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穿越小说 > 终难忘最新章节 > 第150章
司马溶心里头有着太多的失望,虽然丛意儿是答应嫁给他了,但是,她的前提是,“司马溶,如果是天意,你登上帝位之时,若你心中仍然以我为重,我就嫁你为妻!”她并不是爱他,而是因着宿命,因为她的命运注定要嫁给大兴王朝的帝王,而如果他做了这大兴王朝的帝王,她就违拗不过天意,必将成为他的皇后,可是,如果他不是这大兴王朝的帝王的话,她就永远不会是他的女人。当时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那样做,她不是爱他,只是听天由命。他从丛意儿的话语中听不到一丝属于爱情的味道,更多的是不得不为,但就是这样,他的心头也是快乐的,最起码,只要她和他在一起,总是有一线希望可以让她爱上自己的。他的步伐有些沉重,辩不清心头的感受。

丛惜艾听着司马溶的脚步之声,心头一声叹息,她是女人,她明白丛意儿的感受,丛意儿一定是伤透了心,才会这样说。自丛意儿出生开始,就注定了她是未来的大兴王朝的皇后的身份,她必定要嫁给这大兴王朝的帝王,虽然她真心爱着的是轩王爷,可又能如何?轩王爷死了,她就算是再思念,又能换回什么?

二太子府里,奴仆们忙碌着,皇上刚刚来了旨意,让二太子立刻娶蕊公主入府,乌蒙国的人已经派了人过来筹备婚礼,皇上话放在前面,就算是二太子真的不愿意做这大兴王朝的皇上,他也必须娶了蕊公主,没有别的选择,除非他可以成为这大兴王朝的唯一,否则,就别想丛意儿踏入府内半步。

“啪!——”一声带着愤怒之意的声音在众人耳畔响起,惊得众人心中一颤,摔东西并不奇怪,有时候生气了,人总是会摔东西,但是这声音中的愤怒之意却太让人心惊肉跳,二太子气成如此模样,只怕是蕊公主进了府,也不会得宠。

苏娅惠哆嗦一下,吓得说不出一句话来,二太子的脸色气得变成了酱紫色,他如此的愤怒,平常是很少见到的,那架式,好象随时会杀人一般,她不敢多一句话,连呼吸都是轻的听不到,却发现心跳一声一声响得整个人都紧张无比。

“二太子。”丛惜艾虽然看不到司马溶的表情,但是,她听得出来他的愤怒之意,回到府里就听到皇上这样的旨意,司马溶不生气才怪,在丛意儿那得不到确切的答复,本来就是一肚子的不开心,再回到府里,听说皇上吩咐过的,让他立刻娶了蕊公主,而且不允许丛意儿踏入府中半步,司马溶不疯才怪,但是,现在他不可以疯,若他想达到目的,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听话。“您不要太生气,目前这种情形,惜艾觉得最好是听皇上的话,等您成了这大兴王朝的皇上的时候,就不会有任何人可以阻拦您,您如今还只是太子爷,只能听皇上的安排。如果您违背皇上的意思,皇上真的废了您的继承权,您就再也没有机会娶意儿进府,她说过的话,您比任何人明白,若您不是这大兴王朝的皇上,她将不可能成为您的女人。”

“可是我根本就不爱那个蕊公主,本太子看着就够,看见她比看见你还让本太子心里窝火,那个女人,简直是太可恶!”司马溶气到口不择言,“父王也是,难道他是皇上,就可以左右所有的生活吗?”

