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婚变最新章节 > 30第29章
林安逸看着一脸温柔眼神却如狼似虎的季文尧,立即有些害怕了,她当然知道季文尧强制着将自己带到这里无非想满足他自己的欲、望,可一见这架势心里就打起了鼓,虽说有那个润、滑剂自己没感觉到疼,可那感觉也不是很好受就是了。

如今他又这副样子,就更是吓得躲闪起来。

季文尧搂着林安逸固定好她的身、子,不让她往后退缩,然后顺着她额头、眉心、鼻尖轻吻下来,最后贴着她的唇说:“安逸,别怕,一定让你舒服,我有好东西。”

林安逸躲不开只好小声儿问:“你又弄了什么东西?”

季文尧咬、了下林安逸的唇,神秘一笑:“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来,先让我看看你。”

说完便动作迅速地去解林安逸的衣、扣,没一会儿就将她的衣、裤全脱了下来。

抚、摸着林安逸匀称白皙的身体,季文尧觉得手下一片温凉,心里怜惜不已,也更加爱不释手,稍微用力加深了他们之间的这个吻。

先是缠着林安逸湿、濡的舌又、吸、又、吮,任凭她脸憋得通红仍是不肯放开。

没过一会儿,林安逸因为喘不过气来,呼吸越来越急促,胸、前的两、团高、耸也是随着呼吸不停地起起伏伏,那景致更是惹得季文尧眼红。

季文尧一手扶着林安逸的腰,另一只手便摸了上去,不急不缓地揉、捏着,抬起头说道:“安逸,你真美!”

林安逸哪有受了在这么明晃晃的灯光下展露自己的身、体,只好闭着眼不说话。

季文尧见状笑了笑,一把抱起林安逸向卧室走去。

进了卧室将林安逸放在床、上,随即自己也脱了个干净,然后覆、在林安逸身、上,捧着她的脸又是一通亲吻。

不多时这个吻就随着手滑到了林安逸的胸、前,季文尧张嘴将一、团、绵、软含、在嘴里,舌、尖不停地上面打着转儿,发出的啧啧声响让人听了浑身发热。

林安逸只是被动承受,虽然也感觉燥、热,可仍是不能适应这种违背道德的关系。

正在心里尽力抵抗时,突然感觉到季文尧的手又伸到自己腿、间抚、弄起来,一股冰凉的液、体也随之流、进了自己体内,那彻骨的凉意激得她打了个颤。

林安逸连忙支起身子问:“你把什么弄进去了?”

季文尧抬起头正对上林安逸胸、前一边被自己吮、得晶亮的粉、嫩果实,很是得意,又听她问自己便看笑道:“有点儿凉是吧?没事儿,一会儿你就该热了,这是我让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润、滑剂,催、情效果特别好。”说完又埋头去亲另一边,同样是大口含、吸着。

催、情效果?那不就是春、药的意思吗!林安逸恨恨地看着埋在自己胸、前不停吮、吻的男人,不敢相信他居然还给自己下了药!

这时季文尧将那东西又弄进了林安逸体、内一些,之后又先顺着缝、隙来回摸、弄,还不时轻捏下那小小的珠、粒,这样弄了一会才伸、进一指轻、抽、浅、送起来,之后又探、进第二根手指,唇也跟着在林安逸的小、腹上细细琢、吻。

林安逸只觉得自己的头开始昏沉起来,身体也越来越热,汗也是越出越多,便有些难、耐地扭动着身子。

季文尧轻笑:“是不是有感觉了,再等等滋味儿会更好!”÷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说完就分开了林安逸的两、条、腿,俯□去用舌、头开始在那私、密处拨、弄起来,又将舌尖儿轻、刺进窄、小的缝、隙里,不时还用力吸、吮下那敏、感的珠、粒。

林安逸虽是觉得羞耻,可那随之而来的阵阵酥、麻不停地传遍全身,她从未体验过这种似痛苦又似快乐的感觉,一个克制不住竟轻声呻、吟起来。

季文尧听在耳里简直如同仙乐入耳一般,更加卖力地伺候起来,又将那润、滑剂用上了一些。

冰凉与火热双重的刺激让林安逸支撑不住了,急喘着撑起自己的身子去抓季文尧的头发:“你别折磨我了。”

季文尧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一直强忍着,他今晚一定要让林安逸体验到做女人的真正快乐!

