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军事小说 > 薛家小媳妇最新章节 > 8道歉(捉虫)
薛家的境况,明眼人一看就知。

孙郎中叹了口气,“丫头,我知道你们家条件不好,这样吧,诊费我就不收你的了,十日量的药粉共计两百文,两条纱布……罢了,你给我药钱就行了。”他以前在镇上医馆当郎中,前两年回家养老,偶尔左邻右舍也会请他看病,若是遇到贫苦人家,他也就收点药钱,权当是行善积德了。

叶芽的脸噌地红了,她把所有铜钱都拿了出来,嗫嚅道:“孙大爷,我们家就这么多钱了,您看,剩下的能不能宽限几天,等我们有了钱,再送到您家里成不?”她知道老郎中是好人,否则一把年纪的,被薛树那样拉着跑,早就不理会他们了。

孙郎中摇摇头,正要说话,薛松忽的睁开眼:“孙大爷,我的伤不重,用不了那么多药,您留下一天的份例就行。”

“大哥,你醒啦!”薛树高兴地凑到炕沿前,望着薛松道。

薛松点点头,飞快地瞥了叶芽一眼,视线落在孙郎中身上,面容沉稳,目光坚定。他清楚家里有多少钱,这点小伤,养养就好了,不值得浪费钱买药。

叶芽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劝大哥吃药,家里的确没钱了,不劝吧,大哥会不会误会她不愿花钱?

“唉,都是可怜的,大小子,你也别逞强,现在天热,你这伤口至少要用五天的药,否则我就是白来了!这样吧,你先给我二十文,剩下的等你伤好了,再给我送去。”他之前摇头,并不是不同意叶芽的说法,而是打算让她先付二十文,留点钱吃饭用,哪想薛松误会了。

薛松皱眉,最后点了头,“那薛松谢过孙大爷了,弟妹,你付钱吧。”他是家里的顶梁柱,不能因小失大,只有早点恢复,才能早点继续挣钱养家。

叶芽数出二十文递给老郎中,亲自送他出去。

望着她纤细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再看看旁边嘿嘿傻笑的弟弟,薛松心中涌起强烈的愧疚,“二弟,你要好好待你媳妇,听她的话。”

“不用你说,我也会听我媳妇的话!”薛树笑的眼睛弯成月牙,扭头望向灶房,盼着媳妇早点进来,忽的“啊”了一声,从炕上跳了下去,“媳妇也受伤了,得让郎中给她看看!”说着就要往外跑。

薛松及时拉住他的手,强忍着伤口被扯动的疼,惊问:“她哪里受伤了?是不是你欺负她了?”

“没有,我也不知道她哪里流血了,褥子上有血,她不给我看,就说了两句奇怪的话。”薛树挠头道,想要挣开大哥的手去追郎中回来,又怕扯疼他。

薛松隐约明白了什么,但还是有些不确定:“什么奇怪的话?”

“嗯,媳妇让我记住,说,说她昨晚是第一次,她为我流了几滴血……大哥,你撒开我!”薛树更加着急了。

耳畔莫名响起昨晚听到的动静,薛松心跳再次不稳,听到院子里细碎的脚步声,他快速低声告诫道:“她没受伤,这件事你不要再随便跟别人说,行了,替我把被子盖上。”他上半身除了纱布缠着的地方,肩膀都是裸着的,刚刚弟妹一直没敢看他,怕是尴尬了。

大哥的话一直都是对的,他说媳妇没受伤,那媳妇就一定没受伤,所以薛树立即放下心,言简意赅地表达他的不赞成,“盖被子热!”

“我让你盖你就盖!”薛松挑眉冷声道,见薛树撅着嘴,又接着训斥:“以后除了睡觉洗澡,不许光着膀子,别问为什么,我说不行就不行!”

“你就会训我!”薛树不满地站起身,回头抓起另一头的薄被,刚想狠狠砸向薛松,瞥见他腰间那块被染红的纱布,就再也扔不下去了,眼圈泛红,低着头替薛松盖好被子。

叶芽进来的时候,正好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中好像流过一道暖流,驱散了将要面对薛松的忐忑。她轻步走了进去,把剩下的铜钱装在钱袋里,递给薛树:“阿树,你去收好。”

薛树伸手去接,薛松却拦道:“弟妹,说句良心话,是我对不起你,让你嫁给我二弟……如今你留下来了,说明你是个心软善良的好女子,愿意跟我二弟过,既然如此,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家里事情还得麻烦你照料,那些钱就由你保管吧。你放心,我会努力赚钱的,不会让你跟着我们吃苦。”他说的铿锵有力,毫不躲闪地注视着叶芽,让她明白,他薛松一定会说到做到。

叶芽垂着头,眼泪夺眶而出。

嫁给一个傻丈夫,她心里肯定是委屈的,哪怕薛树对她好,都不能弥补她心头的遗憾。但是现在,这个家的主事男人亲口向她道歉了,他没有态度强硬地以长辈自居,而是诚恳地把内宅管家的事情交给她,还承诺会让她过上好日子,这种信任和照顾,即便是她亲生爹娘,都没能给她!

“媳妇,你怎么哭了,大哥,你干啥欺负我媳妇?”

