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婚变最新章节 > 64第63章
“说话啊!”季文尧等了一会儿见林安逸没反应就急了。

“你让我说什么,你不是已经说了不会轻易相信我的每一句话了。”林安逸的态度很冷静。

“我是说不轻易相信,并没有说不信,昨天我那么问你,你怎么也不说认识左凡义呢?”

林安逸也想解开这个误会,于是说:“我只是见过他几面,话都没说过几句,怎么可能会想到他能做这种安排。”

“听他说你离婚那天他也在场?”季文尧问出了这个让自己更加在意的问题。

林安逸立即否认:“那是他胡说,我离婚那天在路边打车的时候遇见的他,他要送我,我没同意。”

季文尧想了想才说:“”总之,这事儿很奇怪,你和他到底有什么联系我也没办法弄清楚。不过,我想如果你要是没给他任何希望的话,他也不会弄出这么大的举动。”

林安逸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是曾经和我说过喜欢上一个女人,我只当他是没信心追求人家才鼓励了两句,而且那段时间我也烦得不行,哪有心情去揣测他的心思,更不会自作多情地往脸上贴金,只是为了顾全双方的面子才说了两句客气话。就像你曾经说的,洪莹怎么做你管不了,只要自己把握好自己就行了,我对左凡义也是一样,我不否认可能是我的态度给了他错觉,但我真的没有和他说过任何一句暧昧不清的话,就是表情都没有,所以他想做什么我也无能为力。”

季文尧依然语气生硬:“洪莹的事能和这件事比吗?洪莹是明明白白地摆在那儿的,我也是光明正大地表了态,你和左凡义有来往我知道吗?你和他私底下说过什么、做过什么我也不清楚,就这一条已经说明你是背着我在和其他男人来往了!”

林安逸气极:“你非要栽赃,是不是?你要是这种态度那我说什么也没用了,我现在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吧?”

“你还问我?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我对如何就不用说了,结果呢你是怎么对我的,连句实话都不肯说!安逸,你太让我失望了,我这边为了咱们的婚事一心努力做我爸妈的工作,你就算受了些委屈是不是也应该忍耐一下,哪怕事情都解决之后我给你赔罪都行,如今你就这样搭上左凡义,不让人寒心吗?”

林安逸低下头,盯着自己的手看,然后低声说:“我看我们还是彼此冷静一段时间再谈吧,再说下去只是互相伤害。”

季文尧此时是既生气又难过,也无心再说下去,只是开车将林安逸送回家便开车离开了。

周六的时候左凡义打来了电话。

“安逸,我很抱歉,真的对不起,我昨天办的事儿太蠢了,如果造成了你和文尧之间的误会,我可以当面解释!”

“不用了,我也有表意不清的地方,你和文尧是朋友,你还是和他解释吧,我们之间没必要再说其他的。”

左凡义听了也着急:“我从昨天晚上就一直给他打电话,他根本不接,我让丁哲帮着打也是一样,,后来他关机了。我知道是我一厢情愿,可我还是要说对不起。”

林安逸没什么精神,只是说:“随你吧,以后我们也不用再联系了。”

放下电话,林安逸呆呆地坐在床上,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这时杨桂珍开门走了进来,问:“安逸,你怎么最近都没和文尧出去,是不是吵架了?不是妈说你,文尧对你这么好,你可不能耍脾气、使性子啊,凡事儿多让着文尧些,有些委屈咬咬牙也就过去了,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让文尧和你结婚,听见没有?”

林安逸仍是坐着不说话。

“你这孩子,我和你说话呢,你没听见?你就不能长点儿心?咱们这个家还有你弟弟的前程可都指着人家呢!”

听母亲没完没了地在旁边唠叨,林安逸再也忍不住高声说道:“妈,我是您的女儿,我的性子如何您还不了解吗?我什么时候使过性子、耍过脾气,还不是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和季文尧能走到哪一步谁也不清楚,我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他的父母根本不会同意我和他一起,而且季文尧对我们家也没有任何好感。你说让我和他结婚,可您知道不知道六年前我和季文尧就相过亲处过对象,当时您嫌弃他没钱没房子让介绍人说不行,您还指望从人家身上捞好处?依我看,不要说占便宜了,就是林旭现在做的生意也该小心些,他不是也贷款买了辆车吗,付家的教训摆在那儿呢,您别太看得起自己的女儿了,我一分钱也不值,玛时什么也帮不了你们!”

