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婚变最新章节 > 57第56章
林安逸听了付明皓的话显得很意外,不明白他是怎么在杨君这前知道自己和季文尧的事情的,于是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付明皓得意极了:“我又不是傻子,在外面做了这么多年的业务这点事儿我还看不清楚吗?要是没猫腻儿季文尧怎么什么事儿都针对你、都想着你呢?而且那次在家里吃饭我喝多了,你们以为我醉得不省人事了,也顾不上我还在床上躺着就开始搂搂抱抱的,季文尧那次还想对我动粗,还好我忍着疼挣扎,不然手腕子弄不好都得折了!”

原来那次付明皓并没有真的喝醉,自己真是太不了解付明皓了,没想到他居然这么能忍。

“怎么,是不是没想到我能一直忍着不揭发你们?安逸,有时忍一时之气,是为了更好的报复,明白吗?这婚还是离得明明白白为好,看见这房子没有,这段时间以来这里才是我真正的家,曲悦不过是个意外。季文尧打得如意算盘,不但利用了曲悦这个女人,还给我设了美人计,不过可惜得很,他的棋子反倒对我动了真心,不但没按照他的意思搞破坏,而且还一心一意地听我的。”

林安逸并不说话,只是听付明皓滔滔不绝地讲着。

“哑了是吧?既然姓季的肯在你身上花这么多心思,那我要是不设这个局中局反倒是对不起他了。我早就不想和你过了,你还算是个女人吗?连最基本的义务都做不到,雪晶可真是比你强百倍、千倍,人家那才是真正的女人,会伺候男人!不过你的利用价值可不低啊,现在我姐和我妈都买了车,大姐夫也承包了物业,现在又买了房子,最关键的一点你知不知道,季文尧为了让我和你离婚居然肯送八套房子给我!看看,都已经公证了!林安逸,我这绿帽子戴得还真他妈的值,我和雪晶后辈子都不用愁了,哈哈!”

看着哈哈大笑的付明皓,林安逸表情平静,直到他笑够了才说:“现然可以去办离婚手续了吗?”

付明皓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安逸,你的表现可真让我失望,你应该痛哭流涕才是,你没必要在我面前装冷静。季文尧可是花了大价钱捡我付明皓的二手货,老子今天真是痛快!”

然后又笑了一阵才说:“走吧,咱们也不用再多说了,直接去民政局办手续。”

之后两人带上证件打车去了民政局,因为没有孩子,也没有财产分割所以手续办得很快,照了相没多长时间就领了离婚证,出了民政局一人一份协议书一人一本离婚证,从此后就是再没任何关系的人。

“行了,咱们从此以后再也不要来往了,我先走了。”付明皓痛快得很。

林安逸深深地看了付明皓一眼说了句话:“白雪晶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快五个月了吧?”

付明皓本来伸出去打车的手在听到这句话后立即又缩了回来,然后一脸震惊地看向林安逸。

“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应该很清楚,你说得很对,其实谁也不傻,可是自知之明总该有,过于贪心并不是什么好事!”

“一定是季文尧又找人调查我了是不是?告诉他,他要是敢对雪晶做出什么事,我就和他拼命!”付明皓觉得应该是季文尧不甘心给自己房子才使了手段,雪晶怀了自己的孩子可不能有一点儿闪失。

林安逸笑了笑:“你的雪晶是不会有事的,多说无益,也希望你今天说话算话,以后不要再和我有任何联系!”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付明皓冷哼一声,也不愿再和林安逸站在一处打车,便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林安逸摇头叹息,付明皓达到目的就只顾他自己,连那16万块钱也不过问了。

正想也出路口再打车时便听到有人叫自己。

“林安逸!”

