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婚变最新章节 > 第12章
季文尧看着一脸如释重负的林安逸,却觉得自己胸口像有块大石头压在上面似的,让他根本喘不过气来,一直以来支撑自己拼搏奋斗下去的理由突然不存在了,而且被自己视为仇恨对象的人却对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记忆,也就是说当年只是自己一厢情愿地将感情交付给了林安逸,人家压根儿没当一回事儿,他也并不是林安逸唯一交往的对象,只不过候选人之一!

又看了眼正好奇地打量着自己的林安逸,季文尧没再说什么,只是开车往付家的方向驶去。

林安逸也不再说话,想着命运还真是奇妙,原来自己竟然和季文尧相过亲,还交往过两个多月,更没想到季文尧因为这个误会一直在怨恨自己,要是这样的话之前季文尧对自己的态度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了,不过还好有这么个机会把话都说开了,往后也就应该相安无事了。

季文尧不时的瞄一眼林安逸,却没从这女人脸上找出半点懊悔和不甘心,他这心里就不只像有块石头在压着了,感觉又像加了把火似的难受,但面儿上却不显,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种什么样的煎熬。

到了付家小区门口,林安逸虽然还是有些尴尬,不过感觉好多了,于是对季文尧说:“那我下车了,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

说完就开了车门准备下车,可腿还没等迈出去呢,就听季文尧语调阴沉地说:“林安逸,刚才你还不如直接承认你就是个唯利是图、爱慕虚荣的女人呢!”

林安逸没明白季文尧为什么这么说,于是回过头看他。

只见季文尧也正看着自己,脸上虽然没什么太多的表情,可眼神却有些吓人,死死地盯着自己,也说不出是恨还是怨,这下林安逸心里又打起了鼓,一句话也不敢再多说转身下车就跑了。

看着林安逸的迅速消失的背影,季文尧的双手像要将方向盘捏碎似的用力握着,只有这样才可以克制住自己内心深处排山倒海般的怒火。

自己喜欢也好,恨也好,原来都是自作多情!因为人家根本就不记得他了,六年前两人的那段相处在那女人眼里狗屁不如!

那他六年来在计较些什么、又在恨些什么?从相遇开始所有的敌视、自得意满,现在全成了无聊的举动!自己冒着倾家荡产的风险借债搏命做生意,兢兢业业、不分白天黑夜地吃苦奋斗又所为何来?

表错了情、会错了意,这就是林安逸今晚让他季文尧明白的唯一一件事!

比之六年前,不对!是自从他功成名就之后,除了林安逸曾植入在他心中的自卑外,再也没有一个人能轻易撼动自己的情绪,但今天恰恰是同一个女人,给了他更甚于之前一切的侮辱和伤害!

“林安逸你欺人太甚!”季文尧恨恨地看着付家的方向喃喃自语。

林安逸一路小跑着回了家,进门后发现公公婆婆都在房间里就赶紧回了自己的房间。

还好付明皓在家,正躺在床上玩手机呢,于是也顾不得其他立即说:“你快别玩了,这回可要出大事儿了!”

付明皓退了游戏,翻个身问道:“怎么啦,你喘得这么厉害,有人追你啊。”

林安逸也不打算说季文尧的事情,因为说出来往后大家都尴尬。

“我这是急的,今天我去我妈那儿被逼得没办法,只好实话实说为什么没存下钱了,我妈和我小弟一听就火了,估计要来找你爸妈理论。”

付明皓听了立即坐了起来。

“这可不得了,你怎么就都说了呢!”

“我也没办法啊,我拿不出钱,我妈和小弟就认为是咱们有钱不肯借,一直说我,后来我妈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又逼着问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只能说了?”

