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穿越小说 > 终难忘最新章节 > 第42章
司马溶微微一愣,看着司马逸轩。“皇叔,您什么意思?难道您不知道意儿她从小就一直喜欢着我吗?她现在只是在生气,我没有好好的在意过她,您对她来说,只是一位长辈,您也不曾喜欢过她,她怎么会放您在心中呢?”

司马逸轩轻轻叹了口气,淡淡的说:“司马溶,你还没有学会好好的去爱意儿,意儿她根本就不想爱,她没有任何打算接纳任何人的想法,她只想逃开,本王,或者你,在她,只不过是过客。”

“可她注定是我的王妃。”司马溶认真的说,“从她一出生,这个念头就是她唯一的想法,我是看着她长大的,我知道她的想法,只是我从来不曾认真公平的看待过她,所以,她伤心失望,想要逃避,但是,我会好好对她的,她心中有的男子只是我。”

司马逸轩没有理会司马溶,丛意儿,她根本就不打算喜欢上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她总是微笑着,用最温和的办法保护着自己,她不说爱,亦不爱,她的心并不对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打开,不论是自己还是司马溶。丛意儿外表看来柔弱,却有着最安静坚强的心灵,她,不愿意成为任何人的附属品。

“皇叔,不要再引诱意儿,她只是一个无辜的人,她敌不过你的诱惑的。”司马溶盯着司马逸轩,说,“您,可以喜欢的人很多,喜欢您的人也很多,但是,意儿,她不行,她太单纯,太直率,如果你始乱终弃,会害了她的。”

“如果本王的诱惑可以让她爱上本王的话,本王到希望可以诱惑得了她。”司马逸轩轻轻的说,“丛意儿,并不是一个可以诱惑的人,她有着最清醒的灵魂,她清楚的知道她在做什么。”

司马溶摇了摇头,说:“皇叔,您说得侄儿听不太懂,但是侄儿知道的是,您一直在她周围出现,您总是吸引着她的注意力,让她随时随地都可以注意到您。她甚至会选择在您的王府躲避乌蒙国的人,而放弃与侄儿在一起。父王是当今的皇上,一言九鼎,他说意儿是我的王妃,她就是我的王妃,这是不可以更改的事情。”

丛意儿独自一人站在庭院里,看着阳光下安静的植物和温和的晨风,人一时有些恍惚。

“想什么呢?”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不用回头,只听声音,也知是司马逸轩,但她也隐约感到一股莫名的怒气在自己的附近,只有猜,也知道那是司马溶。“看这儿的花草,真是美丽。”丛意儿微笑着回头,掩饰去全部的情绪,这个大兴王朝慢慢的带给她越来越多的压力。

“我陪你回丛府吧。”司马溶眼睛中还有生气的痕迹,但,对丛意儿说话的时候,语气上已经温柔了许多,不是丛意儿的错,是皇叔的错,皇叔凭什么去引诱无辜单纯的丛意儿,有那么多的美丽女子他不去招惹,为什么偏偏要招惹他的丛意儿?!

丛意儿轻轻一笑,说:“总要吃过早饭吧,这儿的厨子做出的饭菜蛮合我的口味,还是吃饱了好些,回去少不了要听些唠叨的话,只怕是没有胃口。”

司马溶只得点了点头,不太情愿的说:“好吧。”

司马逸轩安静的站着,在阳光下,玉立的身影却充满了落寞,虽然有阳光灿烂,却仿佛人在深秋。他喜欢她,喜欢的有些莫名其妙,她从不刻意的接近他,她住在轩王府,亦只是觉得好玩,并无它意,却让他心中充满喜悦。只要她在,似乎这轩王府就是活的,就充满了让他回来的力量。如果可以引诱,他宁愿背负罪名,用心全力引诱她,哪怕天下人骂他无耻,只要她在,就值得。

“小姐,您回来了——”小青一眼瞧见丛意儿,笑着,迎了上来,难怪今天眼皮一直在跳,原来是自己的小姐回来了,几日不见,小姐出落的愈发好看,那眉眼间,有着她不熟悉的优雅气质和坦然。她喜欢现在的小姐,仿佛突然间活了过来似的。

丛意儿点了点头,微笑着说:“小青,有没有想我?”

