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婚变最新章节 > 38第37章
林安逸看着对面拉扯的两人,很奇怪自己居然没感觉到一丝气愤,可能是因为自己也做了对不起付明皓的事吧,现在这样倒觉得好过一点了。

这时,只见付明皓似乎极力想甩开那女人的拉扯,但那女人很执着一次又一次去拉付明皓的手,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最后付明皓无力地低头站在那儿,而那女人则搂上了付明皓的腰,踮起脚尖亲了亲付明皓。

季文尧看了看林安逸的表情什么也没说,只是安静地坐着。

那女人一直靠在付明皓胸前说话,直到付明皓再次推开她,才不情愿地打车走了。

“安逸,你没事吧?”看着付明皓进了小区大门,季文尧问。

“我能有什么事儿,这样也挺公平的不是吗?”林安逸说完就下了车也进了小区。

季文尧只是笑笑开车走了。

林安逸回到家进了房间没见到付明皓,估计他是在洗手间。

等换好衣服的时候,付明皓进来了。

付明皓进来看到林安逸时明显一愣:“安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都没听到声音?”

“刚到家,你今天回来得挺早啊?”

“今天没什么事儿就回来了。”付明皓说完就躺到床上摆弄手机。

林安逸洗漱之后也上了床,付明皓拿着手机转了个身变成背对林安逸。

可这一转身的功夫林安逸已经看清了手机上的界面。

应该是在和那个女人聊天吧,于是林安逸也转过身苦笑了下:这可真正是同床异梦了。

那天之后林安逸一直等付明皓能主动将事情说出来,可等了几天之后才回过味儿来,自己都没能做到开诚布公,怎么还去指望别人如此呢。

她虽然知道付明皓不会说出来,可看着他一天天的失魂落魄的也不好受,但真要公开了闹又是一场大乱,因此一时也决定不下来该怎么做。

快到周末的时候付丽佳过来说周六准备在这边请季文尧吃饭,林安逸听了只觉奇怪,付家两姐妹一向是付丽娜想借着季文尧发财,付丽佳虽然也爱财但还真没求季文尧办过什么事儿,这怎么也开始请客了。

虽然好奇可也知道问了别人也不愿意和自己说,只好等付明皓回来再打听。

“这事儿你都不知道?大姐夫虽然不同意买车,但他可是想托文尧办大事儿的,有个新楼盘物业招标,文尧帮了大忙帮着拿下了,大姐夫这次在咱们家请文尧不过个形式,主要是把好处费给他。估计怎么要给个几十万吧,谁不知道新楼盘才赚钱呢。”

付明皓简单地将事情解释了一遍。

要是这样的话,那季文尧还真是帮了付丽佳两口子大忙了,以前就听付丽佳说过,物业公司最愿意接的就是新开的楼盘,因为设施都是新的所以费用低,要是十年以上的住宅设备都都开始老化,维修和维护费用会越来越大也就没什么赚头儿了。

“季文尧只是想拿好处费,没提别的什么要求?”林安逸又问。

付明皓脸上最近虽然少见笑容,可听了林安逸的问题还是笑了:“你就别多疑了,交接手续都办好了,还能有假?以后咱们两个还是少谈文尧的事,你是怎么也说不通啊。”

到了周六,季文尧下午两点多就过来了,付丽佳两口子赶紧把他迎进屋,坐在客厅就聊了起来,付丽娜也来了,不过是帮着在厨房做菜。

王秋容在小卖店还没回来,付岩知道今天肯定有好酒喝压根儿就没出去。

林安逸打了个招呼就回房间了,付明皓跟着付丽娜忙。

林安逸想估计是季文尧把调查自己的结果和付家人说了,要不付家母女虽然还是不给自己好脸色看,但却不像往常那样数落自己了。

饭快好的时候,付丽佳去把王秋容找了回来,等所有人都坐好后,才开始热热闹闹地吃起饭来。

“文尧,我就直点主题了,这次招标托你的福,这个你收下,要不怕呆会儿喝酒给忘了。”付丽佳的老公胡新成将一张卡递给了季文尧。

季文尧也没客气,笑着收了。

“大姐夫,不用客气,我们一家人一样彼此多照应也是应该的。对了,那园区里有一栋楼是要内部销售的,大姐夫帮我注意下动静。”

胡新城立即来了精神:“还有这事儿,内部销售能打几折?”

“不是打折的问题,是开发商要留给有业务往来的客户,就是多少钱一套,不是按市场价一平一平算钱,我估计80多平的也就20来万吧,我已经打了招呼要买十六套,大姐夫帮着留意下就行。”季文尧抿了一口酒才说出□消息。

这下别说是付丽娜眼红,就连付丽佳和王秋容也动了心,付岩也放下了酒杯呆愣住了。

要是真这么便宜,那自己家怎么要也弄一套啊!

