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婚变最新章节 > 65第64章
林安逸怒气冲冲地回了家,依然是闭门不出。

杨桂珍和老伴还有林旭也都没有过问,只是偶尔偷偷地商讨议论,每次也都是直叹气,林安逸的父亲也怨老伴儿当初没眼光,阻碍了这段好姻缘,现在把事情弄得这么僵,以后也不用指望季文尧了,杨桂珍自己也上火,可谁又能预知未来啊。

这边季文尧爸妈和季文文回来之后,洪莹就提出要回家,三人听了都很吃惊,连忙问出了什么事。

“外地有个长辈病危,我爸妈让我赶紧回家一起赶过去看看,要不我也不能这么着急了。”

季文尧的父母见洪莹眼圈儿通红,显然是刚哭过,只当是真有其事,但又哪能放心让洪莹一个女孩子自己回去,于是就要也跟着一起走。

父母还没有认可林安逸,也没对两人的婚事表态,季文尧怎么可能让他们走,于是就提出自己派两个可靠的人开车送洪莹回老家,然后又劝父母放心,边说还边看了洪莹一眼。

洪莹吓得了哆嗦立即说:“真的不用了,我东西已经收拾好了就让文尧哥安排吧,你们刚来可千万别为我来回折腾。”

说了半天季文尧的父母才答应了,不过要洪莹路上勤打电话回来,到家时也要马上告诉一声,洪莹一一答应了才算完。

季文尧立即调派了两名司机,让他们轮流开车务必将洪莹平安送回家。

洪莹一走,季文尧心情才算好点,不过晚上也没睡踏实,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林安逸那儿。

杨桂珍给季文尧开门后,只小声儿打了招呼就躲进屋里去了,不敢再和季文尧说说笑笑。

季文尧也无心理会杨桂珍的态度,直奔林安逸的房间。

林安逸似醒非醒的时候就感觉一股凉气扑面而来,睁眼一看只见季文尧正低头看着自己呢,于是立即坐了起来,皱着眉问:“你来做什么?”说完去看了眼手机,才七点多。

“安逸,我错了,你原谅我吧,你想怎么罚我都行就是别不理我,别和我分手,行不行?”

林安逸抿着唇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说:“我昨天说的话不是再和你开玩笑,也不是你服个软儿求几句就能算了的,你的做法对我伤害太大了,我没办法原谅你。”

季文尧脸色发白,依然求着:“安逸,我真错了,要不我跪下给你认错儿?我是昏了头,但也是太爱你了,不能忍受除了我之外你还和别的男人有来往,我知道我伤你很深,你给我个机会慢慢弥补,我不求你马上原谅我,只要你不和我分手就行!”

林安逸积攒多年才爆发一次愤怒岂是季文尧几句软语相求就能平息下去的,只是平静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季文尧态度不变:“你这样一点意思都没有,我家的房子已经装修好快一个月了,这几天我就让我妈他们整理东西,到时候就搬走,谢谢你这段时间的收留,我不会听你任何解释了,你走吧。”

季文尧看着林安逸波澜不惊的眼神,再看她说完话后从容地翻身下床,穿上拖鞋头也不回地往门口走,心里又疼又恨又急,于是站了起来声调压抑地说:“林安逸,你别想甩开我,我是说真的,我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林安逸回过头无所谓地一笑:“你还能逼我和你结婚不成?”

季文尧凝视着林安逸因为刚睡醒还红扑扑的脸,也笑了:“我会让你后悔的!”

林安逸也同样着着季文尧。

“那我拭目以待了,现在请你马上离开!”

季文尧也不啰嗦,大步走出林安逸的房间,也不和林家其他人打招呼就直接走了。

坐进车里,季文尧眯着眼沉思,分手是决不可能的,只不过是一场误会,以林安逸平时的性子怎么可能对自己这样绝情,自己都跪下了也没见她有一丝软化,她会这样对自己还不都是那些不省心的人闹的,自己是受了他们的牵连!

越想越憋气,看来自己必须处理好几件事,这样安逸对自己才能转变态度。

拿出手机季文尧给白雪晶打电话。

白雪晶心惊胆战地接了电话。

“季、季总,您找我有事?”

“没事我会找你?你也算是有眼光了,居然能看上付明皓,白雪晶,你很对得起我啊。”

白雪晶气儿都不敢大声喘,只小声儿说:“季总,我知道我没按您的要求做,可我虽然跟了付明皓但效果是一样的啊,他不是已经和林安逸离婚了,您原谅我吧。”

“原谅你,那谁来原谅我!我问你付明皓前些日子是不是找过安逸了,他对安逸做了什么,我问你是给你机会,不然我一样能查得出来,说!”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明皓没做什么,真的!”白雪晶试图一笔带过。

“没做什么就最好了,不过千万别让我查出来啊,先这样吧。”季文尧说完就要挂电话。

“季总、季总,您先别挂,我说就是了。”白雪晶还是不敢不说实话。

季文尧将手机扔在一旁,胸口已经被阵阵尖锐的疼痛给弄得麻木了,安逸被王秋容母女堵在家里叫骂的时候,自己在哪儿?安逸独自一人面对付明皓威胁的时候,自己又在哪儿?

