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婚变最新章节 > 第13章
杨君见季文尧感兴趣就原原本本地将昨晚的事情讲了一遍,最后叹道:“我二姨家何至于就拿不出三万块钱来,我和我妈虽然开始吃惊,可是回家一想肯定是因为当时表哥和表嫂已经登记了,二姨就不想拿钱出来了。昨天表嫂他妈还有弟弟虽然是把钱要走了,可现在受气吃亏的还不是表嫂一个人?要我说,最可怜的就是表嫂,我二姨家除了表哥没一个人拿她当回事儿,昨天这么一看就是她亲妈也是只想着儿子,不考虑她的处境!”

杨君认为自己和季文尧是一起的,所以也没想隐瞒,反而觉得这样和季文尧商量事情更显得亲近。

季文尧垂下眼,心里暗恨:林安逸,你宁可受这种气也要和姓付的结婚,彩礼都没收就和人家登记了,难道还真是喜欢上了?

见杨君说完了,才抬眼看着她淡淡地说:“其实我不是很欣赏表嫂这种为人。在我看来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想法的,一个没有主见的人是不值得别人同情的,当然要是他们两个有很深的感情那就另当别论了。”

“哪是因为什么感情,当初就是表嫂家里人做主这门婚事的,我虽然和表嫂相处时间不多,可也知道表嫂确实是个没主见的人,谁说的话她都听,也从不去反驳,压根儿没自己的想法。时间长了二姨家也就没人去在意她的想法了,都是直接让表嫂做这做那的,表嫂也真是好脾气,从来没说过一个不字!”杨君给季文尧分析了林安逸的性格。

“那就是懦弱,这就更让人没办法接受了,胆小怕事不为自己的幸福去努力,你表嫂落到今天这步田地也是她咎由自取。”季文尧语气不是很好,杨君这一说,也证实了林安逸那天并没有撒谎,她真的就是对父母惟命是从!

杨君没想到季文尧对林安逸的评价如此差,就更觉得林安逸可怜了。

“女人是真不容易,谁知道自己将来会遇到什么样的婆家呢,看着表嫂我都觉得伤感。”

季文尧听完缓和了语调:“我不觉得她值得同情,路都是自己走的,当然身为男人如果连自己的妻子都不能保护好那也有问题,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主要是态度问题。对了,你表哥是做什么工作的?”

季文尧这么说的意思就是将来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妻子受婆婆的气了?

想到儿杨君对季文尧更加倾慕起来,笑着答道:“我表哥是做业务的,在一家酒业公司工作。”

季文尧听了没再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好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杨君说:“对了,我抽空儿还要去你二姨家一趟,有朋友从国外带回来几件衣服我准备送过去,难得我和二姨挺投缘的,你也给你父母带回去两件。”

杨君虽然不是很愿意季文尧总想着二姨家,不过又想这也可以理解为是对自己的一种重视,就更不能阻拦了,于是说道:“那当然好,我先替二姨谢谢你,你什么时候去,我要是有时间就和你一起去。”

“我应该是白天找个不忙的时间去,估计你在班上没时间。”

“那就没办法了,等一会儿回家我再给二姨家打电话告诉她一声吧。”

季文尧笑着说好,便转移了话题聊起其他事情来。

王秋容听外甥女说季文尧又要给自己送东西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也难得地说了软话:“没想到我还能跟外甥女享福,以前二姨还真是说错了,我们家杨君才是真正的好命啊。”

杨君在电话里听了这话,感觉人都飘起来了,二姨以前只会教训自己了,要不是季文尧自己哪能听到二姨的一句夸奖。

“二姨,您别说这些见外的话了,这是文尧的一份心意。”

“没有你,文尧哪会理我们家,还不是看你的面子嘛。”王秋容想想二女婿还求着季文尧呢,就又夸了杨君一通,才挂了电话。

季文尧选了周三下午去的付家,准备一直呆到吃晚饭,那时林安逸也应该回来了,他真想看看林安逸在付家的狼狈样儿!

不过当看见是林安逸来给自己开门时,季文尧愣了一下,有些奇怪这女人怎么没去上班,但也没多问,提着东西进了屋。

“文尧快进来坐,你这孩子怎么又拿东西过来,我和你二姨夫哪受得起这些啊。”王秋容见了季文尧眼睛都放光。

“二姨,您别和我客气了,这些也和上次一样都是朋友送过来的,这衣服您试试合不合身儿。”

“好、好,你二姨夫出去溜达去了,一会儿他回来再试,晚上在家里吃完饭再回去,不许推辞,听见没有?”

季文尧笑着答应了,又去看还站在一边儿的林安逸。

王秋容顺着季文尧的目光看过去,一下子就来了气:“还在这儿站着干什么?你们家的人在这儿闹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往前站呢,一看见东西就眼红了?告诉你,没你的份儿,赶紧回屋呆着去吧!”

