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春野小神医最新章节 > 第648章可否赏光
张凡一边吸烟,一边从窗口向外窥探,监视警方的动静。
一支烟还没吸完,忽然见院门口有些异动。
只见刚到的那个徐队长端着一个大喇叭,冲房顶和树上的狙击手喊道:“各个狙击小组注意了,现在,任务解除,你们都撤回来吧……各个小组注意了,现在任务解除……”
张凡细听了两遍。
什么情况?任务解除?莫不是有诈?
正在怀疑,忽然看见徐队长放下喇叭,徒手向院里走来,司寇龙也跟在身后。
有诚意?
张凡仍然没有放松警惕,随时准备迎击。
徐队长已经走到院中,冲屋里道:“张凡先生,请您出来说话,可否?”
张凡笑道:“想对话?进来说吧。”
司寇龙担心一进屋就被张凡下手,胆突突地道:“张先生,这个这个……刚才的事,对不起,是误会了……”
“徐队长,你进来说。”张凡又道。
“你可别发暗器呀!”司寇龙胆颤地道,两人谨慎地向前走,然后拉开了门。
“张先生,这位是县局的徐队长。”司寇龙堆着一脸的笑介绍道。
“张先生,刚才接到省厅的指示,才知道张先生光临我县。县领导此刻正在赶往这里的路上,中午安排张先生在县里小酌……”徐队长热情地道,“不知张先生可否赏光?”
张凡见两人如此,情知并非有诈,便把烟头扔掉,笑问:“县警察局领导也来了?难道我张凡这么重要?”
徐队长斜眼看了司寇龙一眼,道:“我们警察局独立执行公务,与公民个人的关系没有关。我是接到了司寇龙先生的报警才赶来的,谁知是司寇龙先生自己弄了个大乌龙。”
徐队长这话,明摆着是损司寇龙呢。
司寇龙刚刚才知道,张凡在M省背景极深。省警察厅严命县警察局必须妥善处理此事,若是惹得张凡不满,省厅就要将涉及此事的人员全部处分。
到那时,司寇龙家的势力再大,你能大过警察厅?
看来,今天必须认栽!
这个面子即使碎了一地,也要把狗头低下。
想到这里,忙上前,低声道:“张先生,都是我听手下人乱说,误会了您。您大人别把小人怪,我这里给您鞠个躬。”
说着,来了三个九十度大弯腰。
“行了行了,司寇公子给自己留点面子吧,”张凡挥挥手笑道,“虚的少来,来点实惠的,赶紧把高利贷债主给我叫来,我有话跟他讲。”
司寇龙忙道:“这个容易,债主其实就在我车上,我叫他过来见您。”
过了一会,一个中年人跑了进来。
他就是放高利贷给小黄的债主。
徐队长生怕债主不明智,便首先定了个调子:“潘总,县里正按照省里的统一布置,整顿民间放货乱象,你放了多少贷,收了多少利,县里不是不清楚,就看你的态度了。”
这一句话,吓屁了潘总。
显然,此刻要是不给徐队长面子的话,下一个进班房的就是他姓潘的。到那时,全部脏款都被没收,人也要把牢底坐穿!
“徐队长,您放心,我一个小商人,哪敢跟县领导对着干?领导怎么指示,我就怎么办。”潘总连连点头。
“明白这点就好。”徐队长哼了一声,“既然知道自己是什么角色,你跟张先生商洽一下吧,看看怎么解决小黄遗孀的事儿。”
潘总忙向张凡弯了弯腰道:“张总,小黄生前欠我们公司20万,还了一部分,本金加利,还有40多万,我们公司本小利微,不得不托天龙给讨债……没想到却给张先生添麻烦了,请张先生千万原谅。”
“原不原谅的,先别提,我要问的是,”张凡皱皱眉道:“贷款年息多少?”
“我和小黄签的合同,四分年息。”
“荒唐!”张凡大声斥道,“简直荒唐透顶!国家有明文规定,民间借贷,年息超过三分三厘的,视为违法无效合同!你难道不知道国家这项规定?”
“张先生精通金融法,厉害!”司寇龙忙拍马不及。
徐队长此时是一心要潘总低头,生怕潘总捅了娄子,便继续“点拨”道:“潘总,你要知道,非法合同,是不受法律保护的。这次金融风暴,重点要查你这样扰乱国家金融秩序的犯罪行为!”
完蛋了!
在徐队长嘴里,他潘某的罪行已经升格了!
潘总看见徐队长眼里的威胁,心惊胆颤,马上低下头道:“请张先生指示吧,只要张先生满意就成!”
张凡笑道:“不是我满意就行,是必须合法!你们的合同是无效的,所以,利息也是无效的!我现在还给你20万本金,利息的话,你如果有意见,你找小黄要吧!”
找小黄要?
那岂不是叫我去见鬼?
潘总哪里敢说个不字,张凡能把本金还给他,就算他烧高香了!连忙道:“谢张先生,谢张先生!”
“好吧。”张凡说着,掏出手机,给潘总把帐结了,潘总拿出合同原件还给张凡。
当天中午,在县领导为张凡摆的接风宴结束后,张凡正想回村里来把苗英的事安排好,忽然接到了巩梦书的电话。
巩梦书在电话里透露了M省那位朋友如何通过省警察厅把司寇龙搞定的事。张凡十分感激,若不是巩梦书一力暗助,这事确实有些麻烦。
“小凡,我刚帮完你忙,就要给你找麻烦了。这位朋友听说你医术不错,想请你给他家老爷子看看病,不知你能抽出空来不?”巩梦书问。
这个自然重要,从哪个角度讲,张凡都不能耽误,便道:“没事,我马上动身,你把联系方式告诉我就成。”
“呵呵,他家老爷子不在M省,在京城,你抓紧时间回来见见老爷子。”
“那好,我马上回京城。”
可是,这边苗英的事却让张凡有些放心不下:他一走,那个潘总会不会反悔去找她碴儿?还有,她一个寡妇,在村里处处受气,村里还有那么多渴馋的男人天天盯着她,保不准哪天夜里就会有人爬进她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