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婚变最新章节 > 第11章
林安逸犹豫半天才说:“妈,我没有那么多钱,顶多能拿出一万。”

杨桂珍看女儿问道:“你怎么会存不下钱?在他们家吃喝都不用你花钱,煤气水电你也不用管,你工资少不假,可付明皓再怎么说也是个做业务的每个月三四千总是有的吧,你基本没什么花钱的地方,再说你也不是那些爱穿戴爱打扮的孩子,那你的钱都哪去了?”

林安逸是有苦说不出,当初是说好的自己什么也不用管,可是婚后三个月的时候,婆婆就找付明皓说他两个姐姐都给钱生活费,唯一的儿子住家里、吃家里不说,再一分钱不给老两口不好和付丽佳、付丽娜交待,付明皓没办法和自己商量了每个月给他妈800块的生活费。

自己一千出头儿的工资基本不顶什么用,因为即使交了生活费,两个姑姐来时候婆婆还是经常让自己去买酒买菜的,哪次不花好几十呢!再说付明皓,自结婚以来,也就这两个月钱拿得多些,其他时候不到二千的工资也不是没有过,而且结婚时接的礼金都各归各家了,她和付明皓都没什么朋友,同事也没什么交情,所以根本没接到什么钱,又上哪儿攒那么多钱呢!

可这话又不能和家里说,说完了父母难免又要难过,自己妈的性子还急,到时肯定要去付家理论的,两家关系本来就不算好,再出乱子哪能行。

于是听了母亲的话,只好站在那儿不吱声儿。

“姐,这钱算是我和你借的,你和姐夫说,我赚了钱第一个就还他,你这么点儿主也做不了啊。”林旭认为姐姐是太窝囊了,不敢拿钱出来。

“安逸,这个事情爸爸可以替你弟弟担保,到时一定让他还钱,你和明皓商量一下。”杨兴达难得地发表了意见。

林安逸见父亲都开口了,更是没办法拒绝,只好先说:“那我回去和明皓说一说,不过他出差了,后天才能回来。”

杨桂珍这才笑了:“又不是等米下锅,不差这几天,哪天你和明皓一起过来吃顿饭,也让林旭谢谢他。”

这话的意思就是不借也得借了?林安逸心里暗暗着急,可又不能说出实情,等到中午吃完饭就往回返。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快到家时又买了些水果和点心,进了屋就说对王秋容说东西是自己妈让带回来的。

王秋容听了心情不错:“替我谢谢你妈,东西虽然常见,可是这分心意难得。”然后又问了几句林安逸家的情况,就不再多说了。

林安逸终于盼到付明皓出差回来了,晚上吃过饭就暗示他回房。

等两人回了房间,付明皓搂着林安逸说:“这才出去几天,就想我了?”说完手就不老实起来。

林安逸赶紧推开他,把娘家的事情说了,问付明皓怎么办?

付明皓听完也犯愁,老实地坐在床上不说话,过了半天才说:“咱们手里到底有多少钱?”

“我这么费力也才攒了不到2万块,但也不能全拿出去,万一遇到什事儿用钱呢。”

付明皓叹了口气:“这可怎么办,三万块上哪弄去啊,去外面借也不是事儿,还是我赚得少。”

“要不先拖着吧,兴许我小弟过几天又改主意了。”

“那也行,不然只能和我妈或者我姐她们借了。”

林安逸立即否定了这个做法:“可别,那以后我在你们家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可是没过几天,林旭就打来电话追问借钱的事情,林安逸被逼得都不想接电话。

林旭几次打电话没得到结果就把事情和母亲杨桂珍说了,杨桂珍听完心里有气,直接打电话给林安逸,让她今天晚上就过来一趟,把事情说清楚。

林安逸自知逃不过这一关,只好和付明皓说了晚上不回家吃饭,付明皓也知道事情为难,可又没办法,只是让林安逸别着急,实在不行就和他妈说。

“安逸,你今天就把话说清楚,妈也不为难你,你就说是不是付明皓不愿意借?”杨桂珍语气不好地问着。

“不是的,妈。明皓他是愿意借的,可是真的没钱,我和他一共只有不到两万的存款,小弟要借三万,我上哪儿弄去啊!”林安逸只能讲出这一个说得通的理由。

林旭听了不相信:“姐,你和姐夫平时根本没什么花销,我又不是不还,我可是你亲弟弟,你嫁了人就只顾着付家,不管我了?”

杨桂珍拍了儿子一下才说:“你姐不是那样的人。安逸,今天没外人,你就实话实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这账肯定不对!”

林安逸见这阵势只好说出了自己的难处,杨桂珍一听就火了:“什么?王秋容还敢和你要生活费,当初彩礼的事情我忍了,她现在是得寸进尺啊,当初把她自己家还有她儿子夸得什么似的,结果就这点能耐!安逸,你别委屈,明天妈就上他们家说理去,真是给脸不要脸,这么欺负人!”

“妈,我求求你千万别去,这要是闹起来哪还有好日子过啊。”林安逸怕的就是这个事儿。

“你这孩子就是太老实,让你做什么都没一点主见,你这性子不吃亏往哪儿跑,这事儿你别管!你婆婆那人我是看透了,欺软怕硬的货,我去收拾她!”

