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穿越小说 > 终难忘最新章节 > 第81章
三日后。轩王府。

远远的看到司马逸轩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好像既觉得可笑,又有些疑虑,丛意儿迎上前,微笑着说:“你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奇怪,是不是又出什么有趣的事情了?”

司马逸轩淡淡的说:“也不算什么有趣的事,只是,司马溶又娶了一位太子妃。”

丛意儿一愣,“他娶了哪位姑娘?”

“苏娅惠,你的表姐,你大哥丛克辉的未婚妻。”

丛意儿微微一愣,司马溶和苏娅惠,她突然想起她第一次在宫里遇到司马溶时的情景,司马溶就好像是没有看到自己,温柔的和跟在后面的苏娅惠打招呼,而且苏娅惠对司马溶的表情也很温顺,她当时还以为苏娅惠和司马溶有些故事,后来才听说苏娅惠是自己哥哥的未婚妻,而司马溶也一心喜欢着丛惜艾,也就把这事放在一边了,今天突然听到这消息,虽然很意外,到觉得并不怎么不能接受,只是,司马溶对苏娅惠是真心的吗?还是仅仅只是为了报复丛惜艾?

“我刚刚过去喝了杯喜酒,这件事应该还没有通知你哥哥,他如今还在司马溶的一处行苑里养伤,不过,你放心,他现在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只是需要休息一下。”司马逸轩平静的说,“而且,要说起来,你表姐和司马溶关系也一直不错,你表姐其实也喜欢着司马溶,只是因为自己是丛克辉的未婚妻,所以把感情放在了心里,这次能够嫁给司马溶,对她来说,似乎不算是一件坏事,只是,不知司马溶对她是真心还是单纯的利用她来报复丛惜艾。”

丛意儿轻轻叹了口气,轻声说:“如果我没有出现,司马溶和丛惜艾,丛克辉和苏娅惠,甚至你,都不会有这些起伏,逸轩,我觉得,我的出现好像是个错误,我搅乱了这儿的一切。”

司马逸轩走过去,看着丛意儿的眼睛,轻声说:“意儿,如果是天意,就算你不出现,一切也一样会发生,你,是天意,是我等了这么久的一份天意,就算是痛苦,在我,也是一种欣慰,因为有你,一切不同,如果没有你,我纵然一生平稳,也是无趣,生无意思。意儿,不论发生什么,你都要记得,你,是我的唯一,失去你,就等于是我不再存在,意儿,你必须为我好好活着。”

丛意儿看向窗外,她喜欢这儿干净温润的环境,已经有了初秋的味道,但仍然是有着浓郁的绿色,雨意朦胧中,有着说不出的清爽之意。呆在轩王府里,司马逸轩给了她最安宁的环境,但是,她的出现,却给司马逸轩带来了许多麻烦,搅乱了他原有的闲适懒散的生活,她知道,为了顺应天意,顺应她必定要嫁给大兴王朝帝后的天意,司马逸轩一定会为她去争夺这份他根本不放在眼中的权势,以他的能力,只是时间早晚,可是,当他真的成为大兴王朝帝王的时候,他还能够如此闲散随意吗?他还会是她爱慕的轩王爷吗?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苏娅惠和丛惜艾如今同嫁了一个男子,会不会是个悲剧?”丛意儿轻声说,“虽然知道,就算我不出现,或许也会有另外一个人出现让这一切发生,只是时间早晚不同,可是,心中总是不安,丛惜艾她是因为爱着你惹恼了司马溶,可是,苏娅惠却最是无辜,就算是她喜爱着司马溶,我到宁愿她嫁的是丛克辉,或许简单些。”

司马逸轩轻抚丛意儿的长发,淡淡的说:“意儿,这轩王府可以给你一份安静的环境,但是,有些事情却是不能够避免的,苏娅惠只是司马溶的第一步,他不仅恨我夺走了他以为应该属于他的你,而且还恼怒着丛惜艾的背叛,所以,他会报复丛府,会让丛府的人因为丛惜艾的背叛食不知味寝不得安。司马溶,生在帝王家,这,是不可避免的,在四个太子中,能够成为未来皇上的人选,在权势中,他为了生存,这所有的变化都是正常的,人,到了某个位置的时候就会变成某个样子。”

