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穿越小说 > 终难忘最新章节 > 第11章
琴声真是悦耳,苏莲蓉听着,觉得心情平静了许多,顺着声音的来源她走到了楼阁的最上层,这儿远离了前面的喧哗声,风也凉了许多,有茶香琴声,似乎不那么真实。

“什么人?”有个柔美的声音轻轻的问。

苏莲蓉顿了一下,原来声音也可以勾魂呀,如此柔美的声音听在耳中真是一种享受。

她想了一下,有些犹豫的说:“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早上还是丛意儿,此时,好像没什么名姓,刚刚有人说我是来伺候蝶润姑娘的,若是此时回答,应该是个奴婢吧?”

突然有人轻轻笑了一下,声音听来很有磁性,但很陌生,应该是个男子。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你是丛意儿?”刚刚那个柔美的声音的主人抬起头来,看着一脸茫然的苏莲蓉,声音听起来有些严厉,不再那般的柔美,“真是会开玩笑,丛意儿是什么人?她是丛王府的二小姐,是丛王府的千金,是二太子未来的太子妃,岂是你可以假冒的!”

苏莲蓉叹了口气,正要解释,突然抬头看到了亭台外面的夜空,忍不住惊呼到:“好美的星星!”

现代,天空几乎看不到星星,就算可以看到,也是小到不真实,而且蒙了灰尘般,不让人惊喜,此时突然看到古代夜晚的星星,真真是吓了一大跳,那么大,那么明亮,那么近,似乎伸手就可以触及到,她真想伸手去碰触一下,看是不是可以摘下一颗星星来。

又有一声轻轻的笑声传来,苏莲蓉愣了一下,顺声望去,看到桌旁还坐着另外一个人,一个素服的男子,正安静的看着她,手中的酒杯轻轻把玩,说不出的悠闲。苏莲蓉同样安静的看着他,他是谁?看起来气质相当好,难道就是刚刚那个女子说得什么轩王爷?

“真是大胆,竟然敢这样盯着轩王爷看,真是活够了。”蝶润提高些声音,柔美的声音中添了几分斥责。“信不信他随时可以取了你性命,不论是你是什么人!”

苏莲蓉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转头看着面前的女子,脱口问道:“他真可以取我性命吗?”

“当然。”蝶润淡淡一笑,为司马逸轩的酒杯中倒了些酒,语气有些漠然的说,“他取你性命就如碾死一只蚂蚁般简单。”

“那是最好。”苏莲蓉高兴的说,“那就麻烦轩王爷现在取我性命如何?不过,能不能够让我死得舒服些,闭上眼睛就可以死掉?”

蝶润目瞪口呆的看着苏莲蓉,心中思忖:这丫头不会是脑筋有毛病吧,竟然让人取她性命?!真是够可以的,难怪二太子头疼,谁要是碰上这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都会觉得头疼的,更何况是一直高高在上的二太子,遇到这样一个不讲道理,不按常规出牌的千金小姐,觉得头疼也是正常的。

司马逸轩淡淡一笑,轻声说:“如此良辰美景,却说些如此煞风景的话,难怪司马溶不喜欢你。本王为何要杀你,一个小小丛意儿,竟然敢吩咐本王,真是够胆大的,你要本王杀你,本王却偏偏不杀你,而且要让你活得好好的。”

苏莲蓉看着面前的素服男子,穿了件素白的锦服,虽然是极简单的白色,却穿出了说不出的高贵味道和潇洒气质,剑眉星目,唇畔含笑,说不出的怦然心动的神韵。他真以为她是丛意儿呀,可以左右她的生死?

苏莲蓉四处看了一下,这儿很高,放在现代,也足可以摔死人啦,他不是说他‘本王却偏偏不杀你,而且要让你活得好好的。’的吗,好,我就偏偏死给你看。“那可不一定,如果我致意要死,任谁也拦阻不住。”说着,苏莲蓉纵身向楼下跳去。

蝶润觉得一声惊呼从自己的嗓子眼里冒了出来,她的一声尖叫声音未落,司马逸轩已经到了楼阁边上,只看到‘丛意儿’瘦弱的身影从楼阁之上如同被风刮着一般飘落向下,司马逸轩的身影几乎是如影相随,却隐约听到一声略带几分得意的笑声,听起来很是清脆悦耳。

司马逸轩不知何时返回到了楼阁之上,手中的酒杯依然握着,送到唇畔,一饮而下,脸上却带着隐约的笑意。眼中仿佛突然间鲜活起来,唇畔有隐隐的调侃的笑,仿佛一切,非常有趣。

蝶润讶然的看着司马逸轩,她并没有看到‘丛意儿’,司马逸轩从来没有失过手,怎么可能让‘丛意儿’真的坠落到楼阁之下呢?如果丛意儿真的在醉花楼出了事,就算是有轩王爷在,也少不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毕竟丛王爷还是当今皇上眼中的红人,当今皇后娘娘的亲哥哥!

她赶到司马逸轩身边,却突然发现,‘丛意儿’正有些傻兮兮的笑着,坐在楼阁外边缘处,才想起,在楼阁外有一处足可以让一人行走的台子,只怕事先‘丛意儿’并不知道有这么一截多出的台子,她跳下去的时候一定落在了台子上,出于自我求生的念头,她跳下去时发现自己落在台子上,一定是下意识的抓住某处让自己停顿下来。

蝶润轻轻一笑,这丫头,果然是有趣。

“看样子你挺得意可以戏弄本王。”司马逸轩心平气和的说,面上有浅浅的笑意,似乎并不是真的非常的恼怒。

苏莲蓉有些心惊胆战的看了看自己前面因为夜色而变得更加深不可测的高度,勉强笑着说:“原来想要寻死竟是如此的困难,轩王爷吧,——我,我可没打算戏弄你,我还要求你让我死得痛快些呢,问题是,你杀我之前能不能把我拉上去,这儿坐着,有些——我,我有些恐高,而且,这儿,这儿看来确实有些吓人。”

司马逸轩轻轻一笑,淡淡的说:“本王只说不会让你死,却并没有说过要救你,这儿空气甚好,你慢慢享受吧。”说完,转身揽着蝶润笑着离开。

蝶润微微有些愕然,轩王爷竟然有如此好心情与一个傻丫头打趣,而且好像还很是乐在其中。轩王爷喜欢女人,这,她知道,她知道轩王爷有许多的红颜知己,但,丛意儿只是一个普通的王府千金小姐,在京城中也并不起眼,除了身份尊贵些外,好像没有别的什么值得人想起的,更何况,她还是她侄子的未来的妻子。心中有些疑惑,侧头看了看司马逸轩,却看到司马逸轩一脸平静,专心喝酒,看不出他心中到底做何想法。她自嘲的笑了笑,看来,是自己太多疑了,总不能轩王爷和一个女子说说话就存什么心吧!

苏莲蓉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楼阁外的平台上,刚刚好旁边有一根装饰的柱子,上面有装饰的鸟兽,她正好可以抓住,但是,老是这样抓着,在春日晚风中,还是有些不禁,尤其是,身前就是随时可以要了她命的高度,如果她一个不小心,可能就真的死掉了,摔死,其实很痛苦的,尤其是一个不小心,摔不死的话,摔残废了,更是可悲。现在是古代,怎么可能有现代那么好的医术?当然,书中所说乌蒙国有神奇的药,可以让慕容枫和叶凡死而复生,说不定,摔成残废,也可以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