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婚变最新章节 > 第9章
季文尧一听林安逸叫自己的名字心里突地一跳,再看她脸上的表情,这是自从两人相遇后林安逸第一次对自己露出笑脸,不过他怎么看怎么觉得假,于是只说了句:“又要辛苦表嫂了。”

把季文尧让进屋后,林安逸才说:“不辛苦,这次我特意在饭店订的菜,快去洗洗手吃饭吧,要不菜要凉了。”

季文尧听了也没说什么,先和屋里其他人打了招呼才去洗手间洗手。

他刚一进洗手间,付丽娜就表扬林安逸:“安逸,你做得挺好。”

自己克服多少为难情绪才把文尧两个字叫出口的呀,要是再不满意她还真不知道要如何做了。

“我知道了,二姐。”

等季文尧出来后,大家又是让座又是夹菜,曹志勇特意将一瓶酒摆在季文尧面前。

“文尧,这可是我藏了多年的好酒,当然你肯定是不稀罕的,但这是二姐夫我的一片心意!”说完就给季文尧满上了。

季文尧笑着说:“这酒一看就是家中珍藏的,我平时也很少有机会能喝到,今天还真是有口福了。”

曹志勇听了更加高兴起来:“本想请你去好一些的饭店咱们聚聚,可你偏不去,要不我能把珍藏十多年的酒拿出来啊,你闻闻这味道。”边说边看自己老丈人付岩在那儿自己倒着酒,心疼够呛,但为了自己的工作也就忍了。

季文尧很给面子地闻了闻:“确实好,那我借花献佛,敬二姨、二姨夫还有诸位一杯,又来打扰你们真是不好意思。”说完就抿了一小口杯中的酒。

其他人也都意思一下喝了一小口,只有付岩连喝了两三口才放下杯子。

王秋容关心地问了问季文尧工作累不累,又随口问了他家里的情况,得知季文尧是外地人,父母还都在老家的时候就更体贴了:“你一个大男人,自己在外面闯荡真不容易,你父母身体都还好吧,你和杨君将来要是能走到一起,他们得多高兴啊!”

“我父母身体都还好,也一直为我的终身大事操心,不瞒二姨说,我年轻的时候还真是认真处过一个,不过对方嫌弃我家里条件不好,而且那时我也没钱就分了。”季文尧说完看了林安逸一眼。

林安逸也没感觉,只是继续吃菜。

季文尧看着林安逸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又有些来气,这女人有心没心!

“你才多大就提什么年轻的时候,这饭桌上除了安逸比你小,哪个不比你大着许多呢。年轻时候吃点苦,受点挫折不算什么,不过那女的可真没福,要是她能知道你能有今天,肠子不都得悔青了!”王秋容感叹那个女人命不济。

众人也都说这样才能认清一个人,那种女人分了更好,要不也只图钱!

林安逸也替季文尧以前的女朋友惋惜,可是谁又能预料到以后的事情呢!

心里叹息一番就听婆婆又说:“别提过去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文尧,今天请你过来有两件事,一件就是上次你花那么多钱请我们吃饭,结果安逸却扫了你的兴,当然她不是故意的,我这个儿媳妇性子有点木,不是很会说话,她不是对你有看法,你别见怪,今天算是她给你赔罪;再有一件事就是你二姐夫上次求你帮忙存款的事情,你看能不能帮帮忙?”

王秋容这边说,那边付丽娜就赶紧给林安逸递眼神儿。

林安逸想总要过这么一关,于是有些慌乱地端起酒杯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才说:“文尧,我不太会交际应酬,要是之前让你误会了,我今天在这里跟你道个歉,你千万别和我计较,这杯我干了。”

众人看着林安逸把杯中的酒全喝了就傻眼了,这是白酒啊,怎么说干就干了,为表现诚意也不至于这么灌自己啊!

“表嫂真是海量,我就不奉陪了,不过表嫂的心意我已经知道了,其实有些时候人要是低个头、认个错儿能解决很多问题,当然我对表嫂是没有任何看法的,表嫂这样就太见外了。”季文尧想这女人应该是借机跟自己道歉,这杯酒敬得还真是有些诚意。

这时的林安逸是有苦说不出,她忘了这是白酒了,只记得要有诚意地道歉,一时发蒙又紧张,她现在觉得自己从喉咙开始一直到胃都要炸开了,火辣辣地疼。

没一会儿头就开始犯晕,强挺着在那儿坐着,恍惚听见季文尧在说话,只能尽力保持微笑,其实明白自己已经喝多了,但又不敢有其他动作。

季文尧在林安逸道歉后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只是认为她还欠自己一个正式的交待,但这事儿等以后两人私下里再谈也不迟,反正今天也算是把话说开了。

接着又和曹志勇聊了一会儿便说:“二姐夫,我既然答应了帮这个忙就不会失信,这样再过半个月我去你们银行存五千万,你看怎么样?”