丛意儿轻轻叹了口气,说:“逸轩,若我不是丛意儿,只是一个过客,你会奇怪吗?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我根本就不是丛意儿,仿佛突然间睁开眼睛,就一切不同了,以前,现在,未来,我无从控制,或许我此时这个模样,下一刻会成为另外一个模样。”

“意儿,你对我来说,是全新的,或许,正如你所说,你毕竟是你父母的女儿,你骨子里的东西是绝不会改变的,我一直怀疑,你以前的某些行为是不是有原因的。”司马逸轩轻声说,“丛夫人擅长用毒,你母亲在后来怀了你的时候,从来没有用过武艺,这件事情,令我师父相当的怀疑,后来,师父才发现,你母亲是为了保护腹中的你,丛夫人在她的茶水中下毒,但是你母亲察觉了,为了让丛夫人相信她喝下了茶叶,从怀上你开始,你母亲就再也没有用过武艺,因为她发现那药就是为了让她失掉武艺的一种毒药。意儿,你父母为了你,舍弃了许多,你绝对不可以随意的放弃你的生命。还记得在醉花楼遇到你的时候,你一心求死的事吗?那眼神里的无助和茫然让我心中很难受,就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发誓,不论怎样,我都一定要让你好好的活着,纵然你是丛府里的人,我也不会让你再受任何委屈。意儿,当你决定放弃你的生命的时候,或许才是真实的你,你的眼神清澈干净而坚决,原来,一个眼神一句话语,真的可以感动一生。”

丛意儿看着司马逸轩,没有说话,心中却知道,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眼前这个男人,在醉花楼遇到他,心中就再也没有失落之意,千般理由,万种想法,不过是为了可以找个借口说服自己留在大兴王朝。从开始忘了浩民开始,从淡了对司马溶的记忆起,她的生命就只为眼前这个男人存在。天意如何,就算是司马溶成了帝王又当如何,那只是他人眼中的帝王,不是她心中的帝王,在她心中,或许大兴王朝的帝王永远只有司马希晨、司马锐,和此时站自己眼前的司马逸轩,一个帝王,或许可以隐于世,但永远可以左右天下。她相信自己的感觉,这个大兴王朝绝对不是由当前这个皇上左右的,背后一定有秘密。司马逸轩不说,她也不会问。

苏娅惠安静的跟在司马溶的身后,浅绛红的衣裙衬着她温柔细腻的容颜,突然成了司马溶的妃子,完全在她意料之外,可是,这是命,她除了顺从,没有别的办法。

在简单的仪式上,已经做了勋王妃的姐姐努力隐藏着眼中含着的泪意祝福她:“妹妹,姐姐最后喊你一声,自此后,你就是勋王爷侄子的妃子,姐姐希望天意善待你,希望你可以过得开心幸福些。你素日里和惜艾的关系不错,她如今——你好好照顾自己,二太子他人很好,只是因着意儿——算啦,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更好些。姐姐只是嘱咐你,一定要时时小心。”

她悄悄看了一眼自己身侧不足一步的丛惜艾,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让那般美丽的丛惜艾变成这个模样?

“你就留在府里吧。”司马溶冷冷的说,话是说给丛惜艾听,但却根本不看她一眼,“让娅惠陪着我出去就可以。”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厌恶之意,神情里也是,看得苏娅惠心惊肉跳,这种神情,在她看来,实在是太熟悉了,以前,只要是看到丛意儿的时候,司马溶必定是这个表情。但他对丛惜艾一直是疼惜宠爱的,这是大兴王朝所有女子都知道的事情,可是,为什么突然成了这个样子?怎么好像丛惜艾和丛意儿换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