付明皓长叹了口气:“你这性格就是太软弱了,别人稍微一施加点压力你就立即妥协,也幸亏你什么儿从来不往心里去,要不早就病得起不来了。行啦,既然已经这样儿了,该来的总得来,要不也是我们家亏欠你们家,再说什么也没用,等着吧。”

∩自己也不算甩了他吧,这种相亲处几回觉得不合适,让介绍人帮忙说下分的太平常了,季文尧至于这么讨厌自己还介怀到现在吗?人哪,心还是宽点儿好,要不难受的还得自己。

不过自那天起,林安逸看见婆婆王秋容的时候心里就有些发虚,本来就不爱说话现在就更是变得快成哑吧了。

又过了几天也没见自己娘家那边儿有什么动静,于是又稍微放松了下来。

可也就是放松了一天而已,林安逸的母亲带着林旭就找上门来了。

林安逸下班回家的时候,屋子里正吵得不亦乐乎。

“我说亲家,你也是有儿子的人,说话不用这么冲,将来你做了婆婆未必就比我强呢!”王秋容话说得轻松脸色却不是很好看。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不是替我女儿争你们家什么东西来了,我就想问问当初说得好好儿的什么也不用他们两口子管,怎么现在就变了调,一个月就要给你们家800块钱了!他们两个人一天能在家多长时间,能用你们家什么,又能吃多少东西你要800块?不过这不是钱的问题,关键是你们老付家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儿!”杨桂珍问得理直气壮。

林安逸见付明皓没在场,应该是还没回来,于是赶紧过去拉着自己的母亲说:“妈,您怎么还真过来了,快别吵了,先回家去吧。”

杨桂珍甩开女儿的手,气乎乎地说:“你嫁给他们家,心也向着他们了?我带你弟弟过来只是来说理的,你看看你婆婆把女儿、妹妹还有外甥女儿全找来了,这是想打群架怎么着?我不怕,今天不把事情弄个明白,没个交代,大家就都在这儿耗着!”

“亲家大姐,你快别生气,有话慢慢说,都是上年纪的人了,身体最重要。”王秋静笑呵呵地劝着,神色间带着些得意,今天这热闹有得瞧了。

这时王秋容也不客气地故意笑着说:“你哪是为你女儿来的,你儿子刚才不是说了要开婚纱店用钱吗?分明就是来我们家借钱的,借不到就开始撒泼了。借钱可以,最起码有个好态度,以为这样儿我就怕了你们,就能把钱乖乖地拿出来借你们了?”

“就冲你这句话,那我也顾不上你们老付家的面子了。我不和我女儿、女婿要钱,我现在还就光明正大地和你们两口子要钱了,2万块痛快儿的给我拿出来!”

这话一出口,付岩还有王秋容脸色都变了,就连付丽佳和付丽娜也都跟着不自在起来。

杨君听到这儿也觉得杨桂珍有些过分,借钱哪有这么横的,但她一向不爱参合这种事,即使不高兴也没表现出来,只是说道:“阿姨,借钱您只说借钱的事儿吧,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哪用得着这么大动干戈的。”

“你懂什么,这是他们老付家欠我们林家的,你问问你这个二姨,当初定亲的时候说好的给3万块礼金。结果可好,等他们两个登完记你二姨百般找理由说家里没钱,3万礼金只给1万,打了2万欠条儿,你们也打听打听有他们家这么干的没有,我也是后悔怎么就先让安逸去登记了呢,要不还至于到现在受这个气?”

王秋静和杨君都听呆了,看付家人没人反驳,可见这事儿是真的了,不过他们付家不至于这么穷啊,这种事儿还真是头一回听说。

林安逸见母亲到底把这事儿当众说了出来,知道再也没什么可挽回的了,只好站在一边不再说话了。

付丽佳先挺不住了,咬着牙说:“您不用再说这件事儿了,我现在就给您取钱去!”说完拎着包儿就要下楼。

“姐,我和你一起去。”付丽娜狠狠瞪了王桂珍一眼跟着付丽佳下楼去了。

“真是没家教!”

