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叶芽一直呆坐着,夜里那么静,静的她能够听到柴禾燃烧发出的噼啪声。

大哥在为她煎药,她要不要出去呢?

淡淡的药香飘了进来,叶芽想了想,轻手轻脚换上衫裤穿好鞋子,靠着炕沿坐下。如果一会儿大哥来叫她,她就开门,如果没有,她就等他睡下后自已出去端药喝。她想吃药,一是肚子疼得厉害,二是那药能治她的病,三是……她不忍心浪费他的一番苦心好意。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墙之隔的西锅台上,传来汤水舀进碗里的声响。

叶芽完全能想象出薛松的动作,他盛了药,端起碗,又放下,然后,朝这边走了过来。当他在门后站定时,她的心倏地加快了跳动,要是,要是大哥叫她,她该立即答话,还是等一会儿然后再装作刚睡醒的样子应一声?

她紧张地等待着,因为紧张,身上的疼痛似乎都轻了几分。

门后的薛松,手已经抬起来了,却在触及门板之前堪堪停下。他收回手,默默地站着,凝神听里面的动静。里面很静很静,只有二弟轻微的鼾声,他努力寻找能证明她醒着的痛苦吸气声,或难耐的翻身声,可是没有,大概已经睡着了吧?

她睡着了,他总算放心了些,既然能睡着,说明不是那么疼了,而且他也不必跟她解释为何深夜替她煎药,现在他心里有鬼,他怕他的这番举动让她误会。

可是,为什么还有一点点失望?是因为没能让她知道他替她做了这些吗?明明一开始就不想让她知道的,为何如愿以偿时,反而没有那么豁达?是不是,其实他隐隐盼着她知晓,暗暗期望她会明白他对她的好,甚至,甚至因此也对他多出一分不一样的感情?

然后呢,就算她动心了,那又能怎样?她是他的弟妹,永远都是。

所以,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罢,她若真的动心了,他的情意于她,也只会是种折磨。她不可能做对不起二弟的事,他也不会做。说到底,是他不该生出这种禽兽念想。

薛松无声地苦笑,转身,将药碗坐在锅里,简单收拾了下,回东屋去了。

大哥走了,叶芽扑通扑通直跳的心慢了下来,她都不知道自已在紧张什么。

约莫过了一刻钟,确定外头再也没有声响,确定薛松睡下了,叶芽悄悄拨开门栓,捂着肚子走了出去。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就算不点蜡烛,月光也亮的足够让人看得清清楚楚。可惜灶房里没有纱窗,阻隔了皎洁的光线,叶芽不想再费事去点蜡烛,便摸索着走到南门前,很轻很轻地打开了门。月光如水,瞬间涌了进来。

可就是这短短几步路,叶芽就出了一身虚汗。她靠着门板歇了一会儿,然后一手撑住锅台,一手掀开锅盖。将锅盖放在边上时,虽然她已经尽量小心了,还是发出了一声类似铁磨石头的闷响。她吓了一跳,本能地回头望向东屋,见没有惊到那边的人,轻轻拍了拍胸脯,俯身去端锅里的大碗。

锅里的余热熏烫了碗沿,叶芽忍着烫将大碗放在锅台上,伸手去摸耳垂。

“药很烫,晾一会儿再喝吧。”身后忽然传来因为刻意压低而显得异常轻柔的男人话语。

那一刻,叶芽觉得全身血液都涌上了头顶,脑袋里一片眩晕,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该说什么,只能傻傻地继续捏着耳朵,望着药碗发呆。完了完了,大哥不是已经睡下了吗?为什么会突然出来,撞见她偷偷吃药的样子?

“弟妹?”薛松见她一动不动,忍不住走近一步,想看看她到底怎么了。

“大哥,大哥你还没睡啊?”叶芽紧张地垂下头,看着自已的脚,然后,因为他一直没有说话,她的目光慢慢移到地上的两道人影上。

两个被月光拉长的影子,耷拉着脑袋的那个是她,微微低头的那个是他,他低头,是在看她吗?心跳越来越快,叶芽紧张地想要逃跑。自从知道薛松连夜替她奔波后,她就一直避免去想他为什么要对她这样好,不去想再见到他时该怎么做,现在这样突然见了面,她不敢抬头,不敢看他。

叶芽却不知道,因为她不敢抬头,他反而有勇气默默打量她。

薛松看着面前这个还不到他肩膀的小女人,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莫名地有点想笑。自已刚进屋,她就悄悄溜了出来,是不是说明,其实她一直都醒着,甚至听到了他和三弟的对话?