“可以,只要他是这大兴王朝的皇上,任何人就算心中再不情愿,也得听从他的安排。”丛惜艾冷静的说,“惜艾知道您喜欢意儿,但是,您现在还真的不能把意儿娶进府里来,皇上绝对不会答应,就算她是他当初一见钟情的女子的女儿,也不行。就如意儿所说,虽然皇上当时是被意儿母亲的背影所吸引,但是,他真正爱上的却是姑姑,所以,这解决不了问题,您只能先听皇上的安排,然后再从长计议。”

司马溶看着一脸平静的丛惜艾,心里有些莫名的沮丧,正如丛意儿说,有些事情,他还真的是习惯于听从丛惜艾的意见,因为在某些时候,丛惜艾总能有足够的理智和清醒来处理事情。

苏娅惠看着司马溶的表情,心里头突然落下泪来,她,真的只是一个闯入者,在司马溶、丛意儿和丛惜艾的故事里,她只是一个不小心闯入的外人,永远,她只是一个毫不重要的小角色。丛克辉他还好吗?若是可以重新选择,或许她会尝试不让自己陷入这种矛盾中。

无心师太推门走进房间,外面可真是够冷的,雪虽然不下了,但风却不曾停息,这几日京城的氛围总是有些奇怪,说不出来为什么,好象有些蠢蠢欲动的味道。她走进房间,对坐在桌前看着鱼缸发呆的丛意儿说:“丫头,那鱼只怕是也让你看得害羞了吧。”

丛意儿抬头看了无心师太一眼,淡淡一笑,她看起来有些清瘦,但情绪明显的稳定了许多,似乎少了前些日子的消沉之意,已经过去三日了,二太子府里正忙着收拾准备迎娶蕊公主入府,乌蒙国的人也已经进入京城,似乎应该是一片繁荣景象,但不知为什么,空气中却有着说不出的怪异之感,尤其是这总也不停的风,难得如此疯狂。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婆婆,您又跑出去做什么了?”她微笑着问,有时候人到了某个年纪的时候反而会更像小孩子,这三日,婆婆一直在外面呆着,好象很激动于某些事情,就好象小孩子看到了好玩的玩具般,她不太了解,但并不干涉,这是无心师太的自由。

“外面很有趣呀。”无心师太笑着说,“老是在这儿呆着容易闷出病来的,呵呵,我跑到外面看了不少的热闹,也不晓得是因为什么,这几日二太子府准备迎娶乌蒙国的蕊公主,乌蒙国的人也来了,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很喜庆的事情,却弄得整个京城里怪怪的,说不出的奇怪氛围。唉,这大兴王朝确实需要一位能干的帝王,再这样下去,总会出事的,只可怜天下百姓要难过了。”

丛意儿一愣,平静的说:“他们的轩王爷不是没死吗,有他在,这大兴王朝就不会有事。”

“你不恨他了?”无心师太轻声温和的问。

丛意儿轻轻一笑,出了一会神,轻声说:“感情是我个人的,我的悲喜我自知,无须对天下人交待,他是这大兴王朝的中流砥柱,他有他的责任,与我无关。他是大兴王朝的,不是我的。知道他还活着,能够恨,也是一种感谢上天的机会,只是,这与感情无关。”

无心师太一愣,丛意儿的态度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丛意儿能够如此平静的说出这些话,是还爱着还是不再爱?“你,真的放下了吗?不再介意他的诈死,他的计划?还是你已经不再爱了?”

丛意儿轻轻一笑,慢慢的说:“婆婆,这种感觉很难说得清,亲眼看着他在我面前停止呼吸,那个时候,是一种天塌地陷的苦,但是,却守着,守在他呆过的时空里,慢慢的呼吸着还有着他气息的空气,体会着漫漫岁月里他的孤独。我可以悲哀,可以落泪,是一种赎过,为着这生生世世的相约总是要跨过这漫长的时间,不能从一开始就守在他身边。而得知他还活着,那一刻也是一种柳暗花明的欣喜,但却有着无法平复的委屈和失望,但是,知道他还活着,真的很好。而如今的他,是大兴王朝的,我只一个看客,他并没有要求我与之分担,所以,远离着,因为也许一个动作就会葬送他所有的计划。这是一种心痛,或许他是为我好,但是——”丛意儿的眉头轻轻皱了皱,没有再说下去,这是一种难过的感受,司马逸轩,从来没有想过要让自己分担他的事情,他只是想要保护她,这让她觉得自己就是个外人。

无心师太犹豫一下,这一刻她有些了解丛意儿的想法,但是,又有如何,司马逸轩是个优秀的男子,丛意儿也是一位好姑娘,她还真是不知道要如何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