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一夜-欢-好,黎明悄悄来临。

薛松向来醒得早,哪怕昨夜再三索要,他还是如往常那般早早醒了。垫在她脖子下的胳膊有些酸,刚试着动一动,怀里的人便不安地往他怀里缩了缩,脑袋挨着他肩窝蹭动两下,纤细滑腻的手臂用力环住他的腰,像只最爱撒娇的小猫。

再硬的心,遇到她,也都会软成水儿吧?

薛松紧紧抱住叶芽,脸埋在她如云散乱的乌发里,闻她的味道。抱着她入睡,抱着她醒来,这感觉,真好。

男人的脑袋压在她脖颈间,有些沉,没过一会儿,叶芽便醒了。睁开眼睛,屋子里还很暗,静悄悄的,像每个深秋的早上,有点冷,又静谧美好,让人只想赖在被窝里,不到温暖的晨光照进屋就不想起来。她看着眼前麦色肩膀上的一道浅浅疤痕,感受着男人轻吻她长发的温柔动作,心中一软,情不自禁地亲了亲那道不知何时留下的小疤。

“牙牙,你醒了啊?”她的唇柔软温热,薛松身子一震,放在她细腻后背的手慢慢来到她后脑,稍微拉开两人的距离,让她仰头看他。

“嗯。”叶芽看了他一眼,想到昨晚的再三放纵,脸上一红,马上又垂下眼帘,想要缩回他怀里,他却不让她如愿,羞涩躲闪间,感觉右边眼角有些微微不适,意识到那是什么,叶芽越发紧张,伸手就去抹,她不想被薛松瞧见她的一点点不好,哪怕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别动,我来帮你。”薛松挡住她的手,在叶芽错愕愣住之际,食指已经碰到她眼角,将她因为昨夜承受不住低泣讨饶,泪水太多而凝结的小小一块白色眵目糊弄走,这边好了,薛松又看了看左边。见掌心的小脸红若朝霞,细密地眼睫不安地翕动着,他低低一笑,一边亲她一边道:“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你是我媳妇,哪里我都喜欢。”

“不好看……”叶芽羞得根本不敢看他,只小声道。

“你在我眼里,什么摸样都好看。”薛松的目光顺着被窝缝隙落到她的两团浑圆上,眸色一暗,翻身就压了上去,捧着她的脸道:“牙牙,咱们再来一次。”

腿间已有昂扬蓄势待发,叶芽又慌又乱,伸手往下推他:“别闹了,都要起来了。”

薛松才不怕她那点小力气,稳稳地分开她的腿,将那物抵在她已经溢出微微湿露的娇嫩小缝,声音沙哑地求摩:“牙牙,给我吧,今天若是看好房子,最迟明天就要搬过去了,你放心,这回我快点,一定能在他们俩起来之前结束的。”

叶芽顿时无话可说了,忍羞睨了他一眼,见他言语虽是哀求脸上却是势在必得,羞恼地掐了一下他的腰,随即用力把被子拽了上来,将两人蒙的严严实实,大白天的,她不想让他瞧着。

“我要看着你。”

她才蒙上,薛松便将被子拽回腰间,在叶芽来得及抗议之前,低头含住她的丰盈,待那里足够湿了,挺腰而入。

叶芽咬唇承受他由缓而急的挺入,因羞涩闭着眼睛无法估摸时间,只得过一会儿就催他:“快好了吗?”

“快了。”他闷声答。

又过了一会儿,她浑身似火烧一般燥,被他撩拨地头脑昏昏:“怎么还没好,你快点,嗯……”

“嗯,这就快。”他却故意曲解她的意思,按着她的腰加快了速度。

叶芽拿他没有办法,只得一边努力忍着不叫出声,一边忐忑地听东屋的动静,期待那哥俩晚点起来。她却不知道,薛松也在听东屋的动静,他舍不得她,但凡能多要一会儿,他都要埋在她里面,看着她在他身下妩媚摇曳。

不知道过了多久,东屋门终于被人推开了。

叶芽心中一跳,再也顾不得羞,挣扎着想从薛松身下躲开。

薛松闷哼一声,牢牢扶着她的腰,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动,入得越发快越发深。

知他到了紧要关头,叶芽只好捂住脸期待那人不是薛树。

可就在此时,门板忽然被人推动,薛树还带着一丝睡意的声音如惊雷轰隆传来:“大哥,媳妇,你们起来了吗?”

叶芽紧张地心都要跳出来了,焦急地去看薛松,却见他头微微后仰,眸子紧闭,低吼一声达到了顶峰。

灭顶的愉悦骤然袭来,叶芽捂着嘴才没有叫出声,听薛树又问了一句,她怕薛柏听见多想,只好尽量平静地应道:“起来了,马上,就来开门。”

“哦,那我先洗脸去了。”薛树见门插着,打了个哈欠,转身离开。

脚步声远去,叶芽悬在高处的心慢慢落回原处,收回仰望门板的视线,就对上薛松戏谑无赖的眼神。她本该生气的,却突然想到他刚刚释放时的**模样,心跳顿时加快,再大的气也消了,闭眼催他:“刚刚阿树来拍门了,快起来吧。”

“牙牙,你放心,我下次再也不这样了!”

