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仙侠小说 > 乾龙战天最新章节 > 第八一三章 干到底
云景道长并不意外。因为全权交与他,才是主公行事的风范。而他也早料到了,做好了方案。

名额和时间都有限。他早已经看过老鬼头魂识里的记忆,只是老鬼头当时被怨气纠缠,混沌不清,不记得而已。故而,他很清楚,老鬼头对于鬼主知道得并不多,可以跳过。

他直接从一开始在山顶飘来飘去的那些不太安分的怨鬼里选。

十只问下来,清香恰好燃完。还真叫云景道长问出来一些线索:看样子,鬼主并非鸿蒙界的修士!

“又是一个上界来的神秘人!”待他询问完了,沈云小结道。

“又?”袁峰惊讶的看向他,“云弟,你以前还碰到过上界来的?”

云景道长此时其实已经很累了,全是因为事情很严重而在强力支撑着。他拧眉应道:“那头混沌兽不是从上界来的吗?”多么希望袁爷猜错了。因为一头混沌兽已经够他们头疼的了,再来一个,那不是要玩死他们青木派啊!

袁峰不客气的反驳道:“我觉得云弟说的不是它。”

沈云叹了一口气:“以前,我,端木和阿莽曾在大泽里碰到过一个。那人实在厉害。我们根本没能见到他。却被他玩得团团转。”

闻言,云景道长和袁峰都齐齐的坐直了——竟有这等事?从来没有听主公/云弟提起过!所以,肯定是大秘密!

哪知,沈云话锋一转,说的是:“我答应过清尘,不与任何人说里头的详情。”

怎么还扯上了魏长老?云景道长心思一转,惊得两个眼皮子乱跳:“是是在大泽中心?”

“正是。”沈云点头。

云景道长立刻将嘴巴抿得紧紧的,额头上才停了没多久的冷汗,又汩汩的冒出来了。嘴上没有说,心里在惨呼:完了……

袁峰也只觉得后背阴风阵阵,不再多言——他来仙山的时日短,但也知道大泽中心是仙山里公认的禁区。表面上的原由是据传那里有十阶的大妖兽。其实呢,各种各样的传言都有。今天听到沈云和云景道长这么一唱一和,再想到魏长老的来历,他还能领悟不到关键点吗?

怪不得魏长老那么厉害,原来通身的本事是上界下来的高人所教!

咂巴了两下嘴巴,他面带喜色的问道:“也就是说,鬼主不一定是帮叶罡的?”

这话问到了点子上。

要攀高枝,首先得自己有攀得上的实力。毕竟高枝也是要吃饭花销的。否则就不是高枝,而是庙里救苦救难的菩萨了。更何况,去庙里求菩萨,也是要摆供果、烧高香的。

就青木派眼下的这点实力,上界来的高枝,怎么可能看得上?

他们想攀,也攀不上啊。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所以,这个时候,鬼主不是下来帮衬叶罡的,对他们来说,就是莫大的好消息。

云景道长精神一振,迅速冷静下来,很认真的分析道:“这些年,我收到的消息,修士同盟军也是绕玉龙山而行的。所以,应该暂且与叶罡没有干系。至于以后,就不知道了。我觉得我们的叶大人很擅长结交天下英豪。”

他说的是大实话。

叶罡在仙山的各大门派和世家里的人缘素来很好。这些年,他当上了修士同盟军的大头领后,人缘就更好了。在仙山里有名气的青年才俊堆里,他很有号召力。这些青年才俊哪一个不是背靠师门或者家族。如果没有得到长辈们的许可,他们敢公开的支持叶罡?

这些大佬们自己不出来公开支持,很大一部分的原由是,叶罡虽然强,但还不够强大到他们可以舍下辈份的差别。叶罡的师尊泰阳真君还在呢。他们若是与泰阳真君的弟子以平辈相交,岂不是平白的在泰阳真君面前矮了一辈?如果不与叶罡平辈相交,如日中天的叶罡未必会卖他们面子。还是白忙活。

在仙山,身份、地面和脸面,在很多时候是代表的是资本,重过一切。没有谁能够随意挥霍。

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仙山内忧外患,形势还不够明朗。

说白了,归根到底是叶罡的实力还不够。所以,躲在幕后的大佬们暂且只让小的们出来给他捧场。

谁能知道鬼主是不是也是如此呢?

云景道长担忧的也是将来。叶罡之势将成,顺势而为是修士们一贯的作派。真到了上界来的高人们也要屈服于叶罡之势,那么,以叶罡的心性,青木派休想再在鸿蒙界里立足。

对于沈云和袁峰来说,这话是说得够直白了。

袁峰当时气白了脸。

沈云定了定神,正色道:“强无恒强,弱无恒弱,势无定势。换成我们菱洲话来说,就是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所以说,将来如何,关键还在我们自身。我们青木派人既然不信天,不信天命,那么,就要硬气到底,也莫要指望上天的垂怜。上界下来的高人们,与我们何干?我们就是自己的天,自己垂怜我们自己,自己庇佑我们自己。一个字,干!仙挡诛仙,佛挡屠佛。认准了我们的道,干到底!虽九死而不悔!”

一句话,好比是拔开了袁峰和云景道长心头的阴霾。两人顿觉神清气爽,齐声应道:“对,干到底!”

尤其是云景道长,本来脸上倦意浓浓的他,这会儿神采奕奕,但是提剑去斩杀妖兽,都不在话下似的。

沈云自己更是一个从来不怕输、不畏强的性子。素来逢强更强的他,此刻战意腾起,遂乘热打铁道:“时间还早,我们三个今天干脆彻夜长谈,聊一聊到了云雾山脉以后的规划。”

“好!”云景道长轻甩拂尘,头一个应下来。

对面,袁峰看他汗涔涔的样子,关切的问道:“道长,你真不打紧,不要去休息?”

“无事。与主公论事,胜似我运功行走好几个大周天呢。”云景道长兴冲冲的答道,“指不定今晚这一番谈论下来,我又能有所领悟,心境见长!”

袁峰笑了。经验告诉他,此言非虚。这些日子,他与云弟朝夕相处,虽然处境是到仙山以来最为艰难的,但是,他却觉得很快活,每天都活得有奔头,一点儿不象是在东逃西躲。心境更是涨了许多。

进入雪域之前,他还跟沈九妹私底下显摆,照这情形,他离结婴真的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