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婚变最新章节 > 40第39章
季文尧迅速洗了澡回到客厅,见林安逸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于是走了过去坐在她旁边看了看手机屏幕,原来是在玩游戏。

“一会儿晚饭想吃什么?”季文尧问。

林安逸没抬头。

“我吃什么都行,你要没有特别想吃的,冰箱里还有些菜一会儿我去做。”既然借住在别人家里,还是做些家务比较好。

季文尧答应了一声就继续在旁边看林安逸玩。

林安逸过了几关,心里想:这人怎么这么闲啊,大老板没事儿做,在这儿看自己玩游戏。

又过了两关,实在觉得两人这样坐着挺无聊的,就抽空撇了季文尧一眼,然后脸腾地一下子红了。

“季文尧,你眼睛往哪儿看呢!”

季文尧哪是在看什么游戏,直勾勾地眼神儿正顺着自己睡裙的领子往里面看呢。

“安逸,我难受。”

林安逸拉好领子往旁边挪了挪:“你怎么了?”

这人是想找借口转移话题啊。

季文尧收回目光笑了笑:“这儿难受。”

林安逸没防备,下意识就往季文尧指的地方看了过去,等看见那鼓、胀的凸、起时,立即转头站了起来。

“你还要不要脸?”林安逸说完就往厨房走。

进了厨房还感觉自己脸上热辣辣的,然后又从冰箱里拿出青菜。

刚拿起刀切了两下就感觉后背一股热气,紧接着季文尧的身、体贴了过来。

在林安逸的耳根处吻了吻,季文尧低声说道:“安逸,我难受,帮帮我。”

林安逸感觉到季文尧那处贴在自己tun、上不停地磨、蹭着,既不敢回头也不敢动,怕刺激他。

见林安逸没做出拒绝的反应,季文尧更大胆了,两只手从林安逸的腋、下穿过去,直接罩上了两、团、丰、满,只揉了几下就不耐烦地撩起了她的睡裙,把那两、团白、嫩实实在在地握在手里把、玩才稍微满意些。

林安逸紧握着刀把,想抗拒这股让自己浑身发软的感觉。

这时季文尧笑出了声儿:“可别伤着了,还是先放在吧。”说完就腾出一只手将林安逸手中的刀拿了下来,放在一边,然后又迅速回到原处。

随着季文尧的手越来越用力,林安逸挣扎起来。

“安逸,你这是着急了?”季文尧语调带着微喘,因为林安逸的挣扎更加将自己紧、贴在她身、上磨、蹭,还不时舒服地叹息一声。

不想再让季文尧占便宜,林安逸只好停下动作:“你别这样,疼。”

“那我轻点儿。”

季文尧虽是这么说,可手上的力道却是一点变化也没有,唇轻吻着林安逸的后颈,之后又腾出一只手一路滑向她的小、腹,顺着内、裤、摸了进去。

“安逸,你现在变得真敏、感。”手心的湿、滑让季文尧得意起来,这可是自己的功劳。

林安逸被季文尧弄得满脸绯红,她知道自己有感觉了,可一想到两人这种见不得人的关系,又不想再与他有过多的牵扯,心情复杂得很。

“你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就不能专心点儿?”季文尧不满林安逸走神儿,立即将手指、刺了进去,听到林安逸的惊呼才满意地笑了。

季文尧本就等了多日又忍了多时,现在已经顾不上过程的细腻了,感觉湿、度够了就立即抽、出手指将林安逸的内、裤拉了下来,然后搂着她的腰往上提,整个人也从后面、压了下来。

林安逸站立不稳直接倒向了前面的台面上,怕摔着自己又赶紧用双手撑住身体,转过头生气地说道:“季文尧,你要害死我吗?”

季文尧顺势亲了下林安逸的唇。

“我哪舍得害你,先忍一下,一会儿就舒服了。”

然后还没等林安逸弄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就架、起了她的右腿,找准位置,缓缓往里推、进。

林安逸这才知道这个流氓打的什么主意,顿时扭着身子想躲开。

“你有病,是不是?松开!”

