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婚变最新章节 > 31第30章
付丽娜跟着季文尧去看车,她哪里懂得什么好不好,只是看着一辆辆崭新的大型车就跟看见金山似的高兴,季文尧说什么她都点头,最后决定买了辆水泥搅拌车,因为季文尧说了这种车租金高。

“季总,这要不是您亲自过来,我可不能这个价卖的,这位是实在亲戚吧?”

“知道,这情我领了,这是我表姐,自然是要多帮忙了。”季文尧边看着付丽娜签字,边微笑着和卖车的老板说话。

付丽娜一听更是高兴,这才能说明自己没被坑啊,看来这车呀真是最低价买的!

选完车季文尧又送付丽娜回去。

“文尧,我回我妈那儿,要不你也一起过去吧,吃了晚饭再走。”

季文尧脸上表情不变,心里却是巴不得的:“那也行,就是又打扰二姨和二姨夫了。”

“说什么打扰呢,你帮我省下这么多钱,就是请你吃饭你又能吃得了多少,到家你就歇着,我去买菜,咱们晚上吃大餐!”

付丽娜说完就给王秋容打了电话,说自己和季文尧要过去。

等和季文尧一起上楼后,付丽娜进门就问:“妈,安逸在家没有?”

“在啊,睡觉呢。昨天她上夜班,我和你爸都睡了,也不知道是几点回来的,有事儿啊?”

付丽娜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心里起了盘算,林安逸在家最好了,正好可以借今天这个机会看看林安逸到底有没有外心,于是说道:“这都几点了她还不起来,还要睡足14个小时怎么的。”

王秋容把他们两个人让进屋,在客厅里坐下,连忙摆手不让付丽娜大声说话。

“你别嚷嚷了,安逸早就起来了,早上我看见她从洗手间出来的。是明皓中午回来了,小两口儿在屋里呢,你别乱说。”

既然明皓回来了,那今天也不用试探了,没戏!付丽娜暂时放弃了原来的想法,起身拿过自己的包和王秋容说:“明皓回来啦,那我先去市场买菜,正好都在家我买些海鲜回来。”

季文尧一听这话,立即坐不住了,这大白天的两个人关在屋子里这么长时间不出来,还能做什么!

他现在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林安逸和付明皓随时都可以名正言顺地上、床,而自己现在最不能忍受的也是这个!

自从那次付明皓醉酒后说出了林安逸的身体情况之后,他就上了心,还专门去咨询了医生,一听说这种情况以心理问题居多的时候,才费尽脑筋想出来这么一个办法,当时他只是不想让林安逸遭罪,想帮她治好身体。现在却是这种情况,难不成自己累死累活调理好的宝贝,还要让别的野男人坐享其成?

付明皓他配么!季文尧越想火越大,看着付家人都恨不得踢上两脚。

于是目光深沉地看着那条小过道说:“表哥回来了?正好我有事儿要找他呢!”

王秋容笑呵呵地问:“什么事儿?要不等吃晚饭的时候再说吧。”她还是心疼儿子出差劳累,想让付明皓好好休息。

季文尧只是说:“是有个朋友要进些酒,估计能给表哥提个五六万块钱吧,其实什么时候说都是一样的,不过我这个朋友五点钟的飞机,要是现在沟通不上的话,就得等到几个月后了。”

王秋容一下子就着急了:“能赚那么多钱哪,那我赶紧去叫明皓出来,这可是大事儿!”

林安逸坐在床上看着睡得正香的付明皓,想着刚才自己拒绝付明皓求、欢的事情,她知道自己已经好长时间没履行夫妻义务了,一是因为没欲、望,再一个就是付明皓成天被季文尧带出去喝酒早出晚归的碰不上。

可刚才明明没理由再拒绝的,但自己还是推开了他,她真没办法在和一个男人上完床后,再去跟付明皓发生关系,所以现在心里乱得很。

接着又想到自己和季文尧虽然是不情愿的,可那也是背叛,更何况自己还有了生、理反应,体验到了那种感觉,不可否认那种快、感让她震撼,也让她知道了原来男女之间竟然可以如此无所顾忌地寻欢作乐。

而且她现在是既没有甩开季文尧的办法,又难以忍受付明皓的需求,因为付明皓碰触自己的时候,她仍是感到害怕、紧张,而且要是这件事暴露了,那自己又该如何面对所有人的指责和唾骂呢!

“明皓、明皓,快起来!”

林安逸听见婆婆的叫喊声,便推了推付明皓。

“怎么了,才刚睡多长时间就叫我,我妈怎么回事儿!”付明皓其实已经听见王秋容喊了,可就是太困不想搭理。

“我哪知道,你还是起来看看吧。”

付明皓无奈,只好起来。

“我听见了,妈,你别喊了!”

