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婚变最新章节 > 47第46章
林安逸只觉右脸疼得发麻,刚才她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那男的直接就冲过来将手机抢过去,然后劈头盖脸地就往自己头上砸,她动都不敢动一下,更不敢伸手去挡,生怕再刺激这个男人。

“还接不接手机了?让你接!”那男人朝林安逸落在地上的手机猛踩了几脚,手机立时就碎了。

林安逸一直低着头不做任何反应。

“你挺有本事啊,老子说话的时候你手机响,就你胆子大是不是,敢情你这身肉不怕刀子捅,是不是!”

那男的说完就过来要拉林安逸,林安逸已经吓得不会动了,全身都在抖。

正闭上眼等着被抓过去的时候,突然又听那男的喊:“妈的,往哪儿跑!今天说了让你们几个陪老子一起死,还想跑!”

林安逸抬眼看去,只见是个50多岁的矮个子男人被那人从背后勒住了脖子,他应该是想趁这个变态到后面来抓自己的时候跑出去,结果却被发现了。

紫衣男人将那人推倒在地,抄起旁边的塑料垃圾桶就狠命地往他头上砸,没一会儿垃圾桶就碎了,碎片有的扎在了那矮个子男人的脸上血瞬间淌了满脸,而那人倒在地上连声都没有了。

这时警车已经陆续感到现场,林安逸往外瞄了瞄还有特警的车也来了,警灯闪烁成一片刺眼得很。

几个警察围住了后面的车门,想进到车里。

“都给我站住,谁都不许上来,不然我先一刀解决了她!”紫衣男子立即抓过旁边的一个小姑娘,把刀架在她脖子上往后退了几步。

警察停下动作开始劝他放了人质。

“不用和我说这些没用的,看见没有,这地上已经死了一个了,那个估计也快断气儿了,我已经活不成了!我他妈的什么都明白,你们都给我滚开、滚开!”

警察无奈只好退后。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女儿才五岁啊,还等着我回家呢,求你了。”一个女人终于挺不住这种压力跪倒在地上。

“老子已经是死人了,现在就是不被债逼死也得被枪毙,还管你有没有女儿!想回家看你女儿?行啊,让你家里人送一百万现金来,我立马就把你放了!”

那女人只是哆嗦着磕头,紫衣男人不耐烦了,拖着手里的人质走过去,一脚就踢在那女人的太阳穴上。

那女的直接就栽倒一旁,捂着头疼得在地上翻滚。

林安逸看着前面人高马大的紫衣男人,恐惧得已经有些麻木了,心里想着难不成自己今天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死了?

这时车里只剩下林安逸和另外一个中年女人还好好儿地坐在位置上,地上已经躺下三个了。

季文尧早就已经看见林安逸在车里了,几次想冲过去都被警察给拦了下来,只能脸色发白地站在外围,只恨自己不在车上,好歹也能搏一搏。

僵持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这男的受了什么启发,突然提出条件。

“像我刚才说的,你们家里谁能拿出一百万现金我就放了谁!都给自己家里打电话,快点!”

警察这时劝道:“你要这么多钱也没有用,你以为这是演电影呢还能跑出去?”

那人笑了:“谁说我想跑了?我只要看见现金,其他的不用你们管!”

“我有,我有一百万!”

季文尧趁警察没注意一下子就冲到了车门跟前。

“你有?你是谁?”紫衣男人狐疑地看着季文尧。

“这位同志,你不要在这儿扰乱现场,赶紧退到警戒线后面去!”警察皱着眉对季文尧说。

季文尧不去理会警察的话,虽然脸色不好,但语调很冷静:“最后一排坐着的是我老婆,我有一百万你放了她。”

紫衣男人拉着人质侧身看了一眼才说:“家属来得挺快啊,要不是那男的想跑,这会儿估计你只能给你老婆收尸了,别说得好听,钱呢?”

“你给我半小时,我让人把钱送来,你要还认为自己算是个男人就说到做到!”季文尧被这话吓得也是心跟着颤,不过他现在更害怕的是有钱也不能保住林安逸的命。

“哼!你不用拿话激我,钱拿来再说!”

警察见季文尧的样子像是真能拿出钱来,也就报着点希望看能不能有转机,一边又请示安排狙击手。

季文尧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不大一会就来了三辆车,下车的三个人手里拎着小包。

警察放这三人进来。

“文尧,出什么大事儿了,突然要这么多现金?”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什么也不用说了,我明天就把钱给你们送去,我先救我老婆。”季文尧从三人手里接过钱。

“这说的什么话,就是你要得太急了,家里现凑的。”

季文尧将钱装到一个包里,然后站到车门口说:“钱在这呢,你要是不相信我数你看着。”

那人探头往车下面的包里看了看说道:“还真是个有钱的主儿,不用数了,我相信你,你现在把钱都拿出来放在地上。”

季文尧按照他说的将钱倒在了地上。

“一百万也才这么一小堆儿,我还以为能有多少呢,这真他妈的是个害人的东西!”

那人吐了口口水又不怀好意地看着季文尧笑了:“你现在把这些钱烧了,我就放了你老婆,你看怎么样?”

季文尧二话没说,从衣服兜里掏出打火机拿起几张就烧了起来,等火势大了些就将钱往火堆里扔,又让司机和那三个朋友一起过来帮忙。

站在跟前的人都傻了,这是钱哪,一百万货真价实的钱啊,还真烧啊!