那自己年终能拿到不少奖金哪!曹志勇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倒不是特别在意这笔奖金,他想的是季文尧的经济实力到底如何,现在行里抓存款抓得这么紧,要是季文尧真能长期在他们行固定存款,那以后对自己可是大有益处的,想了想决定还要多联系季文尧这根线,最好能成为长期客户。

付丽娜高兴得都想大叫一声儿了,直到旁边的林安逸在桌底下推她,她才有些清醒。

转过头看着林安逸不明白她推自己做什么。

“二姐,我头晕得不行,想回房去躺一会儿,你扶我进去吧。”林安逸尽量吐字清楚些,感觉嘴发木,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付丽娜看着满脸通红的林安逸笑了一声儿:“弟妹,你还真实惠,这酒度数这么高,你一口气就喝进去了?不过,你也是为了帮家里,辛苦了。”

于是扶着林安逸站了起来对季文尧说:“文尧,安逸刚才喝猛了,有些挺不住,我扶她回房休息,你和你姐夫接着聊。”

季文尧笑着点点头,看着付丽娜有些费力地扶着林安逸出去了。

又聊了一会儿,付岩突然晃了几晃一屁、股坐地上去了,众人见状赶紧去扶他。

“你个老死头子,见了酒跟见着你亲爹似的,这么好的酒你就没完没了的往自己嘴里灌?文尧还在这儿呢,你就这么丢人现眼的!”王秋容数落着老伴儿,又让曹志勇和付丽娜一起架着他回房间去,同时招呼季文尧先自己坐会儿才离开。

季文尧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去洗手间,刚握上洗手间的门把手,下意识地就回头往林安逸的房间看去。

那房间门半开着,能看见林安逸正躺在床上不停地来回动着,应该是很不舒服。

又退后两步看了看旁边那房间里王秋容三人正忙着安顿付岩,查看他是否摔伤了没有,季文尧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就无声无息地进了林安逸的房间。

进去后,季文尧带上了门,又轻轻走到床边,蹲下身子看着林安逸。

其实林安逸变化并不是很大,依然是印象中眉眼温顺的样子,只是眼底有些发青,估计是长时间休息不好造成的。

确认林安逸是真的没了意识,季文尧抬手拨开挡在她脸上的头发,抚摸着林安逸有些发烫的脸发呆。

这女人怎么就能那么狠心地抛弃自己呢,他那时一心努力赚钱想讨好她,结果这女人根本不给自己机会,只让介绍人打了个电话告诉自己没房不行就算交待了,这件事一直让他倍受折磨,而如今她却沦落到这步田地!

林安逸嘴里干得很,想喝水却没力气起来,浑身热得难受,眼睛也睁不开。

这时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脸就嘟囔着:“明皓,你去把水给我拿来,我渴得要命。”

季文尧收回自己的手,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也变了。

那男的不过是个业务员而已,以林安逸唯利是图的性格怎么会嫁给付明皓呢,难道说是真心喜欢?

但季文尧又立即否定了这个想法,如果林安逸对自己都没付出过感情,就更不可能对付明皓另眼相看了,那男人根本比不上自己,不过他总会弄明白的。

环视了一遍这个房间,看见梳妆台上放了个水杯,过去拿了起来见杯里有水而且还是温的,于是端着杯子坐回床头,又看了看林安逸才一手搂着她起来,把杯子递到了她嘴边。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林安逸闭着眼睛感觉嘴边有水,立即大口喝了起来。

水顺着林安逸嘴角流了下来,季文尧眼神闪了闪,想也没想就拿开水杯舔、了上去。

因为林安逸没有意识,所以季文尧轻轻吸、吮了一会儿那红润的双唇后就很容易就顶、开了她半闭的牙关,试探着将舌、伸了进去。

林安逸的口腔里一团酒气,季文尧顿时感觉自己也有些微醺,用自己的舌轻触了下林安逸的,一股温暖甜腻的感觉在心里泛滥开来,刚想细致地去探索每一处却被林安逸用力给推开了。

林安逸糊里糊涂地以为是自己的丈夫付明皓又想做那事儿,但她今天实在是难受得很,头痛欲裂根本不想应付,于是用尽全身的力量推了下搂着自己的人,然后顺势挣脱滚到了床上才算是舒服一些。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响动,好像是什么东西摔碎了,季文尧这才瞬间清醒过来,立即站起身向门口走去,悄悄将门打开一道缝隙,只听王秋容正发着脾气:“喝死你算了,这么躺在床上还能把杯子掉地上!志勇,不用管这老头子了,丽娜你把地上的东西收拾了,文尧还自己在那屋里坐着呢!”

季文尧回头又看了看林安逸,然后就迅速地开门出去了。

将林安逸的房门关上后,季文尧快步去了洗手间。

站在洗手间里,季文尧有些懊恼自己刚才的行为,自己这是鬼迷心窍了才会去吻林安逸!

揉了揉眉心,季文尧认为自己也是有些喝多了,要不绝不会做出这种事儿,于是在洗手间呆了一会儿觉得脸色没什么异样了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