本来他是不想出来见她的,可又忍不住偷偷掀开门帘一角,看看她。她虚弱地靠在门板上时,月光照到了她紧紧皱着的眉头,她脸上的痛苦让他心疼得厉害,很想出去扶住她,替她端药,但狼让他忍住了。再后来,锅盖发出声响,她像只受惊的小兔子看向这边,吓得他慌忙收回手,生怕被她瞧见自已,惊慌之后,他突然又升起了浓浓的好奇,她为什么怕被自已知道?为什么要躲着他?如果他此时出去,她会如何反应?

狼和冲动在他脑海里反反复复争抢,而当他看见她做出被烫了的那个熟悉动作后,他的腿自作主张地迈了出去。

现在,她如他所料那般紧张得不敢看他。她没有梳头,柔顺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垂下了一缕,落在她的胸口,微凉的夜风从门口吹进来,那缕散发就跟着轻轻摇摆,一会儿拂起,一会儿又垂落,吸引着他的视线。目光落在那里的时间长了,他后知后觉发现了那鼓起来的丰盈,那晚短暂的触感不期然地清晰起来,让他乱了心跳,口干舌燥。

薛松迅速移开视线,想起她刚刚的问话,轻声答道:“我听外面有动静,就出来看看。弟妹,你先回屋吧,我帮你把药端进去。”

“不用,不用了,我在外面喝就行,免得吵了阿树睡觉……大哥,你先去睡吧,我轻点动作,不会再吵到你的。”叶芽摇头道,暗暗希望他快点离开,有他在身前,她连呼吸都快控制不住了。

薛松听她说得这样生疏客气,心头不由一阵烦躁,又见她始终不敢抬头看自已,忍不住问她:“弟妹,你是不是很怕我?”怕他,所以躲着他,不敢看他,不敢像与三弟那般轻松地同他说话?

“啊?”叶芽惊讶地抬头,诧异于他的问题,然后毫无准备地落入一双明亮深沉的眸子里。

他就站在她身后,两人间隔不足一尺。这样近的距离,她能清晰地看清他俊朗的眉眼,这样柔和皎洁的月光下,他的眼里也浮动着恍似温柔的光彩,而这样温柔凝视着她的他,让她情不自禁想要避开,不是反感,是害怕,怕自已被他吸引……

她慌乱地看向门口,“大哥,我,我……”

身下忽然传来剧烈的绞痛,叶芽疼得闭上眼睛,捂住肚子想要蹲下去。

薛松却以为她又要疼晕了,忙扶住她的肩膀,急切地道:“弟妹,我扶你进去!”

叶芽咬唇摇头,挣脱开他,硬撑着走到门槛处坐下,低头朝他伸出手:“大哥,把药递给我吧,我在这里喝完,喝完就进去了。”

薛松忙把碗端给她,顺势在她身前蹲下,一手扶住她靠着门板的肩膀,一手将碗递到她面前:“可能还有点烫,你慢点喝。”他的手隐隐发抖,怕她拒绝他的照顾。

叶芽实在疼得难受,顾不得考虑现在的情景,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扶住碗身,凑过去试探着喝了一口。还有点烫,但那股热流一路灌进肚子,热热的十分舒服,她再也不犹豫,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薛松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秀眉紧蹙,难受地闭着眼睛,长长的眼睫轻轻翕动着。月光柔和,她的脸不似白日里那般苍白,反而像夜色里的玉,莹润娴雅。他不知道这汤药难不难喝,可她喝得十分认真,纤细的指搭在碗沿上,浅色的唇一直贴着碗,随着汤药渐渐落下去,他慢慢抬起碗,于是她也随着他的动作仰起脖子,好像她喝得不是药,而是乾玉露,少喝一滴都不舍得,懂事得让他久久移不开眼,不去看她可能会露出来的玉颈肌肤,只看她的小脸,越发想要怜惜她。

如果叶芽现在睁开眼睛,她定会看见男人眼里是何等的温柔,可惜她急着喝药,急着喝完快点躲开这让她浑身紧张的男人,又怎会睁眼看他?特别是那只稳稳地扶着她的大手,温热有力,刚开始是因为疼痛没有注意,可到了后来,她是不敢注意了,装吧,就装作没有注意到,没有注意到他的碰触,没有注意到他乱人心的照顾。

碗底渐渐清空,薛松忽然有点惋惜。他知道她是因为肚子疼才接受了他的亲近,但他依然很满足,能够这样近距离地看着她,照顾她,她也乖乖巧巧的听话,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一样,而遗憾的是,过了今夜,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既然没有机会,他决定放纵一次。

等叶芽喝完后,他不顾她的反对,硬是扶着她将她送到门口,然后在她进屋前道:“弟妹,你等一下。”松开她,大步朝灶房后面走去。

叶芽疑惑地看着他在米缸旁边拨弄了几下。

薛松很快走回来,朝她伸出手:“弟妹,吃两个枣吧,去去苦味。你别担心,你一定能养好的。”

