相信也觉得应该给对方留个面子,便话锋一转道:“好,就算兄弟你说的都对,可是那人与我郡主第一次见面,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了,对她又有什么好处呢!”

闻听此言,温子琦彻底愣住了,没想到此人竟然会问出这样的话来,默然好久方才从齿间缓缓挤出一句,“控制住一个赌坊掌柜的,是没什么用,但是控制住一个郡主这事可就不同了!”

听闻他这番言论,可以明显感觉到蓝远志神色一变,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道:“你既然能控制住他倒茶,自然也能控制他做其他事情了!”

俗话说的好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温子琦简直被这个意外之喜给冲了差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道:“那是自然,通过密令来控制一个人的行动,不管是什么密令,中毒的都会照做不误,比如说端茶倒水,行刺什么对施毒的其实都一样!不过是一个密令而已,而且这个密令我刚才也给你演示过来,并非非得是说话,音乐什么都可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