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玄幻小说 > 轮回之戒最新章节 > 第三百八十章 末日大战(四)

第三百八十章 末日大战(四)

傅淼膝下共有三子两女,‘五丫头’便是他最小的孩子,名傅秋荷。

当年傅秋荷为了逃避指婚,孤身一人闯荡江湖,没想到在紫金域的万兽山脉中遇到了张墨尘的父亲,也就是张天峰。

那时的张天峰还不是张家族长,即便是族长,双方依旧门不当户不对,但傅秋荷的少女心扉却被张天峰无声无息的敲开。

遇到张天峰的那一刻,什么闯荡江湖,什么游历山水,都成了无味的鸡肋,傅秋荷找到了梦寐以求的归属感,哪怕前者只是荒野之地的小人物。

就这样,傅秋荷嫁进了张家。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她一直善意的隐藏着自己的身份。张天峰也没让她失望,关怀备至,恩爱有加。

两人的爱情在第二年便结出了硕果,男婴的呱呱落地喜庆了整个张家,张天峰更是沉浸在幸福与开心之中,虽然那时的家族事务十分繁忙,与李、石两家的摩擦越来越多,但每当夜幕降临时,一家三口的房间内都是温馨无比。

然而,好景不长,这种幸福的生活在张墨尘出生后不久便被迫结束,因为圣水峰的人找上了三叶镇。

为了不惊扰张家,傅秋荷在深夜与来人见了面,按照来人当时的传话,傅秋荷要么乖乖回去,要么血洗张家。

迫于无奈,傅秋荷妥协了,在离别前的晚上,她将自己的身世告诉了张天峰,后者被深深震惊的同时,心中满是离别的不舍与酸楚。

张天峰何尝不想留下傅秋荷?但他没那个实力,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着还未出月的张墨尘,在冷月与萧风之下看着自己的妻子渐渐消失在远方。

傅秋荷的身世让张天峰知道,这一别今生恐无再见之时。他编了一个谎言让张墨尘彻底死心,必定,如果张墨尘知道傅秋荷没死,肯定会去找,而圣水峰是不会容忍一个‘孽种’存活于世的。

从傅秋荷离开的第二天,真相便在族内彻底消失,以至于张墨尘一直都认为自己的娘亲是难产而死。他的寻母之心是死了,但从此背负上深深的内疚与自责。

也许是傅秋荷十几年的牢狱煎熬,也许是张墨尘日日夜夜的对月思念,上苍终于大发慈悲,让相离十几载的母子终于重逢,只是这重逢之日却是末日之时,让人唏嘘不已。

......

张墨尘哽咽的同时,中年女人岂不是泪做两行?当看清那张清秀的面孔后,一把将张墨尘紧紧搂住,“尘儿,真的是你!”

“娘!”如今的张墨尘尽显王者之气,但此时此刻,怀中的他只是母亲的儿子。

“好孩子,好孩子,为娘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傅秋荷喜极而泣,这一刻,什么冥殿、什么末日,都变得微不足道。

“你爹

还好吗?”傅秋荷急切问道。

“好,就是每到深夜便会望月哀叹。”替傅秋荷擦去泪水,张墨尘笑着回道。

眼眶再次湿润,傅秋荷抿了抿嘴巴,道:“是娘不好,娘不该离开你爹和你。”

张墨尘摇着头回道:“娘肯定有难言之隐,儿子不怪娘!”

就在这时,一道冷毒的声音打破了喜悦的气氛。

“多么温馨的一幕,可惜,你们马上都会成为孤魂野鬼。”

傅秋荷蹭的站起来,将张墨尘拉向身后,遭到重创而萎靡下去的气息再次澎湃起来,这是一位母亲的本能,这是情亲爆发出来的潜力。

“尘儿,快走,和你爹找一个幽静之地,再也不要踏足尘世。”

强忍着伤势,傅秋荷深吸一口气便要冲杀而出,却被一直手轻轻拉住,回眸看去,张墨尘嘴角挂笑。

“娘,还是我来吧!”

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之前一幕,傅秋荷恍然大悟,她的儿子不再是襁褓中的婴儿,而是能够一掌震飞元帝大成者的少年。

“尘儿,小心。”傅秋荷欣慰点头,左移半步让开道路。

张墨尘含笑点首,当一步从傅秋荷身边迈出时,眼中的温柔顿时被冰冷取代。他本为天下苍生而来,如今又多了一条理由:动我亲人者,虽远必伐、虽强必诛。

意念发出,无锋急出,张墨尘面色冷漠、铁眉横指,灰色气息滚滚翻腾,轻吸一口气,缓缓举起无锋指向枯禅:“上前受死!”

