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穿越小说 > 终难忘最新章节 > 第88章
丛意儿突然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望着周围的景致,她喜欢这儿,这儿,有着让她熟悉的东西,那就是一份悠闲从容。

司马逸轩冷冷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蝶润,他们面前是安静无语的醉花楼,甘南和甘北一直安静的站在司马逸轩的后面,他们赶到的时候,在暮色中,只看到司马逸轩冷漠的背影和蝶润低垂的头,他们不问出了什么事情,只知道,司马逸轩非常的生气。

“蝶润,本王是在这儿发现你的,如今,你自己做了选择,本王已经废了你的武艺,这醉花楼将不再是你的清静之处,从此之后,你会如何就听天由命吧,本王将你再放在此处,去留你自己取舍。”司马逸轩冷冷的说,“本王曾经警告过你,意儿等同于本王,你却视若未闻,这是你咎由自取。虽不亲手杀你,却看你造化可救得了你自己!”

蝶润的脸色苍白,身体微微颤抖,司马逸轩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处置了她,废了她的武艺,把教给她的武艺漠然的收回,不许她再踏入醉花楼半步,在发现她的地方,放开了她。她要如何才好?

但是,司马逸轩忘记了她是个很有姿色的女子,废了她的武艺,她可以再慢慢回忆,慢慢的练,除非是司马逸轩杀了她,否则她定有再来的机会!以她的姿色,如果肯做,她一样可以出现在司马逸轩的周围,那个庸才的皇上,会为了一个丛雪薇做许多的事情,她,知道如何诱惑那个在她眼中愚笨不堪的皇上!纵然他没权,但她一样可以自由出现在司马逸轩的视线中,除非他杀了她!

他喜欢丛雪薇不错,但是,再大的眷恋也经不起时间的过滤,到底是旧不如新,她在青楼,虽然是因着司马逸轩的缘故并不卖身,但是,如何勾引男人,她却是知道的。初时,她曾经想过要利用自己的姿色*诱惑当今的皇上,帮助司马逸轩坐上龙椅,现在,这个初时的打算竟然成了她此时生存的机会。

那个愚笨的皇上见过她,她相信他绝对不讨厌她,因为,他始终很羡慕司马逸轩的眼光,总有出色的女子相伴左右。而且,听说这段时间丛雪薇的身体一直不好,这,难道不是个机会吗?

司马逸轩并不理会一直低头不语的蝶润,带着甘南和甘北离开。

甘南轻声说:“主人,就这样放过她吗?”

夜色中,司马逸轩轻叹一声,淡淡的说:“本王应当杀了她,否则以她的聪明她定可风生水起,本王就给她最后一条生路,若她悔悟,或可有份踏实幸福的生活,若她继续,只怕是落得个生不如死。随她去吧,当时救了她,今日就不愿杀她,生死她自定吧。”

甘北不解:“她如何自定生死?”

“那要看她如何取舍。”司马逸轩淡淡的说,“时辰不早了,本王也累了,要回府休息了。”

安静的夜,风吹得很静,却声声入耳。醉花楼的喧哗声刚刚开始,却让整个夜显得异常寂寞。蝶润站在那动也不动,任由风在自己脸上吹来吹去,吹乱了发丝,吹得心越来越凉。从看到司马逸轩第一眼开始,她,就失去了自己,成了司马逸轩的影子,只要可以‘保护’司马逸轩,她可以做任何事情。泪水滑落,冰凉了整个面颊的皮肤。

司马逸轩是如此的冷酷无情,废了她的武艺,断了她的归路,醉花楼是她的,她是醉花楼的顶梁人物,没有她,醉花楼就等于是不存在,就好像,没有了那个神秘的异族女子,醉花楼就只是一个烟花之所,只是一个供人玩乐的地方。只有在她出现之后,才可以如此为人津津乐道!

她转身想要离开,习惯性的想要施展她最擅长的轻功,她喜欢这样,像阵风似的在空气中游走。可是,她却动也未动,仍然呆在原地,才突然想起,司马逸轩已经废了她的武艺!蝶润有些沮丧,慢慢的顺着路边走,她现在能去的地方已经没有,如果司马逸轩说她不可以再回醉花楼,她相信,如果她此时回去了,只有被撵出来的份。

“什么人?!到这儿做什么?”侍卫盯着面前的女子,奇怪一个女子半夜三更的跑来这儿做什么。

她是司马逸轩的手下,虽然失去了武艺,可是,没有失去记忆,到这儿的路,司马逸轩从来不走其他人走的路,他永远是抄近道,可以避免许多的麻烦,而且,她总是可以安静的回答。“我是轩王爷的奴婢,轩王爷派我来有要事要见皇上。”※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没有人敢拿轩王爷做挡箭牌,尤其是这条路,知道的人不多,更没有人晓得,这样的话,可以直接到达皇宫。侍卫们没有太多的怀疑,知道轩王爷为人风流,派个女人来找皇上,或许只是让皇上更开心些吧,这几日皇后娘娘的身体一直不好,皇上一直非常的郁闷,说不定轩王爷是为了让自己的皇兄放松些。而且,这个女子确实有些眼熟,似乎确实是跟随轩王爷到过这儿。

皇上正准备休息,这几日朝上的事情多了许多,有些疲惫不堪,其实他也知道自己不是那种材料,不过,这个位子坐久了,还真是不错!

“皇上,好像是轩王爷身边的蝶润姑娘来找您,说是轩王爷有事情要和您商量,您要见吗?”侍候皇上的公公悄声说,不敢抬头看正在被人伺候着更衣的皇上,这几日,皇上的心情一直不算好,而且是这个时候,若是皇上生了恼怒之意的话,挨训的肯定不是外面的那个冒昧赶来的蝶润姑娘,而必定是自己。

皇上一皱眉,这个时候,皇弟让一个青楼女子到这儿来做什么?有什么事情,不可以自己过来,平常有事脱不开身的时候一般是由甘南或者甘北过来,怎么今天让蝶润过来?“让她进来吧。”皇上懒洋洋的说,反正一个青楼女子,什么样的情形没有见过,他此时可是懒得再更衣见一个青楼女子,让她进来说话比较简单些。

蝶润轻轻走进房内,一阵淡淡的香气若有若无的在空气中散开,引得皇上下意识的嗅了嗅,真是好闻,说不出的花香味道。蝶润轻轻弯下身子跪在地上,声音温柔细腻的说:“蝶润见过皇上,轩王爷知道皇上这几日心情一直不好,特意让奴婢进宫为皇上弹琴解闷。”声音丝丝的飘入皇上的耳朵,使得皇上不得不集中注意力听,声音甜甜的透着几分羞涩,什么弹琴,皇上心中一动,皇弟到是有趣,竟然会替他想得如此周道,是不是觉得夺了司马溶的女人心中有些愧意所以才会如此。他看着慢慢站起身来的蝶润,烛光中说不出的妩媚和温柔,尤其是含情的双眼,唇畔的微笑,和玲珑有致的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