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穿越小说 > 混在皇宫假太监最新章节 > 第372章 让你等久了
“让你等久了。”

一路走进院子,瞧见站在外面的芸娘,李易含笑出声。

缓步走过去,李易将芸娘揽进怀里。

院子里的人,见到这一幕,都识相的退了下去。

丰旗在李易回来之前,就将卫绮带走了。

一把抱起芸娘,李易朝屋里走去。

芸娘目光凝望李易,缱绻而深情。

揽住李易的脖子,芸娘在房门关上的一刻,拿下他脸上的面具。

“这道伤疤,可有吓着她们?”

抚摸李易眉眼处的伤痕,芸娘低低出声。

李易扬唇笑,“她们可没你那么现实,满眼只有美男子。”

“男人添上伤疤,才威风气概。”李易挑起下巴开口。

芸娘嫌弃的扬眉,“你可得了吧,男人好色,女人慕美男,这不是理所当然之事。”

“少拿这点讽我。”

“威风气概没瞧出来,怪吓人的。”芸娘一脸实诚。

李易扣住她的腰,“真是几日不见,娘子说的话,越发爱扎心了。”

“欠收拾。”李易咬住芸娘的耳朵。

“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被掏空了。”芸娘媚眼如丝,目光下扫,带着意味。

李易没有说话,吻住她的唇瓣,手一路下移,两人越贴越近,几乎没了缝隙。

芸娘抱紧李易,呼吸凌乱。

配合着李易褪去身上的衣裳。

瞧着芸娘白皙的肌肤,李易目光沉沉,她的曲线,是最引人犯罪的。

衣裳凌乱一地,床榻上,不时咯吱响。

一段时间未经男女之事,芸娘有些不堪李易的索取。

搂紧李易的脖子,芸娘眉心不时轻蹙。

翻涌的浪潮,一次比一次激烈。

外间若有人偷听,定会通红了脸。

声响直到夜幕降临,才彻底止息。

“娘子,你可还满意?”

李易笑瞧着芸娘,在她唇上亲了一口。

芸娘翻了翻眼皮,身子酸软的动弹不得。

擦了擦芸娘额头上的薄汗,李易轻抚她的背,“就没什么要问我的?”

“皇帝召你进宫,可是刁难?”

“你怎么就没想过,他是赏赐我呢。”李易将芸娘往怀里搂了搂,笑着开口。

“赏赐?”芸娘挑眉,“寸功未立,连金秋盛会都参与不进去,楚国的脸面,都被落尽了,没砍了你们的头,已经是隆恩了。”

“这话说的,我们冒着生命危险,前往大乾,这大乾不讲道理,仗势欺人,我们又能有什么法子。”

“凭什么就得往我们身上迁怒。”李易满脸愤愤。

芸娘噗嗤一笑,捏了捏李易的脸,“就你会装。”

“说正经的。”

“嗯,起了猜疑。”李易眸子微抬,“后面应该会观察我一段时间。”×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正好能清闲清闲了,娘子身家丰厚,我倒也不担心,会没米下锅。”

“堂堂都前司指挥使,要靠我一个弱女子养着,羞不羞。”芸娘笑睨李易。

“我这不是肉偿了。”李易在芸娘颈间磨蹭,语气暧昧。

在李易的逗弄下,芸娘眼梢的媚意渐深,水意盎然,她按住李易的手,“我午饭可没用多少,你要再继续,还要不要我吃晚饭了。”

“在大乾,可有想过我?”

“老实说……”对上芸娘的眸子,李易一笑,“一日起码有千百次。”

芸娘切了一声,“众美环绕,你一天能想起我一次,都是稀罕事。”

“娘子,你可对自己真没自信。”

“像你这等尤物,谁不心生向往,恨不得夜夜缠绵。”

“能让你下床,都是对自己的侮辱。”李易往下扫视,赞叹道。

芸娘白了他一样,“色胚子!”

李易笑出声,“我去让人打热水来,给你洗洗,再瞧下去,我又要把持不住了。”

“夜还长,不急。”李易挑了挑芸娘的下巴,一脸坏笑。

在芸娘伸手掐他之前,李易麻溜的走了。

给芸娘擦洗干净,李易让侍女将晚饭送上来。

“元史在大乾如何了?”

被李易扶坐下,芸娘看向他问道。

“挺好的,有吃有喝。”李易给芸娘布菜,随口道。

瞧着芸娘狐疑的眼神,李易一个扬眉,“几个意思,我能亏待自己的小舅子?”

“等他回来,你看他是不是同我说的一样。”

“日子滋润着呢。”

话刚说完,李易就是打了个喷嚏。

芸娘掀唇笑,眸子里意味满满。

“别把人折腾的太狠了。”芸娘斜瞅李易。

做姐姐的,到底还是心疼胞弟。

“你对自己的丈夫,就不能多点信任?”

“你如此,我多受伤。”李易眸子澄澈,极是纯良无害。

“没办法,自个丈夫的德行,过于清楚,我也想欺骗自己,但做不到啊,你下次可以说的再斩钉截铁点。”

芸娘夹起鱼肉放进嘴里,随口同李易闲谈。

挑着鱼刺,李易哼了哼,同芸娘对视一眼,两人都是笑。

用过饭,李易和芸娘在椅榻上相互依偎。

轻言细语,李易将此行发生的事,有详有略的同芸娘讲述。

当听到襄瑜公主人格分裂,芸娘不禁轻叹一声,也是个可怜人啊。

“你将宋曹弄去种地了?”

“那小子觊觎你,弄去种地,都是我仁善。”李易把芸娘的手,搁置在腿上把玩,“你可别求情,你要开口,我保管他一两年里不用回来。”

芸娘轻笑,“我同他交集甚少,面都没见过几次,府里厨娘做饭用的醋,加起来都抵不过你。”

“他既猜到你的身份,你打算如何做?”

“先让他种段时间地,这之后,就放回来。”李易随口答。

“这是算计上了?”

“你就不能往宽宏大量那上面去想我。”李易拿起一旁的糕点,喂向芸娘。

“你身上就没那玩意。”

“嘿!”

“等着,一会看我怎么让你求饶!”

“非叫你把我从头到尾都夸上一遍!”

揉着李易的脸,芸娘忍俊不禁。

擦了擦手,李易脸上的笑容敛了敛,“还有一事。”

“侯家你应该不陌生,我把侯攀宰了。”

芸娘微愣,对侯家,她确实不陌生,当初她如果没有随闻恒走,侯家的大公子,就应是她的夫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