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婚变最新章节 > 42第41章
林安逸第二天一大早就给付明皓去了电话,告诉他自己三天后才能回去。

“是他不让你回来吗?”付明皓问得很小心。

“是还有些事情,明皓你别介意,我和他不会再……”

“我了解你的为人,安逸,以后都不要再提这件事了,我们都慢慢忘了吧。”付明皓语气有些落寞。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付明皓还是嘱咐林安逸注意安全,林安逸心里一暖,也关心了付明皓几句。

之后的时间里季文尧表现得很平静,平时除了去公司就是在家和林安逸说说话,两人像老朋友一样谈天说地,林安逸还从未能这么自在地和季文尧相处过。

第四天的时候,季文尧也没再挽留,帮林安逸收拾了东西就在门口等她。

林安逸见他这样为难地说:“这些东西我不要,你也不用送我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季文尧挑了下眉:“本来就都是给你买的,你不要我也没用,你要是不愿意要一会儿出去的时候就扔了,我送你回去又有什么好担心的,付家人都知道这些天是我在照顾你。”

林安逸不想再节外生枝,但东西哪能说扔就扔呢,都是新的只好换了鞋跟季文尧一起去地下车库取车。

季文尧将车停在大门口,林安逸拿过行礼袋说:“那这些东西我就收下了,谢谢。”

季文尧看了林安逸一眼说:“嗯,你回去吧,自己照顾好自己,有事还是可以找我的。”

林安逸心里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于是赶紧开了车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季文尧按下车窗,看着林安逸进去后,点了颗烟开始吞云吐雾。

林安逸拎着行礼到了三楼,自己走的时候没带钥匙于是便敲了门。

来开门的是王秋容,一见门外是林安逸表情立即有些僵硬:“安、安逸,你回来啦,怎么也没来个电话好让明皓好去接你。”

“妈,我回来了,我和明皓说好的今天回来,他在家没?”林安逸奇怪王秋容怎么堵在门口不让开。

还没等王秋容回答,付明皓发怒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曲悦,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天天往我家跑,你还有没有一点自尊心了!我从没答应过将自己手里的单子全给你,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再到我家来我就报警了,你现在马上给我出去!”

王秋容更局促了:“安逸,你可别多想,明皓一直不愿意搭理这女的,可她天天来,不开门就在外面喊。”

这时曲悦也走到了门口,看了看林安逸笑着说:“哟,回来啦!这些天都没见着你,还以为你找着下家了呢,没想到还是自己跑回来了,快进来吧。”

付明皓一下子冲了过来。

“你走开,这本来就是安逸的家,用得着你说话吗!安逸,快进来,没想到你回来这么早,我还想接你去呢。”

付明皓接过林安逸的行礼放在一边,又扶着她的肩让她进来,这才关上门。

“安逸,你不要理她,这女人已经不可理喻了,脸皮厚得世间少有,一会儿我就报警。”

林安逸不去理曲悦只是问付明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付明皓既无奈又生气地说:“她三天前突然跑过来找我,不给她开门她就在外面喊,我妈只好给她开了门,结果就赖在这儿不走了,一直坐到晚上才离开然后第二天又来,我已经准备报警了,她这简直是骚扰啊!”

“付明皓,你放屁!你当初甜言蜜语哄的我,现在吃干抹净就想不认账了?你当我愿意来这儿呢,也不看看你家的破房子,亏你还敢在外面装大款儿,废话少说我只要你手里的单子,愿意报警你就报,姑奶奶才不怕,反正丢人的是你!”

付明皓气得浑身直哆嗦,这时曲悦拿起一条裙子举起来看了又看,啧啧有声地说着:“看看这裙子,国际大品牌啊,我说你也行啊,什么都没带就跑了出去,之后还能拿回来一行礼袋儿的名牌,有本事!”

说完还冲林安逸竖了竖大拇指。

王秋容听了怀疑地看了看衣服,又看了看林安逸。

“这是我让文尧帮安逸买的,我有算钱给他。妈,你别听她胡说。”付明皓反应挺快。

王秋容倒是相信儿子说的话,只是有些心疼,这林安逸是要哄回来,但也没必要花这么多钱哪!