换好衣服,付明皓看着林安逸笑:“老婆,晚上你可不能再不答应我了,吃完饭我就洗澡,你收拾完赶紧回来。”

林安逸强笑了下,没回答,坐了一会也起身出去准备做饭。

刚出房间就被堵在洗手间门口儿的季文尧给拦住了。

林安逸被他吓得不轻,不明白季文尧怎么这么快又跑来付家了,只想装作没看见走过去。

季文尧哪能放过她,拽着林安逸将她推进了洗手间,然后自己也进去锁上了门。

狭小的空间让林安逸更觉不安,推了推紧、贴在自己身的季文尧声音小到不能再小:“你快放我出去,你想毁了我,是不是?”

“你跟他在房间里做什么了?从中午到现在,你最好解释清楚。”季文尧一脸的恼怒。

“什么都没做,他回来就睡了,真的,我没骗你,你快让我出去!”

季文尧咬牙说道:“我不信,他会什么也不做,还是男人吗?”

“真没有,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林安逸急得要哭了。

这时季文尧却腾了一只手出来去解林安逸的裤、子。

林安逸都快被吓晕了,抓着他的手不让他动:“你干什么,放开!”

“我只是想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说完就拨开林安逸的手,直接拉开她的内、裤摸、了进去,感觉里面很干爽才放心些。

“可以了吧,你还想怎么样?我身上有痕迹怎么可能做什么!”林安逸突然想起这件事可以说明问题,但还是又气又怕,声音都有些哆嗦。

季文尧刚想放过林安逸,可又一想内、裤随时都可以换,哪能作准呢。再听林安逸这么一说,便又掀起她的衣服,看着她雪、白的胸、口上面一片片的斑斑点点,嘴角儿一掀有了丝笑意,然后又蹲下了下去,只见林安逸两条大腿根儿那也是被自己掐捏得有又红又青的,脑子一热,照着那地方就用力咬了一口,又狠狠亲了一下,等站起身的时候已经是满脸笑容了。

林安逸疼得直吸气:“季文尧,你真是个变态!”

“既然有了我,你就别想脚踏两条船了,这次你表现挺乖的,不为难你了,出去吧。”

林安逸开门从门缝往外看了一眼,见没人才挤、出身去快步去了客厅。

进了客厅见付明皓正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和谁聊天呢,眉飞色舞的看起来非常高兴,而王秋容也正在厨房忙,才稍微放下心来。

这时感觉屁、股突然被人捏了一把,立即转身看过去,正好季文尧从自己身边经过,林安逸又气又恨,只好在离季文尧最远的地方坐下。

付明皓站在窗户那儿接电话,季文尧笑眯眯地看着林安逸眼都不眨,林安逸就算低着头也能感觉到季文尧粘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文尧,我已经和王先生谈了报价,你看这事儿能成不?”付明皓打完电话坐到了季文尧旁边。

季文尧目光还是定在原处,随口答道:“行不行都没关系,生意又不是只做他一个人的,今天晚上我有个聚会,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有很多能用得上的人。”

付明皓一听就动心了,但又怕自己刚回来就出去应酬林安逸会不高兴,于是看了对面的林安逸一眼没有立即答应。

没听见付明皓的回答,季文尧斜眼瞄了他一下,轻笑道:“怕表嫂担心哪,那就带着一起去吧,反正都是熟人,也有带家里人去的。”

“这样好吗,毕竟我是第一次去。”

“我说可以就可以,二姐不是去买菜了吗,晚饭多少吃点儿咱们再一起过去,要不就辜负二姐一片心意了。”

“好、好,就这么定了!安逸,你一会儿打扮打扮,晚上咱们一起去见识见识世面。”

林安逸低声说道:“我不去,你也别去了,刚出差回来还是好歇歇吧。”

“要歇着什么时候不能歇?文尧一心为明皓着想,你当妻子的不说帮忙还往外推生意,带你去不也是怕你担心明皓在外面做什么吗?这事儿我说了算,晚上你陪明皓一起去,他一个大男人在外面多不容易,你就当照顾他了,也给他撑撑场面!”王秋容从厨房出来就开始教训林安逸。

“二姨别说表嫂了,她也是为表哥着想,其实我这些朋友都是很好的人,不少都是带老婆孩子去的,不过打扮还是对的,这是礼貌,表嫂就穿我上次拿过来的裙子吧。”季文尧自在地坐在那儿上指点付家人行事。

