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婚变最新章节 > 23第22章
林安逸一路小跑回了家,一颗心让季文尧弄得烦躁极了,又有点害怕他真做出什么事来,想了想刚才他说的话,决定有机会一定要提醒付明皓注意些。

付明皓在客厅里焦急地等着林安逸回来,一见门开了立即迎了过去。

“安逸,这次是我错了,我不该没听你话去和大姐借钱。我知道你伤心难过,是我对不起你,我爸他是喝了点酒,不是有意让你难堪的,你别往心里去!”

林安逸是又怕又气也不想理付明皓,换了鞋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付明皓跟着进来还是承认错误:“你还真生气啦?我给你赔礼道歉,你想怎么罚我都行,我明天就找同事问问,看能不能借来钱。安逸,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林安逸听着付明皓求饶的话,虽然是已经原谅他了,可总有些不甘心,所以只是说:“有事儿明天再说吧,我想睡觉了。”

付明皓也只好不再多说,他虽然也觉得自己父亲过分了些,可毕竟那是是长辈而且还喝了酒,做儿女的哪能和自己父母太计较呢,骂两句就骂两句吧,不过当时季文尧还在场,这点确实让林安逸下不来台。

第二天因为林安逸是要上夜班,上午休息,所以等她醒来的时候付明皓已经走了。

出了房间正好看见公公婆婆坐在厅里看电视呢,只觉有些尴尬,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醒啦?昨天你爸是喝多了,你别生气,不过你大姐也不宽裕,文志的公司现在也不赚钱,你还是别麻烦他们了。”王秋容虽是安慰林安逸,可却将借钱的路给堵死了。〓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我知道了,妈,我不会和大姐借钱的。”

王秋容听了这才笑笑不再说话。

林安逸去厨房胡乱吃了点东西就不打算呆在家里了,准备出去散散心,下午直接去上班。

收拾完之后和王秋容打了个招呼就出了门,刚走到门口正好看见杨君往这边走,心中暗暗叫苦。

“咦,表嫂,你要出去啊,我早上还打电话问二姨你是什么班儿呢。”

“是啊,我想出去逛逛,你快上楼去吧。”

杨君笑道:“我是来找你聊天的,你要去哪我陪你一起去,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坐着说儿话也行。”

林安逸只好跟着杨君找了一家冷饮店,点了两杯饮料杨君就又开始大吐苦水,一直说着如何不放心季文尧,又让林安逸帮着想想怎么才能让那些女人离季文尧远点儿。

林安逸边听边想:季文尧确实不能让人放心,身边左一个右一个的女人还想拉自己下水,自己再也不想参与到杨君和季文尧之间的事情了,不如借着这次的机会将自己的立场说清楚。

于是等杨君停下来的时候,林安逸鼓起勇气说道:“杨君,我知道你很爱季文尧,可两个人之间如果没有信任的话,即使将来结了婚你只会更痛苦。你爱他不假,可你们之间的付出也要成正比才行,我几次听你说只觉得是你比季文尧付出的多。所以表嫂劝你一句,要么忍、要么就大胆地表明自己的心意和想法,不要总这样自己纠结了,而且我也只是个外人,除了听你发泄痛苦之外真的不能多说些什么,也没办法了解你们之间的状况,以后你还是和你家里人商量比较好。”

杨君起初听林安逸说得还感觉很有道理,可到后来才知道她想表达的意思,立即就有些生气:林安逸这是嫌自己啰嗦了?自己对她这么好,上次文尧还给她买了那么贵的衣服呢,要不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文尧哪会给她买东西!结果她现在反倒对自己不耐烦了,难怪二姨家都不待见她,还真是个不知感恩的人!再说林安逸过得这么不好,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指指点点的!

于是也冷下了脸:“表嫂的意思我明白了,只是我没想到我一心拿表嫂当知心人,有什么心里话只想和表嫂说,有什么好事儿也都想着表嫂,现在看来也是白费心了。难怪文尧总是不欣赏表嫂的性格,亏我还总替你说话呢,既然是这样,那以后我也不会再来烦表嫂了,你好好过你自己舒适的日子吧!”

