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穿越小说 > 终难忘最新章节 > 第52章
丛意儿看到枕旁确实有本佛经,翻得已经有些旧了,字迹清晰俊秀,看得出来书写者平和淡然的心情,她看到的时候,随意的就背出其中的字句,或者正着背,或者倒着背,或者隔着一个两个字的背,那些字句如闪电般在她脑海里组成一个答案,一个让她半晌没有动的答案!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丛意儿的母亲是何等的聪慧,何等的洞察一切,她用了最安全的办法保护了自己的女儿,她给了女儿表面上的寂寞和无助,却让自己的女儿在这种寂寞和无助里拥有了所有人想要拥有的东西。剑谱,就好好的藏在这本看似普通,任何人也不觉得有什么神奇之处的佛经之中,只有经得起寂寞,经得起无聊,才可以看得出其中的奥妙!

只有在寂寞中,在无助中,用了最无聊的办法来面对它的时候,才会发现,那种最无聊的办法的后面,背诵出来的字句却组合成了一本绝无仅有的剑谱!这就可以解释,为何,自己总可以在最危险的时候躲避开,可以在丛克辉出现的时候迅速的穿好衣服,也可以在丛惜艾的眼皮底下悄无声息的溜走,可以一次一次的躲避开遇到的种种危险,甚至可以逃开蝶润的察看——

这,或许是以前的丛意儿留给自己的最好的礼物。

丛意儿离开的时候一定是放弃了所有,绝意的离开,所以,这身体里仍然有着许多属于丛意儿的东西,或许她只想干净的离开,将所有大兴王朝的记忆放弃!

丛意儿的母亲,又是何等的苦心,身为大魔头的弟子,却不肯利用武艺离开,为得也许只是希望自己的女儿不必活在被人追踪的地步,纵然要看尽脸色,却可以好好的活着。她放弃了生命,大家惧怕着她的曾经而不敢单独到这儿来,这儿就成了丛意儿“疗伤”的最好去处。

睡梦中,是一片风吹,满天雪落,寒意砭骨。一个弱小的女孩子一脸无助的靠坐在一棵枯枝上,脸色苍白而憔悴,生命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浑身哆嗦,却滚烫如火,听着风在树枝间呼啸,好像无数的魂魄在周围跳舞,那一双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泪水。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她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对着她笑,却看不到任何让她觉得安心的东西?母亲是微笑而客气的,父亲是严肃而拘谨的,哥哥是顽皮而恶劣的,姐姐是美丽而冷漠的,怎么独独她像个外人?她是丛王府的千金,可,为什么却好像一个人人讨厌的家伙?为什么家人要把她一个人扔在这儿,面对越来越重的夜色?

她真的非常害怕,她已经在这儿呆了快一天了,还是没有人理会她,家人好像已经忘记了她的存在!这儿人迹罕至,除了喂野兽,好像没有别的可用之处!

一支箭,如闪电般射过来,一匹马从远处飞驶而来,那箭准确的擦过她的肩射在她身后一只突然冒出来的野狼的脖颈处,热热的鲜血喷在她冰凉的脖颈上,有着甜腥的味道,有些模糊的眼神中,看着一个面带微笑的年轻公子稳稳的落在她的面前,穿一件厚厚的暖暖的衣,开始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几乎被雪埋了起来的女孩子,去看被射死的野狼,一些血迹污渍了他的衣,他微皱起眉头,这才看到躺在地上的女孩子,有些奇怪,微笑着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姑娘,一双眼睛无助的看着他,很好奇,这个时候竟然还会有人在这儿出现,看着自己被野狼血迹弄脏的衣服,把衣服脱下来给了这个在他看来非常可怜的小姑娘,反正脏了,他也不会再穿了。

看着他越走越远,隐约的风中送来一句话,“呵呵,父王,皇叔的箭法真好,对啦,那儿有个小丫头,真是可怜,脏兮兮的,不晓得是哪家的丫头,迷了路。——”后面的话被风声吹散听不清楚了,而她感觉着衣服裹着身体的温暖,落下泪来,有人肯对她微笑,在这无人的环境里,在觉得自己被所有人放弃的环境里,竟然还有人肯对她笑,如果她可以活下来,她一定要对这个人说声谢谢!

丛意儿睁开眼睛,一室的黑暗,小青也睡着了,外面的风雨声清晰可闻,这个梦是丛意儿的,但对此时的丛意儿来说,却是一种解释,丛意儿经历了生死,那在风雪中的记忆中让丛意儿明白了许多,更确切的讲,她觉得这是以前的丛意儿的交待,这个身体的交待。

下了床,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风雨,看着几个在风雨下埋头苦干的奴仆,他们在风雨中辛苦的给花草松土。隐约听到他们的对白声在风雨中传来。

“为何每次都要这样,主人为何总是要我们在二小姐在的时候来做这些事情?”说话的人声音有些许不满,声音不高,“还要提防着吵醒二小姐,还要半夜三更的做事,真是辛苦。”

“你就少说些吧,你不知道吗,这儿不干净,大家都说二少爷和二少奶奶的鬼魂经常会出现,只有二小姐在的时候,他们才会不出来,所以,一直以来,没有人敢独自来,都是拣二小姐挨罚的时候才出来做事,你呀,真是——”另外一个人嘟囔着说。

“那个小青不就自己一个人来吗?”前一个轻声说,“不过是人吓人,如果有鬼的话,他们肯饶了——”

“行了,干活吧,少说话,多干活。”有一个人轻声斥责到,“我看你们两个是活够了,就算二小姐她不会武艺,若是让我们给吵醒了,不能总是解释是来帮二小姐的花草来松土的吧。”

“是啊,哪有这样的大雨天给花草松土的。”一个懒洋洋的温和的声音在夜色中轻轻响起,声音婉转动人,隐隐有些话笑意,“说个有新意的理由听听如何?”

院中的人吓了一大跳,这个时候,这个天气,突然冒出来的声音,不论声音如何的优美动听,也可以生生的吓死人。几个人同时丢掉手中的工具,齐刷刷的看向声音的来处。

不远处,走廊下,一张摆放的摇椅上坐着一位素衣的女子,安静的看着几个人。

“二小姐!——”几个人立刻跪在地上,哪有人不晓得二小姐的脾气,使其性子来,根本不顾后果。

“起吧,地上除了雨水就是泥土,好好的一身衣服可就弄脏了。”丛意儿轻轻一笑,说,“其实到要谢谢各位,若不是各位如此辛苦的给花草松土,哪里有如此繁茂的景像,到要替父母谢谢各位,让他们可以在如此环境里乐得逍遥。”

几个奴仆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起来,不是第一次惊动了丛意儿,但是,丛意儿如此安静的出现,却是第一次,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这种安静反而让他们更心中恐惧,仿佛突然间有一种很滑稽的感觉,好像他们一直都是在丛意儿眼皮底下做得他们以为她根本不知道的事情!

丛意儿轻轻的摇着摇椅,很是悠闲的看着风雨中面面相觑的奴仆,那梦,仿佛是一种仪式,她和丛意儿完全交换了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