至此,林安逸再说不出反对的话,只好答应。

付丽娜回来听说三人的行程后,有些狐疑地看了林安逸一眼,不是这女人做的怪非要跟着去的吧,可又不好说什么,只好先去处理买回来的海鲜。

吃晚饭的时候付明皓一直表现得比较着急,季文尧慢条斯理地剥了两个螃蟹吃完了又洗了手才说:“我看表哥挺急的,那咱们就走吧,表嫂去换换衣服,化个淡妆就行。”

林安逸只好放下筷子起身回房间去了。

“明皓,你怎么出去应酬还带着安逸,是她自己要去的?”付丽娜见林安逸进房间了立即就问付明皓。

“没有啊,今天这个局儿都带家属的,文尧也说了没关系,而且我刚出差回来就又出去应酬还是带着安逸比较好。”

付丽娜又说:“你呀,别怪二姐没嘱咐过你,自己的老婆还是要多注意些,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又经常出差,可要防着点儿。”

“二姐,你说什么呢,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能拿这个说事儿?安逸什么性格你还不了解吗,我看你才应该注意些才对,话哪能乱说,这要是让安逸听见了得多伤心。”

“哼,你就傻下去吧,她什么性子我哪儿知道,我又没住进她心里去,我不管你了!”付丽娜见弟弟不听自己的,扭过头不再理他。

季文尧故作没听见,却更恨付丽娜了,她不过就是那天看见自己拉安逸的手而已,就能这么诋毁安逸!

这时林安逸换好衣服出来了,众人眼前一亮,除了结婚那天化了个大浓妆之外,其他时候再没看见林安逸打扮过,今天这一袭长裙再加上淡淡的妆,一下子将她衬托得异常漂亮起来。

付明皓得意地说:“看咱们家安逸这稍一打扮就是美女极的人物,我老婆就是漂亮!”

付明皓像是刚发现自己的老婆长得其实挺美的,又想这一会儿带出去得多有面子!

季文尧本来见林安逸这身打扮也高兴,可一听付明皓说完话心情一下子就给破坏不少,站起身只丢下一句:“我先去取车。”就下楼去了。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付明皓赶紧带着林安逸也跟着下楼。

到了聚会的地方,才知道是自助形式的,而且现场已经来了不少人了。

季文尧给付明皓介绍了几个朋友,让他们聊,自己就带着林安逸去了别的地方。

“你拉我过来做什么,明皓还在那边呢。”

“我给你介绍朋友认识,他还有空理你吗?”

林安逸停住脚步:“我不想认识你的朋友,更不想和你再有任何关系!”

季文尧也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林安逸说:“我把你治好了,也伺候舒服了就想撇开我了?信不信我现在就能当着这些人的面儿公开我们的关系!安逸,你最好还是对我好一点,不然对谁都没有好处!”

“文尧,你小子怎么才来?”丁哲看见季文尧在这边立即过来打招呼。

季文尧笑着说:“有点事情耽误了。安逸,我给你介绍我最好的朋友丁哲。”

“最好的朋友是没错儿,不过我可不是他们那有钱人堆儿的人,就是一普通上班族,技术工种,托文尧的福才能进来的。你就是文尧的女朋友吧,早就久闻大名了。”

“瞎说什么呢,她不是杨君,是林安逸。”季文尧更正。

“啊?林安逸啊,林安逸?文尧,你不会说的是那个林安逸吧!”丁哲吃惊地问,季文尧不带自己女朋友来,把别人老婆带过来算怎么回事儿,而且还是他自己喜欢过的女人。

“没错儿,就是那个林安逸,她老公在那边呢。”

丁哲有些尴尬地和林安逸点了下头,趁着林安逸去洗手间的功夫拉住季文尧问:“你不是恨他们家吗,怎么还和他们来往这么密切?你不会是想找机会报复人家吧,文尧,差不多就算了,林安逸又没把你怎么着,让她知道你现在的成就她也能后悔半辈子了。”

“谁说我要报复林安逸了?我要收拾的是付家,安逸是我女人。”

丁哲差点把酒喷出来:“你说什么,你和她搞上了?那你女朋友怎么办,而且她可是有夫之妇,你扮演的什么角色,情人啊?”

季文尧听完笑了下:“你说话文明点儿,什么叫搞上了,那是我千辛万苦求来的。丁哲,你是我最好的哥们儿,我和你交实底儿吧,我喜欢她,而且肯定能让她离婚,我就这一个目标。”

“然后呢,你把人家好好儿家庭拆散了,之后你打算拿怎么安置林安逸?文尧,你可要想清楚,可做种没品的事情不能做啊。”

“你怎么总泼我冷水?她离了我自然是娶她,不然我折腾什么呢!”

丁哲就更吃惊了:“你还打算娶她!那你爸妈能同意吗,更重要的是林安逸本人愿意吗?而且你当初说了她还是杨君的表嫂,要是知道真相了可怎么收场,这也太乱套了!”

