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若你爱我如初最新章节 > 第39章 半生熟39
酒吧厚重的玻璃门被封住,只进不出。

“男左女右,靠边站好。”瘦高的警员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他冷声喝道:“身份证都拿出来!”而他身边的几名警员则上前,开始逐一检查在场人的身份证,包括混在人群中的卓尧和贺熹。

看样子确实是例检。萧熠站着没动。这时,他裤兜里的手机嗡嗡震动起来。就在他考虑如何接听时,瘦高的警员忽然扬声道:“米佧?!”

贺熹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可警员却倏然转身,以锐利的目光锁定她。

见状,怔忡的不止是萧熠,还有刚刚被检查完的卓尧。

瘦高的警员盯了贺熹几秒,冷冷地开口:“你,过来!”

贺熹是真不知道怎么回事,投向警员的目光是一个硕大的问号,她抬手指指自己:“我?”

瘦高的警员脸色有点沉,反问道:“你不叫米佧吗?”

贺熹一脸镇定:“我是叫米佧,有什么问题?”

话音刚落,换瘦高警员面前站着的女子以惊讶的口吻啊了一声,之后她探头,扬着一张漂亮的娃娃脸,灵动的大眼眨啊眨地看向贺熹。

不是这么巧吧?!贺熹有点明白了。

见贺熹没有要过来的意思,瘦高的警员有点不耐烦:“发什么呆,让你过来没听见啊。”

快速且隐讳地与卓尧交换了一个眼神,在他的默许下贺熹抬步行至瘦高警员面前。

瘦高的警员命令:“再把你身份证拿出来一下。”

贺熹照办,拿出身份证递过去。警察接过,与手中的另一张身份证对比。

仔细地端倪了半天,又以探究的目光打量着妩媚的贺熹和大眼睛娃娃脸,瘦高警员的神色愈发凝重了几分,之后他掐着两张身份证,吩咐手下:“把没身份证的和这两个一起带走!”

娃娃脸没贺熹稳得住,她急问:“为什么啊?”

瘦高警员瞪眼:“为什么?这是我要问你们的!带走!”

作为天池的负责人,萧熠想上前阻止警察带走贺熹,但他转念一想,反正贺熹是警察,去公安局就跟回家一样如走平地,肯定不会有危险。再看看卓尧,尽情表情有些凝重,眼里有疑虑,可他依然稳稳地没有行动。所以萧熠也控制住没说什么。

然而,萧熠和卓尧没有动作,不代表大眼睛娃娃脸那边的朋友不会阻止。在瘦高警员交代下属的时候,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上前一步,把娃娃脸女孩儿拉至身后,不满地质问:“她没身份证吗?凭什么还要带走?”

女子的身高本来就有优势,加之脚下踩着高跟鞋,更显高挑。警员侧头,睨了她一眼,微恼:“哪儿那么多为什么?请她们姐妹回去坐坐不可以吗?两位米小姐!”

最后五个字被他咬得极重。聪明如贺熹,已经发现了倪端。为免事态扩大不好收场,她抢白道:“这里太吵了,有什么误会去警局更好说清楚,我们就配合一下吧,行吗?”她话是对高挑的美女说的,却以眼神询问娃娃脸。莫名地,她就觉得娃娃脸的小美女该是很好说话的。

娃娃脸女孩儿果然很通情达理,拽了下高挑美女的胳膊,她低声说:“算了吧姐,反正我也喝饱啦,去就去吧。”见高挑美女瞪她一眼,娃娃脸俏皮地缩了下小脖子,笑嘻嘻地说:“好啦,去吧,反正我们有人,不怕。”

旋出一抹感激的笑,贺熹说:“不会有事的,肯定是误会,解释清楚就好了。”见高挑美女没再说什么,她松了口气,然后转头递给卓尧一记眼神。卓尧点头,在警察将二十余人从酒吧带走后,他及时给牧岩打了电话。

警车上,娃娃脸眨着灵动的大眼睛打量着贺熹,悄声说:“你知道怎么回事吧?”

真是个聪明可爱的女孩子。贺熹弯唇,反问:“冒昧地问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歪着小脑袋,娃娃脸爽快地说:“米佧!”

居然这么乌鸦嘴地被她猜中了?果然是没有最乌龙,只有更乌龙!

这个世界居然会发生卧底撞名这么窘的事情!

贺熹抚额,心里把给她设定米佧身份的人骂了一百遍。

“你怎么啦,不舒服啊?”娃娃脸米佧见贺熹小脸都快皱成一团了,她热心地说:“你是不是晕车啦?这车开得是有飘移的感觉,特别像我姐!”

高挑美女的心情显然不太晴朗,见妹妹和陌生的女子聊得热火朝天,她发彪道:“你少说两句没人当你哑巴。”

娃娃脸米佧噘嘴抱怨:“人家不想说话时你说闷,人家说两句你又嫌吵,真不知道姐夫怎么忍受你的,整个一阴晴不定嘛。”

高挑美女敲她的脑袋:“你还敢说我了?!”

娃娃脸米佧边揉脑门边抗议“我要告诉老爸你欺负我!”

“多大了还告状,没出息!”

“你不也经常向姐夫求援嘛,只许周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娃娃脸米佧牙尖嘴利地说:“尽管我没有男朋友,但我是有爸爸保护的人!”