季文尧用力压制住林安逸,呼吸有些乱:“傻子,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哪儿不是我的?这才是真正的夫妻之乐,以后慢慢教你更好的。”

说话间一多半儿已经挤、了进去。

林安逸支撑不住季文尧压下来的力道,上半身一下子趴在了大理石的台面上,冰凉的触感让她哆嗦了一下。

季文尧手上一紧,用压抑的声音说道:“差点儿让你给弄出来,放松。”

林安逸自知躲不过,只好深呼吸几次尽量让自己放松。

季文尧借着这个机会,扶着林安逸的腰、猛一用力,终于完全冲、了进去。

林安逸骤然的收、紧,让季文尧虽是感觉有些疼痛,但那强烈的快、感却让他脑门儿阵阵发麻,身体也微微颤抖起来。

再没有丝毫的犹豫,季文尧缓缓退、了出来,然后又是一顶、到底,腰、身开始大幅度地前、后摆、动起来。

林安逸只觉得体、内又疼、又、麻,前、胸被压在台面上被顶得生疼,忍不住轻声呻、吟出来。

季文尧将林安逸扶起来,十指紧紧掐按着两、团、上、下颤、动的饱、满,抽了口气才调笑起来:“可别压坏了,还是老公给你护着些。”

林安逸勉强扶着大理石的边缘,被季文尧冲撞得快差了气儿,虽是感觉体、内被、胀、得不行,可每次随着季文尧的抽、离那种空、虚、难、耐的感觉却不断在加大。

渐渐地,酥、麻的感觉袭遍全、身,林安逸再也忍不住晃、动起腰、身主动迎、合起季文尧。

季文尧差点被这销、魂、蚀、骨的感觉弄得魂儿都飞了,松开又手改为环住林安逸的腰,恨不得将自己整个都融、进她的身、体里去。

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从林安逸的口中溢出,听在季文尧耳里无疑仙乐一般。

林安逸神思恍惚,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那一波波快、感的袭来,一次比一次凶猛。

季文尧持续着大力的挺、动,同时将手探、到两人结、合的地方,摸索着林安逸敏、感的珠、粒,略微力拉扯,林安逸顿时瞪大了眼睛。

那种超出她承受范围的快、感,让她感到自己可能会像是会立时死去一样,于是咬着唇闷声急喘了两声儿,直着腰抽、紧身体失去了意识。

过了好一会儿林安逸逐渐回复了意识,而季文尧依旧从背后搂着她狂暴地进、出着,不时将舌、头伸、进林安逸的耳朵里舔、拭呵气,弄得林安逸不停地瑟缩着身、体。

“安逸,舒服么?”

回应他的却只是越、绞越、紧的抽、搐,季文尧此时也已经是撑到了极限,但还是又狠、顶了一阵子,才不再抑制自己的冲动。

林安逸感觉体、内的灼、热仿佛又胀、大了一圈儿,立即回头无力地说道:“你快起来。”

季文尧哪会听她的,只是按着林安逸的小、腹死死压、挤着、抖、动着。

“怎么能起来,都给你!”季文尧哑着嗓子笑。

林安逸虽然恼怒可也被季文尧这最后的冲、击再次带到了云端。

短暂的眩晕过去后,林安逸咬牙气道:“你还不起来?”

季文尧吻着林安逸光、滑的背闷笑:“生气了?这么大有用处的东西你还不愿意要?”

林安逸头上都快冒烟儿了:“你赶紧给我滚!”

季文尧这才笑着撤了出去,转过林安逸的身子又去吻她。

“别不高兴,我给你弄出来。”

说完就又往林安逸腿、间摸、了过去,让林安逸一把给推开了。

拿着自己的内、裤擦拭着流、出来的痕迹,林安逸出了厨房又去洗澡了,留下季文尧在原地吃吃地笑。

晚饭也是季文尧做的,两人吃完饭,林安逸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季文尧又挨了过来。

傍晚的一场厨房激、情让他食髓知味,看着林安逸就心痒。

林安逸几次呵斥也没能让季文变尧远离,只好任他搂着自己亲吻。

“你能不能别这么烦人,让我安静一会儿。”林安逸抓着季文尧的头发,将他从自己的胸、前拉开。

“你又不让碰,我还不能亲亲?”季文尧也觉得委屈,手又不死心地摸、了上去。

林安逸叹了口气。

“你让我消停一会儿吧,感觉有些疼。”

