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不用,你陪大哥说话吧,要不就去温习功课,我一个人也忙得过来。”

叶芽抬起手,用指背将一缕碎发别到耳后,笑着朝薛柏道。听薛树说,薛柏已经考取了童生资格,明年四月就要参加院试,顺利的话就是秀才了,她哪里能耽误他读书的功夫,那可是光宗耀祖的大事。

对上她崇拜的目光,薛柏难得红了脸,“嗯”了一声,习惯地去西屋温习。

叶芽目送他进屋,继续揉面。

揉好面后,她去院子里摘了一把圆豆角,摘好洗净,熟练地切丁,这时面团也好了,她便把豆角放进盘子里,又把面团揉成一长条,切成一根根细细的面条。

取柴烧火,把面条放进沸水里煮熟,捞进盆子里过三遍水,这样面就好了。

重新刷了锅,烧热,叶芽从锅台边上的油坛里刮出一点花生油,加入蒜和盐,等蒜发出香味后,再把豆角放进去……材料有限,她只能做到这样了。

刚把桌子摆好,就听见薛树兴奋的大叫:“媳妇,我回来啦!”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叶芽惊喜地转身,恰好薛柏也走了出来,两人对视一眼,齐齐看向门口。

薛树埋着头,肩上扛着一只硕大的山猪,那山猪明显还活着,无力地发出低低的哀嚎,偶尔挣扎一下,却分毫影响不了薛树。

这么大的山至少有两百斤吧?叶芽瞪大眼睛,薛树的力气可真大啊!

“嘿嘿,三弟回来啦!”薛树将山猪放在屋檐下,抹了一把汗,笑着往这边走。

“慢着,你看你身上,先去河里洗个澡,回来再吃饭。”薛柏瞧着他肩上的血迹,皱眉道,灶房里还飘散着诱人的香味儿,可不能让他破坏了。

薛树吸了吸鼻子,伸着脖子往里面瞧,见薛柏绷着脸,知道没有回转的余地,委屈地撇撇嘴,慢慢往门口走,一步三回头,可怜兮兮地望着叶芽,盼望她开口求情。

此时天色才刚刚变暗,薛树光明正大地在河里洗澡,不太好吧?叶芽望了一眼附近的人家,有些担心。

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薛柏解释道:“二嫂放心吧,河边有处隐蔽的位置,我……二哥都是在那里洗澡的,不会被人撞见。”其实是他最先发现那个位置的,慢慢的,也就变成了三人洗澡的专用地点。

这个话题有些尴尬,叶芽敷衍地点点头,红着脸道:“三弟,你去找身换洗的衣服,给你二哥送去吧。”说完就去整理桌子了。

看着她忙碌的身影,薛柏不由扬起唇角,小嫂子还真是容易害羞呢。

*

香喷喷的打卤面,薛松吃了两碗,薛树吃了三碗依然意犹未尽,薛柏也吃了两碗,脸上是满足的笑容,可怜的叶芽虽然一碗没有饱,面已经没了,谁让她低估了三兄弟的食量?特别是薛松,明显是让着弟弟呢,看来以后做饭要多放些米面。

刷完锅,外面已经黑了。

也该给薛松换药了。

叶芽红着脸,现在薛树和薛柏都在旁边,她不好意思给薛松上药,可他们两个会做这种细致活吗?

薛松看出了她的尴尬,开口道:“弟妹,你们去歇息吧,待会三弟会替我换药的。”

薛树伸手就去拉叶芽,“媳妇,咱们走。”目光灼灼地望着她,任谁都知道他在想什么。

叶芽羞愤欲死,转身跑了出去。薛树想要追上去,却被薛松喝住了。

薛柏脸上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刚想说话,薛松冷着脸道:“三弟,明天你就把书都搬到这边来,以后那就是你二哥的屋子了,没事儿你别过去。你先出去吧,我有话跟你二哥说。”

“什么话非要现在说啊?”薛树伸着脖子往外望,不知道媳妇跑哪去了。

薛松垂眸摇头,薛柏却笑着道:“二哥有了媳妇,就是不一样啊!”傻头傻脑的家伙,竟然是他们当中第一个娶到媳妇的。

薛树跟没听见他说话似的,看也没看他。

薛柏只好走了出去,想去后院走走,却瞥见一道模糊的身影,迈出的脚步便转了个弯儿,去了前院。

待薛柏的脚步声远去,薛松压低声音叮嘱薛树:“二弟,一会儿睡觉的时候,要是她不愿意,你别强迫她,知道不?”昨天叶芽昏迷,他不清楚她的性子,也不知道两人到底是如何成事的,今天观察下来,觉得她不是那种会主动以身相许的人,想来是他的傻二弟趁人之危了。眼下她虽答应留下来,心里对强迫她的二弟应该还是有些芥蒂的。日子要慢慢过,慢慢让她融入这个家,不能吓坏她。

