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春野小神医最新章节 > 第1704章 只能动口
张凡发现,二族长走路的姿态很奇怪!
脚步轻轻的,踩在石子路上,绝无一点声息。
向前迈的是一条直线,像是猫步!
因为走的是猫步,身子不由得随着脚步而左右摆动。
与此同时,腰左右晃动的幅度很大,给人一种马上就要从腰间断掉的不舒服感觉。
张凡一惊,马上明白了:二族长炼阴绝功法炼过了头,导致身体亏损、肾水不足所致。
这种肾水不足之人,肾气偏缺,脾气极度暴燥,心狠手辣,临战之时,疯魔如鬼,战力极强!
不过,战力强是强,他的身体却是无法维持太久。他会维持极强战力十年左右,燃烧完全部元阳之后,便会一衰而亡。
也许,二族长自己意识了这点,所以品行变得极为不堪,对鸟人女孩极尽折磨之能事!
张凡每一想到女孩背、臀之上的伤痕,就恨不得把二族长两只眼睛抠下来用脚踹个响儿听!
《玄道医谱》上曰:“肾水不足或弱或狂,弱者脸赤身瘦,狂者燥气益甚……”
看来,二族长是两者兼备:身瘦而气甚!
张凡暗提真气,以古元真气气场,感觉着对方的气场慢慢入侵到自己的气场之内。
二族长每走一步,张凡就感到气场扰动,胸口的血随之向上涌一波,再走近一步,就有更强大的一波……
可以料见,以这般强势内气,杀人可杀于无形,举手投足之间,能致人于死地……
二族长一步步向前,两人之间的距离,从十米缩短到五米。
到了这个距离,有如两只气球紧紧地顶到一起,双方都感到来自对方的沉重压力。
同时,双方都在从对方的气场之中,研判对手的实力!
四只拳头,悄然紧握,随时准备闪击对方。
在等待出击的时刻里,双方都会想象得到拳锋迎击之时的爆炸力度,山崩地裂!
或一击而使对方身亡,或双方同归于尽!
因此,有如拥有核武器的两国,他们之间不会轻易出手,除非到了最后关头。
谈判,仍然对于双方来说是最优方案!
二族长站住了。
他恰好站在了一个安全边际之上。
这个位置,进可攻袭,退可避敌。
他盯着张凡的双眼。
而他眼角的余光却是扫视着张凡的双拳。
他虽傲视天下,却对张凡不得不认真看待。朱家比武大会上的张凡,名场在武林中非常响亮,二族长自然是耳有所闻,因此不得不紧张如临大敌。
双方站定之后十秒钟,他发现张凡的双拳从紧握状态,恢复到了松弛状态。
同时,他胸中的压力之感,略有减轻。
从细微的动作,看透了对方内心的心思,二族长嘴角一挑,声音极为尖细,听起来像是底气不足的病秧子:“张神医,贵客造访,为什么不事先打个招呼?”
“你已经跟我打过招呼,我又何必费二遍事?”
“咦?”
“不是吗?天健苗木基地,今天早晨收到一封信,不是劳你送来的吗?”
二族长脖子微动一下,“看过了?”
“看过了。”“有何感觉?”
“感觉你很恶心!”张凡鄙夷的眼光停留在二族长的脸上。
“恶心吗?我族内以族规处罚族人,何劳你来恶心?呵呵,呵呵呵……”
张凡也是冷笑了一下,“她既是你族内之人,你要杀便杀,要剐便剐,为什么拿她来向别人讨赎金?难道真的穷到这个地步?”
二族长耸耸削肩:“呵呵,张神医,这就是你的无理了。我以她的命向你讨钱,你本可以置之不理,却为何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你难道不感到自己多余了?如果你真的为了她的贱命而付出一千万的代价,是不是感到这钱花得冤枉?”
“呵呵……我张凡从来不花冤枉钱,人命大于天,更何况是一个无辜少女的如花年华?能眼看着她泯灭?你以无情至贱,我岂能以无义为荣?”
“我无情至贱?哈哈哈,你的评价相当精准!我鸟族之人若是有情,早被泯灭过无数个轮回了!”
“至贱而自豪,其贱更甚,对不起,你让我低看了许多!”张凡讥讽道。
“我没功夫跟你讨论人品高低,生存第一位!”二族长竟然丝毫不受张凡的刺激,以“至贱无敌”的姿态道,“我的意思你不明白吗?没人求你来花钱赎人!”
“哈哈哈哈……”张凡仰天大笑。
“未见有什么可笑的!哼,装腔作势罢了!”
张凡止住笑声,嘲讽地道:“大家都是明白人,何必要我当面说穿?”
“请讲!我愿意倾听!”二族长也是想要知道张凡究竟从鸟人女孩那里得到了什么信息。
“你族群不知何因,被王氏握住了全族的命门,致使全族不得不无偿为人家当打手、当杀手、当冲锋陷阵的卒子,地位十分低下,连奴仆都不如。为了生存,为了向你们的主人王氏赎回某种致命的把柄,你们不但要替王氏卖命,杀人放火,残害王氏商业上的对手,还要拚命敛财……虽然我对你们敛财的手段知之甚少,但今天的事,让我大开眼界:你们竟然拿自己族内一个少女的生命来要挟别人以换取赎金,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这番话,张凡说出来已经是无所谓了,因为鸟人女孩已经暴露,秘密不复存在,他只有说出来,以便于继续自己的策略。
张凡的话,显然点中了对方的“要害”,二族长脸色微变,口气依然强硬,但听得出己现“疲态”:“是又怎样?你赎与不赎,钱在你手里,说这一堆废话作什么!”
“并非废话!不说这些,我无从跟你谈判。”
“谈判?她人在我手里,而且只要我发一个小信号,我的人就会结束她的小命!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以为你还有什么跟我谈判的资本吗?哼!”二族人冷哼一声,眼皮向天上翻去,双手抱在胸前,竟然是一副小瞧张凡的意思。
对于二族长所说,张凡深以为然。
二族长既然派人送来信,那一定是做了相当精细的准备工作,不可能让张凡把人劫过去。他们一定是学通常绑匪的做法,刀架在人质脖子上索赎金。
可以断定,此时,鸟人女孩一定处于“临刑”状态!
如果张凡动手,不但救不了女孩,还会瞬间把她害死。
所以,张凡今天只能动口,却无法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