他想每天都亲手喂她吃枣,想每天都告诉她不要担心,但他知道他没有那个勇气,也没有那个资格,二弟那么喜欢她,一定会亲手做这些的。所以,就借着这个夜这样让人想要放纵的月色做一次吧,反正她已经知道了,不管她躲他也好,怕他也好,他没有遗憾了。

看着他掌心中央两颗拇指肚大小的干枣,叶芽心头涌起抑制不住的温暖,还掺杂着淡淡的甜和怕。犹豫半晌,她抬手接过红枣,终于忍不住看着他,支支吾吾道:“大哥,谢,谢谢你这么照顾我,我……”其实她很想问他为什么要对她这样好,可她知道,那样的话,太暧昧太引人遐思,是不该问出口的。

她的眼神慌乱又害怕,薛松以为她是被自已一时的情不自禁吓到了,所有的勇气和冲动瞬间消散,忍住心底的悸动解释道:“弟妹,二弟人笨,不懂得该如何照顾你,我做大哥的自然要替他弥补,你别多想……好了,时候不早了,快进去睡觉吧,记得盖好被子,别着凉。”说完,再也不敢看她,转身去关门。再多看一眼,他怕他的眼睛会泄露他的心事。

房门关上,灶房里又暗了下来,薛松知道她还站在那里,可他再也不敢待下去了,快步回了屋。

叶芽不知道她是如何回到炕上的,耳边一直回荡着薛松清冷的话语,他让她别多想……

她懊恼地咬咬唇,转身抱住睡得香香的薛树,心里有点委屈,也有愧疚,更多的是自嘲。

她是他的弟妹,她的身子关系到薛树的子嗣,大哥心疼弟弟,当然要替他照顾她了,她的确不该多想的。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好,难不成就必须是喜欢?大哥那样出色的人,连夏花都无法让他动心,更何况她一个……

不行了不行了,又在胡思乱想了!

一轮明月照万家,就在叶芽满怀心事辗转反侧的时候,另一处的**正在兴头。

宋海浑身赤-裸站在炕沿前,整个上半身完全压在身下丰腴的女人背上,他一边蹂躏着女人绵软的胸脯,一边用身下粗长的黑物狠狠顶入女人的蜜-洞,口中淫-话连连:“这么长时间没入你,怎么你那儿反而越发松了,你个骚娘们儿,嗯……说,这阵子让多少人骑过了,是他们入得你痛快,还是我厉害,啊?”

柳玉娘双腿分开而立,臻首后仰,一边努力耸腰迎凑好让宋海那物入得越发深,一边娇声嗔道:“好你个宋海,老娘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凭什么为你守身如玉……啊,轻点……老娘,老娘就是把全村男人都,都睡了,那也跟你没,没干系……”

宋海冷笑一声,动作不停,声音却充满了讽刺:“你倒是想让全村的男人骑,可人家不稀罕,有本事你把薛松勾来入你这骚-穴!”想到那个被夏花印在心上的穷汉子,被夏花夸成世上绝无仅有的“好”男人,宋海就恨得牙痒痒,将全部怒气转为欲-火,恨不得插死身下的骚-妇!

身后的人玩命的插-进来,柳玉娘渐渐无法承受,只觉得肚子胀的厉害,那里也开始疼了,不由挣扎起来:“你心里有气,有本事去找他打一架……轻点轻点,你想弄死我,我啊……你把他打得鼻青,脸肿,你那娇滴滴的夏花妹子自然,啊,自然觉得你比他勇猛,你不去找薛松,倒想让我替你带坏他,呸,薛家,薛家就没一个好东西,就算他们跪下来,来求我,老娘也不看他们半眼……啊,别弄了,快死啦!宋海!宋海你个王八……啊!”

柳玉娘越骂,宋海进出的力气就越大,最后他禁锢着她的腰使劲儿往下拽,接连几个大力挺刺,猛地狠狠顶进柳玉娘的花心深处,在她的尖声叫骂中酣畅淋漓地泄了出来。

柳玉娘像脱水的鱼一样趴在炕上,被他末了那几下顶的直翻白眼,好不容易等宋海抽-出那物,离了她的身子,她也不顾身下的疼痛,跳起来就朝宋海背上抓了两下,还想抓他的脸,却被宋海扼住手腕,猛地甩了出去,头发散乱地跌在炕上。

“疯什么疯!我给你银子,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你再敢动手,仔细我以后都不来找你!”宋海冷声喝道,随手甩出两钱银子丢在柳玉娘身侧。

柳玉娘看着那两钱银子,猛然意识到自已犯错了。

在她的众多男人里,宋海是出手最大方的,别的庄稼汉子弄一次最多给个十几文钱,还得她使出各种手段抢过来,只有宋海完事后直接丢碎银子,而且宋海人生的高大,往常也柔情蜜意的温柔弄她,今儿个定是心里有火,才在她身上撒气的。她可不能因为一时委屈坏了他的兴致!

