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穿越小说 > 终难忘最新章节 > 第80章
丛雪微越听越糊涂,但,听到皇上如此说到丛意儿的时候,她却有些生气,二嫂根本就不是大家以为的那种人,意儿也绝对是二哥二嫂的骨肉,二嫂那样一个骄傲的女子根本不屑于向身旁的人证明什么,其实,此时的丛意儿就很像她的母亲,看来平常,却隐藏着智慧,因为,只有本身出色的女子才有可能吸引出色男子的注意力,纵然这女子在其他人眼中是如何的不出色,也不能掩其风采!丛意儿就是这样一个女子,能够让大兴王朝最骄傲的男子司马逸轩动心的女子,怎么可能是平常人呢?而且,也让一向不把丛意儿放在眼中的司马溶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若不出色,怎么可能!尤其是前面还有一个大家公认的出色女子丛惜艾。

“皇上,请不要如此说到意儿,意儿她也是一个好女子,只是您没有太多的接触她而已,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状况,否则不会有今日情景,在没有清楚事情原由之前,请皇上暂且不要太多猜测。”丛雪薇低声说,“意儿她毕竟是为妻二哥二嫂唯一的血脉,为妻不忍看她被人误会,尤其是,——您也算是她的姑夫,请疼惜些好吗?”

皇上一愣,真是邪门,到底是怎么了,丛意儿到底有什么好的,怎么每个人都在帮着她说话?!真是可恶,他恼怒的说:“朕在说话的时候不要乱讲话,真是头发长见识短,难道惜艾不是你的侄女,难道朕不同样是她的姑夫不成?!”

丛雪薇一愣,不知道皇上哪里来的如此大的火,只得收住口。

“哼,一个小小野丫头,竟然敢和朕直视,竟然敢无视朕的存在,难道她以为她嫁了朕的皇弟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不成,哼,若不是朕念着他是朕的同胞兄弟,早就——竟然真的不把朕放在眼中,就算再怎么着,丛意儿那丫头也是溶儿的人,怎么就可以说要就要了,真是太不把朕放在眼中了,纵然朕不喜欢丛意儿,可是朕的儿子喜欢的人他就不应该打主意,竟然敢对抗朕,敢当着朕的面抢走朕儿子的女人,真是!可!恶!”皇上恼怒的声音中完全不掩饰心中的火气,说话的声音也大了许多,在马车里慢慢的回荡。

丛惜艾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眼泪顺着眼角悄悄滑落,在这个时候,能够听到一声支持的声音,那种安慰和幸福真是无法形容,难怪,那个小青会说,让丛意儿喜欢上司马溶的仅仅是因为司马溶的一个微笑,一件外衣。在决定选择丛意儿先替自己嫁给司马溶之前,她用药迷昏了小青,从小青嘴里得知了丛意儿与司马溶之间的故事,知道了在那次差点送掉丛意儿性命的冬日里,濒临死亡的丛意儿遇到了正好外出随自己父亲狩猎的司马溶,在绝望的时候,看到了司马溶,并且从司马溶手中获得了一件披风和一个微笑,就这样简单,丛意儿从此爱上了司马溶。她觉得这很好笑,但是,此时,她突然昏迷,绝非装假的情形,却发现,能够听到一声温暖的话语竟是如此的让人觉得心酸,虽然她觉得皇上并不是完全的因为想要帮她,可是,仍然是觉得心里头非常的安慰。

司马溶冷冷的说:“父王,她是怎样的女子,孩儿清楚的很,孩儿没有办法再如以前那样喜爱她,而且一想到以前,就觉得是一种耻辱,她竟然敢欺骗我,让我在她面前像一个傻瓜一样!父王,她如今是孩儿的太子妃,孩儿想要如何对她,有孩儿的自由。有件事,孩儿想和父王说一声,孩儿突然觉得,二太子府只有一位太子妃很寂寞,孩儿想再娶一位,您觉得如何?”

皇上一愣,下意识的说:“你不会是想着再和你皇叔争夺丛意儿那丫头吧,你也看出来了,她根本没有把你放在心里,她现在是你皇叔的人,朕暂时不想招惹你皇叔,他可不是一个可以用正常思维考虑的人,你还是断了这个念头吧。”

司马溶冷冷一笑,说:“父王真是会开玩笑,孩儿不傻,不会这个时候去争夺意儿,但她终究会是孩儿的人,这是不会有错的!但是,目前,孩儿想要娶的却不是意儿,而是苏娅惠!”

“不行,那是丛克辉的未婚妻。”丛雪薇脱口说,“他们二人也是自幼订下的亲事,而且,离他们成亲的日子已经很近了,再有半年的时间就到了。”

“哼,为什么不行!”司马溶冷笑着说,“在她没有进入丛府之前,她可以嫁任何人,本太子现在就是想要娶她,为何不可?!你在嫁给我父王之前,不也是许了人家的吗?”

丛雪薇脸色一变,低下头,没有吭声。

“溶儿,你胡说八道什么!”皇上恼怒的说,“她是朕的皇后,也等同于你的母亲,你竟然用这种口气和她说话,是不是不把朕放在眼里?自从你喜爱上那个疯疯颠颠的丛意儿开始,你就完全变了一个人,真是让朕失望!”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司马溶面无表情的说:“父王,孩儿只是觉得二太子府太过寂寞冷清,想要多个人多些热闹,难道不可以吗?而且您也希望孩儿可以好好的对待丛惜艾,那苏娅惠本是丛惜艾的表姐,为人贤淑,性格温和,又是勋王妃的亲妹妹,定不会差到哪儿去的,难道她和丛克辉有些关系就不可以嫁入二太子府吗?更何况,不过是一个区区丛府,难道也要我时刻让着不成?”

皇上一窒,心中恼火,但又说不出来,看着司马溶的表情,心里思忖,如今他正在不高兴的时候,虽然那个丛意儿自己看着不济,但是在司马溶眼中或许不同,那个苏娅惠到确实是个贤淑温和的女子,丛克辉娶不了她完全可以再娶另外一个女子,没什么大不了,如果娶了苏娅惠,司马溶可以收敛些的话,到不失为一件好事。犹豫了一下,皇上点了点头,有些无奈的说:“好吧,如果你一定要如此的话,朕就答应你,再另外为丛克辉选个女人。”

司马溶唇畔一笑,看着躺在马车上闭着双眼的丛惜艾,静静的说:“丛惜艾,父王让我好好对你,你看,我怕你寂寞,让你的表姐来陪你如何?是不是想得很周道?”

丛惜艾心里一阵发紧,司马溶这是故意的,他恨她,恨她的所作所为,他这是故意在令她难堪。苏娅惠是自己哥哥的未婚事,再有半年就要成亲,他却要这个时候让苏娅惠嫁入二太子府,这不是摆明了要耍丛府吗?但是,她现在能够如何?除了一心的恨意,她无能为力!

“父王,孩儿看,这轩王府也不要再呆了,如今皇叔正是高兴的时候,一定不会希望有人打扰,他现在也是大兴王朝数一数二的人物,父王也是对他有忍让之意,我们何必呆在此处,还是回宫里去吧。”司马溶微笑着,语气却很是冷漠的说,“孩儿看皇后娘娘的脸色也不太好,听太医们讲,这些日子,皇后娘娘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好像需要好好休息。还是回去吧。”

皇上看了自己的皇后一眼,再看看躺在马车上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反应的丛惜艾,有些无奈的说:“好吧,那我们离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