杨君说完就起身走了。

林安逸知道自己是得罪杨君了,不过这样也好,以后没往来也能少些是非。

下午到了单位,孙鹏趁没人的时候问林安逸:“安逸,那男的是谁啊?”

“哦,一个亲戚,平时没来往,他有事儿想和我说。”

“原来是亲戚啊,看样子应该挺有钱的,你们有纠纷哪,我看你那天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林安逸敷衍地答道:“是有些纠纷,不过事儿不大,我是不想见他。”

孙鹏一听是家里纠纷也不好再多问,等时间到了就开始工作。

到十点下班的时候,林安逸想着自己要不要打车回去,她怕季文尧不死心又跑去车站。

于是出了公司大门就对孙鹏说:“今天不想坐公交车了,我打车顺路带你。”

孙鹏笑道:“那太好了,我也跟着占便宜了。”

两人站在路边等出租车,还是孙鹏眼尖:“安逸,那是不是你亲戚的车?”

林安逸连忙顺着孙鹏指的方向看,果然是季文尧的车开了过来,下意识就想跑。

“安逸,你去哪儿啊?你就是不想见你亲戚,也跑不过人家的车啊。”孙鹏提醒林安逸,然后又想人家处理家务事自己也不好参与,就和林安逸打了招呼坐公交去了。

林安逸看着孙鹏走了就更着急了,她想让孙鹏帮自己可到时季文尧嘴里不一定又说出什么歪话呢,那以后自己和孙鹏之间得多尴尬,而且她也不能毁人家孙鹏的名声啊,他家里好不容易才消停的。

“林安逸,你敢跑我就下去拽你上车。”季文尧将头探出车窗发出警告。

林安逸一听自然是不能跑了,更不想同事看见只好又上了季文尧的车。

“那男的还挺识相的,这个给你。”说完就将一个盒子塞进了林安逸的手里。

林安逸打开一看,是条白金手链,想也没想合上了就放在旁边。

“我不要。”

“那他给你的你怎么就收了呢?”

“因为那是他爱人送我的,再说我们也只是朋友之间的礼尚往来。”林安逸平静地回答。

“我这也是朋友的情谊,你留着吧。”

林安逸却说:“朋友?你还是算了吧,我说了不会要就不会要!”

季文尧也不生气,笑着说:“你这语气是说我们不是朋友关系吗,那你说说我们是什么关系,旧情人?还是你喜欢我叫你表嫂?”

“谁和你是旧情人,你别乱说!”林安逸有些气急败坏。

季文尧只是笑而不语,林安逸也乐得清静。

到了小区门口,林安逸才说:“到地方了,我要下车,开门!”

季文尧没打开中控锁而是挨近了林安逸说:“把这条手链儿戴上吧,你皮肤白戴上肯定好看,以后我再给你买别的。”

林安逸见季文尧硬拉着自己的手要将手链儿戴上,便用力挣扎起来:“我不要,你赶紧让我下车!”

两人争执之间一个用力过猛手链给扯断了,林安逸顿时愣住了。

季文尧看也不看掉在车里的手链,伸手去抱林安逸:“坏了就不要了,我再给你买。安逸,我天天都想着你,我明天就和杨君提分手的事情,这样你就不会为难了。”

然后趁着林安逸没回过神儿直接吻了上去,在感觉到突然的推拒后更是加大了力道唇舌死死地纠缠着林安逸。

林安逸被季文尧强吻住挣脱不开,心里是又惊又怕,不想引起他更兴奋的感觉,只好紧绷着身体不动,让他知道自己的不情愿。

季文尧吻了一会儿才略微放开林安逸,低喘着问:“不愿意,是不是?安逸,你只是被自己的观念束缚住了,其实你是喜欢我的,好好感受我们之间的感觉。”

说完又再次吻上了林安逸,一只手按着她的后脑防止她闪躲,另一只手也慢慢从她腰际移到了一团浑、圆上,隔着衣服捏了几下。

季文尧抚弄了一会儿见林安逸不再反抗就高兴起来,大胆地解开林安逸短裤的裤、扣和拉、链,手直接从底、裤上方伸了进去覆在那方柔软上搓、弄了几下,又找到那细缝儿探进一指浅浅抽、送起来。

林安逸咬着嘴唇任季文尧摆布,两手紧紧攥着拳头承受着这种屈辱。

季文尧将头埋在林安逸胸前,声音有些发闷:“安逸,你好香,现在感觉好不好?”