薛松当她生气了,赶忙从她体内退出,亲亲她潮红的小脸,开始飞快地穿衣裳。

他一出被窝,叶芽便拽起被子将自已裹得严严实实的。

薛松无奈地摇摇头,穿鞋下地,又抱着她的脑袋赔了两句不是,知道不能再耽搁,赶紧开了屋门,换上一副冷峻的面孔走了出去。

叶芽躲在被窝里恨恨捶炕,可也不能继续赖下去,简单收拾了一□下,趁薛树进来之前匆匆起身,穿衣裳叠被子,生怕被他猜到两人刚刚做了什么。

好在,即将分别的不舍冲淡了晨间的涟漪。

饭后,薛松和薛柏一起出发去镇上,叶芽在门口怔怔地站了一会儿,回头让薛树去山里多捡些柴禾预备着,她则收拾两人去镇上要用的东西。

未到晌午,薛松就回来了,见薛树不在家,他将叶芽搂到怀里,抱着她说话。说他交了两年的租金,李老头的侄子签完契便动身返程了,所以他跟薛柏明天就搬过去。说完,目不转睛地看着叶芽,怕她难过掉眼泪。

早就料想了最快的搬家日子,叶芽倒也没有吃惊,怕薛松担心自已,她故意问他硝皮的生意如何,问他一个月能挣多少钱,最后理所当然地叮嘱他不许学坏,别有钱了就勾搭镇上的小姑娘。

她难得打趣他,黑亮的杏眼微微上挑,颇有几分威胁的意思,哪怕知道她是故意转移话题呢,薛松还是郑重其事地对她承诺:“放心吧,再好看的姑娘我也不会多看一眼,攒的钱都给你留着。倒是你,别有了二弟就忘了想我。”

想到他昨晚的折磨,逼她说他和薛树谁更厉害,叶芽顿时撑不住了,狠狠掐了他一下,“又胡说!”

薛松闷声笑,可他看不见怀里叶芽抿着的唇角,叶芽也看不见他眼中的不舍。

次日一早,薛松把薛树捡的几捆柴禾搬到推车上,将他和薛柏的被褥包裹放在一侧,最后接过叶芽早就备好的一应粮食摆好,等叶芽锁好门,便推起车出门了。

他在前面走着,叶芽三人跟在后头,除了偶尔薛树开口说说话,其他人都很沉默。

薛柏刻意落后半步,目光落在叶芽的侧脸上,看她细白的面庞,看她被山风吹乱的碎发,看她虽然和二哥说着话,眼睛却始终望着大哥的背影。

薛柏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若说没有嫉妒醋意,那是不可能的,可更多的,却是一种无奈和煎熬。他知道,如果他争取,她一定也会接受他的,但偏偏,他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好好读书,考得功名之前,他只能远远看着她,不管他多么想亲近她。

叶芽看了薛松一路,却不知道旁边有人也看了她一路。

李老头的宅子的确很小,三间小屋还没有薛家的茅草屋宽敞,暗黄的窗纸破了好几处,在凛冽的秋风中来回摆动,哗哗作响。院子里也很乱,风将几团枯黄的猎物毛发吹的到处都是,西边墙角的枣树早已一片光秃秃,更添凄凉。想想也是,一个垂危的孤寡老人,哪还有心思收拾院子?

想着哥俩要住在这样破旧的小院里,叶芽心疼的不行,看完三间屋子,立即拿出钱让薛柏去街上买两副席子和炕褥,顺便买叠新窗纸。薛柏今天请了假,就是为了帮忙收拾的,得了她的吩咐,马上去了。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指使完薛柏,叶芽三人也挽起袖子忙碌起来,薛松和薛树负责把没用的杂物清理出去,她烧了温水擦窗台擦里面的柜子……

忙碌到日头偏西,屋里面李老头曾住过这里的痕迹基本都被抹去,窗户上糊了明亮的窗纸,暖暖的午后阳光照进来,总算让这三间小屋添了些生气。

院子是收拾干净了,四人却灰头土脸的,纵使洗了脸,衣服上的灰尘也抹不掉,看起来着实狼狈。好在此时此刻,谁也不会没有心思在乎这些。

吃过简单却热乎乎的切面,叶芽和薛树要走了。

薛松想送他们回家,叶芽笑着拦住他,让他照顾好两人起居,又细声叮嘱薛柏不要熬夜看书,然后便拉着薛树走了,直到转弯,再也没有回头。住在这里,大哥能够挣钱,三弟亦能安心读书,真的是好事一桩,有什么好伤感的?

可是回到家,看着熟悉的房子,想到以后不能天天看见的人影,叶芽还是忍不住哭了,“阿树,家里就剩咱们俩了。”

薛树也很不舍,但他记着三弟的嘱咐,安抚地摸摸叶芽的脑袋:“没事儿的,还有我呢。媳妇,我会好好听你话的,你要是特别想大哥了,咱们就一起去镇子看他和三弟。”

“嗯。”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流和灵亲的地雷,么么!

各种原因,很委屈很委屈,强悍的佳人脆弱了一把,今天晚更算是调整了,明天恢复稳更,爱你们。

哦,以后大家留言里尽量别出现“肉”了吧,免得有心人根据留言举报,咱们用纯洁的“花卷”代替,大哥傻树三弟的花卷,3p就三层花卷,4p就四层花卷,噗……拉勾勾,为了咱们看文顺利,不吃肉,吃花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