林安逸就算脾气再好也忍不住说道:“你怎么随便就翻别人的东西!”

“你能买这些东西还跟我哭穷,付明皓你再敢跟我说你没钱!”曲悦扔下裙子又开始冲付明皓喊。

付明皓不耐烦地说:“我有没有钱与你有什么关系,你要是想要钱就去法院告我好了,法院判我给你多少,我一分不差地给你,现在你赶紧走!”

“好哇,你还给我来这套,告诉你姑奶奶不走,就是不走,你能把我怎么着!”曲悦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腿一翘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付明皓气得几步过去拽着曲悦的胳膊往外拉她。

谁知曲悦直接倒在了地上,连哭带喊:“快来人哪,要出人命了!付明皓,你个窝囊废!王八蛋!居然打女人,再碰我一下试试,我让你倾家荡产信不信!”

付明皓被曲悦尖锐的叫喊声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不敢再去拉她,只是站在一边皱眉叹气。

林安逸看不下去了,这乌烟瘴气的自己怎么呆下去,于是只好回房间拿了钱包又走了出来。

“明皓,你还是先解决这个问题吧。”

付明皓见林安逸说完就去收拾刚才被曲悦翻乱的行礼,立即走了过去。

“安逸,你这是做什么?”

林安逸将裙子叠好也没抬头:“我还是先出去住几天,等事情都解决了再回来。”

拉好拉锁,林安逸又拎起行礼袋往外走。

“安逸、安逸,你别走,我这就把她赶出去!”

付明皓想去追林安逸却被曲悦一把给拉住了:“你们夫妻别在我面前演戏,想跑?没门儿!付明皓,你不给我个交待哪儿都别想去!”

王秋容被曲悦气得心突突直跳,只觉得站都站不稳了,只好一小步一小步地蹭回房间躺在床上不停地深呼吸。

付明皓恨不得一脚踢死曲悦,可终究只是用力挣开她的拉扯也回了房间将门摔得震天响。

曲悦撇了下嘴给自己倒了杯水,又坐回椅子上拿过遥控器悠闲地看起了电视。

林安逸离开付家刚走到二楼的缓步台时就看见季文尧正站在那儿冲自己笑。

快步下了楼梯,林安逸怒气冲冲地质问:“我就知道是你搞的鬼,曲悦是你找来的吧?不然哪有那么巧,你非要我给你三天时间,她也正好在付家闹了三天!”

“我也没打算瞒你,不然也不会在这儿等你了,走吧。”季文尧大方地承认了。

“走?你以为我还会跟你走吗,你居然收买了曲悦,你是怎么和她联系上的?”

季文尧耸耸肩:“既然我派人调查了付明皓自然能了解他的一切,找到曲悦又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我可没收买她,是她自己愿意的,我只是和她说了下我帮了付明皓多少忙而已,只能说是那女人自己起了贪念。”

“那也是你怂恿的,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这样害明皓有什么好处?”

“你不能回付家就是唯一的好处。”

林安逸气道:“我回不了付家也不会再和你回去,你打错算盘了!”

季文尧笑了笑:“我也没想你能和我回去,我只是不想骗你所以才做得这么明显,也是要让你知道我的决心。”

林安逸瞪了季文尧一眼不再理他,伸手推了他一下就要下楼。

“安逸。”

林安逸站在楼梯上回头看向季文尧态度冷淡:“你还想说什么,你再怎么解释也没用。”

季文尧好笑地摇了下头:“看你气的,至于么?我只想告诉你,我已经替你找好住处了,保证安全。”

“我住哪儿不用你管,你少在这儿假好心了!”