林安逸只是闭着眼睛不说话,感觉季文尧又要去扯自己的胸罩时,身体立即又更加紧绷起来,本想等着他进一步的动作,却发现季文尧放开了自己。

于是慢慢地睁开眼睛,只见季文尧正一脸恼怒地正盯着自己。

季文尧坐回到原位,冷冷地对林安逸说:“你真行,这是给付明皓守着呢?林安逸,你就那么喜欢他,喜欢到对我无动于衷?”

季文尧是很生气的,不但生林安逸的气,更生自己的气,林安逸居然对自己一点反应都没有,自己爱抚了她那么长时间,林安逸却依然干涩得很,难道她对自己真的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就算对自己没感觉,生理反应也应该有点啊,这样可见林安逸讨厌自己到什么程度了!

不过越是这样季文尧越是对林安逸放不下,看着林安逸没表情的样子也觉得是招人喜欢的,只是心里恨付明皓恨得牙根儿痒痒,没有姓付的,林安逸哪会对自己如此冷漠!

季文尧帮林安逸整理了衣服又说:“你不回答也行,我也不为难你,以后我都会去接你的,你要是不想让你同事都知道这件事就乖乖上车,以后也不要再和你那个同事有太多接触。好了,你回去吧,我等你进去再走。”

听见中控锁开了的声音,林安逸先是转身用尽力气给了季文尧一巴掌。

“季文尧,你刚才那是强、奸,你知道不知道!再有一次我就报警,你自己看着办吧!”

林安逸说完这些话就快速打开车门跑了出去。

季文尧摸着自己脸的不以为意地笑了。

付明皓推门进来的林安逸问:“今天回来得有点晚。”

“嗯,公交车晚点了。”

“都11点多了,快睡吧。”

林安逸换了衣服又出去洗漱后,回来躺在床上也不说话。

这时付明皓贴了过来:“安逸,你还生气啊?你眼圈怎么这么红,在单位受气了?”

林安逸眨了眨眼睛深吸口气才答道:“我不生气了,我什么事儿也没有,可能是没睡好吧,你别乱想了,睡吧。”

付明皓这才回去躺好,没一会儿就睡着了,林安逸却是一夜无眠。

林安逸第二天在家休息,收拾了一遍卫生又洗了衣服,尽量不去想昨晚的事情。

快吃晚饭的时候,付明皓回来了,一脸的喜气,进屋就拉林安逸回房间。

王秋容喊道:“明皓,你做什么啊,有话吃完饭再说呗。”

“知道了,妈,我就和安逸说几句话,是着急的事儿,您别管了。”

看着付明皓关上门,林安逸才好奇地问:“什么事啊,你这么着急?”

“当然是好事儿了,你妈不是要借钱吗,你看这是什么?”

只见付明皓从包里拿出一个档案袋,打开一看里面全是钱。

“你哪来这么多钱?”

“季文尧借我的,正好十万,还说想什么时候还就什么时候还,我以前真是太小心眼儿了,没想到人家这么仗义!”

林安逸闭了下眼睛才说:“你把钱送回去吧,我不会用他的钱!”

付明皓劝道:“你也别这么固执,现在这个社会有几个能这么大方借别人钱的人?季文尧脾气是有些不好,可他从来不是针对咱们家啊,这钱算是我和他借的,与你不发生关系,你把钱给你妈送去吧。”

“我说了不要他的钱,你明天就送回去!”

付明皓不高兴了:“安逸,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顽固不化了,人家季文尧知道那天的事情,好心好意主动找我说要是用钱他随时都可以借,多好的人哪!你不要因为前段时间的那点小事就对他有偏见,人家不但借了钱,还让我给你带回来这个,说是别人送的礼物,他留着也没用,就让我拿回来给你。这么贵的东西人家送谁不行啊,偏想着你,你还想让人家怎么着!”

林安逸看着付明皓又拿出个盒子,心里已经知道那里面肯定是一条白金手链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