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春野小神医最新章节 > 第1816章 排骨
走进厨房,迎面扑来一阵一阵热气,湿漉漉的,蒸得眼睛睁不开。
鼻子里闻见香喷喷的菜香,耳里听见叮叮当当的勺子响声。
看来这两个货正在炒菜,她们自然没有发现有人走进来了。
张凡在蒸汽之中迷蒙着向前走了两步,眼前现出两个女人的背影。
一个纤细腰肢显得灵动媚人,一个丰腴腰身有一种成熟韵味。因为两个人的腰上都系着小围裙,显得腰细臀肥,再加上蒸汽朦朦胧胧,看上去格外的有一种美感。
哪个是枣花呢?
张凡当然认得这个纤细腰肢的是枣花。
劳动中的美女真是有一种格外的动人之处。
张凡向她靠近,刚要打声招呼,忽然打消了主意,我就站在这里,看她们两人什么时候能回身发现我!
静静地站着,看着枣花炒菜的一招一式,很像一个女厨师,尤其是手掂大勺时,一上一下,手一扬,菜肴在空中翻一个花,稳稳地落在勺子里,十分精彩好看。
滋滋啦啦一阵子,菜炒熟了,枣花侧过身来,准备拿一只盘子盛菜。
张凡手疾眼快,取了一只盘子递过去。
枣花吓了一跳,尖叫一声。
当她在雾气中发现是张凡站在面前,不由得惊喜交加,抡起手中的铁勺子,就向张凡头上打来。
张凡知道她不会真打,索性没有躲闪。
枣花的勺子抡到他脸前时忽然在空中停住,笑骂道:“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也不吱一声,像个贼似的,把老娘的胆汁都吓出来了。”
张凡有几分尴尬地笑了笑,发现云云妈妈正在惊奇地打量自己,便收敛笑容,作出一个老总应有的尊严,“阿姨,枣花,我听一象说,有的工人反映伙食不好,主食老是馒头米饭,副食不是土豆炖肉就是茄子炖肉,工人说能不能来点排骨炖芸豆?所以,我过来看看,研究一下能不能改进一下菜谱……”
“当!”
枣花把手里的勺子向案板上一摔,发出一声爆响。
只见她柳眉倒竖,俏脸生威,双手叉在纤细的腰上,骂道:“刚吃上几天饱饭就学会挑食了?张总你心好,我们基地的伙食天天见肉见鱼,早晨还有鲜奶喝,你叫他们去外边打听打听,哪个工地有这么好的伙食?他们不愿意吃,老娘还不愿意给他们做呢!从明天开始,顿顿咸菜大饼子!爱吃不吃,不吃叫他们找屎去!”
云云妈妈也是生气了,小衫之下紧绷绷的大胸脯一起一伏,不知是被热汽蒸的,还是被怒火烧的,一张美妇俊脸上红云朵朵,说出来的话,根本不像平时那么温文尔雅:“小凡,你不明白,这些人不禁惯,你待他们好,他们就要往你鼻子上抓。我看哪,以后咱们的伙食也别搞这么丰富了,管饱就行。”
听两个主厨这样一说,张凡反而感到是自己多事了。
其实,一象跟张凡汇报这个事的时候,一象也是非常生气,想揍那两个挑事儿的小子,被张凡在电话里给制止了。
这些工人是有点要求锦上添花,有些过分,但细想起来,也不是没道理,不管饭菜丰富不丰富,多换换样儿,口味也好。想了一下,忙解释道:“阿姨,枣花,你俩别误会,我没有批评你们的意思,实在是这些工人太挑剔了。你俩做的饭菜没说的,我刚才隔老远就闻见菜香,馋得口水咽了一肚子。”
“闭嘴吧你!”枣花红着脸,斜了张凡一眼,眼里热辣辣的全是开心,“虚情假意的来给谁灌迷魂汤?真有这么好心的话,赶紧给厨房加装一台排油烟机,我和阿姨一天到晚都熏成黑兔子了。”
张凡盯着她的白嫩嫩的俏脸,心里暗笑一阵,连连点头:“我告诉一象,明天就加装一台大排量的油烟机!”
然后,对云云妈妈说:“阿姨,工人喜欢吃排骨,你可一周采购一两回排骨,搞一顿红烧排骨,搞一顿糖醋排骨,哄他们高兴,叫他们干活起劲就是了。”
云云妈妈点了点头,却又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些工人,摊上你这种老板,也真是掉福窝里了。”
张凡也是跟着叹了口气,“大家都是穷苦出身,我父亲以前在厂里打工,天天吃玉米面饼子,喝白菜汤,连点油花都没有,我不想做那种黑心老板叫别人骂,多花几个伙食钱没关系,工人们能够吃得好就行。”
枣花亲昵地打了张凡一下:“就你菩萨!”
云云妈妈心里一阵感动,更多的是轻松和放心,自己的女儿给了他,起码不会受委屈,这样一想,对眼前的张凡就更加喜欢,不由得走上前来,往张凡的脸上打量着,心疼地说:“小凡,你这次去江清,也没几天呀,怎么弄得精神这么不济?”
张凡心里明白,在张家埠老爷沟矸石堆上差点壮烈了,伤后出了一盆血,输了一盆血,虽说是伤口已经好了,但脸色上肯定没有恢复到从前的样子。不过,他不想告诉她发生的事情叫她跟着担惊受怕,只是淡淡地一笑:“阿姨,我没事,这几天有点忙,等忙过这阵就好了。”
“你不要这么拚,钱是永远也挣不完的,万一累坏了身体,你让云云靠谁去?”她温情地说着,伸出手轻轻抚了抚他的脸颊,“瞧瞧,瞧瞧,你再这样下去不顾自己的身体,阿姨可要生气了!”
“阿姨,我记住了。您放心,过两天我再过来,你看看,保证精神焕发好不?”张凡笑道。
云云妈妈扯着他的手,不断地在自己软软的手里摩挲着,“小凡,要么,你天天回云云那里住吧,阿姨每天晚上给你煲汤喝,很滋养,包你很快恢复。”
这两人在这边温情着,旁边的枣花看得已经十分不耐烦了:去!还没当上真正的老丈母娘呢,就在这里秀温情,给谁看呢!
张凡对于女人之间的细腻酸醋之事早就有丰富经验,眼光已经瞥见了枣花的不忿,忙笑道:“枣花,你跟我来,问问你邮票的事。”
枣花得意地冲云云妈妈一笑,跟着张凡走出了厨房。
不过,枣花心里明白张凡提邮票是找借口跟她单独说话,刚刚离开厨房不远,便嗔道:“张总,你闲着没事,又来拿我这个小丫环开什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