林安逸跑下楼,心里却想着自己到底能去哪儿住,住宾馆太贵了根本住不起。

然后突然想起李玲来,这个小姑娘一直租房子住,自己可以去她那儿暂时住几天。

打定主意就急匆匆地往外走,却在小区大门的拐角处和人撞上了。

林安逸被撞得生疼,往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体。

“走路怎么不长眼睛,就这么横冲直撞的,也不说句对不起。”对方吵嚷着。

林安逸揉着肩膀刚想道歉一抬眼却忍不住惊呼起来:“妈,你怎么来了!”

杨桂珍也看清了撞自己的原来是自己的女儿,又抱怨道:“安逸,你就不能稳重些,你跑什么,小心摔着了。”

“妈,你没事儿吧,哪儿撞疼了没有?”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没有、没有,我没事儿,你要去哪?”

林安逸支吾着:“我要出去办点事儿,要不您先回去吧,他们家今天有客人。”

“姐,你还想瞒我们哪,爸妈和我早就知道付明皓做的好事了,你还替他遮掩!”林旭停好车也过来了。

啊,家里人都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林安逸头都快晕了,然后突然脑中灵光一闪,立即回过身去。

果然看见季文尧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姐,你可别怪文尧哥啊,他不是故意说出来的,不过是我们一起喝酒,文尧哥喝多了漏了口风儿,我才逼着他说的。”林旭赶紧给季文尧开脱。

季文尧会喝多?还漏了口风儿?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林安逸咬牙切齿地看着季文尧,却被自己妈拍了下。

“你瞪着人家干什么?要不是文尧我们能知道你受这个罪呢?你怎么从付家跑出来了,你有本事瞪文尧,怎么不去教训付明皓还有那个狐狸精啊!走,跟我去付家!”杨桂珍抬腿就往小区里走。

“妈,您别去了,明皓自己能解决,他已经知道错了。”

“姐,你别太老实了行不行?付明皓都在外面有人了,你还替他说话,让我们说你什么好呢!”

林安逸哪里拦得住母亲和弟弟,只好跟着往回走,边走还边劝,希望能有挽回的余地。

杨桂珍根本不听女儿的唠叨,气势汹汹地上了楼,林旭上去就砸门。

“你们是谁,哪有这样敲门的,像强盗似的!”曲悦开了门张口就教训林旭。

林旭问道:“这是我姐家,你又是谁?”

曲悦看见林安逸就轻哼了一声儿:“我是谁,你姐还不知道吗,我是你姐夫领回来的。”

“好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这么明目张胆的跑到我女儿家里来撒野,今天我就教训教训你!

杨桂珍上前劈头盖脸地就给了曲悦一巴掌。

“你这个老不死的,居然打人!”曲悦哪肯吃这个亏立即就要还手,却让林旭一把给推开了。

“付明皓,你还不滚出来,我都快被你老婆打死了!”曲悦知道自己占不到便宜,索性就坐在地上开始撒泼。

付明皓和王秋容都从房间里跑了出来,不知道这个曲悦又在闹什么。

当看到林家来的人后,呆了半晌才手忙脚乱地迎了过去。

“付明皓,你养家都没养明白呢,房子都买不起就在外面找女人,你对得起我姐吗!”

林旭揪着付明皓的衣领子一拳就挥了过去。

付明皓被打得一个踉跄也坐在了地上。

曲悦立即捧着他的脸看了又看,又指着林旭喊:“你是土匪啊,跑到别人家里打人,你们是哪来的混蛋,都给我滚,不然要你们好看!”

然后又柔声对付明皓说:“明皓,你疼不疼?”

杨桂珍差点气疯了:“一对儿臭不要脸的狗男女!你个贱人,老娘今天非撕烂你的嘴不可,我宁可先让你毁容,再花钱给你整容了!”

说完就扑了过去,要打曲悦。

曲悦却只是躲在付明皓身后,不时说上一、两句难听的话气杨佳珍。

王秋容傻愣愣地看着自己儿子被林旭连拖带揍的,又看了看扭打在一起的曲悦和杨桂珍,只恨自己怎么还不昏过去呢,这人是丢尽了。

林安逸也蒙了,竟没想到上前去拉架。

季文尧则倚在门旁,又点了颗烟,得意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出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