高挑美女翻眼睛,表示对妹妹的鄙视。

看着姐妹俩没心没肺地争论,贺熹不自觉地笑了,靠在椅背上,她忽然很想爸爸贺珩和妈妈奚衍婷。贺熹不禁想,如果他们没有离婚,她或许也会有个弟弟或者妹妹吧。

很快地,贺熹回到了市局。预料之中的,牧岩已经恭候在大门口。车门打开的瞬间,他扫了眼贺熹和娃娃脸女孩儿,在看到高挑美女时下意识皱了下眉,然后冷着脸吩咐瘦高警员:“她们三个跟我走,其余的人你看着办。”

什么人物居然有如此大的面子,还惊动了副局长?瘦高警员思索间转头打量了下三位美女,才慢半拍地应了声是,之后递过贺熹和娃娃脸米佧的身份证,大手一挥领着他的手下和带回来的人浩浩荡荡地走了。

推开牧岩办公室门的时候,卓尧已经先一步到了。

收敛起漫不经心,贺熹立正敬礼:“副局,队长。”

见状,娃娃脸米佧讶然,“你是,警察?”

贺熹弯唇,默认。

牧岩以眼神示意贺熹和卓尧沙发上坐,他板起脸训高挑美女:“不好好在家当贤妻良母,上酒吧得瑟什么啊?”又将视线射向娃娃脸米佧:“还有你,不是说陪米叔去丽江住一段时间吗?怎么又出现了?不知道那种地方禁止未成年人进入吗?”

娃娃脸米佧闻言不高兴了,“我都成年好几年了好不好?别又拿我和晨晨比!”

将手中的车钥匙甩在办公桌上,牧岩没好气:“长了张未成年少女的脸四处晃,怪不得找不到对象!”

高挑美女适时插嘴:“不晃就更嫁不出去了。”

娃娃脸米佧气得直跺脚:“我要向以若姐打小报告!”

高挑美女终于和她站在同一战壕了,她笑着说:“没错,告诉安以若这个方法最正确了。”

“你歇了吧米鱼!”牧岩顶她一句,拿出手机拨号,接通后直接命令好兄弟:“你老婆在我这,赶紧来带走!”

见牧岩要跳脚了,米鱼乐了:“谢谢啊牧副局,手机正好没电了。”

不理会她的嘻皮笑脸,牧岩拧眉训斥道:“你说你怎么不能消停点呢,我执行任务时你酒后驾车,我手下的人办事,你又领着米佧掺一脚,成心捣乱啊?我告诉你,不对,是命令你,以后不许踏进天池半步!”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米鱼有点冤,她不解地说:“我招谁惹谁啦,就怕大局长发彪,我都没敢叫安以若,就领着我妹妹去消遗下还不行啊,我可不归你管。”

要不是看米鱼是老婆大人的闺蜜,牧岩真想把她扔审讯室关上个几小时,他压着火说:“我交没交代过你,这期时间是非常时期,让米佧老老实实呆在丽江不要出现,你怎么答应我的?现在怎么个情况?给我上眼药是吧?啊?”指着贺熹,他微微提高了音量:“知道为什么把你们带回来吗?米佧在那!”

原来如此!居然以她的名义当卧底啊?娃娃脸米佧忽然兴奋了,眼中浮起羡慕和崇拜的光茫。然而米鱼没有给她发作的机会。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内心深处是有歉意的,但嘴上却说:“那你也不说清楚,我哪知道啊。”

牧岩火了:“怎么说清楚?让全世界知道她是卧底?!”

被批评了,米鱼和米佧两姐妹都不吭声了,蔫蔫地站在墙角反省去了。

没过多久,救兵到了。和牧岩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的谭子越来时见老婆和小姨子一副委屈的样子,就知道肯定坏了牧岩的事。简单问了问事情的经过,他把米家姐妹带走了。

有了今晚的突发事件,贺熹才知道原来米佧这个身份是真实存在的。她现在的身份其实是牧岩爱妻安以若的好姐妹米鱼同父异母的妹妹的米佧,而她现下住的公寓正是米鱼出嫁前的居所。

之所以借用了米佧的身份,主要是考虑到陈彪会派人去查贺熹的底细,恰适真米佧要陪父母去丽江渡假,牧岩这才动了心思,也布置好了其它的相关事宜,就是没料到真假米佧会在天池相遇。

牧岩是老特警,经手的案子数不清,从没发生过如此乌龙的事情。莫名地感觉到案子太不顺利,他有些烦燥。担心着天池那边的进展,说明完米佧的事,他交代了贺熹几句,便让卓尧送她回去。

有卓尧在,贺熹的神经不必绷得太紧。上车后,她就闭上眼睛休息。注意到她的疲惫,卓尧询问:“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今晚看你特别没精神?”

他不是厉行,贺熹自然不会多说,她避重就轻地回答:“没事,就是昨晚没睡好。”

手上打着方向盘,卓尧目不斜视地注视着路况,同时提醒,“不舒服就休息两天。照正常逻辑分析,谁也不会天天泡吧。况且陈彪能否再次出现还是个未知数。”

谈到案子贺熹顿时来了精神,她问:“如果陈彪这条线断了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卓尧沉默了片刻,好半天才说:“换个方向。”

换个方向?没错,如果陈彪这条线断了,惟有换个方向。但是这个方向,该是哪里呢?不止贺熹有此疑问,在等消息的牧岩和卓尧也有同样的困惑。而贺熹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并不知道这个方向的判断,取决于趁着警察例检的时机潜入天池的两名特警和——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