除了林安逸,桌上所有人都跃跃欲试,但可能是因为求季文尧太多次了,竟然没一个人张口,都在那儿板着。

季文尧又吃了两口菜才发现众人的异样,眼睛转了转立即就想明白了,于是笑道:“我这十六套都是已经有用处的了,还真没办法分给别人。”

众人一听顿时泄了气,吃饭的心思都没了,这天大的便宜是占不到心情哪能好。

不过季文尧话锋一转又说:“不过你们要是诚心要的话,我可以和我朋友说说,但肯定不能多给份额,顶多一家一套吧。”

这下付家所有人又都还阳了,情绪高涨,饭桌上气氛又热烈起来。

“文尧,二姨啥都不说了,你就是我们付家的大恩人。”王秋容激动得眼泪都下来了。

这可省下多少钱哪,她们家这真是积德了,遇到季文尧这个大救星。

季文尧劝了几句,然后看向林安逸,发现她也正用怀疑的目光看自己,于是开心地笑了笑,就又去和其他人说话。

正热闹着呢,就听外面有人敲门,林安逸站起身说:“你们吃,我去看看。”

到了门口从门镜往外看,立即吃了一惊。

怎么会是那个女人!

本不想开门,可那女人越敲声越大,林安逸怕里面的人出来,只好先开门。

那女的没想到来人问都不问一声就给自己开了门,举着手呆了呆。

“你找谁?”林安逸故作镇静地问。

“我找付明皓。”女人也回答得理直气壮。

林安逸不计较她的语气:“明皓没在家,你给他打电话吧,我家里现在有客人不方便接待你。”

那女人笑了:“我是明皓的同事,我姓曲,曲悦,你是他爱人吧?”

林安逸不想过多纠缠只是点点头就要关门,却被曲悦给拦住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就是知道明皓今天在家才过来的。”

“我说过了明皓没在,我又不认识你没必要多说。”

“行啊,既然你这么没礼貌,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叫曲悦的女人说完就冲屋里喊了起来:“付明皓,我知道你在里面躲着呢,你要还是个男人就赶紧给我滚出来,别让你老婆替你出头!”

她这一喊不要紧,对面的邻居已经有开门出来瞧热闹的了。

林安逸没想到这女人会如此大胆,被她这一喊给镇住了。

不大一会儿就见付明皓狼狈地从里面跑了出来,将那女人拉进屋,然后立即把门关上。

这时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出来了。

“明皓,她是谁呀?”王秋容问自己儿子。

付明皓皱着眉,紧抿着嘴唇不说话。

曲悦可没那个耐性,往中间一站大声说道:“我是明皓的同事,你儿子和我好上之后就想甩了我,我就是来讨个说法。”

付家人听完没一个相信的,付明皓从小就听话,怎么可能搞婚外情。

但又见付明皓没否认,也知道这事儿八成是真的了,又都下意识地去看林安逸。

林安逸还是很冷静的,缓过神儿来后对曲悦说:“那是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有必要闹到家里来吗,你们自己解决吧。”

曲悦冷笑一声儿:“我和他要是能商量解决当然不会到这儿来了。我明说了吧,当初付明皓哄得我和他上了床,现在不肯承认答应我的条件了,还说钱都在你手里把着呢,我不找来能行吗!”

林安逸不可置信地看向付明皓,难道他连这个账都能赖?

付明皓也激动起来:“曲悦,你能不能凭良心说话,我答应你的都已经给你了,你没完没了的纠缠我还有意思么!”

“你给我什么了?就把一个小超市的单子给了我,一共不到2000块的提成,你也算是男人?哼,没本事还想在外面搞,你好意思么!”曲悦句句戳人心。

付明皓气得浑身发抖却说不出话来。

付丽娜不干了:“明皓,咱不生气,别气坏了身体。”

然后又指着曲悦说:“你这女人还真不要脸,你结没结婚我先不管,可你明知道明皓是有家室的人还投怀送抱,分明就是想骗钱讹诈,你要是还点自尊心就赶紧走,以后也少过来!”

“你又是哪根葱,我和付明皓说话,有你什么事儿,你要是能解决问题你就说话,不能解决就给我滚一边儿去!”

