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婚变最新章节 > 45第44章
王秋容被抢了钱,这才冲出门去开始大声嚷嚷,周围的人有看热闹的,也有好心帮着报警的。过了十来分钟警察过来了,让王秋容跟着回派出所做了笔录,分析过后认为这是一起陌生人没有任何联系的作案,根本无从查起,所以也只能是先备个案,就让她回去了。王秋容回到家,看着睡死在床上的付岩,自己坐在客厅里抹眼泪,最近怎么这么倒霉呢。林安逸也是躺在床上睡不着觉,虽说今天是季文尧强拉的自己,可自己没有彻底反抗,那么这已经是对婚姻一种实质性的背叛了,其实她对自己和付明皓的婚姻也不抱太大希望了,可就是没有决心和勇气走出这一步,再加上付明皓的态度也让人犹豫。叹着气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起手机看时间,然后又点开一条未读信息。看完信息,林安逸靠在床头闭上眼睛按了按眉心,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又躺下,这回则是很快的就睡着了。付明皓过了几天又打来电话,说是已经和曲悦说清楚了,她不会再来闹了,想约林安逸出来。林安逸很痛快地答应了,两人还是在上次的冷饮店见的面。付明皓刚坐下就着急地说:“安逸,事情都处理好了,你让我去见见你爸妈吧,我给他们赔罪。”林安逸问:“曲悦那么难缠,你是怎么说服她的?”付明皓无奈地说:“还能怎么办,只能把我手里的业务单子都给她了,不然她哪有可能放过我。”林安逸迅速看了付明皓一眼。“你不是还要买房子吗,怎么把单子全给她了?”“钱没了可以再赚,可老婆只有一个,安逸,我这也是为了让你看到我的真心。”林安逸感动地笑了下,然后又愧疚地说道:“明皓,没想到你为我能放弃这么多,可我对不起你,我没能彻底与季文尧撇清关系。”付明皓很是大度:“你是说住他房子的事情?这个我能理解,只要咱们夫妻两个不分心就行了。”林安逸摇摇头:“不是这件事。明皓,是我对不起你,我不是个好女人,也不配再做你的妻子,我们还是离婚吧。”付明皓不说话努力去理解林安逸话中的意思,半天终于明白过来了,立即激动起来:“你是说,你和他还有亲密来往?安逸,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为你什么都不要了,你居然还……”付明皓深吸了口气才继续往下说:“是他逼你的吗,要是这样我们去报警。”林安逸只是摇头并没回话。付明皓挺不住了:“安逸,你这样我只能认为是你变心了,对不对?你觉得季文尧比我有钱、比我有能耐,就想扔下我不管了,是不是?”林安逸抬起头看向眼泪含在眼圈里的付明皓低声说道:“不是,我就是和你离婚了也没打算跟他在一起,我只是觉得对不起你,就算是勉强过下去,你早晚他会嫌弃我的。”“不!我不会!安逸,我知道你就算和他在一起也一定受了不少苦,你相信我,我会珍惜你的,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不能再失去你啊!”林安逸也流下泪来,悲伤地看着付明皓:“明皓,你说的是真心话吗?你真的可以不计较我和季文尧之间发生的一切?”“我不在意,真的不在意,只要你还愿意和我过下去就行。”“明皓,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真不同意和我离婚?”付明皓坚定地摇头:“不到最后那一刻,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弃你的。安逸,也请你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好吗?如果不去尝试,又怎么知道我们会不会过得好呢。”林安逸擦掉眼泪,温柔地笑了:“好吧,你找个时间去和我爸妈道歉,如果他们原谅你,我就和你回去。”