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婚变最新章节 > 46第45章
付明皓换衣服的动作顿了顿才笑说:“这段时间太乱,我都忘记这个事情了,明天她们不是都过来吗,正好你也休息,到时候我就和她们说清楚。”

林安逸听了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对了,明天我上午要出去一下,有个同学从外地回来想看看我,估计要多聊一会儿才能回来。”

“什么同学,我怎么没听说过。”付明皓问。

林安逸说:“我的同学你哪能都知道,这个是小学同学,后来嫁到外地去了,这次是因为怀孕了才回来,准备在娘家养胎。”

付明皓也没听进去,只是拿着手机一直摆弄,见林安逸不说了才讲自己的事情。

“有件事儿和你说下,我手里的单子都给出去了,可毕竟还担着组长的名儿,业务上不能太差,家里的事情也都处理得差不多了,从现在开始我肯定要忙起来,平时我要是回来太晚你也不用等我就先睡吧。”

林安逸答应着又嘱咐他注意身体,便躺下睡着了。

第二天林安逸见完同学回来还没进门就听见屋里面又在吵闹着。

难道是曲悦又来了?

开门之后却发现是付丽娜正指着付明皓说嚷嚷呢。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你这是鬼迷心窍了还是怎么的,刚撒完钱解决了一个姓曲的狐狸精,现在又看文尧不顺眼了,人家哪儿得罪你了,你发什么疯不让我们和他来往!”

王秋容也很生气:“明皓,这才消停几天你又没事儿找事儿,文尧一直帮咱们家,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

付明皓也不反驳只是说:“反正以后你们不要再找他帮忙搞什么投资了,别总想着占便宜,我坚决不同意你们再和他来往。”

“你个混小子,你自己愿意怎么做是你的事儿,我们的事儿你少管!我们还等着那房子下来呢,20多万买套80多平的房子还是精装的,先不说别自己住不住的,就是转手买了又能赚多少钱!”付丽佳也难得发起了脾气。

付岩则更是干脆:“我看你是好日子过够了,你看看你最近办的都是什么事儿,你瞅着文尧来气,你就滚,别妨碍了别人家的好日子!”

“行,我滚!”

付明皓气得脸红脖子粗的,快步往门口走,正好看见了林安逸。

“安逸,我已经尽最大努力了,是他们冥顽不灵,我也只能管好我自己,真是气死我了!”

说完就摔门走了。

其他人一听这话立即将矛头对准了林安逸。

“安逸,明皓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你挑唆的让他不许我们与文尧有来往?”王秋容盯着林安逸问。

付丽娜也跟着质问:“你这是什么意思,咱们家都借着文尧的光儿好起来你不也跟着享福,怎么你反倒不乐意?今天还是把话都说明白的好,你到底想怎么着,你想搅合什么!”

林安逸委屈地低下头。

“爸妈、大姐、二姐,你们先别生气,一会儿我就解释清楚。”

林安逸说完就拎着兜子回了自己的房间。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她想捣什么鬼。

林安逸进了房间后从兜子里拿出一个档案袋,四处看了看,最后将档案袋放进了床头柜底下,又从衣柜最里面的暗格里拿出一本存折,这才出了房间。

林安逸将存折摆在茶几上说道:“其实明皓一直对文尧都有抵触情绪,他总说自己论年纪还比人家大一岁,可身份地位却是天上地下的差距,我平时都尽量不在他面前提文尧的事情,就怕他受刺激。可明皓成天说什么要断了和文尧的来往,不许他再进咱家的门。妈,我哪愿意放着钱不赚呢,您不是也想买辆车吗,这是16万,是明皓前段时间拿回来的,不过以后估计也不可能再拿回来这么多钱了,这钱给您凑分子买车吧,但千万不要让明皓知道。”

王秋容卡巴着眼睛看着存折,又看看林安逸问:“你是说明皓觉得文尧比他强,所以才不乐意让咱们与他有来往的?那这孩子也太死心眼儿了,原来当初买车不是你不愿意拿钱哪,这个明皓还撒谎说是你死活不同意,真是的!”

付丽佳皱眉:“明皓连这点胸襟都没有,这分明是嫉妒文尧,他自己又自卑,我们居然没发现。”

“我有办法,以后咱们谁都不要在家里提文尧的事情了,买车还有将来买房子的事儿都不告诉他。安逸,今天我才知道你受了多少委屈,错怪你了,我们以后都私下和文尧联系,到时发了财赚了钱,明皓就是再不乐意还能把钱扔大街上去?让他自己在外面扑腾吧,不用管他了,这样儿他心里还能舒服点儿!”

