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最新章节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临行准备(二)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临行准备(二)

苏云朵心里有些猜测,陆瑾康来燕山府多半与硝石制冰有些关联,果然陆瑾康道:“圣上亲自看过硝石制冰极为高兴,上个月就给硝石矿下达了加大采矿力度的圣令。

我这次说是陪表叔回来接你们,事实上接你们不过只是顺带,主要还是巡视督促硝石矿的生产,顺便押送一批硝石进京。京城暑热难挡,再有一月正是用冰高峰,正需要大量硝石。

表妹且抓紧时间收拾安排,最多半月即需启程归京。”

苏云朵默算了一下时间,从燕山府去京城快马七、八日,轻车需半月,陆瑾康需押送硝石进京,重车自然会更慢些,怎么也得二十日左右,如此恰恰好不耽误苏诚志回京入职。

所幸她这边早知要进京,该收拾的已经收拾打包,该安排的也多半已经安排妥当,对于陆瑾康所说的半月后启程,苏云朵并无异议,自是点头应承了下来。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蔬菜地、药材地都已经有人专门负责,陈恩和铜山都是牢靠的人,又有老大夫和铁头看顾着,苏云朵又特地托了小舅宁忠平,让他抽空时常过来看看,自是不会出什么岔子。

今年地里的新蔬菜包括被叫做羊角果的辣椒和被叫做灯笼果的西红柿,苏云朵暂时只与醉仙楼签了供货合同。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苏云朵的新品种蔬菜对醉仙楼也只是限量供应,又特地给钱秉泰留了几道菜谱,当然西红柿和辣椒的出售价格并不便宜。

这一年多来,钱秉泰因苏家提供的蔬菜赚得盆满钵满,对苏云朵有一种近乎于盲目的信任。

虽说他连新蔬菜的影子都没见过,也只品尝了一道辣辣得够劲的水煮鱼片,却彻底征服了他。

做了那么多年的酒楼,钱秉泰的眼光自然是很老到的,待酒楼有了这个叫羊角果的调味菜,生意定然再上一层楼。

他是再不敢如当初那般因一个轻忽错过了苏云朵费心培育出来的蘑菇,更不会因苏云朵要价高而放弃。

菜价高些又如何,只要能让醉仙楼当得独此一家的风光,他自然能赚得更多。

苏云朵虽然与钱秉泰定下的是限量供应,却因钱秉泰的要求加了条备注。

有苏家地里收的新菜量超过限定的量,则依然以醉仙楼的需要为先,只有在醉仙楼无法消化的情况下,才由其他酒楼进行竞价,自然是价高者得。

这些苏云朵都已经与陈恩进行了多次交流,一段时日下来,陈恩已经吃透了苏云朵蔬菜经营方面这些比较超前的理念,以后只看陈恩如何将苏云朵开创的局面更上一层楼了。

药材地则是全部托给了老大夫手下的铜山,虽然药材地比起蔬菜地要大好几倍,因药材不存在销售问题,田间管理更还有个老大夫把着关,短工也可以依托柳东林和宁忠平,故而铜山身上的负担并不会比陈恩重。

目前也只人工湖那边还需要花费一些时日。

虽说人工湖的进出水闸门机关、水车等已经全都安装到位,这些时日从林溪河中车了大半湖水,只是负责的人工湖的张忠却刚刚随着陆瑾康同来。

“奴才张忠,见过大小姐。”张忠第一次拜见苏云朵,倒是没有如陈恩他们刚来葛山村时那般非要跪下来给苏云朵叩头,而是对着苏云朵抱了抱拳,很有几分军人的干练。

苏云朵提前将郑大牛喊了过来,待张忠与自己见过礼,又让让郑大牛与张忠见了礼,就让郑大牛带着张忠先去人工湖转转,看人工湖还有什么需要改进地方。

只待人工湖一切都妥当了,就可以通知宁忠平让人将预订的莲藕种子和鱼苗送来。

等郑大牛带着张忠离开,陆瑾康这才将张忠的底透给苏云朵。

原来张忠是镇国公府的家生子,他老爹是镇国公府的园丁。

原本张忠应该安心跟着张老爹在镇国公府的花园里伺候花草,张忠的确也跟着张老爹学些园丁需做的事,却更喜舞枪弄棒。

十六岁那年镇国公世子,也就是陆瑾康的父亲陆达前往边城守城,张忠硬是说服张老爹跟着陆达去了边城,一待就是整整五年。

在去年那场战争中,因救陆达而伤了腰,无法再待在边城,只得回到镇国公府跟着他爹当差。

陆瑾康收到宁忠平的书信,得知苏云朵买下林溪河边的河滩地开挖人工湖种藕养鱼,陆瑾康就开始在镇国公府的家生子中寻找这方面的人才。

张忠得知消息,第一时间就找到了陆瑾康,自荐要来葛山村。

陆瑾康也是知道张忠这人并不喜欢拘泥在镇国公府这一方天地,他更喜欢人情简单生活自在的乡间生活。

对张忠的人品,陆瑾康自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就是有些担心张忠能否担任起人工湖的这份重担。

张忠则拍着胸腔道自己最擅长的不是伺候院子里的花草,而是湖塘里的莲藕,在养鱼方面虽不是十分擅长却也有些心得。

张老爹虽说舍不得张忠再次远行,却也知道张忠心不在此,倒不如遂了他的愿,总好过日日郁郁寡欢,自是替张忠在陆瑾康面前说了许多好话,这才让张忠得了这份差事。

想不到张忠腰受过伤,难怪走路的姿势有点怪怪的!

苏云朵对陆瑾康送来的人自然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只是养鱼种藕不是什么轻省的活,且还需要下水,张忠既是腰部受过伤,这活对他合适吗?

陆瑾康这么详细地向苏云朵介绍张忠,自然也有一份提醒苏云朵的心思在里面,却偏偏这还就真的让苏云朵有些为难了。

既是为难,苏云朵也并藏着掖着直言道:“种藕养鱼少不了要下水,张忠曾经伤过腰,这活可有些不合适!”

陆瑾康自是明白其中的道理,却也知张忠的坚持,只颔首道:“你且放心让他去做,若真做不了,他自会安排其他人去做,总归那湖里的活,也并不是非要他下水不可!”

苏云朵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心里有了一个大致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