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穿越小说 > 终难忘最新章节 > 第159章
一行四人走入帐中,司马逸轩呆呆的看着走进来的丛意儿,她穿着件厚厚的白色披风,脸色有些苍白,外面太冷,再加上她一路上一直搀扶着莫家昆,所以看来有些疲惫。“意儿——”他有些困难的喊了一声,却不知下面要说什么。

丛意儿也有些不太自然,装作没有看到司马逸轩,看着甘南和甘北,说:“这么巧,原来你们在这儿,既然你们兄弟二人在这儿,他就交给你们了,我可以回去了。”

甘北立刻说:“那怎么行,现在风雪很大,您一个人走,是万万不可。您还是先休息一下,待风雪小些再说。”

“没事,慢些走就好。”丛意儿没有停留的打算,她对莫家昆说,“莫公子,你与他们认识,到了此处,我可放心离开。”

“丛姑娘——”莫家昆不太清楚丛意儿和司马逸轩之间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只知道,好象是司马逸轩隐瞒了他的诈死,但是,看样子好象情形比他以为的要糟,“这,这,这可使不得,司马逸轩,你到是快些拦住丛姑娘,外面那么大的风雪,你真放心她一个人走呀!而且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万一路上有个闪失,你就罪过大了!”

司马逸轩真的不知要说什么才好,整个人呆呆的站着,眼看着丛意儿从帐房里走出去,他才反应过来,匆忙的说:“甘南甘北,照顾好莫统领,我去去就回。”

甘南和甘北相互看一眼,也不知如何是好,只盼着司马逸轩追上丛意儿后,可说上几句话,看情形丛姑娘很生气,进来到走,竟然一眼也没有看司马逸轩。

冲到外面,司马逸轩只觉得一股冷风扑面而至,雪花打得他睁不开眼睛,丛意儿的素衣在风雪中看不太清楚,她好象走得有些急,他紧几步追上去,伸手一把抓住丛意儿的胳膊,却感觉到丛意儿身体向旁一闪,他下意识的松开了手,白色的披风上沾了些许血迹。“意儿,意儿,我——”

丛意儿并没有看到披风上的血迹,她根本就不看司马逸轩,风雪中呼吸都不通顺,一开口,就觉得风雪呛进嗓子里,“轩王爷,——咳,咳,可否,尊重些——咳——”

司马逸轩身子一移,挡在丛意儿面前,遮住一些风雪,却不敢伸手去阻拦,“意儿,若你致意走,我送你。”

“不必,谢了。”丛意儿淡淡的说,依然不看司马逸轩,抬脚向前走,司马逸轩不知要如何才好,只得默默跟着。“您回去吧。”

司马逸轩出来的匆忙,没有带任何遮风的衣服,他的衣服在风雪中显得非常的单薄,只觉得寒意瞬间就冷到了骨头里,他哆嗦了一下,努力微笑着温和的说:“意儿,这儿离乌蒙国的驻扎地不远,而且是如此糟糕的天气,我,我,还是我送你回去好一些。”

丛意儿并不理会他,继续走自己的,风雪太大,路上有雪,加上视线有些暗,看不太清楚,她不小心险险摔倒,司马逸轩立刻伸手去扶她,而丛意儿下意识的也伸手抓住司马逸轩来稳住自己的身体,两个人一时无声的相对站立在风雪中,然后,丛意儿抽出自己的手,加快脚步向前走,声音有些匆促,“轩王爷,已经如此,何必再相遇,您还是回去吧,这样,不过令我更难放下——”

司马逸轩站在原地,没有动,丛意儿的拒绝是如此的直接,她的礼貌和平静如刀般让司马逸轩无力做任何事情。他转过身子,不敢再看丛意儿的背影,只怕看了,会做出令丛意儿无法接受的举动。

过了好一会,司马逸轩觉得风中再也没有丛意儿的味道,他的泪在风雪中滑过面颊,一心的疲惫,却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平静的响起:“你的手怎么了?”

司马逸轩呆呆的回过头,看到丛意儿安静的站在他身后。“你的手是不是受了伤?”丛意儿语气平静的问,刚刚她走开,泪水落下,在风雪中一心的委屈,风吹开了披风,她拢紧它们,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披风上有鲜红的血迹,而她刚刚与司马逸轩相握的手上也沾着血迹,难道刚刚司马逸轩受了伤?犹豫让她站住无法再前行,给了自己理由,他是大兴王朝的支柱,他不可以受伤,来劝说自己回来看看,那鲜血是鲜红的,让她的心收紧。

司马逸轩愣了一下,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才发现手心中有鲜血流出,他想了想,大概是刚才握着酒杯听到丛意儿的声音时不小心划伤的,他努力微笑着,轻声说:“没事,大约不小心划到了。”

看着司马逸轩仍然有鲜血流出的手,丛意儿顿了一下,由身上取出一瓶药,托住司马逸轩受伤的手,敷上药,用随身带的手帕用力扎紧。“这药是阿萼送我的,效果应该很好。自己小心些。你穿得很单薄,回吧。”声音虽然仍然礼貌,但听来已经和气许多。

“意儿——”司马逸轩感觉到丛意儿指尖的温暖,却不知说些什么才好,只能这样轻轻的喊着丛意儿的名字。“不走,可以吗?”

丛意儿顿了一下,看着四周的风雪,如果说不害怕,一定是假的,来的时候有莫家昆,此时自己离开,心中难免忐忑。心中犹豫,下意识的看了司马逸轩一眼,见他单薄的衣在风雪中有些不禁,不敢再多想,这风雪如此之大,若真的病了,如何才好。她轻轻点了点头。

司马逸轩的脸上却因着她这轻轻的一点头,立刻灿烂起来,他开心的握住丛意儿的手,丛意儿轻轻抽回自己的手,司马逸轩的手在风中停顿了一下,也轻轻的收回,他的脸色暗了暗,但依然微笑着,温和的说:“好吧,我们一起回去。”

帐篷里的甘南甘北以及莫家昆听到外面慢慢走近的脚步声,听到应该是两个人的脚步声,各自悄悄松了口气,不管丛姑娘现在还生不生气,只要她肯回来,就好。

“他们真的闹别扭了吗?”莫家昆小声问,有些好奇,“看来司马逸轩那小子对丛姑娘真的用了心,那小子眼光还真是不错。”

甘南似笑非笑的看着莫家昆,半真半假的说:“莫家昆,你能不有说话好听点?”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莫家昆刚要说话,门被从外面推开,司马逸轩和丛意儿一前一后走了进来。甘南和甘北立刻笑着去添加炉中的柴,口中絮絮叨叨的说:“丛姑娘,您要委屈些,这儿太偏僻,临时搭的,四处都透风,不过,炉中柴加得多一些,应该还是很温暖的。来,来,丛姑娘,快到炉旁坐,喂,莫家昆,让一下好不好?”

莫家昆挪了挪屁股,说:“好的,到了你们的地盘就听你们的吧。甘南,不许直呼我的名字。”

甘南一笑,说:“要不我称呼你莫统领如何?只要你师傅答应就成,不和你计较就不错了,你师傅才和我平辈,你还想如何?”

丛意儿听着有些意外,忍不住轻轻一笑,这个莫家昆看来阴冷粗壮,威武健壮,但是,这一路走来,他到是个有趣的人。“原来你们都认识。”

甘北拿来一件披风,替司马逸轩披上,进到房内,炉火烧得旺了,几个人围坐在炉火旁,气氛平和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