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穿越小说 > 终难忘最新章节 > 第185章
丛惜艾呆呆的坐在床边,泪水一直流啊流,流到她觉得自己已经流成了泪水,然后,再也忍不住,她哭出了声,哭得伤心欲绝,哭出了满心的屈辱,声音从初时的压抑逐渐变成失声痛哭,哭到后来,她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唇咬出血,咬出了满心的绝望和痛楚。怎么会这样?!自己怎么会这样!?她怎么可以允许自己那样,行尸走肉般任人凌辱,任人施舍?!她怎么可以这样?!

“司马溶,你怎么可以如此的羞辱我?!”丛惜艾心中一阵阵的痛,“纵然你不爱我,纵然你不耻于我,何必如此羞辱我,若是有来生,我宁愿再也不爱!”

她不是一直自视甚高的吗?为什么现在贱如尘土?

她曾经想,好好的过完这以后的日子,尽自己的本份,纵然不爱,也可以相敬如宾,纵然冷漠无情,也不彼此仇视。可是,如今,她的心中竟然再也没有半分温情,一想到司马溶那张冷漠无情的脸,以及满脸的不屑和不得已,心中真恨不得自己没有复明,她为什么不吃下藏起的药,只要吃了药,就不会再有烦恼?!她到底在留恋什么?!

她把自己的身体泡进热热的水中,打发奴婢出去,独自一人安静的躺在水中,闭上眼睛,疲惫的靠在浴盆中,水在她的身体上轻轻流动,一切,安静无声。能够洗去所有的痕迹吗?司马溶的行为可以在记忆中消失吗?但是,真的要放弃吗?丧失记忆,自以为幸福的活着?若是她忘了自己的父母,忘记所有的曾经,她该以如何的心态面对现在的事情?她,不能允许自己这样下去。

丛意儿请求皇上允准这溶王府就只能有一个王妃,并且只能有她这一个王妃,纵然是生了女儿的苏娅惠也只可为妾,若不是她是意儿的姐姐,意儿不会如此为她着想。她,难道连意儿也不如吗?不论当时意儿和皇上发生了什么,她都可以微笑着回来,为什么自己不可以,既然司马溶如此的羞辱于她,她真的就可以以自己的死来成全吗?凭什么要她死而不是司马溶?难道她不可以让他自讨苦吃吗?

如果上天真的给我一个孩子,我就好好的活下去!丛惜艾静静的想,如果有个男婴,那就是上天不舍得让我离开!

丛惜艾睁开眼,看着前面,然后垂下眼睛,她一定要活下去,她不可以让人看笑话,她一定要活下去!她不可以用自己的死来成全这次的耻辱!她死了,司马溶就解脱了,可是,她的家人呢?何人替她尽孝?何人可以照顾他们?

外面的雪渐渐停了,丛惜艾走出房间,看着外面的雪景,面上有了淡淡的沉静,眼中不再忧郁,谢谢你,司马溶,你用你的无情成全了我,我,一定要好好的坐稳这溶王妃的位子,不论你如何不喜欢,我也要好好的呆着,你不爱我,我何必为你伤心!

丛意儿穿好衣服,披好披风,对无心师太说:“婆婆,我有事出去一下,如果有事,就去溶王府找我,我想去看看惜艾。”

“嗯,好的。”无心师太微微一笑,说,“我应当没事,只要司马逸轩不来找你,自然就没事。”

一出门,就碰上莫家昆,正笑呵呵的向这边赶来,看到丛意儿,立刻打招呼说:“丛姑娘,正要出去呀?刚刚萼公主说,她要去溶王府,让我过来请你过去,有时间吗?”

“我正要去。”丛意儿微微一笑。

“那好,我们一同去。”莫家昆微笑着,说,“昨晚萼公主说是老觉得心里不踏实,所以今天一早一定要去看看艾妃,我怕出事,特意派人先去了趟溶王妃,好在,艾妃并没有什么事。”

丛意儿淡淡一笑,说:“惜艾可不是你们想象的那般软弱,若她不堪,此时早就死了好几回了,她的韧性足可以让她面对许多。”

丛惜艾早早的站到大门前等候他们一行人,她穿了件浅红的衣,薄施脂粉,微显瘦弱的她,被白雪和红衣衬托的愈加娇弱,惹人怜惜。乌黑的发盘在头上,插一凤钗,垂下的链在轻轻晃动。

“意儿,她看起来好象有些不太一样哟。”阿萼悄声说,“也说不出来哪儿不一样,就是觉得不一样。你可有感觉?”

