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金枝最新章节 > 第704章 京城
小虎子鄙夷地看了小木头一眼,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比划:小爷这一身本领可是东临军中当初的第一神君斥候手把手教的,不可能看错!

小木头好奇地问:“东临军第一神军斥候?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名号?那是谁?”

小虎子骄傲地挺胸:我爹!

小木头:“……”莫不是你们父子自己封的吧?

贺林晚却没有怀疑小虎子的话,小虎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当初在东临的时候跟着贺光烈和公孙显学过不少真本领。

小木头:我看他们隐藏行迹的手法还算有些章法,原本以为是骁骑营的人,之前我也撞见过几次骁骑营的人在那附近练兵。不过听说骁骑营已经全数拔营,跟随睿王去那个什么望县平乱去了。按理说,京城附近不该出现这么多训练有素的人马。

贺林晚点了点头,肯定了小木头的判断。

小虎子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要不我再出城一趟?为了赶回来告诉你这个消息,我刚才都没怎么好好查探!

小虎子说完就想遛走,贺林晚眼疾手快,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

贺林晚:“接下来几日你好好在府里待着,哪里也不许去。”

小虎子挣扎着想反抗,一旁的小木头已经一脸不赞同地开口道:“姐姐这几日诸事烦忧,吃不好睡不香的,我瞧着心疼得很。今日她好不容易心情好些了,你能不能懂事一些,少让她担心?”

贺林晚欣慰地摸了摸小木头的头,“你最乖了!”

小木头羞涩地一笑。

小虎子:???

贺林晚把小虎子交给了小木头,让他从现在开始一步不离地看好小虎子。

打发完两人之后,贺林晚吩咐春晓去放信号,让狐夭过来一趟,不想狐夭却先一步找来了。

“姑娘,京城被围了。”

贺林晚你听了狐夭的话感到万分惊讶,她之前听小虎子说城外埋伏了一些人,也还只以为是几百人的队伍。

“是什么人?”

狐夭:“凤神帮,前朝赵氏。”

“竟是他们?”贺林晚沉吟片刻,“这么说望县发生的事八成也与他们有关,目的是为了引走骁骑营?”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狐夭想了想,颔首道:“姑娘猜得应该没错,我接到消息,睿王带领骁骑营抵达望县之后正要发兵攻打逆匪,那帮逆匪却四散而逃。可当睿王下令收兵,他们又聚齐起来故意挑衅。如此几次之后,便将骁骑营折腾得疲惫不堪,兵难成列。看上去,他们并不像是一群无人引领的乌合之众,反倒像是在故意拖着骁骑营。”

贺林晚:“看来围攻京城,赵氏并不是不自量力,而是有备而来。那位陛下为了弄死你家世子,派出了禁军中的大部分精锐,连黑龙卫也倾巢而出。望县叛乱又引走了骁骑营。现在的京城正是空虚之际,可不是夺取的最好时机么?”

想到自家主子也在赵氏的算计利用之内,狐夭满脸的不爽,“他们可真是处心积虑!姑娘,我们该怎么办?要出手吗?”

贺林晚摇了摇头,冷漠地说:“不必,静观其变便是。”

贺林晚话音刚落,突然响起了“轰隆”一声震天巨响,脚下的大地都跟着震颤。

狐夭连忙扶住贺林晚,震惊地看向外头,“这是……他们埋了火药?”

贺林晚走到窗边,推开窗户,从这里自然是看不到城外的,但是能听到四面八方发出来的惊恐的尖叫声。

“姑娘!姑娘您没事吧?是不是地动了?奴婢带您出去!”春晓大惊失色地冲进屋来。

“不是地动,是炸药。别慌,这一次应该只是威慑,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炸掉京城的,他们手里应该也没那么多火药。”狐夭解释道。

“炸、炸京城?”春晓的声音更加惊恐了。

“看来各府都乱起来了,这里马上要来人了,你先回去吧。让手底下的人不要轻举妄动,你们京城这点人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贺林晚你回头吩咐狐夭。

“京城形势不明,属下不敢离姑娘太远,这段时日属下就住在隔壁,有事姑娘可随时唤我。”今日她们会面的地方还是贺府后面的演武场,狐夭听见贺府喧哗声四起,怕有人过来查看情况时撞见,连忙说了几句就翻墙走了。

贺林晚带着春晓回前院,看见王嬷嬷正带了几个身体结实的仆妇匆匆往二门外去。

贺林晚先回了自己的院子,没多久魏氏就派了人来叫她带着小虎子和小木头过去。她带着小虎子和小木头去到魏氏院里的时候大伯母杜氏带着庶子贺嘉也到了。

“母亲,我听说刚刚那一声响动是炸药炸了,到底怎么回事?京城里怎么有炸药?”杜氏一脸忧心忡忡。

魏氏很沉得住气,抬了抬手示意儿媳稍安勿躁。

“我已经让王嬷嬷带人去外头打听了,很快就会有消息。”说着魏氏又看向屋里几个孙辈,语气温和,“都别怕,府里挖了地窖。就算炸药在我们门口,只要躲进地窖里去,你们也都会平安无事。”

吓得脸色发白的贺嘉闻言,脸色好看了点,杜氏在魏氏镇定的态度影响下,也放松下来。

很快,王嬷嬷就回来了,眉头却皱得死紧。

“王嬷嬷,外头到底怎么回事?”杜氏见王嬷嬷的神情,就知道肯定发生了大事,忍不住先于魏氏开口。

王嬷嬷看了看屋里大大小小的人,又看向魏氏。

魏氏点了点头,示意王嬷嬷直言。

王嬷嬷:“说是前朝赵氏叛乱,叛军已经围住了京城各个城门,还在四周埋下了炸药。现在各个城门已关,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了。。”

在场众人闻言大惊失色,连魏氏都一脸惊色。

“奴婢刚刚出去的时候,遇到了从城门那边回来的人,听说叛贼手里的火药十分了得,刚刚那一声响动,是他们炸塌了南城门外的那座三元桥!”

“什么!那三元桥乃是前朝所建,据说比城门还稳固,竟然被他们炸毁了?那城门岂不是很快也要守不住了?”杜氏白着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