“知道了知道了,那我走啦!”薛树根本没认真听,见薛松说完了,随口应承下来,马上就跑了出去,他还要去找媳妇呢。

薛松无奈地闭上眼,要是,要是今晚二弟敢强来,明天就打他一顿。

薛树先去了前院,没看见叶芽,转身就要往后院跑。

薛柏恰好回到屋檐下,拽住他的胳膊低声道:“二哥,待会儿记得给二嫂打洗澡水。”

于是,薛树在后院找到叶芽的时候,邀功似的拉着她的手:“媳妇,你先进屋去吧,我去给你打洗澡水!”

他的手又大又热,霸道地将她的小手牢牢握住,叶芽只觉得此时他就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白日里她在他面前的威严感荡然无存。如今大哥和三弟在家,她不能装作生气似的吼他,便小声道:“等大哥他们睡下你再去吧。”屋子就那么大,想到她洗澡的时候隔壁房间里还有两个清醒的大男人,她的脸就像火烧一样。

“那好吧,咱们先回屋。”薛树关心的只是和媳妇一起睡觉,拉着叶芽就往屋里走。

屋子里很暗,叶芽坐在炕沿,薛树就站在她身前拉着她的手把玩,目光热切地盯着她。

叶芽如坐针毡,眼睛不知道该看哪里,薛树贴的那么近,她甚至能听见他咚咚咚的心跳声,温热的呼吸拂在脸庞,轻轻痒痒。

“阿树,你去看看大哥吧,不知道三弟会不会换药。”她实在承受不住这种氛围了,企图骗他离开。

“不去,三弟会上药,以前都是他帮大哥的。”薛树才舍不得走,紧紧盯着她的小脸,寻思着要是他偷偷亲一口,媳妇会不会像白天那样生气呢?要是惹她哭了,那晚上就更别想搂着媳妇睡觉了。

叶芽再也没有办法,就那样任他盯着,竖着耳朵听东屋的动静。

过了一会儿,薛柏去院子泼水,低低的声音传了进来:“二哥,我们睡了,你也早点睡,明天早起去镇子。”随后传来他插屋门的动静。

“媳妇,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提水洗澡!”

薛树神秘兮兮地在叶芽耳旁道,在叶芽躲开之前,飞快地亲了她一口,美滋滋地跑了出去。

叶芽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脑子里想的全是一会儿洗澡的问题。她不能赶薛树出去,否则被薛松他们听见了,肯定会觉得她欺负薛树人傻,罢了,好在屋子里黑漆漆的……啊,她就只有这一套衣服,忙了一天,早已汗水淋淋,必须要洗的,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晾干……现在晴天还好,若是赶上下雨天该怎么办?

胡思乱想着,薛树提着澡桶走了进来,倒好水后,兴奋地望着她:“媳妇,快洗澡吧!”

“你小声点!”叶芽低声训道,趁薛树不注意时躲到木桶一侧,飞快地脱了个精光,把衣服扔进他怀里:“裙子脏了,你去河边帮我洗洗,然后拧干晾上。”等他一走,她就抓紧时间洗澡,这样就能避免尴尬。

薛树愣愣地望着叶芽,她背对着他蹲在木桶后面,长发散落,挡住了雪白的背,只露出小巧圆润的肩头,隐隐颤抖着。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想要走过去瞧个清楚,叶芽却像知道他的心思似的,嗔道:“不许过来,快去帮我洗衣服!”

“哦,那你慢点洗……”媳妇的声音带了哭腔,薛树很是心疼,恋恋不舍地退了出去,又怕媳妇洗的太快,出门就大步往河边跑。

可惜等他回来的时候,叶芽已经躲进了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

“媳妇,你干啥洗那么快!”薛树不满地站在叶芽炕前,气恼地道。

叶芽面朝墙侧躺着,装死不理他。

淡淡的清香忽的飘入鼻端,薛树深深吸了两口,记起这是媳妇身上的味道,想到媳妇光溜溜地躺在被窝里,他也不生气了,兴奋地把洗澡水倒掉,叉好屋门,脱了裤子就要往叶芽被窝里钻,“媳妇,我要搂着你睡。”

媳妇的身子软软的,香香的,摸起来特别舒服,要是,要是媳妇肯让他进去,那就更好了,薛树脸热心跳地想。

作者有话要说:傻阿树能心想事成不?

喜欢的亲收藏个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