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军夫请自重最新章节 > 第1020章 【那菲前世番外13】

第1020章 【那菲前世番外13】

——————

只要司厉身边没有别的女人,更不是谁的男人、丈夫,她与他要如何交易,在不妨碍到他人幸福情况下,她都不会有任何负罪感——

至于想逃呀、躲呀的……这不过是小说的情节,人家女主这样子做,也是为了引起男主的注意力。

她现在巴不得司厉就这样子遗忘了她,哪可能再主动做什么出格的事,让司厉再想起她来!

哼着单调的曲儿,那菲给自己熬了一锅地瓜小米粥,再做一道鲜虾灼菜花就够了,两道主食都很简单,鲜虾灼了后立马挑线,然后洗净,再清炒过锅就盛起来,时鲜又美味。

最后她还不嫌麻烦的,挑了时鲜的水果,慢慢洗干净后细功出慢活的做了一碟子各种形状的水果沙拉,不多,也就一小碗,刚好够她填肚子就好了。

做为医生,她最不喜欢的就是浪费粮食了。

够吃就好,宁可七分饱,绝不食到胀腹。

只是,她算地是挺好的,只是当她准备坐下来享用晚餐时,就听到大门处传来“咔咔”两声响——

“谁?”那菲唬了一大跳,惊恐地尖细唤道。

两层的大别墅,就只有她一个人在。平时还有何婶陪着她,她倒是觉得住着挺舒服的。

不过,今天何婶被她打发她放假归家了,倒是进园大门还有小陈在守着,只他平时绝对不会进主宅的!

“是我。怎么不把所有灯都开着?”男人澄清的声线从远处的入户门传来,随着他这话响,餐厅旁边的大客厅立马就锃亮了起来。

而透过这些光亮,那菲也看清楚了,说话的男人,居然是司厉!

“厉厉爷?!”那菲口吃惊叫。

此时,她被吓地狠了,见到是熟人,这才狠狠地拍了拍自己乱了心跳的胸口,暗中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她有些轻微的神经质,一被惊吓、情绪就容易紧张。

【不要怕、不要怕,这里没有穷凶恶徒!】那菲在心中不断给自己下暗示。

听到来者是司厉,那菲惊悚的情绪就被抚平了大半。

这会儿她就觉得心跳过快,脑子一闪而过的血腥画面实是会让普通女人都会尖叫,也就她本身是学医的,什么开胸手术等见识多了,才能还如些淡定的给自己心理暗示。

“这么胆小?!放心,这里很安全,没有我的命令,除了何婶和小陈,不会有人闯进来。”要不然,外头那家人也不会找她找地要发狂了。

司厉脱下身上军部制服,一边走向餐厅,一边骨指快速地解着脖了上的风纪扣,转眼就来到了小女人身边,同时也看到她面前的摆放的食物。

“晚上就吃这些?何婶呢?”司厉一愣,眯起了狭长的眼眸,不喜地说道。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呃、厉爷,我不知道你今天会过来,我中午刚把何婶放假让她回家去了,这些只是我做给自己吃的……唔、你吃饭了吗?”

那菲瞧着男人那不善的目光,心底很紧张,可也语气快速的替何婶解释着。可不能因为她自己的任性,连累了何婶这个老好人。

“你做的?”

小女人会做饭?!

司厉瞧着还早着热气的食物,一改先前嫌弃的表态,在主位上大马金刀地坐下来,长臂一拉就将小女人拉入怀中——

“啊!”那菲被他的动作唬了一跳,仓皇中想要保持自己的身姿简直是痴心妄想!

下一秒,司厉便使力让怀中的小女人顺势地跌坐在自己长腿上,大掌钳着她细腰,轻哂:

“小女人,惊慌什么?别乱动,老子定力不好。”

威胁地睨了她一眼后,他便单手捧起那碗地瓜小米粥,一口就喝下了泰半,略为有些甜味,并不是加了糖,而是本身地瓜的甜质融入了小米粥里。

那菲:你是谁老子!这混蛋,强抱她不说,还抢了她的晚饭!

幸好地瓜小米粥她煲多了些,锅里还有一半过,要不然她晚上只能饿肚子了?!

瞧着司厉还真的不客气,执起筷子就吃着她做的鲜虾灼菜花,呜呜……本来她就算着自己的食量来做的菜…身后的大男人几下就解决了一半了!

“不错,就是淡了些。”司厉尝过几口,就连水果沙拉也没有放过,全都试过味后,这才想起怀中小女人一口没有吃过!

“宝贝儿,尝一口。”司厉挟了个粉嫩的鲜虾举到小女人面前,神色轻松,一嘴儿的甜言蜜语哄道。

“……”那菲有些嫌弃的看了眼那筷子,这男人就没有点卫生意识吗?!

只是瞧着鲜虾都要被强塞进嘴里来,再想到她跟这个男人都亲密滚在一张大床上……

那菲只能忍着心底的嫌弃,张嘴咽下这口鲜虾。

因为知道是自己做的,鲜甜的味蕾一下子在口腔里散开让她的情绪得到安抚,她满意地眯起眼睑,合上嘴巴慢慢地咀嚼。

“瞧着你吃地这幸福小模样,让人更有食欲!”

司厉意有所指的说着,下一秒又捧起小米粥大气地喝了一口,半碗又空了大半,余下来的一小层,居然就着他嘴巴刚喝过的边缘,递到了那菲面前——

“我……能自己吃吗?”

“嫌弃我?”司厉却是直接正中,目光冷冽地睨着她。

喂、还能好好说话吗?!

那菲胆子小,务实主义者,再有洁癖在对上传说中的厉爷寒目下,也只能龟缩收拾起来!

“没…”

话还没有说完,碗边就抵在她唇上,她还能再说什么?老实喝粥吧!只她垂下眸子,在心里不断吐槽:

拜托,便是不嫌弃你口水,与你间接接吻,大爷你投喂的动作也温柔一点啊啊啊!

差一点,碗边就砸到她下齿上了,幸好她反应的及时,略略低下头,这才没有磕到!

幸好只有浅浅一层粥水,那菲两口就喝光了,刚想起身去抽纸巾拭嘴,就被男人反射地扣住了腰,耳畔就听到他不善的反问道:

“要去哪?”

“厉爷,我不习惯这样子。”那菲却答非所问,手指反射性要去拭嘴边的粥水,却被男人捏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