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穿越小说 > 终难忘最新章节 > 第135章
“丛意儿此时呆在哪里呢?”太上皇有些好奇的问,好象刚刚恼恨着丛意儿的人不是他,而是别人,此时说起丛意儿,他的语气里听不出任何的厌恶之意,“说来我也真是好奇的紧,这丫头总是让人猜不透,说她近在眼前吧,又伸手触及不到,她好象永远是站在大家的外围安静的看着大家进进出出的热闹,却从不肯轻易的介入其中。你的离开,我表现的平淡,是因为我知道你好好的在,而她表现的更让我心中敬折,明明是满心的悲哀,却表现的淡淡的,仿佛是咬着牙在微笑,只为了让已经‘逝去’的你能够心安,仿佛你的生死对她来,不论生或者死,你都是在的。”

司马逸轩苦笑了一下,有些茫然的说:“可我却好好的活着,看着她悲伤难过无能为力,只能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去爱她,我曾经想过,放弃或许并不困难,只不过是忘记一个人,不去想就好,但是,就算我再怎么劝说自己,不去想不去挂念,却左右不了自己的心,只要呼吸还在,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意儿的所有。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做一个不必承担国家兴旺责任的男子,只要可以自由活着就好,这国家与意儿相比,若真心取舍,我宁愿选择后者。”

太上皇愣了一下,说:“你答应过朕,要好好的处理国事,否则,朕可能真的要令你左右为难,虽然说,丛意儿的武艺很高,远超过朕的想象,但是,朕手底下高手如云,就算是个个不如她,她也抵不过车轮战。朕知道你心里苦,但你既然生为大兴王朝的子孙,就必须舍弃一些自己的得失,好好的为这个国家着想,否则,这个大兴王朝就会真的在历史上消失。”

“这王朝谁为王真的有如此重要吗?”司马逸轩懒懒的说,“父亲,做您的儿子,实在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一阵晚风吹入房中,司马逸轩微微觉得有些寒意不禁,心中一阵酸楚,此时,意儿她在何处?可能温暖入眠?

初见她,她在檐旁站着,风雨中微微哆嗦,竟然让他心中隐隐做疼,只是当时不知,只是觉得这丫头既可气又可爱,竟然放不下。突然想到那日见她模样,从火中抱出鱼缸,紧紧的揽在怀中,仿佛唯一的温暖,那模样,是让他心颤的无助,他真的很想冲上去,把她好好的抱在怀中,给她所有的安慰和温暖。意儿她看着面上淡淡的,没有悲哀的痕迹,那是因为她的心,已经碎成了无法再修补的碎片。

一抬头,一杯酒一饮而尽,却再无语,神情索然。太上皇看着他,心中一声长叹,曾经一直以为坚强无比的儿子,此时为何看来这般的无助,自己用意儿的平静生活做条件,是不是真的伤害到了自己的儿子?!但愿时间可以让儿子忘记所有。

饮香楼,晚来风急,一片寂寞。

这家酒楼例来没有关门的时候,总有些达官贵人们在这儿饮酒或者庆祝或者浇愁或者纯粹吃饭。

临窗的位子,独自坐着丛意儿,她穿了件淡紫的衣,夜风细雪衬托下显出水般的清冷和寂寞,仿佛整个人是一池寂寞安静的水,慢慢的荡漾着化不去的悲哀。她面前摆着几样已经有些凉意的小菜和一杯总也不动的酒杯,酒在杯中飘着淡淡的酒香,和着桌上摇晃的烛光,说不出的漠然。这是个小小的单间,就算是在大厅,这儿的伙计对各种人等已经见怪不怪,客人不走,他们也不撵,随他们自由,反正都是付了银子,也都是些得罪不起的人,平常人一般在这儿是消费不起的。而且,他们也多少认得这个女子,好象和轩王爷一起在这儿吃过饭,而且言谈甚欢,听说是轩王爷的未亡人,自然更是不管不问由她自由的呆着,享受着一室的安静。

“你果然在这。”一声轻叹,一个细细的声音在房间里响了起来,一个美丽的身影走了进来,带着一份落寞之意。

丛意儿似乎并不惊讶,好象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让她惊讶的,她头也不抬,淡淡的说:“惜艾,近来可好?”