回过头去,觉得真是巧,居然是左凡义开着车过来了。

“你怎么没上班,跑到这儿来做什么?”左凡义问话的时候就看见了林安逸手里的离婚证,心里顿时一喜。

“手续都办完了吗,你去哪儿我送你过去吧。”

林安逸摇摇头说:“离婚手续已经办完了,不用麻烦你,这里很好打车。”

说完就叫住一辆经过的出租车坐了进去。

左凡义也没生气,只是更觉得林安逸确实是个让人尊敬的女人。

然后又想今天有批货要到,又赶紧开车去办这件要紧的事儿了。

林安逸刚回公司就被季文尧给叫上了楼。

季文尧像看宝贝似的拿着林安逸的离婚证瞧个没完,边看边一个劲儿的笑。

过了半天林安逸看不下去了,推了下季文尧说:“你别笑了,快还给我。”

季文尧立即把离婚证放进了自己办公桌的抽屉里。

“我能不高兴吗,这都盼了多长时间了!这离婚证还是放我这儿吧,我替你保管,以后咱们登记的时候也方便。”

“看你那点小心思。”林安逸无奈地叹了口气。

“怎么还叹气,我本来从头到尾就这一个心思,如今总算是如愿了,当然高兴,晚上带你去吃大餐。”

“吃饭倒不忙,我先问你件事,白雪晶是不是你安排在付明皓身边的?”

季文尧先是一愣,然后就立即说道:“付明皓和你摊牌了?他还真是一刻也等不了啊,白雪晶是常去的那家酒店的陪唱女,我看付明皓每次去都点名儿找她,自然要成人之美了,不过是多嘱咐了白雪晶几句。”

“多嘱咐了几句,那白雪晶按你说的办事了吗?”

季文尧笑着说:“看来你还真知道不少事情,白雪晶也是傻,居然对付明皓这种人动了情,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吗!我都和她说清楚了,她还是愿意跟着付明皓那就没办法了。”

“你做了这么多事,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我也好有心里准备。”林安逸又问。

季文尧搂着林安逸坐在沙发上吻了下她的额头才说:“付明皓要是没那个心,我安排的女人就算是得手了也没用,曲悦就是个例子。我之所以不和你说,就是怕你先入为主认为我存心设计付明皓,我想让你自己慢慢看清楚付明皓的为人,然后在关键时刻出面救你于水火之中,这样你才能更加感动,死心塌地地跟着我嘛。”

林安逸边听边笑:“瞧你这点儿出息!不过任你再会算计,可还是算不出女人的心,白雪晶早就找过了,她跟了付明皓又怕得罪你,就找我来求情了。”

季文尧看着林安逸眨了眨眼:“你的意思是说,你也早就知道白雪晶的事儿了?好啊,弄了半天你才是最明白的那个人,白雪晶找你做什么,还不老实交待!”说完就压着林安逸去呵她的痒。

林安逸被季文尧弄得差点笑背过气去,最后只好大声喊:“季文尧,你再不住手我要生气了。”

季文尧听了照着林安逸的脸蛋又咬了两口才拉着她坐起来。

林安逸嗓子又笑又喊的有些嗓,季文尧又给她倒了杯水。

“以后不许你这么动手动脚的!”林安逸没好气地说。

“遵命,我的老婆大人,你快说正经事吧。”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白雪晶真心想和付明皓在一起,可又不敢得罪你,于是只好找到我把事情真相说出来,她是希望我在知道真相后能尽快和付明皓离婚,这样她既能和付明皓在一起又帮你达到了目的。她虽然也知道你不会轻易放过付明皓,可也没想过离开他,她只求最后能让付家有个容身之地。”

“哼,她倒是想得周全,知道背着我去求你!”

然后季文尧又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不对呀,你既然早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又为什么不和我说?”

林安逸垂下头轻声说道:“你一心为我,什么也不顾地做了那么多事,我当然也要一心为你,我知道你给付家的好处不是白给的,但要动其根本还要多做些努力才行。所以我找了付岩在外面养的那女人,让她把付家的钱都弄到手,又给王秋容出了主意,让她把房子抵押出去贷款买房子。”

季文尧闭了下眼睛长叹了一口气。

“安逸,我做什么都因为你这一句话值了,真是我的好媳妇儿!不过,以后我可不敢再说你没主见了,也不敢得罪你,这女人心说变就变、说狠就狠哪!”

“觉得我狠了?那你以后可要离我远远儿的省得我害你。”林安逸横了季文尧一眼。

“那可不行,这才是我季文尧的媳妇儿呢,有仇必报,决不姑息,你能做出这种改变我高兴都来不及,还能离你远点儿?咱们夫妻一体,一体!懂么?”季文尧说着说着就往林安逸身上贴了过去。

“你别在这儿闹,我以前是没主意,但不代表我是非不分,那次事故让我下定了决心跟着你,而付明皓的贪婪却让我恨透了付家。文尧,谢谢你对我这么好,我发誓除非你不要我,否则这辈子我都会一直跟着你!”

