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穿越小说 > 终难忘最新章节 > 第123章
中年男子不再为丛意儿倒酒,到是自己一杯接一杯的喝了起来,喝得心酸,无语。

“你为何如此?”丛意儿不解的问,“看得出来你心中也是苦的,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远离你所爱的人,独自一个人痛苦,也让她陷于痛苦之中不能自拨?这样不是害人害己吗?”

中年男子苦笑了一下,淡淡的说:“世间的事情真是奇怪,我也算是个曾经沧海的人,原以为爱情不过是一种骗人的东西,可还是爱上了一个人,一个,如你一般令人心动的女子,怕爱却不由自主的爱上,如今,却不想她被伤害而离开,却没想到或许这对她来说,也是一种伤害。不过,也许时间可以改变一切,过了些时日,她会忘记我,会有幸福的未来,没有我,一样会有人深爱她,努力令她幸福。只是,只是,这话说来,心中竟然苦涩不堪!”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你的话听来真是苍白。”丛意儿不高兴的说,“一个女子哪里能够轻易爱上,一旦爱上了,哪里会轻易放弃,只怕是时间再久,这心头的伤痕也无法痊愈。你真是自私的人。她现在在哪里?你应该去找她,尽你的可能来爱她。”

“如果你知道自己的生命并不在自己的手中把握,如果你知道自己随时都会陷于危险之中,又哪里敢奢望爱她,如果这份爱给她的不是全部,这份爱就是自私的,我希望她得到的是全部的爱,可是我,却无法给她全部的爱。”中年男子突然呆呆的说,“或许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活在阴谋中的人,时时要用心机应付周围,你还会建议我去爱她吗?你还以为我可以给她幸福吗?我只能让她担心,却不能用全部的身心来爱她,我的爱,就是自私的,就不配得到她的爱。”

“一个商人有如此多的事情吗?”丛意儿不满意的说,“不过是钱财之间的得失,说得上如此不可原谅吗?如果一个人太过在意身外之物,那就不必谈什么感情!”

中年男子一怔,突然苦笑了一下,说:“姑娘说得极是,到是在下小题大做了,不过,话虽然说得有些夸张,我的离开真的只有好意,我希望她可以活在一种轻松自由的生活中,找一个简单的男子幸福的过上一辈子,或许我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一个过客,她该有一份应该的爱情,而不是把所有的幸福赌注在我身上。算啦,不说这些了,如果姑娘不介意,我们今日就来个不醉不休如何?”

丛意儿看着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下,突然兴趣索然的说:“我不想喝了,若是你想喝,就自个在这儿喝吧。”说完,站起身来,回到自己房中,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对自己说:现在,就立刻睡觉!

中年男子唇畔滑过一丝苦涩的微笑,没有再倒酒,而是拿起酒壶一饮而尽,压抑着心中的苦涩,看着丛意儿房内的灯灭掉,整个人在摇动的烛火间似真似幻,甚至连泪都看不真切。

清晨,丛意儿睁开眼睛,看着窗外,真是奇怪,她可以一夜安眼,那个中年男子虽然有些无聊,但是,似乎也不是那么的讨厌。况且人家也说了,遇到她,只是让他想起他心中所爱的女子,与她其实无关,何必如此埋怨人家无趣。

看见无心师太正在院中练武,姿势极是优闲自在,对于武艺几乎已经到了登峰造极地步的无心师太来说,练武已经成了一种随意的活动。丛意儿微笑着说:“早啊,婆婆。”

无心师太回头看到丛意儿,看见她的脸色好了许多,女人嘛,只要休息好,气色总是会好一些的,她微笑着想,那个中年男子还真是有办法,不过,昨晚她没睡好,竟然有人跑到这儿来想要伤害丛意儿,这群废物,也不想一想,丛意儿是和谁在一起?!不说狂话,当今武林,还有谁可以与她过招?

“醒来了。”无心师太微笑着说,“看起来气色好了不少。”

丛意儿点了点头,说:“休息好气色自然就好,婆婆,你好象永远都不把事情放在心上,难道人真的要无心了才过得开心吗?”

“那到不是。”无心师太哈哈一笑,温和的说,“婆婆也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婆婆也如你一般年轻过,有些事情也经历过,也如你一般痛苦过,可是,时间可以让一切变淡,与其花时间埋怨,不如干脆由着自己的性子过得舒服些好。婆婆也曾经有过喜爱的人,也曾经如你一般为了所爱的人食不知味寝不得安,但是,如今想来,只是觉得有些可笑而已。后来就为自己取了无心的名字,其实,此时想一想,名字不过是名字而已,到了婆婆这个年纪,有些事情想不开也想开了。”

丛意儿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你呀,丫头。”无心师太叹了口气,说,“就是太聪明了,女人不要太聪明,有些事情要糊涂些好,在婆婆看来,你好象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有时候对自己的人生知晓的太多,并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那样,你的快乐和痛苦就好象是预先计划好的了,没有意思了。”

丛意儿愣了一下,看着无心师太。

“我的意思是说,有些事情,你学会忘记更好一些,不要去想以后怎样,想了,发生了,也不过尔尔,反而不如顺着时间往后发展,会怎样就怎样的好。”无心师太微笑着说,“婆婆年纪大了,有些事情看得要比你明白些,你好象太过聪明,太过了解自己的人生,太过在乎一些事情,你对司马逸轩,爱就爱了,何必计较那么多?”

丛意儿正好说话,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抬头看到司马溶走了进来,看样子他休息的不好,眼睛有些发红,气色看来也有不好,但是看到丛意儿,还是很开心的模样,只是似乎努力掩饰着什么。“这么早就醒了,昨晚休息的可好?”

丛意儿正要回答,却被无心师太一旁接口说:“不好,晚上有几只狗跑来捣乱甚是无趣,这年头养狗的人还真是多,这些狗呀还真是忠心。”

丛意儿有些愕然的看着无心师太,她昨晚睡得还真是沉,昨天有狗来闹吗?听无心师太的话,好象话里有话呀。

“呵呵。”司马溶有些掩饰的笑了笑,努力平静的说,“现在养狗是为了防身,呵呵,没事就好。”

“有事才怪。”无心师太不屑的一笑,说,“看那些狗呀,应该是些富贵人家的,二太子吧,你应该去和那些个富贵人家的人说说,不要放自己家的狗出来乱跑,昨晚是我心情好,只是撵了出去,若是赶上哪天我的心情很不好,就不晓得有几只狗可以活下去了。”

司马溶有些尴尬的看着丛意儿,有些勉强的笑了笑。

丛意儿看着无心师太和司马溶,突然微笑着说:“好啦,你们不要打哑谜了。对啦,司马溶,听说你要娶蕊公主为妻,就在明天,这样,你可如何向惜艾和苏姑娘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