想到此处,柳玉娘忙装模作样地擦擦眼睛,扭着腰攀了上去:“你个冤家,就许你打我骂我,我跟你闹两下都不行,好不容易见了面,你一来就朝我发火,我能不委屈吗!”一边说着,一边撑开他尚未系好的衫子,用那两团丰-乳磨蹭他的胸膛。

宋海低头,对上她妩媚风流的眼,知道这女人在讨好他,他心里得意,背靠炕头坐下,将人揽进怀里恣意揉捏她的乳,玩弄一会儿,微眯着眼问道:“刚刚听你那口气,莫非薛家有人惹着你了?”提到薛家,他倒是想起在河边见过的小媳妇来,那般容貌,就是夏花也略不如她,怎的嫁给了薛树那傻子?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柳玉娘哼了声,添油加醋将她与叶芽的恩怨说了出来,“……别看那臭婆娘说的好听,她就是窑子里出来的,偏生装的一本正经,早晚我会抓到她的把柄……”话音忽的一顿,她抬头瞥了宋海一眼,乌溜溜的眼珠子转了几转,娇声笑道:“喂,你还没见过她吧?那模样,啧啧,比你那宝贝姨妹还要勾人,不如你找机会去试试她?若是成了,我们姐俩一起陪你……”纤纤玉手拂过男人平坦的小腹,往裤子里探去。

宋海攥住她不安分的手,嗤笑道:“你说她是她就是?要是你真能证明她以前是窑姐儿,我就遂了你的心,帮你调-教她。”想找人替她出气,也得看看对象是谁,他宋海就算不是阅女无数,那也是花丛里的老手,单看薛树媳妇那日的一番举止,也不像是水性杨花的人,他冒冒失失找上去,弄不好会出人命的,就算得手,薛家哥仨也不会饶过他,到时候事情传到夏花耳里,他连平时的好印象都没了。

想到夏花,想到明日钱家来人送财礼,宋海顿时没了逗留的心思,扯开人就下了炕,边系衣带边道:“我走了,还是那句话,人前别朝我抛眼儿,咱俩的事若是传出去半句,哼……”

柳玉娘在他背后撇撇嘴,却还是扯住他的腰带,软语问他:“那你这回儿在村里待几天?明晚还来不?”

宋海扯回腰带,有些烦躁地道:“后天就走。”他也想多待,一直待到夏花出嫁,甚至想跟过去看她过的好不好,可他一个大男人,实在没有理由住在有待嫁女儿的姨母家。

柳玉娘听出了他的不情愿,心里动了动,帮他出主意:“既然不想走,那就找个借口留下呗,生病啊扭脚啊,没准儿你的宝贝花儿还会心疼你,送你两滴眼泪呢!”对于夏花,她是十分嫉妒的,不管宋海在自已身上如何缱绻折腾,他心里始终装着那个姨妹,连句坏话都不许她说,所以四年前夏花娘拒了宋海娘暗地里的提亲,她偷偷乐了好几天。

听柳玉娘拿他和夏花的事打趣,宋海阴森森剜了她一眼,甩门走了。

外面明月高挂,宋海偷偷摸摸闪进姨母家后,情不自禁走到了夏花的厢房前。

里面住的是他从小就发誓要娶回家的姨妹。幼时她常常黏着他,甜甜的喊他姨兄,撒娇求他带她去果园里玩,求他教她放风筝,甚至当他玩笑着说让她长大后嫁给自已时,十岁的她也眨巴着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笑嘻嘻地说好。

可是,她慢慢长大了,慢慢的,两人再在一起时,她常常挂在嘴边的人就变成了薛松,她跟他说薛松多好多好,说她某天某天又见到薛松了,薛松穿什么样的衣裳提着什么样的猎物。直到有一天,他喊她夏花时,她皱着眉头对他说:“姨兄,你们俩的声音太像了,你还是像小时候那样喊我姨妹吧,否则我还以为是他在叫我,白白高兴一场。”

就因为薛松,他连喊她夏花的资格都没有了!

于是他嫉妒薛松,仇视薛松,知道姨母把她许给旁人做小妾时,他因薛松也娶不到她而生出的痛快酣畅甚至超过了对她的怜惜和心疼!

可是,她很快就要出嫁了,去给一个老头子做妾!

他心疼的厉害,难受的厉害,但凡她喜欢自已一点点,他都愿意带她离开这个家的……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安色流年。和拉芽苏亲的地雷,大家都破费啦,╭(╯3╰)╮!

前半段感情戏写得好费劲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