搂过林安逸火、热的身、体靠向自己,低声问道:“难受了,想要了,是不是?乖,再等等,一会儿就给你。”

说完就要去吻林安逸。

林安逸虽然意识不是很清楚,可也知道不能让季文尧吻自己,于是顺势将头枕在了他的肩膀上,躲过了这个吻。

季文尧笑了:“还嫌自己脏啊?不让亲就不亲了,我先摸、摸。”

之后腾出一只手又探向了林安逸腿、间,只觉期间一片温暖湿、热,已经是准备好了。

“安逸,你准备好了,先躺下,咱们慢慢来。”

说完就扶着她躺回床上,季文尧支起林安逸的双、腿,然后扶着自己的坚、挺在她外不停地面顶、弄、摩、擦,直到林安逸下意识地抬起腰迎合自己时才猛然一、耸将自己整个顶、了进去。

林安逸起初还是疼得皱了下眉头,但却觉得体、内被、胀。得满、满的,那酸麻的感觉比刚才又更难忍耐了,只能不停加大力度扭动着自己的腰,想摆脱这种折磨。

季文尧眼睛亮得吓人,捏着林安逸白、嫩的tun、瓣开始慢慢研、磨。

林安逸痛苦地睁开眼看着季文尧,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季文尧胸、贴着胸压、着林安逸,声音有些沙哑:“想说什么,是不是想让我快点儿?”

林安逸红着脸看了季文尧半天,终是捂着脸点了点头。

季文尧拨开林安逸的手,吃吃笑道:“我的宝贝蛋儿,卡得这么紧,是舍不得我动么?”

“你别说了!”林安逸真想自己能晕过去才好。

季文尧也是忍到头儿了,不再废话,打、桩似的开始一下一下顶、撞、起来,而且一次比一次深入,速度也渐渐加快,林安逸有些受不住,抓着季文尧的手臂想让他慢一点儿,没想到却更激起了他的兴致,不但大起大落的猛、冲更是低下头轮流、含、咂着林安逸的酥、胸。

林安逸被季文尧弄得浑身、麻痒不已,身体也不停地颤、抖,想伸手去推他却根本使不出力气,只觉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儿了,体内那种充、实的压迫感几乎能让人发疯。

季文尧也疯了,虽是将林安逸压、在身、下尽情纵、送可就是感觉不够亲密。

于是暂时停了下来,拉起眼神迷离的林安逸抱着她挪到了床边儿,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挺、腰再战,现时轻按着她的头声音紧绷地说:“安逸,你看看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林安逸低头只看了一眼那不停交、缠的情景就立即羞得扭过头:“你别这样!”

季文尧边抽气儿边笑:“安逸,我是真心喜欢你,答应我别离开我,好不好?”

林安逸哪能说好,只是忍着酸、麻不吱声儿。

季文尧见此又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放慢了速度缓缓磨、蹭,非逼着林安逸点头:“不答应?那就耗着吧!”

林安逸已经几次在季文尧的折腾下达到了顶、峰,可他依然没有停下的意思,她的身、体已经是酸、软得没了骨头似的,只能任季文尧随意摆布。

“你放过我吧。”林安逸的声音疲惫不堪。

“你还没答应我呢。”季文尧也是强压着冲动非要达到目的。

林安逸扭过头,气若游丝地答道:“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季文尧听完哈哈大笑碰着,接着像是要用尽所有力气似的连连耸、动,林安逸虽然无力可也是被弄得又小、死了一回。

这时季文尧只觉得林安逸体、内一阵绞、缩不停地卷、拧、着自己,于是又拼力挺、动一阵,便在一阵电击似的快、感中死、压、着林安逸发、泄、了出来。

两人交颈而卧,过了好一会儿林安逸无力地说道:“你还不起来!”

季文尧搂着林安逸翻了个身,笑着说:“换你压着我还不行?”

林安逸没力气再去与这个流氓计较,只昏沉着闭上眼睛睡着了。

季文尧怕林安逸不舒服,抱着她稀罕了一会儿就抽、出身子扶着她躺好,用纸巾简单擦了擦后搂过林安逸也沉沉睡去。

林安逸缓缓睁开眼睛,推开半个身子都压、在自己身、上的季文尧坐起来四处看了看,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在哪儿。

下了床蹒跚着拣起自己的衣服穿上,只觉腰以下没好的地方儿,都是又酸又疼的,低头又见胸前青紫一片,心里更觉得难受了。

季文尧也醒了,半支着身子笑:“怎么起这么早,昨天没累着?”

林安逸脸色很不好看:“你快起来送我回去,都快六点了。”

“怎么这种态度对我,我哪儿让你不满意了?”