付明皓一下子兴奋起来:“我就知道我老婆舍不得我,我会尽快过去的。”两人出了冷饮店便分开了,林安逸又给季文尧打电话。“安逸,你怎么会主动给我打电话,我是不是应该买去彩票?”季文尧好心情地开着玩笑。“你在哪儿呢,我想见你。”季文尧立即笑出了声儿:“我这可真是受宠若惊,我在公司,你在哪儿呢,我去接你吧。”林安逸拒绝:“不用,我打车去找你。”等林安逸坐出租车到了季文尧公司大厦门口儿的时候,就看见季文尧已经在大厅里等着了。季文尧走了出来,很自然地搂着林安逸的腰:“什么事儿啊,这么急着见我,是不是想我了?”林安逸没理他,两人一起进了电梯去了季文尧的办公室。坐在沙发上,看着满脸笑容的季文尧,林安逸面色复杂:“季文尧,你到底喜欢我什么,能让你这么执着。”季文尧笑着说:“我也不知道,不过就是看着你被人欺负我就生气,看着你受委屈,我就跟着心疼,要是想着能让你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我就高兴,还有跟你做、爱的时候,我就舒服得想死。”本来还觉得窝心的林安逸,却被季文尧最后一句话给羞红了脸。“好了,你别说了。”季文尧嘻嘻一笑:“我这不是得把最真实的感觉说出来么,要不怕你不相信,像我这么一个优秀的高富帅怎么就巴上你了呢。”林安逸听完,脸色严肃起来:“文尧,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很好,我也不是不知道感恩和回报的人,可我不想连累你,更不想让自己已经一塌糊涂的生活再去扰乱你的人生,你还是放弃我吧。”“你把话说清楚点,我的人生别人想扰乱也难,你这是又有什么打算了?”季文尧仍笑着,可语调已经变了。“我已经打算和付明皓和好了,他会去求我爸妈原谅,然后我就和他回付家,曲悦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付明皓把自己所有的业务都给了她。”林安逸将事情直接说了出来。“看来付明皓是明白我说的有舍才有得的意思了。行,我尊重你的意见和想法,不过他付明皓既然不介意带绿帽子当王八,那我季文尧自然就更不会介意继续当情人了,你随便吧,我都赞成。”林安逸听了这话却没像平时那样生气,仍是看着季文尧,眼里有些无奈还有些心疼。“你这是何苦?”季文尧反问:“你又是何苦?”“文尧,我有自己的想法,不过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傻下去了,我会按照你说的去动动我自己已经僵死的脑筋,所以你别管我了。”季文尧站起身走向办公桌,边走边说:“我也希望你是真学会为自己着想了。还一个多小时下班,你坐着休息一会儿吧,下了班一起去吃饭,至于你说的不管你,我做不到!”林安逸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翻看旁边架子上的杂志等季文尧下班,偶尔也瞄上他一眼,她还从未见过表现得如此认真又正经八百的季文尧。垂下头细想了一遍刚才他说的话,又在心里叹息一番,同时也坚定了自己做出的决定。自己的人生已经浑浑噩噩地过了近三十年了,不如博一次,就当给自己留下一段回忆吧。付明皓行动很快,没过两天就跟着林安逸去了季文尧借给林家的住处。进了门就是一通哭,一个大男人流着泪痛斥自己做的错事,最后还给林安逸的父母跪了下来,求他们原谅自己,又让林旭再给自己几拳。杨桂珍倒是不好意思了,这付明皓也太诚恳了,自己还真说不出别的话来,林旭也挠着头没话说,哪还有可能去揍他。于是林家三口人一齐将付明皓扶了起来,虽然仍是教训的语气,可态度已经很明显是软化了。林安逸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看着这一幕,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直到杨桂珍喊她。