然后又对季文尧说:“文尧,你别怪二姨当着你发脾气,二姨也没拿你当外人,实在是我这个儿媳妇娘家人太过分了,你快坐着歇会儿!”

林安逸有些难堪地咬了下嘴唇,什么也没说就转身回房间去了。

躺在床上林安逸尽量让自己什么也不去想,这几天她已经习惯公公婆婆给自己脸色了,也听了不少难听的话,可没想到当着外人的面儿也不给自己留一点脸面。

林安逸闭上眼睛想:不让自己出去更好,省得又要她花钱买菜还要做晚饭。

“生闷气呢?”季文尧带笑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林安逸吓得一骨碌爬了起来,看见季文尧正站在门口对自己笑呢!

“你、你怎么不敲门,有事儿啊?”林安逸还没缓过来,问得有些结巴,这人怎么随便就进别人的卧室,也太没礼貌了。

季文尧像没听见似的走了进来,顺手带上了门。

林安逸站在床的另一边不知道季文尧是什么意思。

季文尧将一个盒子扔在了床上:“这是给你的衣服,你打开看看吧。”

不是说没自己的份儿吗,怎么还送过来了?

像是看出林安逸的疑惑,季文尧说道:“那是你婆婆的气话,再说我也不可能只漏掉你一个人。”

季文尧的举动应该是与自己尽释前嫌了吧?要真是这样,那自己还真不能拒绝。

但两人这么站在房间里说话也不太好,要是让婆婆知道了还不一定要说什么呢!

“咱们还是到外面说话吧,这样感觉不是很方便。”

“行啊,你婆婆买菜去了,你也不用怕。”季文尧说完就转身出了房间。

林安逸拿起盒子也跟着走了出去。

到了客厅一看茶几上还是放着一堆东西。

林安逸在旁边坐下打开了手里的盒子,只见里面是一件颜色艳丽的裙子,想想自己平时还真没什么场合能穿这种裙子,于是盖上拿盖儿对季文尧说:“谢谢你送我这么漂亮的裙子,一定很贵吧?”

“还行,朋友带过来的不到4000,杨君选的,你谢她就行了。”季文尧不在意地说。

林安逸笑着点头:“那是,我一定会谢谢杨君的。对了,你上次和我说的事情,我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跟你道歉,要是对你造成了困扰请你见谅。”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既然人家已经释放出善意了,那自己也应该表表态。

季文尧轻笑一声看着林安逸说道:“你有什么错儿?不过是我自己自作多情想太多罢了,只是没想到你原来是这么一个没有主见的人,凡事都要听别人的安排。我这个人自尊心比较强,开始有些不太能接受这个理由,不过杨君已经和我说过你的性子了,可是当初的事儿你真就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林安逸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要是说有,那万一季文尧提个什么事儿自己又想不起来,那不是更伤人吗?可要说没有,感觉也没好到哪儿去。

见对面这女人一脸的为难,季文尧心里就有火,语调有些生硬起来:“算了,想不起来就是想不起来,用得着这么为难?”

林安逸尴尬地笑了笑,坐在那儿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对着自己就这么不舒服?季文尧看着坐立不安的林安逸,脸已经绷了起来,也不说话就这么盯着林安逸瞧。

正巧这时门开了,付丽娜走了进来,她和付丽佳都有娘家的钥匙,平时进出很随意。

“文尧来啦,我在菜市场那边遇到我妈了,我妈怕你自己呆着没意思,就赶紧让我回来陪你说会儿话。你看你,每次来都带东西,下回可不要这样了,你能答应帮我们家志勇就已经很感激啦!”

付丽娜换了鞋走过来,见林安逸也坐在那儿,脸色就不好看了。

但顾及季文尧在场也没说什么。

季文尧又看了正发呆的林安逸一眼,心中冷笑,这女人还真就是欠教训!

于是还没等付丽娜坐下就站起身说:“我还有事,先走一步,麻烦二姐跟二姨说一声儿。”

付丽娜张着嘴见季文尧动作迅速地穿上鞋开门走了,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儿,等反应过来回头看向林安逸时就再也忍不住了。

“你这是要成心和我们家过不去,是不是?你妈和你弟弟来闹也就算了,今天文尧来,我还要和他约存款时间呢,你又说了什么把人给气跑了?”

“我什么也没说啊,是他说要送给我这条裙子的,我只是谢谢他而已,真的什么也没说!”说完就指着茶几上的盒子让付丽娜看。

付丽娜先是看了看包装才打开盒子,拿出裙子仔细看了看,一下子就把裙子摔到了林安逸身上:“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人家就能送你这么贵的东西?还有这裙子是多大尺寸的,你能穿吗?”

林安逸拿起扔在自己身上的裙子看了看标签儿,果然儿不是自己的尺码儿,这个尺码快顶自己一个半了,这应该是季文尧弄错了吧?

付丽娜正要再质问林安逸时,王秋容买了一堆东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