大家听了付丽娜的话都觉得有道理,也同意不再拿季文尧刺激付明皓,还让林安逸平时策略些开导开导他,林安逸立即点头答应。

过后林安逸将存折密码告诉了王秋容。

王秋容这是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儿媳妇没白娶。

“安逸啊,没想到你这么明事理,往后咱们一心为这个家,有什么难处你就和我说,咱们就和亲娘俩儿一样。”

“妈,您理解我就好,明皓的痛苦我特别理解,我什么都不计较,只要这个家能好起来,吃多少苦我都不怕。”

王秋容深受感动:“好孩子,以后再不让你受委屈了,明皓不会办事儿你原谅他,妈给你撑腰作主。”

然后拉着林安逸说了半天才让她回自己屋里,又小心翼翼地收好存折,准备自己再拿出些钱来也买辆车出租。

付明皓一宿没回来,林安逸也不打电话给他,下午的时候直接去公司上班了。

到晚上十点钟下班的时候,季文尧来了电话要接林安逸,不过因为应酬还没结束就让她在公司等一会儿。

“不用了,你忙吧,我坐公交车回去。”

“那个叫孙鹏的还和你一起走吗?”季文尧想要是姓孙的也在自己还能放心些,因为天气转凉了街上的人就不像夏天时那么多了。

“你不是给他找了好地方,人家早就不干了,车站离家那么近,没事儿的。”

季文尧考虑了下说:“那好吧,你到家给我打电话。”

“行,我知道了。”

“不对呀,我说你怎么这么听话了,是不是心虚啊,做亏心事儿啦?”林安逸既没嫌自己烦,又没不搭理自己,季文尧感觉不对劲儿。

林安逸笑了:“怎么,你还受不了别人给你点好脸色了?谁关心我,我自己心里有数儿,我没那么不识抬举。”

“那你怎么还和付明皓回去?”难得林安逸态度这样好,季文尧倒舍不得放下电话了。

“我自然有我的想法,你别管了,我要上车了不和你聊了,你少喝点酒吧。”

“哎,我一定听话,有司机在你不用担心。”季文尧浑身都舒坦得什么似的,他哪曾在林安逸这里得到过这种待遇,又说了几句才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

林安逸上了公交车,坐在最后一排抿着嘴笑,又拿出手机看新闻打发时间。

可过了一会注意力就被转移了,前边儿隔着两排的单人座上一个穿紫色衬衫的男人正讲着电话,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这人真是太没素质了,在公交车上哪能这么大声,林安逸在心里腹诽。

因为时间晚所以车上人不多,零零散散地坐着,不时有人回过头去看那人。

“别总和我提钱,我没钱,你他妈的能把我怎么样?我不怕,我他妈什的么都不怕!”

“啪!”那人按了手机后又用手机砸了下前面的座椅。

本来一名站在车门前要下车的女人一直在看着他,但被瞪了一眼后立即转过身面向车门不敢再看。

林安逸坐在后面看得清楚,只见那男的不安地往窗外望了望,然后又翻着白眼盯着那女人的后背看,表情也越来越阴沉,最后几乎是在用眼白在瞪人了,再配上他那张黑黝黝的脸感觉分外吓人。

林安逸忐忑不安地坐在位置上,小心地注视着那男人的一举一动,又想着等呆会儿车停了自己就跟着下车,宁可走着回去也不担这个心,反正还有两站就到家了。

眼看着快到站点儿了,那男的突然使劲用拳头敲了下玻璃,大家都被吓了一跳,一齐看向声音的来源。

然后就见那男的站起身对着站在车门前的女人就是一脚,接着也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一把刀已经插、进了那女人的后背。

车里顿时有人尖叫起来,司机立即踩了刹车开了车门,前面的人还好都从前门儿逃了出去,坐在后面的五六个人,包括林安逸则是没一个敢动地方的。

“让你瞧不起老子,让你看,老子弄死你!”

起先还惨叫着的女人,没一会儿就只剩下小声儿的□了,血到处都是。

这时有人坐不住了,想趁着那男人注意力都在女人身上的时候跑下车。

那男人呼地一下站了起来,举着还在滴血的刀拦在台阶那儿。

“你们都瞧不子老子是不是,以为我没钱就他妈的可以随便把我踩在脚底下,是不是!今天你们几个倒霉,老子不想活了,你们陪老子一起上路吧!”

季文尧坐在车里看了看时间,觉得林安逸应该到家了,纳闷她怎么还没给自己打电话,短信也没有,心里有些着急就拨通了林安逸的手机。

结果手机一直响却没人接,再打过去就是无法接通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季文尧心绪不宁地拿着手机再拨,结果还是一样。

这时他再也挺不住了立即让司机改道,去了林安逸平时坐公交车的路线。

一路上不停地往外面看,盼着能发现林安逸,直到快到付家小区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前面停着的全是警车,而最让他心惊的就是路中间停着的那辆公交车,正是林安逸平时坐的553路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