季文尧不以为然地笑了:“我家当然是我说了算,至于其他人怎么想与我有什么关系。安逸就是思想太教条了,一点弯儿都不转,我还要慢慢做她的工作。”

是啊,慢慢做工作。

丁哲看着季文尧拉着林安逸满场给人介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两口子呢,又看那边频频和人举杯的林安逸的老公直摇头,这男人反应也太迟钝了。

季文尧架着醉得不省人事的付明皓上了楼,林安逸刚要拿钥匙开门,却被季文尧给制止了。

扔下付明皓任他滑坐在地上,季文尧搂过林安逸就是一阵热吻。

“真舍不得你走,要不带他一起回咱们家去吧,我继续伺候你。”季文尧舔、了下林安逸红润的唇说道。

“不行、绝对不行!”林安逸连连摇头。

季文尧闷声笑着:“你还当真了?我吓唬你的,开门吧。”

再次扶起付明皓,季文尧将他送回房间,然后问林安逸:“你不送送我?”

林安逸站在床边不动。

季文尧叹了口气:“所有人的话你都听,就是不听我的,我走了,改天我们再谈谈吧。”

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林安逸才把自己房门也关上了,看着睡死过去的付明皓又是一夜无眠。

付丽娜订的车很快就到货了,先验了车办了手续,对方才要求她将车款打进账户里,又将票据给她送了过来。

付丽娜打了款,心里别提多美了,感紧和曹志勇联系让他找租车的工地。

曹志勇也有效率,没出三天就找到了,不过等到签合同的时候就出事儿了,对方要求他们出示租车手续,这他们哪儿有啊!

付丽娜急忙问:“什么手续啊?手续都在这儿呢,这确实是我们的车,我们出租,你付钱不就行了,还要什么手续?”

对方挺无奈的:“这位大姐,满大街有车的人多了,那是不是谁都能开出租车呢?不能,对吧,必须有手续对吧?所以,你这搅拌车想出租也要有手续啊,不然哪行,你买车的时候不知道吗?早知道你没手续,我就不跑过来了,还不如和大公司签呢,租这一辆也解决不了问题,租金也没便宜到哪里去。”

是不知道啊,季文尧也没说过还要有这道程序啊。

等对方说了一堆两人才反应过来道歉,然后又赶紧给季文尧打电话。

“我还真忘记说这个事情了,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办下手续就行了。”季文尧轻描淡写地解释着,又将办理出租手续的程序告诉了付丽娜。

付丽娜和曹志勇足足跑了一星期也没跑明白出租手续的事儿,因为不但程序过于复杂,而且也不是轻易能办下来的,而这时候卖车的老板也打来了电话问他们什么时候领车。

“我们车场一般也只能免费停一周,这车你也知道特别占地方,周一开始就要收停车费了。”

付丽娜又问停车费多少钱。

“一天150,这是看在你是我们客户的份上,要不200都不给停。”

“什么,一天150块,你们抢钱哪。”付丽娜不干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既然买了车就赶紧提走啊,我们这是做生意的地方又不是停车场,要是买车的人都像你这样,我们也不用干别的了,改成车库好了!”卖车老板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下可把付丽娜气个倒仰,买车花了快40万,现在不但租不出去,还要一天150的养着,一个月就是四千多,这哪负担得起啊,可是提了车又没地方放,一夜之间就急得起了满嘴泡。

想了又想只能找季文尧帮着出主意了。

季文尧再次接到付丽娜的电话后,看着窗外的云彩笑得那叫一个舒心,语调却很是忧虑:“唉,是我考虑不周了。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既然手续办不下来,我倒是还有其他办法,就是不知道二姐信不信得过我。”

“信,我不信你还能信谁呀。文尧,你可帮帮二姐吧,我这嘴都急出泡了。”

“那好,我有一个办法,不如你将车挂靠到我公司名下,这样就能名正言顺地往外出租了,到时我给你租金不就行了。”

付丽娜听完顿时喜上眉梢:“哎呀,这个主意好。文尧,你可是救了二姐的命一样啊!”

季文尧脸上笑容不断扩大:“哪里,不过是顺手的事儿,既然在那边停车有费用,我先让人将车取回到我公司那边去,至于租金就从今天开始算起吧。等明天我再让人似个合同,等二姐你看过之后,直接签字就行了。”

“文尧,你让二姐说什么好呢,要是以后有二姐能帮上忙的地方,你尽管说,二姐绝不推辞!”

当然有要你帮忙的地方了!季文尧放下手机,看着屏幕上自己拍的林安逸睡着时的样子抿嘴儿直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