付丽娜一下子也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林安逸见事情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就又说道:“我是付明皓的妻子,有事儿你就和我说吧。”

曲悦又是一声冷笑:“和你说?你连自己的老公都看不住,不先检讨你自己还和我说?要是你真管着钱我倒是不介意和你说说,就怕你只是个摆设,付明皓拿你当借口罢了。”

付明皓气得有些结巴:“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曲悦一听付明皓问自己,立即哭了起来:“我能怎么样,你当初怎么哄我来着,又说帮我拉业务又说你老婆不会伺候人,甜言蜜语地弄到手了就翻脸不认人,我就是要你给我个交待!”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话了!”付明皓反驳,其他人也跟着帮腔。

林安逸听不下去了,自己与付明皓这么私密的事被人拿来讨论,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种巨大的羞辱。

面对已经乱成一团的吵闹,林安逸头都要炸了。

正头疼欲裂的时候,感觉有人搂着自己的肩往外走,抬头一看,正是季文尧。

林安逸刚想说些什么,但看见他一脸阴沉严肃又说不出来了。

扶着林安逸上了车,季文尧就往自己住处开去。

在一个路口等红灯的时候,季文尧忍不住问:“你打算怎么办,难道还要忍下去?”

“我不知道。”林安逸实话实说。

“不知道我教你,离婚!其他的都不用再谈了。”

林安逸不说话。

季文尧叹口气:“安逸,我知道离婚对你来说是很难承受的一件事,可今天你也应该看出来了,就算你能忍那女的还不肯呢,她那架势不把付明皓榨干是不会罢休的,你觉得以后还能消停吗?”

然后停顿了下又说:“你要是还想继续过下去,那我帮你,我可以解决那个女人的问题,但不能次次都帮着付明皓收拾烂摊子。”

林安逸这时小声说道:“一开始你和我说这件事的时候,我以为是你搞的鬼,所以并不相信。现在我知道了,确实是付明皓在外面找了人,你还肯这么帮我,是我想错了,对不起。”

季文尧只是说:“我说过了,我只为你着想,你想怎么做我都尊重,也会帮你。”

到了地方将车停好,两人从车库坐电梯上楼。

进屋后,季文尧搂过林安逸轻声说:“安逸,今天的事情别往心里去,那种女人不值得,你想让我帮你教训谁都行,只要你能出气,别不高兴了。”

林安逸还是忍不住哭了:“其他的我都能忍,毕竟我也做错了事,我气的是他怎么能将那种事也和别人说了,难道我受的羞辱还不够多吗!”说完就在季文尧怀里呜呜地哭出声来。

“安逸乖啊,别哭了,付明皓那个混蛋糊涂到家了,明明是他自己不好与你有什么关系,我给你出气,咱不回去了。”

林安逸哭了半天才感觉好些,心里也好受不少,抬起头看着季文尧抽泣着:“谢谢你。”

无论以前季文尧做了什么,可他是一心为自己好,这点是谁也比不了的。

“傻瓜,谢我做什么!好了,不哭了,去洗个澡然后休息一会儿。”

说完季文尧就推着林安逸去了卫生间,又给她拿了内、裤和睡裙让她换。

林安逸尴尬地接过内、裤问:“你怎么会有这个?”

“特意给你准备的,我可是什么没脸的事儿都做尽了,不但买过卫生巾,而且又买了女性内衣和内、裤,你放心换吧,我都洗过一遍了,保证干净。”

林安逸眼泪差点又掉下来,季文尧一个大男居然给自己洗新买的内、裤,她哪配让他如此对待啊。

“怎么又要哭了,早知道我就不说了,快洗吧,再哭眼睛该疼了。”季文尧揉了下林安逸的头发就关上门出去了。

林安逸洗好之后换了衣服,季文尧又陪着她回了卧室,床已经铺好了,林安逸躺上去后,季文尧也在旁边躺了下来。

看着林安逸不安地动了动,季文尧亲了亲她的脸蛋儿:“你好好休息吧,我什么都不做,等你睡着了我就出去。”

过了会儿,林安逸见季文尧果然没其他动作,整个人才彻底放松下来。

“安逸,这段时间你先不要回去了,看看事情的发展再说,我帮你打听消息,好不好?”☆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林安逸心里还是有气,于是点头答应了。

季文尧见林安逸同意了,就开始说要带她买生活用品,又盘算着还缺什么。

林安逸听着季文尧沉稳平和的声音,慢慢地睡着了。

季文尧等林安逸睡熟了之后才起身,帮她盖了盖毯子,又看着她睡着的模样笑了一会儿才出去。

进了书房关上门,季文尧坐在沙发上喝着茶,看了看时间就拿过手机打了个电话。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季文尧只是偶尔答应两声儿,最后才说:“曲悦,我不想听你在这儿表功劳,我要的是结果。你既然同意了,就应该知道我这个人的办事风格,不要想总想着一步登天,那容易得很,你得多想想我季文尧要是想让一个人进地狱其实是件更容易的事情!”

放下手机,季文尧继续悠闲地喝茶,过了一会儿自己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付明皓,只要你做错了这一件事,我就可以让你永远翻不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