林安逸说完就下了床,拿起包儿甩门出去了。

她现在只想松口气,别有这么多人来烦自己就行。

可人若是倒霉的时候,不顺心的事儿总是接二连三的发生。

林安逸看着堵在自己面前的付明皓,立即将手伸进了包里,自从发生上次的事情后,她就买了把精巧的藏刀随身携带。

付明皓看着林安逸的动作,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才说:“你别乱来,我知道自己上次是被你唬住了,也知道你根本就是在做戏,我就今天特意在这等你就只是想和你说一声,我们之间的事儿还没完呢!林安逸,等我养好了伤有的是办法整得你哭爹喊娘,你要是不让季文尧把钱还给我,不把答应给我的房子交出来,你这辈子都别想安生!”付明皓说完便盛气凌人地瞪了林安逸一眼转就走。

直到已经看不到付明皓的影子了,林安逸才敢将手从包里拿出来,然后直觉就是拿出手机想给季文尧打电话,可又想起两人正在冷战,又放弃了。

看着手机上的未读短信,林安逸点开了,白雪晶发来的,内容无非就是求情,又提醒林安逸注意付明皓,怕他不死心,林安逸看了倒是有些感动这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能如此为付明皓着想。

然后又想到自己和季文尧现在的状况,继而想到了洪莹的挑衅,林安逸觉得自己都快要被这些事给弄崩溃了,只好又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家去了。

杨桂珍见女儿这么快就回来了,张了张嘴本想说些什么,可终究没有说出来,垂着头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

林安逸没精力再去顾及母亲的心情,回了房间锁上门谁也不理。

在家闷了两天,周一的时候林安逸打电话给主管请了假继续窝在家里,而杨桂珍破天荒地没有多问,只是按时叫林安逸吃饭。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是一周过去了,林安逸在家整整休息了一星期,而季文尧也没打来过一个电话。

最后林安逸挺不住了,决定还是主动去找季文尧谈谈,老这样僵持着也不是办法,而且季文尧为自己做了那么多事,大不了自己再诚恳地道个歉哄哄他。

想好了主意便主动给季文尧打了电话,在听到季文尧声音的一刹那,林安逸差点落下泪来,原来自己是这么想念他。

“文尧。”

“嗯,找我什么事?”季文尧的声音倒是听不出任何情绪。

“我们谈谈,好吗?”

“可以,我在家呢,你过来吧。”

放下手机,林安逸用心打扮了一番,然后就立即出门打车去了季文尧家。

站在门前犹豫了一小会儿,林安逸才有些紧张地按了门铃。

“安逸姐,你来啦,快进来!真是好长时间没过来了,最近很忙吗?”洪莹落落大方地和林安逸打着招呼,态度亲热得很。

林安逸见洪莹表现出来的这种架势就有种不妙的感觉,但还是笑着说:“最近是有些忙,文尧呢?”

“你先坐,我去给你拿饮料,文尧可能还在睡觉吧,他这段时间可忙了,每天就知道工作,每次都要我催着他才肯吃饭,晚上也是硬关了灯才去睡觉,真是一点儿也不注意身体,一会儿安逸姐你帮我劝劝他,我这心都要操碎了!”

称呼都变了?看来这段时间自己错估了一些变化。

这时洪莹拿过饮料又笑着说:“安逸姐,你先等等,我去叫文尧。”

看着洪莹很自然地推开季文尧卧室的门走了进去,林安逸笑了,自己还真没白来。▲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不大一会儿洪莹就出来了,脸上带着一抹羞涩,到了林安逸跟前抿着嘴笑:“文尧马上就出来,这人真坏成天就知道欺负我!”

“季伯母他们呢?”林安逸表情淡然地换了个话题。

“哦,他们去博物馆参观去了。”

正在两人无话可说的时候,季文尧神清气爽地出现了。

林安逸看了眼有些清减的季文尧,保持着微笑。

洪莹立即则是迎了上去,轻声说:“文尧,你终于肯出来了,安逸姐都等你半天了,你饿了吧,想吃什么?要不就先吃点昨天买的面包吧,这也快到中午了,我马上就做饭。”

季文尧笑了笑说:“你决定吧,我没意见。”

说完就看向林安逸问:“想谈什么?”

林安逸站起身来回审视了一遍眼前的两个人,最后直视季文尧反问道:“你这是演戏给我看,还是真和她有什么了?”

季文尧轻笑一声:“我哪会演什么戏,再说有必要演戏么?”

看来还真是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个老实、没主见的人,让做什么做什么,搓圆搓扁都无所谓,因为自己从来都不会反驳,要不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对待自己呢!

林安逸内心已经是核爆发一样的剧烈波动着,可笑、伤心、愤怒、害怕、无奈,所有情绪都汇集在了一起,可面上仍是微笑,因为除了这个表情,她找不出其他适合自己心境的反应,哭不出来也气不出来,不笑还能怎么办!