这一声问得如此平静,丛惜艾似乎对于丛意儿的反应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对于面前的女子,她已经试着习惯发生任何事情都不再觉得惊讶,因为,好象从她在乌蒙国回来开始,面前这个妹妹就已经不再按常理出牌了,接受总好过一再的拒绝。

“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只是突然有些想见你,知道你住的地方被皇上派人烧了,想来想去,丛王府你定是不肯回去的,也只有这儿可以暂时落脚,所以过来试一试,真的遇到你了。”她的声音里不是朋友的欣喜,也不是仇敌的排斥,是一种淡淡的距离,和一种经历过后的尝试接受,“可以坐下来与你说几句话吗?”

丛意儿这才抬头看了看丛惜艾,她看起来消瘦了许多,也憔悴了许多。女人是不能够伤心的,不能够被人忘记的,才短短时间,丛惜艾的面上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是一种心力憔悴的不堪,但依然是美丽的,看起来比之以前多了几分温和之意。“随意。”

丛惜艾坐下来,看着桌上的冷菜冷酒,犹豫了一下,对外面的伙计说:“来人,送些热的来,烫一壶你们这儿最好的酒,我要与我妹妹说会话,不许任何人进来打扰。”

伙计认得这是二太子妃,自然是立刻照办,很快的就送来热的酒菜,和一壶烫着的好酒,室内因着隐约的热汽突然间变得不再那般的清冷,也因着两个女子平静的面对而显得温和了许多。

“知道皇上还在找你吗?”丛惜艾从心里也觉得奇怪,竟然可以和丛意儿如此心平气和的说话,好象不久之前她们二人还是不能相处的,她曾经恨不得立刻让丛意儿在自己面前消失的,此时,竟然真的如姐妹般,坐下来,说说话。←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丛意儿点了点头,平静的说:“知道,自打我进了宫烧了他的正阳宫,就知道,这家伙是不肯放手之辈。懒得理他。姑姑还好吗?”

“不好。”丛惜艾叹息一声说,“蝶润的毒可以说根本是无药可救,姑姑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实在没有办法。她如今容颜苍老的非常厉害,你若是见了,定是认不出来的。”

丛意儿点了点头,轻轻叹了口气,说:“此时也只有找到蝶润才可以解决这所有的问题,解药一定在她手中。”

丛惜艾点头说:“我也是这样想,但是,怕是当时蝶润在火中未能逃出来,我已经派人去寻找一直跟着轩王爷的甘南甘北,可是一直没有他们的消息,他们好象突然间消失了般,当时他们虽然也受了伤,但以他们二人的武艺,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的,所以,也抱着一线希望,或者他们二人救出了蝶润也说不准,如果是后者,姑姑或许还有救。但是,就算是救了回来,姑姑这一次也是大伤元气,不可能再有孩子,而且容颜上会有所损害。不知道皇上还会不会待她如旧?”

“或者要想,是不是姑姑还会再爱皇上。”丛意儿轻声说,看着丛惜艾,眼睛里有着关切之意,其实,和面前这位女子,并没有太多的联系,有些纠葛更多的是旧时丛意儿的,想一想,那时的丛意儿都可以不介意,用疯颠掩饰所有的不开心,那是何等的心胸,纵然别人看她太多误会,她却不会因此而让她自己的心蒙尘。

“我从没有想过,我们会坐在这儿,好好的说话。”丛惜艾叹息一声,淡淡的语气中有太多的悲哀之意,“其实我们本是姐妹,纵然并不是一母所生,也是一脉相传,你的父亲本是我的亲叔叔,我的父亲是你的亲伯父,你我自幼一起长大,却一直心怀敌意,这到底是为何?想想,真是荒唐可笑。”

丛意儿轻轻微笑着,说:“只要是女人,在爱情面前,都是糊涂的,因为你爱逸轩,对他有着带着崇敬之意的爱,而不能够平和的接受他身边的任何一个女子,纵然我是你的堂妹,在爱情面前,也无法抗衡。惜艾,这是我们之间唯一的矛盾。”

“我们相识,你们相遇,虽然我和轩王爷相识,经常见面,但是,你们却是相遇,在合适的机会,因着缘份相遇,你,或许就是为他而生,只有在爱情来临的时候,你才是一个正常的人。”丛惜艾感慨的说,“我还一直以为你喜欢的是二太子,因为你一直以来是那样的迷恋着二太子,你曾经把可以嫁给二太子当成你今生的唯一梦想。”

丛意儿微笑着低下头,好可爱的丛意儿,那个已经去了现代的丛意儿,此时一定过得很开心,她肯放下这儿所有的一切,完全不留恋的离开,或许只是为了成全这注定的三生三世,也或者只是为了成全她内心的爱情,她发现一切只是一场谎言,所以离开了,她知道司马溶从来没有真正爱过她,他是那般的看低着她,她就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