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穿越小说 > 终难忘最新章节 > 第102章
突然,感受到一股温暖的目光,和一份淡淡的笑意,轻侧头,不知何时,昨晚那个苏公子已经坐在了昨晚他们一起喝酒的桌前,正微笑着看着他们,眼睛中有份莫名的笑意,让他心里突然升起温暖。他对苏公子轻轻一笑,回头看着面前的阿萼,心情突然好了许多,语气间也轻松了许多,“让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心里舒坦了不少,既然如此,我就暂且饶恕你昨日的无礼吧,当着那么多人,出手就打我,还让我道歉,怎么可能挨打的人还要向打他的人道歉,这不合乎道理!”

阿萼哈哈一笑,说:“这样才好吗,我又不是真的要你一定要道歉,我们谈得舒服,就说明我们心中已经没有芥蒂。丛克辉,你是个不错的人,虽然我姐姐说你不算是个好人,但至少你也不算是个坏人,最多是个小小的坏人!”

丛克辉有些尴尬的一笑,这算什么话呀。

“喂,你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阿萼突然看到了昨晚的年轻公子,正坐在他们二人的对面,微笑着看着他们二人。

“我一直在呀,只是你们二人一直在讲话,没有注意到我。”苏公子温和的说。

阿萼一挑眉,说:“你姓苏对不对?你的武艺到底有多高,为何我面对你的时候竟然全无还手之力?昨晚要不是你,我早就让丛克辉乖乖的道歉了,何必还要等到现在。虽然我在乌蒙国算不上高手,但也不至于在你面前半招也出不了呀?”

苏公子轻轻一笑,说:“那是姑娘谦让。”

“我才不会谦让呢。”阿萼不以为然的说,“我怎么可能让自己那么可怜呢,看着丛克辉在那儿对我指手划脚却不能惩罚他,以我的性格,只要有一线可能,我也会让他吃点苦头的,如果不是你昨晚出手帮他,他怎么可能皮肉全无损伤?!”

甘南从楼下走了上来,看到在坐的几人,径直走到年轻公子面前,恭敬的说:“您应该就是苏公子吧,我家主人请您到落雨亭一坐,我家主人已经准备了薄酒,正等您前去。”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年轻公子微微一笑,说:“为何我要过去,大家不过昨晚一起饮酒,何必要牵挂彼此。”

“我家主人说,能够遇到公子是人生一大幸事,若是公子愿意听雨看河水流动,随意说说话,我家主人诚心恭候,如果公子不愿意,我家主人说他也不会勉强。”甘南安静的说,微低头,“我家主人绝不勉强,但,却会真心等候。”

年轻公子淡淡一笑,说:“你家主人真是有趣,这和勉强有何区别?好吧,你告诉你家主人,我会前去。”

甘南抬起头来看着年轻公子,轻声说:“苏公子,我家主人虽然贵为王爷,但从不曾如此恭候过一个人,希望苏公子不要以为这是一件苦差事,我家主人只是希望有个能够说说话的人说说话,不瞒公子说,在下也觉得公子和我家主人的心仪之人有些许相似之处,或许这也是我家主人在意您的缘故,希望您能够好好对我家主人这份真心。”

“丛意儿对吗?”苏公子微微一笑,说,“听你家主人昨晚提起过,但是,她应该是个女子,而我是个男子,除了感动你家主人的痴心外,我能如何?解铃还需系铃人,若要解了你家主人的心病,除非找得到那个突然不见的丛意儿,或者另外有一个别的女子让他再次动心,而我,最多不过是个听客。”

甘南轻声说:“苏公子果然是个明白事理的人,烦请苏公子多多劝慰我家主人,放下能够放下的,至于丛姑娘,她是我家主人的心上人,这一生,能够让我家主人动心的只有丛姑娘一个人,绝对不可能有另外一个人替代的了她。”

苏公子淡淡一笑,却没说话。

甘南心中却是困惑,似乎这个年轻人与丛意儿有隐约的相似之意,但是,听他谈吐,却又不像,而且,他是如此的礼貌平静,自己想要近前试探,都做不到,看他举手投足间,沉稳坦然,不带女儿家的忸捏之态,极像是个知书达理的读书人,只是隐约间又暗藏丰华,应该是个会家,只让自己无法靠近到近前就足以说明,这绝对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他有可能是丛意儿假扮的吗?甘南实在没有把握。

“你在怀疑我假扮了丛意儿吧?”苏公子微笑着说,神情间有些许调侃之意,似乎觉得这很好笑,但碍于礼貌,不得不强忍着不笑,“好吧,吃过早饭我就会履约前往。谢谢你家主人的热情。”

甘南有些不好意思,低头退了出去,独自一人走在热闹的大街上,想着心事,脚步有些缓慢,突然,他隐约听到有温柔细腻的声音说:“好吧,我就要这个。”

那声音熟悉的很,他猛的抬起头来,不远处,嘈杂的人群中有个淡紫的身影,娇柔淡雅,正站在一个摊子前买下一个面塑的小人,那小人正憨笑着远远的看着他,那身影,他不会看错,是丛意儿!

“丛姑娘!——”甘南大声喊了出来,那身影微回头,但似乎没有看到甘南,微微轻摇头,收回目光,付了钱,准备离开。甘南着急的推开人群向那边赶去,可是,越是着急过去越是过不去,好不容易挤过去,却发现,视线中突然间没有了丛意儿的影子。他一把捉住卖面人的人大声问,“刚刚那个穿淡紫衣裙的姑娘呢?”

卖面人的一愣,正在挣扎,但看到甘南的打扮,立刻软了口气,他认得这身衣服,除了轩王府的人,没有人敢如此打扮。“她,她去了那边。”他伸手指了指前面,前面有许多的人,但没有那淡紫的身影,他也有些困惑的说,“咦,她走得还真是快,怎么突然间就没了影子?但是,她刚刚离开的呀?”

甘南松开手,立刻顺着卖面人的手指的方向追赶而去,卖面人的男子摇了摇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正要继续手头的活计,却突然听到有人说:“师傅,这面人的笑容可以再深一些吗?”他手中的东西一下子掉在了地上,猛抬头,眼前一个美丽的淡紫衣裙的少女,笑靥如花,清丽动人,正静静的看着他,他愣在当地,呼吸几乎停止,这怎么可能,她不是走了吗?那个官府的人不是正在找她吗?怎么她还站在原地?如果她站在原地没走?刚刚为何没有看到她?——

一直追了许久,也没有发现丛意儿的影子,甘南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或者说是不是看错了?!赶到落雨亭,他在想,那个苏公子再怎么像丛意儿,也不可能是丛意儿,以他的轻功,纵然在街上耽误些时间,也不可能让丛意儿假扮苏公子,看样子,苏公子已经来了些时间,正与司马逸轩下棋。

“你好象慢了些。”苏公子温和的说,“我已经是吃过早饭才赶过来,你还是迟在我后面。”

甘南轻声说:“路上遇到一位旧相识,耽误了些时间。”

他走近司马逸轩,附在司马逸轩耳边轻声说出刚刚在街上遇到丛意儿的事情,司马逸轩眉头一皱,抬眼看了看正低头看着棋盘的苏公子,犹豫一下,说:“抱歉,苏兄弟,我有些事情要去处理,要先离开。你自己随意。”

苏公子轻轻点了点头,淡淡的说:“王爷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