季文尧闻言松开手,果见林安逸雪白、酥、胸、上原本粉红的两、粒果实、现在已经变得又红又肿,仔细看了看就有些心疼了。

“有些破皮了,是我不好,没考虑你的状况,下次一定改。”

林安逸翻个了白眼不再理这个流氓。

季文尧知道林安逸劲不起折腾了也老实下来,搂着她一起看电视。

过了一会儿就听怀里的林安逸说:“我想给明皓打个电话。”

这下季文尧可不干了,坐直身体大声说道:“你给他打电话做什么,还有这个必要吗?你要是想和他谈离婚,那随便打,要不是就别打了。”

林安逸考虑了下才说:“离不离婚现在我不没法儿说,不过无论如何我也不能一直这么躲着啊,总要将事情都说明白才好。”

“我们之间的事儿你也说吗?”季文尧挑着眉问。

林安逸看了季文尧一眼,点了点头。

没必要再瞒着了,与其随时担心杨君会说出去,不如自己讲清楚的好,而且现在自己和季文尧这样相处,再怎么也不能继续隐瞒下去,否则对谁都不公平。

季文尧一下子就乐了,起身去了书房将林安逸的手机拿了过来,让她给付明皓打电话。

“你打吧。”

林安逸为难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打过去。

“怎么,我还不能听听,你这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私密话想和他说?”季文尧语带质问。

林安逸不想费力去纠正季文尧自以为是的口气,只好给付明皓打了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了。

“安逸,你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你听我解释,我真不是故意……”

林安逸打断付明皓急切的表白。

“明皓,我们还是见面再谈吧,后天中午11点我去找你。”

“好、好,我等你。安逸,你这些天都住哪儿啊,过得好不好?”

“挺好的,见面再说,我先挂了。”

季文尧从林安逸手里拿过手机按了关机键。

“怎么约后天,我那天没空,还是改个时间吧。”说完又要将手机递给林安逸。

“不用改,你有没有空我都不会让你和我一起去的。”

自己总要和付明皓好好深谈一次,哪能让季文尧参合。

季文尧虽然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出面,可心里还是不舒服,于是沉着脸盯着电视看。

林安逸看了看时间站起身说:“我困了,你自己看吧。”

季文尧关了电视也站了起来。

“我也困了,你看我心情不好也不安慰安慰我。”

林安逸不理他,季文尧几步追了过去,搂着林安逸的肩又笑了:“你别扔我自己在客厅里啊,我怕黑。”

林安逸总算认清了一个人能没皮没脸到什么程度。

到了和付明皓约好的日子,林安逸提前一个小时从季文尧的住处出发,到付家小区门口的时候还有二十多分钟才到十一点,可她远远就看见付明皓已经等在那儿了。

这时付明皓也看见林安逸,立即大步走了过来。

到了跟前仔细打量着林安逸,然后才说:“安逸,你还好吧?”

林安逸点点头:“天天好吃好喝的,又不用上班,自然是挺好的,你呢?”

付明皓又看了看林安逸粉白水润的脸色,苦笑着说:“你变漂亮了,我哪能好得了,咱们找个地方坐下聊。”

然后两人在附近找了个冷饮厅坐了下来。

点了东西之后,付明皓就迫不及待地说道:“安逸,我是犯了错,可只有一次,真的只有一次,并不是像曲悦说得那样,你要相信我!”

林安逸微笑着安抚他:“你先别急,我既然来了当然会听你说,而且我也有话要对你说。”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大抽啊,回评比码字还费劲,不过光光认直阅读了每一条评论,包括“花”这个字啦。

嗯,此章小滑肉儿奉上一盘儿。

ps:光光看了亲们的各种减肥方法和决心,就是没看到成果……,关于不开空调跑步,这是要光光进医院的节奏啊,哈哈!大家都要注意身体才好。

再有就是《纨绔总裁迷情记》这个确实是光光写的,不过写得不多,当时因为在17k所以才起了个这么雷的名字……,这个故事中有部分情节是真实的,虽然名字雷,但内容并不苏,但当时的编编并不认可光光写的故事所以光光就来jj啦。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那个故事光光还要好好重新构思才行,现在网上是没有正文的,亲们不要看错了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