“对啊,姐。你别怕,你还有兄弟呢,他们老付家凭什么让你养着他们全家!”林旭也是恨得不行,只觉得是付家把应该借自己的钱都给花了。

林安逸被弄得心烦意乱,一时也没了主意,只好任母亲和弟弟嚷嚷,后来自己也听不下去了,拿了包儿就离开了娘家,慢慢地走在路上想着要是真闹起来自己怎么办。

快走到车站的时候就听有人叫自己,一回头却看见季文尧正开着车在后面呢。

林安逸停下脚步等季文尧把车开过来,以为他只是路过和自己打个招呼而已。

“上车!”季文尧对林安逸说。

林安逸有些奇怪,难道他还要送自己回家?也没多想,正好累得很,有免费的车也不错。

但又有些害怕季文尧,便去开车的后门,想坐在后座上。

“坐前面来,我又不是你司机,你还有没有点礼貌?”季文尧一句话就阻止了林安逸的动作。

林安逸只好回来坐副驾驶,她哪知道那么多。

上了车林安逸便说:“这么巧你也到这边来。”

“你怎么会在这儿?”季文尧也不理林安逸说的话,只问自己想知道的。

“哦,我娘家在这边,我过来看看。”

车里安静下来,林安逸是真没话可说,更不会没话找话,只好一直看着车窗外面的景色。

过了一会儿才发现不对劲,于是转过头对季文尧说:“你走错路了。”

季文尧像没听见似的继续开着车。

林安逸只好提高声调再说一次:“你走错路了!”

季文尧扫了一眼林安逸:“没错,找地方我们谈谈。”

谈什么?自己和他有什么好谈的,这人是不是又想找事儿啊。

“你要是有什么话就在车里说吧,没必要还现找地方,再说时间也不早了,家里人还等我呢。”

季文尧找个地方将车停了下来,转过身看向林安逸:“你就对我这么没耐心?你觉得咱们之间的事儿三言两语就可以解决了,是不是?”

林安逸仔细品味了下季文尧的话,确认自己是真没明白才开口:“我没明白你的意思,要是我哪儿得罪你了,我跟你道歉,但你能把话说清楚些吗?”

“林安逸,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你还有必要在这儿装吗?”季文尧发现自己总是下意识地盯着林安逸的嘴唇,于是声音大了起来好转移注意力。

“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而且我也没装,你能不能把话说明白了。”林安逸大着胆子反驳。

季文尧盯着林安逸,半天才忍着气说道:“你还装傻是吧?那行,我就把话摊开了说,你当初不是嫌弃我没钱吗,不是一心想找个有钱人嫁了吗,怎么自从我们见面开始,你提也不提当初你是怎么一声不吭地甩了我的?上次你灌了一整杯白酒不就是想求我原谅你?这会儿你表现得可跟那天不一样啊,林安逸,你是不是还歉我一个解释,一个道歉呢!”

这人有病吧?而且病得不清!

林安逸惊悚地看着季文尧俊朗的面孔,越看越觉得可怕,这人是不是心里变态啊,自己都不认识他,甩了他这事儿从何说起啊!

下意识地往车门上靠了靠,手也握上了门把手,万一这人真要做什么自己好跑。

“我中控锁锁着呢,你能打开车门儿?”季文尧不以为然地笑了,这会儿知道怕了?

林安逸只好放开手,试图安慰眼前不是很正常的季文尧,要是这人真有病,那她得尽早告诉杨君。

“季文尧,你冷静点,我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咱们相处过,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林安逸,你别演戏了,六年前我们就交往过,你现在说我认错人了,我看你就是死性不改,欠收拾!”这女人真有把人气疯的本事。

六年前,自己刚毕业不久,老妈那时正给自己疯狂地安排相亲,自己同时见五六个相亲对象都是平常的事情,其中也有看着不错的就处了一段时间,可经过父母的筛选都否定了,之后都让介绍人给推了。

林安逸想到这儿又认真地打量了一遍季文尧,长得这么好又有气质的男人自己应该有印象才是啊,但又不敢肯定自己到底有没有和他相过亲,只好又问:“你能不能说点细节,我真不记得了。”

季文尧深吸一口气才说出话来:“那时我在科技城的一家公司打工,你和我是在那儿附近的咖啡厅见的面,后来你同意了,咱们还一起吃过饭、看过电影,你还敢说你不记得?”

说得事情倒是都对,可自己那时处的对象几乎都是这个套路,林安逸还是想不起来。

看着林安逸一脸朦胧的表情,季文尧咬着牙又提起一件事:“我还送过你一条锆石项链,你也不记得了?”

啊!一提这个林安逸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一件事,不过自己和那男的相处时间不超过三个月吧,也没见过几次面,当时那人送自己项链的时候她还挺吃惊的呢。

难道那人是季文尧?天哪,这可真让人头大!

林安逸总算明白季文尧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对自己态度不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可那也不能怪自己啊,自己相亲从来都是父母做主,再说自己也没和他怎么样吧?

见季文尧还在瞪自己,林安逸小声说道:“我想起来了,我还以为你姓姚。那个……,对不起啊,我真没想起来是你。”

胡扯!这女人根本没说真话!

季文尧不相信自己耿耿于怀六年的屈辱,其实就是一场笑话,在林安逸眼里他季文尧只是有没丝毫印象的路人甲!

“林安逸,你这是和我开玩笑呢?”

这男人不会是想打自己吧,看着季文尧的表情,林安逸在确认了他不是变态后,又开始有新的担忧。

于是急忙说道:“我可以解释,你先别激动。”

缓了口气,林安逸就把自己家里当时的情况都和季文尧说了一遍。

季文尧神色不定地听林安逸把话讲完,然后面无表情地问着:“你的意思是说,当时你同时和几个男在相亲,是因为你父母安排你这么做的,但最后因为你父母嫌这些人条件不好不同意,所以你就听话地都分了?你自己的婚事成与不成,都是你父母在替你做主?”

就是这个意思,见季文尧明白了,林安逸高兴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