“哎,你这是想招我哭哪!咱们现在就去结婚登记,我高兴得都想大喊几声儿了!”

林安逸赶紧挣脱开季文尧的手。

“你不是挺稳重的吗,现在怎么这么鲁莽,我今天刚离婚然后就立即找个人再去结婚,我可丢不起这个人,再说你家里人也要同意才行,这是大事。”

“唉,真是急人,文文这丫头还不走,晚上去酒店开房好了。”

“你老实几天不行啊,付家的事情还没处理好,你成天就想着这些没正经的事儿,我回去工作去了。”林安逸推开季文尧站起来往外走。

“明天我就开始收拾他们,我想得都是正经事,晚上一起吃饭别忘了。”

下了班季文尧和林安逸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季文尧又开车送林安逸回家,到地方后在车里又痴缠了半天才肯放林安逸下车。

第二天一大早,季文尧就派租赁公司的人去找付丽娜。

付丽娜一见来人就知道肯定是季文尧又给自己送租金来了,于是赶紧让进屋,又是倒茶又是洗水果忙了半天。

那人连忙说:“您别忙了,我把钱交给您就得走,公司那边还有很多事情。”

“别急呀,上次来就没好好招待,要是耽误了我和文尧说,没事儿!”

那人笑了笑不接话,直接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封儿交给付丽娜。

“我们季总说这也快半年了,还是把钱提前给您送来的好,您数数,要是没错儿我就回去了。”

付丽娜接过钱笑得脸上都多出几条儿皱纹来,可等把钱拿出来的时候就觉得有不对劲儿了,这钱的厚度不对呀。

不过还是仔细数了一遍,果然只有一万块,放下钱付丽娜问:“这是多长时间的租金?”

“半年的,因为上次季总已经给了您一万块,这钱是剩下的。”

“那不对,我问你当初说好的一个月租金是一万块,对不对?”

“对。”那人点头承认。

“这不就结了,一个月一万,你们季总给了我一万块,那半年的租金应该再给我五万块才对呀。”

那人笑出了声儿:“付女士,您可能没仔细阅读附加协议,您的车交给我们公司代理出租,租金是一个月一万这没错儿,可难道您的车本身没费用吗?油钱、维修这都是消耗啊,而且我们公司又不是做白工的,自然也要抽成,所以扣除这些费用,半年时间您的车实际租金就是二万块,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您可以把您自己的那份合同拿出来看看。”

这不可能!付丽娜不敢相信会发生这种事,第一次签协议的时候,自己虽然没太在意,可也大致浏览看了一遍合同,当时根本没什么附加的条款,这次怎么突然就有附加协议了呢!

而且半年二万块,一年才四万块钱,九年才能回本,也就是说第十年的时候自己才能赚到四万块钱,这不是坑人吗,这笔钱存银行十年的利息也比这赚得多啊!

“这中间肯定有什么问题,我不和你说了,我要找你们季总说话!”付丽娜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那您随意吧,这钱您要是不收那我就只能先拿回去了,您要是想收就得在这上面签字。”

“我收什么收,这么点儿钱我能收吗,换成是你,你会收吗!”

那人也不和付丽娜计较,把钱收好之后就很有礼貌地告辞了。

付丽娜等那人走后立即回房间翻出了合同,拿好包儿就准备去娘家,因为心里发慌半天才把鞋穿上。

到了娘家上楼的时候又差点几次被绊倒。

王秋容开了门看着二女儿慌乱的样子便问:“你这是怎么啦,脸煞白的,出了什么事儿?”

“妈,你赶紧把你那分租车的合同拿出来,快!”

王秋容虽然感觉莫名其妙,但还是把合同找了出来。

付丽娜拿着两份合同来回对比,又仔仔细细地从头到尾看了几遍,最后靠在椅子上两手一松两份合同都掉在了地上。

“你这孩子,有话就说呗,怎么还把合同扔了。”

看着弯腰去捡合同的母亲,付丽娜失神地说:“妈,别捡了,这两摞子废纸不要也罢,咱们让季文尧给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