“哪儿都不满意,婚外情有什么可让人满意的!”林安逸语气冷漠。

季文尧哪能受得了这个,直接下床走到林安逸身边问:“昨天不都是好好儿的,你这是有起床气?”

“你先把衣服穿上再和我说话!”

季文尧回身找了条睡裤穿上又说:“现在能和你说话了吧?安逸,你怎么了,昨天你已经接纳我了你不记得了?你是喜欢我的,对我是有感觉的,你忘了?”

林安逸看都不看季文尧,只是说:“有感觉?我看是你失忆了才对,明明是你对我下了药,用了那种不入流的东西,要不我怎么会变成那样儿!”

季文尧听完盯着林安逸看,半天才沉声说道:“你这是想不认账了?你跟我过来!”

说完就将林安逸拖去了厨房,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一瓶矿泉水,然后将林安逸抱半着坐在橱柜上,伸手将她的短裤和内、裤一齐扯了下来,又拧开矿泉水瓶盖儿将水倒在手上按了上去。

林安逸被冰得打了个哆嗦,挣扎着要下来:“季文尧,你又发什么疯!”

季文尧扔是按着林安逸不让她起来,脱、了自己睡、裤整个人挤、进了林安逸双、腿之间,不怀好意地说:“不入流的东西?安逸,昨天我给你用的就是这个矿泉水而已,你的反应都是你自己真实的感觉,为了怕你不承认现在咱们再试一回!你也不想想,要是不是水,我能用嘴?”

说完就直接、挺、进了林安逸体、内,然后立即一点喘息也不留地疯狂抽、送起来。

林安逸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只是傻了一样任季文尧为所欲为,她被事情的真相吓到了,难道昨天自己表现出的欲、望根本就没有借助任何外力?那一切的美好滋味都是季文尧创造出来的?她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可现在自己身体给出的反应却不容她不相信!

季文尧边、动边急促地说着:“安逸,感觉到没有,你又、湿、了!这种感觉、这种快、感只有我季文尧能给你!安逸,我付出了多少才得到的你,才让你能真正和我融为一体,你怎么能狠心地去否认昨晚的一切呢!”

感觉是骗不了人的,林安逸知道自己在身体上是彻底背叛了付明皓,这个事实让她顿时感到十分难受。

“别想他!现在是我季文尧和你在一起!”季文尧扳过林安逸的头让她正视自己,在看见林安逸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时,莫名地兴、奋起来,又快速抽、送了一会儿,便狠狠顶、住林安逸一阵急、速、颤、抖后才松弛下来。

季文尧放开林安逸,搂着她说:“先去洗个澡,我给你做点儿吃的,然后送你回去。”

林安逸木然地被季文尧推进了洗手间,放水洗了澡又将衣服穿戴起来。

季文尧做了些粥,又炒了两个菜,看着林安逸把粥都喝了才起身去换衣服,然后送林安逸回付家。

这一通折腾下来,到付家小区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快八点了。

“安逸,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可请你认真对待我们之间的关系和情感。我还是那句话,我给你时间让你考虑和付明皓离婚的事儿,但不能太久,我没那个好脾气让自己的女人在别人家里呆着,你还是乖一点。”

林安逸看了季文尧一眼,对他这种毫无廉耻的言论已经不想浪费力气去反驳了,只是沉默着下车回家。

季文尧目送林安逸进了单元门,然后拿出手机拨了出去,接通后季文尧扯了下嘴角语带笑意:“二姐,我这儿正好新到了几辆车,我接你过去看看吧。”

电话那边的付丽娜高兴极了:“这么快啊,文尧啊,你办事太有效率了,这真知道要怎么谢你才好了。”

“谢什么,都是我应该做的。不过,要是真想买的话,你还是和二姐夫商量下车款的事情,我肯定是能帮你最低价拿下来的。”

付丽娜豪气地说:“不用商量了,文尧你就给二姐交个实底儿,到底要多少钱吧。”

季文尧想了下才回答:“最低也要36万,这已经是成本价了,而且还要我出面联系才行。”

这一下子就便宜了四万块钱哪,付丽娜心里都乐开花儿了:“行,让你费心了,36万我付全款,这点小钱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季文尧无声冷笑:小钱?他还真想看看付丽娜夫妻两个到底在不在意这点小钱!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会是什么后果啊……

ps:因为明天还要加班,所以光光只能写这么多了,幸好没又卡在什么销魂的地方,嘿嘿……

老乡的长评光光已经阅读了,真的深得我心哪。其他亲的评论光光也看啦,那个年度什么奖的,我替我儿子收下了,谢谢啊!

谢谢大家的支持,光光会努力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