“安逸,这事儿你怎么看,咱们再怎么说都没有用,关键日子还得你自己过,你自己拿主意吧,我和你爸是没什么可说的了。”林安逸走了过去,微笑着说:“我早就不愿意再计较了,要是爸妈也原谅他了,我们就准备回去。”杨桂珍虽然心里还装着季文尧的事情,可又一想这事儿不靠谱,再一个也觉得女儿和付明皓毕竟是原配,要是能好好过下去自然更好。于是也就借着台阶转了风向,留付明皓吃了饭,然后林安逸就拎着早已经收拾好的行礼和付明皓一起回了付家。进了家门,付明皓就和林安逸说:“我妈这两天病了。”林安逸问道:“怎么?”付明皓就将王秋容在小卖店被抢的事情说了一遍。“没想到现在的贼都这么明目张胆了。”付明皓皱眉:“谁说不是呢,我妈也是被吓着了,小卖店暂时也不能开了,你去看看她吧。”林安逸推开门看着病恹恹的王秋容走过去轻喊了一声儿。王秋容半睁开眼,一看是林安逸就坐了起来哭道:“安逸,你可回来啦,明皓他有错儿,你原谅他,看在我这个快病死的人的份儿上就别计较了。”“妈,您乱说什么,安逸这不是已经回来了,我爸呢?”“那个老不死的,除了喝酒去公园儿还会管我的死活?”说完又拉过林安逸的手:“回来就好,以后踏踏实实地过日子,明皓不好我说他。”林安逸点头答应着。然后又和付明皓回了自己的房间。坐在床上,林安逸为难起来。付明皓问:“安逸,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心事?”林安逸过了半晌才开口:“明皓,我知道我这么说有些过分,可我们能不能先不要履行夫妻义务,我、我不太习惯。”付明皓笑了:“我还当是什么大事儿。唉,你一定受了不少罪吧,你放心在你调整过来之前我一定不会勉强你,不过为了不让爸妈疑心,我还是得睡在这个屋子里。”林安逸感激地看着付明皓:“明皓,谢谢你能这么包容我。”“我们是夫妻,自然要互相体贴,你别想太多了,好好儿调试自己吧。”林安逸回到付家没多长时间,付丽佳和付丽娜也来了。她们因为一直没过来并不知道王秋容被抢的事情,再加上王秋容自己也生女儿的气就没让打付明皓打电话告诉她们。付丽佳和付丽娜都听完也都吓坏了。“妈,这么大的事儿您怎么能不告诉我们呢,明皓出事儿我们不过来也是有原因的。大姐夫和志勇说这种事我们不好参与,而且人越多越乱,明皓要是早把钱给她不就完了,何苦丢这个人。”付丽娜说着不能来的苦衷。“那是多少钱你们知道不知道,能说给就给吗?”“那现在不是也给了?好啦,不提这些过去的事情了,以后他们小两口儿好好过吧。”久违的娘儿仨恢复了往日的亲热,又开始在家里支起牌局儿了。因为付岩总往外跑,所以王秋容就想起了自己的妹妹王秋静,便打了电话过去。这电话一打起来大半天才放下。“妈,您怎么说了那么半天,让老姨直接过来不就完了。”付丽娜已经不耐烦了。王秋容本来就是心病,现在家里人全了病是早就没了,一听二女儿问就乐了。“我说你老姨怎么这么消停呢,原来是杨君已经被文尧给甩了!”付丽佳和付丽娜这下全来精神了,急忙问是怎么回事儿。“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过听你老姨的意思好像是文尧以前的女朋友回来了给搅合黄的。唉,我就说杨君那孩子没富贵命,文尧多好的人哪她还把握不住,这下可是白吹牛了。”付丽佳轻笑了一声:“要我说这就是自不量力,她是长得还行,工作也拿得出手儿,可跟文尧比起来差太远了,人还是有自知之明才好。”母女三人也顾不上打牌了,只是起劲儿地议论着杨君的事情。林安逸在旁边听着也不插话儿。这时付丽娜又说:“好久没见到文尧了,等哪天我得给他打个电话,咱们家和他的联系可不能断了,我的砖厂马上就要开起来了。姐,你家真不买车啊?”付丽佳其实也动心:“这事儿我还要和你姐夫商量,他同意才行。”晚上等付明皓回来的时候,林安逸问他:“明皓,你不是说不再和季文尧有经济来往了,怎么今天你姐她们还要找他办事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