杨桂珍看见付丽娜瞪自己便说了一句,然后又对王秋容和付岩老两口说:“我话也摞这儿,我杨桂珍不会和我女儿要一分钱生活费,就是将来有用钱的地方儿也是借。不但借,我们还领这个情,可不像你们家还钱跟要命似的,还对别人怀恨在心!”

杨君站在旁边都有些替二姨家脸红,这事儿办得可真差劲。

王秋容是恨极了杨桂珍居然让自己这么没面子,也怪自己为了撑场面把妹妹和外甥女儿都找了来,这以后在自己妹妹面前可真是再无翻身之日了。

不过也想找回些脸面,于是开口说道:“当时也是因为丽娜做生意要进货,所以钱都借给她周转了,就算要生活费不也是给他们攒着,将来不还是他们的?既然都不领情就算了,安逸你听好了,从今天往后我和你公公不会再要你一分钱,你在我们家白吃白住就行了!”

二姨这话说得也太没道理了,表嫂是嫁给表哥,怎么能这么说呢!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杨君暗自皱着眉头看了王秋容一眼,转而想到季文尧对自己的好,一时又想女人还是应该找个有些经济实力的男人,这样才不会像表嫂一样受气。

她虽然不常来二姨家,不过也经常听母亲说起表嫂在二姨家任劳任怨地干活,被人支使,还告诫自己以后可不能找这样的婆家,现在看着林安逸受委屈也不敢多说一句话的样子,再对比自己的,心里更加同情起林安逸来。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你们付家娶我女儿回来,是等着她来养你们全家的?我告诉你们……”

“妈,您别说了,我求您了!”林安逸再一次制止母亲,不想再这么无休止地吵下去。

正僵持的时候付明皓和两个姐姐一起回来了,进来就对杨桂珍说:“妈,这事儿谁也不怨,都是我没能耐,没照顾好安逸,您要怪就怪我。小弟开婚庆公司这个事儿安逸早就和我说了,我应该早把钱给您送去,您看在我的面子上就别计较了。”

杨桂珍看着态度诚恳的女婿,心里直叹气:付明皓人是不错,可安逸不是只和这一个人过日子啊,付家人除了自己这个女婿,哪个是省油的灯?女儿的性格一直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没一点儿脾气,也就是心宽要不早就委屈死了!

虽然心不甘,可也知道女儿既然嫁进了付家,再说什么也都没用,只好借着女婿这个台阶下来了。

“明皓,安逸可是你自己的老婆,我这个当妈的就是再心疼也是白搭,只盼着你能多照顾她些,让她少受些气。要不是看着你爸妈办事儿太不像话,我也不能就这么过来,我能不知道我走之后还不是安逸被你们家数落?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回去了。”

杨桂珍说完就拿起付丽佳放在桌上的信封,又看了看自己女儿就准备往外走。

“您不数数钱够不够?还是当面儿点清为好,到时真出了什么差错儿,可没人担这个罪名!”付丽娜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

“要是真不想还钱,就算当面儿点出差错来也兴许能说成是提款机出的毛病呢!”杨桂珍说完横了付丽娜一眼就带着儿子走了,付明皓跟着送出去。

“哼,这什么世道,做儿媳妇的领着娘家人来婆家闹事儿,真是够丢人现眼的!”

王秋容气呼呼地回了房间,经过林安逸身边时还故意撞了她一下。

公公付岩也生气地教训起人来:“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妈来闹事儿,你不能提前说一声儿,我就说你这孩子不明白事理!”

杨君这时劝道:“二姨夫,既然没事了我就和我妈回去了。”

付岩点点头也没心应付她们。

杨君和母亲下了楼就在路边打了辆出租车,坐进车里王秋静就说:“我看安逸也真可怜,今天明明不关她的事儿,你看你二姨这一家都拿她出气。你以后可不能这么老实,要为自己多着想,听见没有?”