见她无声地落泪,薛树心疼的不得了,起身将叶芽搂在怀里,瞪着薛松道。

薛松无语,目光依然追随着叶芽,不知道她会怎么说。

叶芽借着薛树宽阔的肩膀,悄悄擦干眼泪,然后挣脱开他的怀抱,对着薛松的方向道:“大哥,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阿树的,也会努力看好这个家,你就安心养伤吧。”

薛松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转瞬想起一事,朝薛树吩咐道:“二弟,我今儿个猎到一只山猪,就藏在咱们以前放东西的地方,你现在去把它扛回来。”夏日天热,他怕山猪变坏,故意给它留了一口气,绑在一处隐秘的山坳里,明天让三弟带去镇子,估计能卖一些钱。

*

薛树去山里搬猎物了,叶芽不便留在屋内,见薛松闭目养神,就退了出来。

灶房的西北墙角堆着四块儿略平整的石头,上面搭了厚厚的木板,里边用来放粮食,外头放碟碗瓢盆等物。她摸了摸袖子里的钱袋,走过去查看余粮。

细麻袋里的白面还剩下小半袋子。旁边是两个粗陶米缸,左边只剩下浅浅的一层大米,仅有半截手指深,右边的小米倒似是新买的,几乎全满。再有就是半坛子棒子面,磨得较粗……这些东西还够他们吃一阵子的,叶芽稍稍松了口气。

前后院用篱笆围了起来,前院种了两畦圆豆角和两畦黄瓜,便没有多少空余了,后院地方挺大,左边长了两颗成人大腿粗的山里红,枝叶间开满了一朵朵白色的小花,右边空着,堆了一堆木柴。东屋房檐下散落着锄头等农具,还有澡桶。东北角落是几块木板搭成的茅房,四周铺了密密实实的芦苇席子。茅房后面用大小不一的石头砌了猪圈,可惜里面没有猪。

穷,比她家还穷,她家至少还养了一头猪,还有三亩田,薛家却是半分地都没有,真不知道哥三个怎么长大的。叶芽摇摇头,转身往回走,不想才抬眼,就见一个跟自已差不多年岁的少年立在门口。她微微一愣,目光落在少年肩上挎着的蓝布书袋上,试探着唤道:“三弟?”

薛柏肤色白皙,头上裹着方巾,身上的青衫洗的有些发白,却干净整洁,衬得人也似那晴空下的白杨树,俊朗挺拔。他长了一双顾盼生辉的桃花眼,眉峰清隽,比薛松、薛树少了粗犷英气,却多了儒雅知礼的含蕴,唇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就那样目不转睛地望着她。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叶芽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不自然地微微低头。

大哥沉稳可靠,不知道三弟如何,他是读过书的人,会不会看不起她……

这算是薛柏第一次正式打量叶芽,他的小嫂子。昨天他匆匆瞥了一眼,就被大哥拉了出去,只瞧见叶芽苍白的小脸,还有鼓鼓的胸脯。而今她俏生生地立在那里,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太矮了,连二哥的肩膀都不到。

见她的脸越来越红,一双手不安地绞着裙子,薛柏轻轻一笑,“二嫂,我回来了,怎么不见二哥?”

他清朗熟稔的称呼让叶芽略微自然了一些,细声答道:“你二哥去山里了,啊,你还不知道吧,大哥受伤……”话音未落,就见薛柏面色一白,转眼就奔向东屋了,“大哥,你哪里伤到了?”语气焦急,再也没了刚才与她说话时的淡然。

看来他们三兄弟的关系很好,叶芽颇为羡慕地想。她在家里是老大,两个弟弟总是欺负她,就连她被卖前的那个晚上,弟弟们也只是围着娘亲,叽叽喳喳地讨要东西,商量用卖她的钱买东西,任她缩在被窝里哭的难以呼吸……

屋里传来低低的说话声,打断了她的回忆,叶芽望向西天,日头就快落山了。

不知道薛树天黑前能不能赶回来,既然大哥让他去,他应该不会迷路吧?

呆立了片刻,她迈步走了进去,站在东屋门口轻声问:“大哥,三弟,晚饭你们想吃什么?”

薛松看向薛柏,见他摇头,就道:“弟妹你看着办吧,做什么都行。”他们都不挑食,连二弟做的东西都能吃,她的手艺肯定比薛树强吧?

“嗯,那我就做豆角打卤面吧,吃着凉快。”

叶芽想了想,这般答道,转身在灶房找了一圈,没有发现套袖,只好将袖口挽起,开始倒水和面。在孙府的那几年,她在厨房呆过,也在绣房呆过,她人笨底子浅,什么都没有学精,好歹拿得出手罢了。不过这种打卤面,倒是她跟着娘亲学会的。

薛柏陪薛松说了会儿话,起身把门帘挑起,往外一看,就见叶芽双手揉着面团,额头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白皙的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晕,为她秀丽的面容增添了几分妩媚。

薛柏微怔,目光不由沿着她洁白的颈子向下移动,因坐在矮桌旁,她身体稍稍前倾,圆领就松动了一些,隐隐露出一片细白的肌肤……

仿佛被扎了眼似的,薛柏慌忙别开眼,回头看向薛松,见他闭着眼睛,没有发现他的异样,才轻声道:“二嫂,我能帮什么忙吗?”

他虽不在家,却也猜得到,她今日定是不好过的,二哥的傻,大哥的伤,家里的穷……难为她还愿意照顾他们。如果可以,他想帮忙,正如大哥所说,她是个好姑娘,他们三兄弟亏欠她许多。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请叫我小纯洁亲的地雷,╭(╯3╰)╮!

今天捉虫时发现把一处人名弄错了,以后万一俺眼晕没有发现,大家瞧见的话,请不要大意地批斗俺吧,么么!

啦啦啦,哥仨都见到了,知道这本书的一句话简介是啥么,嘿嘿:“冷大伯-傻相公-温小叔”,各有各的好哦(俺心里想的绝对不是各有各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