虽然出言威吓,但枯禅那看向张墨尘的目光无比严肃,然而,当后者将气息爆发而出时,嘴角又擎出一抹不屑,他将刚才的吃亏完全归因于遭到偷袭。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小小初阶元帝,找死!”

不屑冷笑泯灭,枯禅的双眸重新布满阴毒,一声爆喝,奔踏而去,他要用最简单、最粗暴的方式将张墨尘轰成肉泥,只有这样,才能满足扭曲的快感。

飞奔中的枯禅死气大盛,加上渗白的面孔和阴毒的表情,看上去与死神无异。

罡风如刀,割的面颊生疼,张墨尘上一秒静如赤子,下一秒动如脱兔,挥舞无锋,一声爆喝。

势大力沉的撞击连连不断,激荡的余威更是层层扩散,两人的肉搏没有华丽的场面,却是将所有人的眼球都吸引过去。

出场甚是华丽,但终究只是初阶元帝,生盟之人一直替张墨尘捏一把汗,但这种担心随着缠斗的持续渐渐消失不见。

冥殿之人的表情刚好与生盟相反,他们以为张墨尘不过是螳臂当车,如今车是被挡了,却不是螳臂,而是山峦。

枯禅的眉头越皱越紧,如果张墨尘的越级抗衡能力让他惊愕的话,那后者的凶猛攻势则让他有

些心惊肉跳,他从未见过这么不要命的人,比猛虎还要猛,比疯狗还要疯。

对着张墨尘的胸膛重拳轰下,枯禅却根本高兴不起来,因为前者仿佛不怕疼,几乎是同时一剑劈下。

好在这种情况已经不止一次了,‘见怪不怪’的枯禅来不及将拳头上的力道卸尽,身形一动,闪躲而去。但张墨尘岂能罢手,目光陡沉,提剑狂追。

两道身影闪转腾挪,缠斗渐趋白热,但在这激战之下,枯禅渐渐力不从心,反观张墨尘则越战越勇。

或许是察觉到了枯禅的危机,阴骘四人眼角一沉爆冲而出,但这一次他们成了受阻者,当四道爆喝响起时,孟战、烈炎、石破天、李子木紧紧挡在了他们眼前。

狗急跳墙、兔急咬人,堂堂圣水殿主、元帝大成强者,居然被一个少年逼的如此狼狈,闪躲中的枯禅咬牙切齿,羞怒与愤恨心中重重交织,下一秒调动全身元气,出其不意,一拳轰出。

“去死吧!”

重拳砸中胸膛,枯禅凝重的面庞终于绽放一丝阴毒的得意,他自信这一拳即便无法击杀张墨尘,也能将其重创。

“什么?残,残影?”

然而,枯禅高兴的太早了,当眼前的‘张墨尘’化为雾气袅袅消散时,后背忽然感到一股凉气。

灰光大盛,最后发生质的改变,变为土褐之色。看着枯禅转过来的惊悚眼眸,张墨尘冷冷一笑,高举无锋,呼啸砸下。

“玩够了,去死吧!”

闷沉的撞击声瞬间传开,紧接着是一道凄惨无比的惨叫。生盟之人看着失去半个臂膀,下半身活活被砸进地面的枯禅,无不惊愕的咽了口口水。直到现在他们才明白,这个在江湖上从未听说过的毛头小子是多么的恐怖。

“你,你居然有土戒!”枯禅奄奄一息,道。

俯身蹲下,张墨尘挑衅的在枯禅面前晃了晃手指,那上面一颗戒指正散发着阵阵褐色之光,“惊喜么?”

“天意,天意啊。”枯禅哀叹,“不过,能死在土戒之下,我不冤,哈哈!”

“你配么?”张墨尘诡异一笑,站起身,收起气息,举起无锋呼啸砸下。

生盟之人各个面色激动,因为他们看见了久违的曙光。尤其是傅淼,喘过气的他从山洞中爬了出来,当看见如此一幕时,萎靡的眼神顿时精光迸射,即便他不知那挥剑少年是谁,从何而来。

然而,当重剑砸下时,枯禅并未化为血肉,相反,张墨尘口吐血雾倒飞而去。

这个过程实在是太快了,即便睁大眼睛都看不清内幕,直到一团黑雾从天而降,生盟之人才回过神来。

枯禅虽强,不过是殿主而已,而真正的死神现场方才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