自己在陪着父母、妹妹还有洪莹一起在外市游玩,难怪那时自己质问左凡义的事情,安逸说当时心情很乱,没有去理会左凡义的意图,自己还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想到这儿,季文尧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然后开着车疾驰而去!

付明皓是被后脑勺的刺痛给疼醒的,睁开眼捂着头缓缓地坐了起来,看了看周围,这是一间布置得很简陋的屋子,不过面积很大,他知道自己是被绑架了,可自己是穷光蛋一个啊!

这时门开了走进来五个人高马大的男人。

付明皓立即问道:“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我家里没钱。”

“抓你来可不是为了钱,你这小子自己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都不记得了?”

付明皓思来想去也想不出来自己做过什么坏事。

“我什么坏事也没做过,几位大哥你们放了我吧。”付明皓恳求着。

那五个人不再理他,只是各自找位置坐下,像是在等什么人。

付明皓求了几声见没人理自己,只好仍坐在床上跟着一起等。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又进来四个人,不过率先走进来的那个人让付明皓立即害怕起来。

“季文尧,原来是你干的!”付明皓故作镇定地大声说着。

季文尧叼着一颗烟,坐好后便没正经地笑着:“你喊什么,一会儿有你喊的时候。付明皓,你胆子不小,敢动我的女人,今天就好好儿招待招待你。”

付明皓强撑着说:“你想做什么,就算杀了我,你也不可能逍遥法外的!”

季文尧噗嗤一笑:“谁说要杀你了,今天带你来这儿,无非是为了满足你的喜好。你不是爱拍片儿么,我成全你,今天你就是主角儿,旁边这些个兄弟都是给你陪衬的,满意吧?”

付明皓困难地咽了咽口水,脸上的肌肉不自觉地抽、搐着。

“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今天给你拍时下最流行的片子,你放心,我这些兄弟一定能把你伺候好。曾凡,过来!”

旁边一个男人立即站了出来:“季总。”

“今天你是导演,说说剧情吧。”

叫曾凡的男人立即不怀好意地笑了:“好咧,今天哥几个打算先给这小子弄个仪式,出柜破、处嘛自然要隆重点,开始准备给他那地方儿刺朵大菊花留个纪念,然后兄弟们再把几套架式走一遍,估计也就妥了。”

“一定要拍好才行。”季文尧吐着烟圈儿吩咐。

“您放心,四台摄影机呢,都是高清的,绝对上档次。”

“季文尧,不,季总,我错了,我不应该犯混找安逸的。我求求您,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敢了,真的不敢了,我给您磕头!”付明皓听到这儿脸都青了,连滚带爬地下了床,跪在季文尧脚边重重地磕着头。

“还不快架起来,破了相的主角儿有什么好看的。”

等过来两个人将付明皓拉好后,季文尧眼神瞬间变得阴狠无比。

“你也知道害怕,嗯?你害安逸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她又有多害怕呢!付明皓,今天就是给你个教训,完事儿之后你要还想不明白,那我只能一个一个地教育你们付家的人了。对了,还有白雪晶和你的野种!我会让你们全家都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儿,你不是想要房子吗,这间大屋子够你们住的了,敢和我季文尧斗狠,我成全你!”

季文尧说完将烟头儿直接吐在了付明皓身上,手一挥那两个人立即将付明皓拖到床上,背朝上地死死压住,这时有人拿着图样儿和纹身机走了过来。

付明皓拼了命的挣扎,却动不了分毫,脸被闷在枕头里只能呜呜地叫。

季文尧看也不看一眼出了房间,去了另外一间等着。

“季总,纹好了,没纹得太精细,不过人已经昏过去了,估计是吓的。”过了二个多小时有人过来汇报。

“真是个废物!”

“可不是吗,季总您看这刚纹完身要是再拍片子的话,怕是伤口不好处理,到时候还得给他治病,麻烦得很。”

“那就先放着呆几天吧。”季文尧知道今天是没戏看了,便带着人离开了。

林安逸终于在家呆不住了,准备出去逛逛。

出了门站在园区大门口也没想出来去哪儿,只好随便选了条路顺着走。

“安逸!”

林安逸闭了闭眼睛心想,怎么还来呢!

季文尧快步走到林安逸面前,面带微笑:“安逸,你去哪儿?我正要找你去呢,还好看见你了。”

林安逸也不说话,仍继续往前走。

季文尧见状也不再说话,只是在旁边陪着林安逸一起走。

两人走了一会儿,突然从旁边冲出一个人来,把林安逸吓了一跳。

等她反应过来后,只见季文尧已经拦在自己前面了,然后又听他沉声问着:“白雪晶,你跑到这儿来做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主、席及夫人昨天来沈阳了,全市都跟着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