丛意儿轻轻点了点头,轻声说:“或许经历了些什么,放下了些什么,到喜欢她现在模样,不再是自怨自艾的模样,纵然不幸福,也活得坦然自信些,这才像以前的丛惜艾。”

“惜艾,可好?”丛意儿微笑着轻声问,听似无意,却充满关怀,“一夜不见,到漂亮了许多,看着真是替你高兴。”

丛惜艾淡淡一笑,轻轻的说:“意儿,我不可辜负了你。昨晚被溶王爷‘宠幸’,他说,若我丛惜艾可以怀上他的骨肉,且是个男婴的话,我就可坐稳这溶王妃的位子。既然嫁了他为妻,自然要替他着想,既然他如此想,我定是要好好的成全他。”

“宠幸一晚?”阿萼愣了一下,脱口说,“哪里这么容易怀上孩子?而且他这根本就是在故意为难你。不行,意儿,这样下去,若是惜艾姐姐她没有怀上男婴,难道就不可以在溶王府呆下去吗?他怎么可以这样。就算不爱惜艾姐姐,念着惜艾姐姐对溶王府的用心,他也不应该如此,这男人怎么可以这样,真是气死我了!”

丛意儿静静的看着丛惜艾,她的眉眼间开朗了许多,或许,她的心经过此事,反而想开了吧。“惜艾,只要你自己觉得值得就好,不论你做什么,不伤害他人,也不伤害自己,就好。”

“我如今还剩下什么?”丛惜艾平静的说,“意儿,有些错误犯了,真的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不如看淡些,听天由命还好些,我不想为难自己,我的命不是我可以左右,若是上天眷顾我,肯赐我一个男婴,让我可以度过此劫,那是我的运气,若是我不可以怀上男婴,或者说怀上的是个女儿,那我丛惜艾会找处安静之处安静的活着,毕竟我还有父母,我岂可弃他们不顾。”

丛意儿轻轻点头,丛惜艾并不是天生的坏人,她对丛意儿的厌恶几乎全部来自她的母亲,若是没有她的母亲,丛惜艾和丛意儿本是一对亲堂姐妹,怎么可能会相视如仇敌?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其实,意儿,我到想劝劝你,不论你和皇上之间发生了什么,都只可能是误会,我看皇上对你真的是十分的在乎,你离开的这大半年,皇上先是拒绝立后,听王爷说,为此,皇上和太上皇还大吵了一通,但最终还是没让皇上妥协,但是,王爷他却流连于醉花楼,所以,我觉得,真的用心在乎你的是皇上并不是溶王爷,他,或许只是迷恋着你,因为没有得到你,才觉得你是珍贵的。”

“我与司马逸轩之间和司马溶没有任何的关系。”丛意儿苦笑了一下,不知道如何解释。

“我只是希望你可以珍惜,这个世上有人值得你爱有人可以让你爱是件幸福的事。”丛惜艾微笑着说,“姐姐现在是无人可爱,这种悲苦,姐姐到要何处诉去?意儿,好好的珍惜你和皇上的缘份,你是天意注定的皇后,你可嫁的只可能是当今的皇上,你不必要违拗天意,顺从天意,才好。”

丛意儿低下头,有些茫然,她心里其实放不下,只是,她害怕,害怕再一次受到伤害,害怕他再以爱的名义来伤害她,她不能保证她下一次还能再挺过去。从司马逸轩诈死到告诉她他不爱她,只是在利用她,中间她几乎等于死了两回,她再也没有勇气去爱!

“我不知道那一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丛惜艾温和的说,“但是从你突然间昏倒就可以想到一定是发生了非常令你伤心的事情,我不想再逼你回答我,但是,这一切和你的感情和你的幸福比起来,到底是哪一样更重要?姐姐真的希望你想得明白,不要像姐姐这样无人可爱,无人疼惜。皇上他是真的爱你,你,不能忘记从前的伤害吗?好好的与他来往?姐姐都可以在受尽耻辱后再微笑着活,你更可以。”

“是啊。”阿萼微笑着说,“可别学我姐姐,傻乎乎的赌了一生一世的幸福来换取来生,真是不值得,其实,不选皇上,莫统领也一直对她很好,可她就是看不中,唉,现在还在闭关修练,真不晓得她若是知道皇上还活着,会如何的疯狂,不过,估计几年内她是不会出来的,一直有专人照顾她的衣食,估计她打算一辈子活在自己编织的咒语里了。意儿,你要好好的,好好的活着,我也觉得皇上是真的在爱着你,你在乌蒙国的时候,皇上一直派人再三嘱咐我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你,也是因着你的缘故,一直没有取消乌蒙国,他警告我的父母,若是你出了任何闪失,他就立刻灭了整个乌蒙国!”

丛意儿叹了口气,她的心里矛盾极了,她现在很想见到司马逸轩,但是,一想到旧事,就觉得害怕,就不知道要如何做,或许一切这样照常下去,也是幸福的吧。司马逸轩现在在做什么?在处理朝政?还是批阅奏章?亦或是寂寞的呆着?他会在想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