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穿越小说 > 终难忘最新章节 > 第48章
轩王府。司马逸轩,独自一人坐在院落中的小亭里,自斟自饮,独自看着桌上一副残棋,神情极是安静。

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喧哗之声。

“二太子,您不要如此为难甘南,王爷他此时正在休息,您不要如此闯进去,还要等属下前去通禀。”

是甘南的声音,似乎是在阻拦要来见他的司马溶,这个时候司马溶跑来这儿做什么?一般在他休息的时候,若是他嘱咐了手下的人,定不会有人来打扰他的,这司马溶应该是硬要闯进来的,否则,甘南也不会如此阻拦,并用声音告诉他是谁过来了。

听见司马溶用恼怒的声音说:“甘南,不要以为你是皇叔的手下,我就不敢对你如何,我今日来,是找皇叔有急事的,也是来向皇叔要人的,你若是耽误了我的事情,我一样可以要了你的命!”

“您可以要了甘南的命,但此时王爷确实在休息,嘱咐过不许任何人打扰他,您何必要为难属下?而且您还带来了丛姑娘,您也晓得王爷有过吩咐,没有他的准许,任何丛府的人不许踏入此地半步。”

丛姑娘?司马逸轩微皱了一下眉头,不应该是丛意儿,如果是丛意儿,没有人会阻拦,除非是丛惜艾!她来这儿做什么?!

“意儿是不是在里面?!”司马溶的声音很高,传到司马逸轩的耳朵里,听得极是真切。丛意儿?!他来此处找丛意儿?难道说,丛意儿她又不见了?一个时辰前,她不还在丛府的后花园里荡秋千的吗?怎么这一刻他们又寻到了这儿?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没有。”甘南坚决的说,“二太子,丛姑娘她不在此处,她已经回去了丛府,您若是去找她,应该到丛府,而不是此处。王爷他此时正在院落中休息,您绝对不可以进去打扰。”

“你以为我会相信!”司马溶生气的大声说。

“你应该信他。”司马逸轩轻轻的声音传了出去,却落入了所有人的耳朵,“本王不开玩笑,意儿她不在此处,你们别处寻吧,司马溶,若是下次你再带丛府的人来到此处,就不要怪本王规矩苛刻!”

丛惜艾脸色一变,微微低垂下头,好半天没有说话。

司马溶看了一眼没有说话的丛惜艾,心里真是有些恼火,这个皇叔也真是太可恶了,就算他再怎么不喜欢丛府里的人,毕竟丛惜艾也是他未来的侄媳妇,不应该如此的态度。“皇叔,您不要如此对待惜艾,她只是担心意儿,没有别的意思,她并不是想要来这儿,只是担心意儿,才陪着我过来的。您何必如此说她!”

司马逸轩的笑声轻轻的传来,人似乎就站在众人面前,却没有人可以看到他,“司马溶,不错,可是,纠缠在两个女子中间,你真的知道你爱得是谁吗?本王厌恶什么人,有和你解释的必要吗?纵然她是你司马溶的人,本王讨厌仍然可以讨厌,本王就是不允许本王不喜欢的人踏入轩王府半步。”

“那意儿呢?”司马溶也提高了声音,一步闯了进去,虽然甘南的武艺极好,可是,面前是二太子,他犹豫了一下,阻拦在前面,却并没有出手,只是安静的看着司马溶,司马溶恼火的说,“滚开!一个小小奴才竟然想要阻拦我,真是活够了。今日不论是何种情况,我一定要带走丛意儿。皇叔,您要想清楚了,丛意儿她是侄儿的人,父王已经准备下旨召告天下,我已经准备随时娶了意儿,您就不要再在其中纠缠不清了。让开!——”

“甘南,放他进来。”司马逸轩的声音听来冷漠而清晰,甘南立刻让出身子,让司马溶一个人走了进去,却又一闪身挡在了丛惜艾的面前,没有说话,但也没有让开的意思。

“让惜艾进来!”司马溶出手逼向甘南,甘南闪开,但仍然将身子挡在丛惜艾跟前,表情平静的看着司马溶,这神情告诉司马溶,无论如何,他不会放丛惜艾进去的。

“一个奴才,竟然敢阻拦未来的太子妃,真是太过猖狂。皇叔,您若是还不允许惜艾进来,侄儿就拆了这儿的大门。”司马溶恼怒的说,“我定要亲手处置了这个可恶的奴才!”

一阵冷风刮来,司马溶只觉得身子一震,好像被什么东西猛的推了一把,整个身子收劲不住,几个踉跄退到了大门外,也连带着把丛惜艾带了出来。

“口气还真是不小!”司马逸轩安静的站在门前,冷漠的看着面前的司马溶和丛惜艾,冷冷的说,“司马溶,你到是试试看!”

丛惜艾抬起脸来,楚楚动人的轻声说:“轩王爷,请您千万不要生气,二太子他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担心惜艾的妹妹,怕意儿任性张狂惹了轩王爷生气。如今,皇上下了旨,要二太子娶了意儿为太子妃,此时,意儿她实在是不太合适再在轩王府呆着,所以,请轩王爷放了意儿跟我们回去。惜艾绝对遵从轩王府的规矩,不会踏入半步。”

司马逸轩面无表情,淡淡的说:“休拿皇兄来压本王,本王若是个听话的主,岂是本王。丛惜艾,意儿她不在本府里,你也不必说这些道理给本王听。你心中做何想法,与本王无关,只是别把这些个东西演在本王眼前,让本王心中生厌。”

“皇叔,侄儿不信你的话,请让侄儿进去看看。”司马溶站稳身子,倔强的说,“意儿她是侄儿的人,您要记得您的想法可是使不得的。您若是随了自己的性子,只会害了无辜的意儿。”

司马逸轩冷冷一笑,却没有说话。

“二太子,妹妹。”丛克辉从远处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看了一眼表情漠然的司马逸轩,站在那儿,有些紧张的说,“你们放心吧,丛意儿她根本没有离开丛府,她只是回到她自己房里休息去了,你们走了之后,小青四处寻找,在丛意儿自己的闺房里找到了正在安睡的丛意儿,母亲担心你们着急惹出事端来,特意嘱咐我迅速赶来通知你们二人回去。此时,估计丛意儿正在被父亲训斥。”

司马溶一愣,脱口说:“这怎么可能,这几天是怎么了,大家中了邪不成?!小青也是个身手不错的丫头,怎么可能出这等错误,意儿在她身后突然没了声音,她怎么可能听不到?!”

丛克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司马逸轩,瞧着司马溶,努力平静的说:“或许是这几日事情太多一些,丛意儿那丫头已经有好几次出现这种莫名其妙的失踪事件了,我已经把小青责罚了一顿,想来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事情了。轩王爷,对不起,对不起,我妹妹她,她只是一时担心丛意儿,才会如此着急赶到了这儿,她绝对没有想要冒犯您的意思。”

司马逸轩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身影一闪,轩王府门前已经没有了他的影子,连他的属下甘南也瞧不见身影,丛克辉觉得额上有汗,悄悄拭了一下,心中说:这个轩王爷,瞧着就是可怕,他怎么会喜欢丛意儿那个白痴丫头呢?!说不定是惜艾想得太多了,搞得大家现在整天提心吊胆的,不晓得丛意儿又会生出什么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