“妈,我和表嫂处境不一样,哪能做比较呢!再说,文尧又不像表哥那样没出息。”

“你表哥也不是没出息,只是能力在那儿摆着呢,有什么办法,又护不住媳妇儿。不过,你说得对,你表嫂和你根本没法儿比,我女儿命好,将来是做阔太太的命!”

听母亲这样一说,杨君有些不好意思,但心里却高兴的,每一次与季文尧相处她就觉对他的感情就又深一分,真希望自己能与季文尧执手一生。

“对了,你这几天怎么下班也没和文尧出去?妈可告诉你,像文尧这样的男人,你还是看紧一些,现在的女人都想钱想疯了,管你结婚还是没结婚,只要有好处恨不得舔、男人的脚,更何况文尧不但有钱长得也好,你可得注意了。”

杨君也非常认同母亲说的话,她对季文尧真的是很没把握,有时觉得自己条件不错,可放在季文尧面前根本不算什么,有时想季文尧这样优秀的男人怎么就能看上自己了呢?不过又觉得感情本来就没道理可言,季文尧可能是真心喜欢上自己了。

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真的很折磨人,但也不知道该如何摆脱困扰,她想过问季文尧的行踪,又知道人家那么大的生意肯定非常忙,自己不应该小家子气的添乱,到时再让季文尧看低了自己得不偿失。

“妈,他这几天比较忙,明天我们已经约好见面了。”

王秋静笑道:“这才对,等有空儿也让文尧到家里坐坐,时间长了就亲近了,虽说你是女孩子,不过该主动时就得主动。”

杨君却说:“怎么主动?我哪好意思,文尧不是说了喜欢有气质、人品好的女人,您可别乱出主意。”

王秋静一想也是,这才处多长时间,可别让季文尧认为自己女儿轻浮那就不好了。

母女两个坐在车里聊着,到了家又给杨兴达讲了一遍付家的笑话,三口人乐了一会儿就都休息去了。

这次约会,杨君特意让季文尧晚来十分钟,错过下班时间,以免再被史桂萍缠上。

上了车,杨君就笑着问:“我们去哪儿?”

季文尧想了想说:“我有个朋友开了家私房菜馆,我们去那儿吃晚饭。”

杨君点头答应着,心里却认为季文尧终于肯让自己走进他的交往圈子了,这应该算是一种认可吧。

到了地方,杨君打量着饭店的布局,一看这家菜馆就是非常高档的那种,装修奢华至极,根本没有堂食,客人来了都是在包房用餐,一路看来每个房间都各有特点,便暗自惊叹自己在这个城市生活这么些年,居然不知道还有这样一家餐馆。

“这里是会员制,来的都是熟识的人,基本不对外。”季文尧在杨君落座后微笑着解释。

杨君更吃惊了:“不对外,那还能赚钱吗?”

“这里的老板不指着这个赚钱,基本是玩票性质的,主要是提供个朋友聚会的场所,不过虽说不为钱,但也不会赔钱就是了。”

有钱人的生活真不能让人理解,开个这么大的饭店,不为赚钱为热闹!

杨君看着服务员上的精致菜肴,顿时就觉得有些饿了,但又不好意思表现出来。

“快吃吧,这个时间也应该饿了,你不要太拘谨。”季文尧说完就先夹菜吃了起来。

杨君也拿起筷子夹菜,虽然喜欢和季文尧在一起这种感觉,可又觉得不找点话题说些什么气氛太安静了,吃起东西就更不自在了。

于是想了想便说道:“有件事说来好笑,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说来听听,我也乐一乐。”季文尧答道。

杨君没说之前抿嘴先乐了,轻笑几声才开始讲:“昨天我二姨家出了点儿事,按理我是不应该当笑话说的,可是事情发展真是可乐,虽然可乐不过就是连累了表嫂难做人。”

季文尧放下筷子,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才说:“我倒真想听听是什么事儿把表嫂给连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