“那我没事了,就不打扰你们了。”林安逸只说了这一句话就转身离开,坐电梯下了楼,刚一出单元门口就将手机摔在了地上,看着碎裂的手机一下就高兴许多,终于是出了一口气了。

又上去踩了两脚才往园区门口匆匆走去。

还没走出多远就听见季文尧在后面喊自己,于是便停下脚步等着他。

季文尧跑到林安逸跟前拿着一块手机的碎片怒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想要这手机了。”林安逸虽然还是笑着,可语气已经十分冷淡。

“你不是要找我谈谈吗,怎么什么也不说就走?”季文尧又问。

“不是说了已经没事了,还谈什么。”

季文尧压着怒火,声音低沉:“林安逸,你想怎么着?”

林安逸好笑地说:“我什么也不说还不行吗?”

然后看着季文尧又要发怒,又立即心平气和地缓缓出声:“文尧,我曾经说过只要你不放弃,无论多大的困难我都会陪在你身边,我也知道你的性子是有仇必报。所以今天你和洪莹所表现出来的亲密,无论是你故意演戏想报复我也好,还是真的对她动了心也好,我都已经打算不再履行自己的诺言了,这样的伤害太大了,我感谢你为我付出那么多,也永远不会忘记你救了我,咱们就这样散了吧,我不想再面对这些事情,我很累,我们别吵了,好吗?”

季文尧听了林安逸的一番话,已经是呆住了,感觉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样,又闷又疼。

“你、你说什么?”

林安逸很从容地说道:“文尧,我说了什么你很清楚。”

“我只是气不过,才故意这么长时间不给你打电话,又想利用洪莹让你吃醋,这样你也能尝尝我前些天难受的滋味,难道这样就能让你和我提分手?”季文尧不相信林安逸会和自己分手。

“我想你也是这个意思,可是文尧我虽然是吃醋了,不过也死心了,你的这种性子我真的承受不了,无论什么人只要得罪了你,你就要千方百计地去报复。六年前的事情是这样,左凡义的事情也是这样,文尧,不是每次我都可以不计较的!”

“那我改,我以后不会这样了。”季文尧拉过林安逸的手承认错误。

林安逸只是摇头并不说话,任季文尧拉着。

“安逸,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能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抛弃我啊,你这样我只能想是你有了外心,今天不过是我给了你一个很好的借口而已!”

“随你怎么想吧,有没有外心不是说说就可以的,分手之后你也可以了解到我的情况,放手吧,这样很难看。”

季文尧神情开始有些慌乱了:“我不放,你不能说分手就分手,我没做错事,你没道理不要我!”

“你没做错事?我被付明皓威胁的时候你在哪里,我被洪莹挑衅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只会想着我做的哪件事没如你的意,要用什么方法报复我,我也会说如果你没给过洪莹暗示她会连称呼都改了,她会随意进出你的房间,她会表现出女主人的姿态?季文尧,什么都不用说了,咱们今天就一刀两断,我不会再见你,更不会承认我与你再有任何关系,你和付明皓还有左凡义最好都从我的生活中消失!”

林安逸使劲儿推开季文尧,头也不回地走了。

季文尧丢了魂儿似的站在原处看着林安逸走远,好长时间才迈开灌了铅似的双腿回家去了。

洪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季文尧的表情,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和林安逸闹得很不愉快,便在心中暗喜。

这几天季文尧对自己的态度突然热情起来,对自己的关心也没拒绝,这让她渐渐有了恋人般的感觉,她就知道林安逸那种女人不会被季文尧瞧上眼的。

“文尧,是不是安逸姐发脾气了,你别生气。”

季文尧冷冷地看着笑意盈盈的洪莹说:“你怎么还在这儿?我出钱,你下午就回老家去。”

洪莹呆若木鸡地看着季文尧,根本不明白他为什么说这种话。

“文尧,你怎么啦,为什么要我走?我们在一起不是很开心吗?”

“开心?你该起的作用没起到,我为什么要开心?”季文尧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反问着洪莹。

在他心里认为,林安逸之所以这么对自己,无非就是几个人闹的,付明皓、左凡义、洪莹外加自己的家里人。他当然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如此幼稚地气安逸,可事情已经做了就只能想如何挽回了,而且他的愤怒既然从此不能再和林安逸宣泄,那其他人自然就得承担这个责任,谁让自己不好过,那就谁都别想舒坦!

于是季文尧对着已经傻了似的洪莹继续说:“你还背着我找了安逸?我放你回家已经是看在我父母的面子上了。我眼里你不过是个能让安逸为我吃醋的道具,既然你达不到这个目的,起不到这个作用,而且还碍事,我为什么还要留着你?等我爸妈他们回来后,你最好自己找个理由回老家去,不然我可就不留情面了!”

面对恶狠狠威胁自己的季文尧,洪莹害怕得直哭,她没想到季文尧说翻脸就翻脸,而且说出来的话如此伤人,可再看他那副阴沉的样子更是吓得发抖,当季文尧再次问话的时候,马上连连点头。

季文尧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自然不再去理会洪莹。

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开始想下一件要做的事情,那就是让林安逸收回刚才说的那些话,乖乖地等着嫁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