“想啊,小青天天都在想您。”小青快乐的说。

丛意儿轻轻一笑,说:“不会吧,离开这么久,为什么一个喷嚏没打?是不是只是在嘴上想我,心里没想呀。”

“意儿,你回来了。”一个温柔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小青脸色一变,低下头不再说话,丛夫人微笑着看着丛意儿,温柔的声音听来充满呵护,细细柔柔的说,“回来就好,为娘让你吓得不轻,在宫里呆着还好吗?有轩王爷帮忙照顾,有二太子时常关心,为娘真替你开心,不过,还是回来好。”

丛意儿微笑着,轻施一礼,说:“抱歉,让您担心了。我一切都好,在宫里玩得很开心。对啦,惜艾姐姐呢?她可好?那日酒楼一别,没有让她担心吧?”

丛夫人轻轻一笑,说:“你提起酒楼来,到让为娘好奇起来,你是怎么突然消失的?怎么大家都没有发现你消失呀?真真是让你姐姐担心的不得了,四处找了你许久,后来知道你人仍在宫中,才放下心来,你可要好好的去和你姐姐解释一下。”

“我并没有消失呀。”丛意儿淡淡笑着说,“我根本就没有上轿,你们走得匆忙,把我忘在了酒楼,我就一个人四处闲逛,后来就回了轩王府,只是玩得开心,一时忘了和家里人说一声,真是失礼。”

丛夫人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轻声说:“是吗?可是我明明看见你上了轿呀?怎么会这么不小心,把你忘在饮香楼?”

丛意儿微笑着,不再解释,说谎并不是她的强项,她只是不想多事,其实,也是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软轿的,她只不过是下了轿没有被人发现,怎么每个人都奇怪的不得了?

丛克辉从里面走了出来,微眯着眼睛看着阳光下的丛意儿,这个丫头,怎么出落的如此招人注意,听说,司马溶现在对她是呵护备至,甚至那个冷漠无情的轩王爷也对她和颜悦色,怎么可能,这原本应该是惜艾才可以拥有的,凭什么让这个不起眼的小丫头拥有?但是,丛克辉却不得不承认,阳光下的丛意儿,有着丛惜艾没有的东西。

走进丛府,丛意儿明显的感觉到一股让她极不舒服的压抑,这种压抑是一种不欢迎,虽然,丛夫人脸上有着最温暖的微笑,却有着最冷漠的心情,丛意儿从她的眼睛里根本看不到丝毫的温情,而只一种恨,丛夫人恨自己。

丛意儿微笑着,迎着丛克辉的目光,停在院落中。

“行啊,丛意儿,还知道回来。”丛克辉冷冷的说,“还真是厉害,竟然敢在皇宫里混,我还真是小瞧了你!”

丛意儿依然微笑着,淡淡的说:“这儿,终究只是一个落脚之处,我来或者不来,很重要吗?你真的欢迎我回来吗?只怕是此时心中恨得厉害,却不得不以家人的身份欢迎我吧?”

丛克辉一愣,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这不是丛意儿一贯的作风,丛意儿纵然任性张狂,却绝对不敢招惹他,她这样说,虽然听来刺耳,却实在是他此时的真实想法。

“你们兄妹二人又拌嘴了,让二太子瞧见了,不知要如何想了。”丛夫人温柔的说。

司马溶微微一笑,说:“没事,意儿她并无恶意,对啦,为何没见惜艾?她在哪儿,我想过去看看她。”

丛夫人温柔的一笑,轻声说:“惜艾她有些不太舒服,这几日替意儿担心,日日休息不好,此时正在她自己房内休息。我这就是去叫她出来。”

“不必啦,我自己过去就好。”司马溶温和的说,对丛意儿微笑着,“意儿,你去吗?你这几日突然不见,惜艾她一定是焦急的不得了,你也该过去看看惜艾,以后不可以再这样任性啦。”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丛意儿轻轻点了点头,脸上浅浅的笑,看不出她心中想些什么,阳光下,隐约觉得丛夫人的眼光如刀一样割在她的后背上。丛夫人为什么这么恨自己?

丛惜艾正安静的躺在床上,表情有些倦怠,看见司马溶和丛意儿进来,立刻温柔的笑着让丫头扶自己起来,轻轻的打招呼:“二太子,您来了。意儿,你回来了?”

司马溶立刻上前一步,扶住正准备下床施礼的丛惜艾,轻声说:“你身体不舒服,就不要行礼了,意儿,你以后真的不可以再任性张狂了,看,惜艾如此替你担心,你可舍得?”

丛意儿低下头,淡淡的说:“是的,意儿记得了。”

“二太子,不要责备意儿,她,或许只是无意。”丛惜艾温柔的说,“只是,当时到底出了什么状况,惜艾自认武艺虽然不是多么出色,但,也不可能让意儿突然失踪却全无察觉,真真是心里内疚,怕意儿她出问题,若是出了问题,到要如何向您和意儿的家人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