看着火势越来越大,季文尧将钱都扔了进去,之后才起身看向那男人。

那人盯着火堆看了一会儿,然后又深深地看了季文尧一眼,才转身对泪流满面的林安逸说:“你走吧,你命好,我就不拖着你一起走了,这一百万给我当纸钱烧了我也瞑目了。”

林安逸费了好大力气才站起来,泪眼模糊地往前走过去,在经过那人身边的时候连气儿都没敢喘,就怕他反悔又扣下自己。

等走到车门口的时候季文尧隔着阶梯一把将她给抱了下来,林安逸知道自己是真正地安全了。

靠在季文尧胸前,将头紧紧埋在他怀里,任凭他抱着自己走,无论去哪儿她都觉得安心。

季文尧抱着林安逸上了旁边的救护车,到医院检查了一遍,林安逸右脸已经肿起老高,不过倒不严重,医生只是让她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强调重点是注意调试心理受到的影响。

检查过后警察又要做笔录,季文尧拒绝了。

“我老婆刚受了这么大的惊吓,能不能等过两天我再带她去做笔录。”

警察看了看季文尧,其实也是被眼前的男人惊吓到了,一百万说烧就烧了,不过也确实很佩服能如此有情有义的男人,于是也没为难他,只是将林安逸的个人信息和联系方式做了登记,让她感觉好一些的时候再去派出所做记录。

林安逸一路上都紧拉着季文尧的手不敢松开,但这时也哭不出来了,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感觉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麻木地跟着季文尧走。

季文尧扶着林安逸坐进车里,然后自己也坐了进去,半抱着她让司机回自己住的地方。

低头看了看眼都不眨一下的林安逸,季文尧心疼了,不停地轻抚着她的背说:“安逸,别怕,已经安全了,没人能伤害你了。”

林安逸听了也没太大反应,只是更加搂紧了季文尧的腰。

回到家时,林安逸说什么也不肯自己一个人呆着,季文尧去哪儿她去哪儿。

“安逸,先去洗个澡,好不好?就一会儿冲一下水就出来。”

林安逸只是摇头,别说洗澡了连衣服都不肯脱。

季文尧没办法只好脱了外衣陪她一起躺在床上,想先把林安逸哄睡着了再说。

开着床头灯轻声安慰着林安逸,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见她闭上了眼睛,季文尧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季文尧赶紧去看身边的林安逸,结果这一看却吓了一大跳。

只见林安逸依然维持着昨天的姿势,一只手紧抓着自己的衣服,两只眼睛通红里面全是血丝。

“安逸,你昨晚没睡吗?”

林安逸摇摇头。

“可我昨天看着你睡的啊。”季文尧说道。

“我怕你因为我睡不好就假装睡了。”林安逸脸目光落在季文尧的衣服扣子上,表情很平静。

季文尧听了心中一酸。

“安逸,现在天已经亮了,你先睡会儿吧,我陪着你哪儿都不去。”

林安逸摇头:“我感觉总能听到那女的叫,你说后来被抓的女个孩儿能不能得救,还是她也死了?”

“别想了,安逸,别想那些了!那女的不一定就死了,也许就是伤得重些,警方安排了狙击手,其他人肯定都没事儿了”

“捅了那么多刀哪能不死呢,其实我经过他们身边儿的时候,我听见那女孩儿小声儿求我来着,让我也救救她,我听见了!”林安逸固执地叙述着昨晚的情景。

季文尧眼圈还是红了:“没事儿,她肯定得救了,这事儿与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也是受害者。安逸,咱别说这些了,别说了!你也别折磨自己,不要再去想昨天的事情了,听话!”

林安逸抬起头看着季文尧很认真地说:“季文尧,我要谢谢你,你救了我的命,你一点儿犹豫都没有就烧了那些钱,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报答你。不过我可以发誓,我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伤害,你相信我!谁都不能伤害你!”

“我知道,安逸,我知道了。你想要我能好过一些,那首先你自己要坚强起来,你要是好了也就是心疼我了。”季文尧看着这样的林安逸呼吸间都觉得心口在疼。

“那我想哭。”林安逸说完眼泪就流了出来。

“傻瓜,想哭就哭吧,还怕我笑话你啊?”

林安逸眼泪越流越急,慢慢地开始小声抽泣,最后终于是裂开嘴嚎啕大哭起来。

足足哭了一个多小时,才算好些,不过眼睛已经肿得就剩两条缝儿了,再加上脸也肿着,季文尧本来跟着心酸眼角也湿了,但一看面前这张脸又差点儿笑出来,一时脸上表情怪异得很。

林安逸觉得自己眼皮儿绷着紧紧的,眨眼都费事,再看季文尧那表情倒也没那么难过了。

“你想笑就笑吧,不用憋着。”

季文尧还真笑了:“你现在这张脸太好玩儿,我用手机拍下来做个纪念。”

林安逸彻底发泄出来后就开始犯困,闭上眼睛就要睡觉。

“随便你拍吧。”

季文尧却不让她睡。

“别睡,你刚哭完不能睡,缓一缓再睡。”

林安逸奇怪了:“谁说的刚哭完不能睡?”

“我老家那边的长辈都是这么说的,要是哭完立即睡觉容易睡傻了。”

“这个你也信,那都是骗小孩儿的。”林安逸没想到季文尧还会这么迷信。

季文尧硬是拉着林安逸坐起来:“不管真假,我可不想有个傻老婆,过半个小时再睡,先去洗澡。”

林安逸既感动又好笑,但还是听话地去洗澡。

季文尧跟着林安逸进了洗手间,确认她没事也不会害怕后才准备去换身衣服。

刚走到床前的时候,又停下了脚步,站在那儿想了想,便拿过手机打了电话。

等对方接通后直接说道:“付明皓,安逸在我这儿,暂时不会回去,你最好想个理由和你们家解释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