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春野小神医最新章节 > 第1872章 促进经济
“走,买几个好包去!”
痛殴墨镜男,心中一口气终于叶出来了,张凡意气风发,笑一下,对两个美女夸耀道,“今天你们给我放开,只看货不看价,不划出去十万以上,我跟你们急!”
“我的妈呀,暴发户嘴脸!”涵花欣赏地瞟了张凡一眼。
“这么恶心!”春花娇嗔地骂道。
“你俩要改变观念。由俭入奢不是坏事,而是进步,是进化。多挣多花,促进经济发展。”张凡兴之所至,越说越装逼。
两个美女嘴都歪了,涵花嗔道:“肯定是跟周韵竹学坏了!”
春花哼了一声道:“那个周总就没安好心!弄个天健公司,好像她是老板小凡给她打工的!”
张凡心里替周韵竹叫冤:天哪,周韵竹一天到晚玩命似地帮我搂钱,春花这货对她误会竟然这么大?
哪天得解释一下。
开车来到京城最大的百货大楼,在几家世界名牌化妆品专柜和名包专柜转了一个小时,给涵花和春花买了一大包,整整划出去十万元。
回到车上,春花抱着自己的宝贝,直吸气:“这么多钱买包买化妆品,真是……是不是太浪费了?”
“你和涵花需要,就不浪费。”张凡得意地道,“哪天我准备给你俩定制几套夏装。”
“买成衣就行!”
“错,”张凡回头在两人身上打量几眼,“好马配好鞍,好体型必须配好衣服。”
涵花皱了皱眉:“我听说定制好几万一套呢!算了,我就算了,你给春花定几套吧。我和春花体型差不多,她穿完了我接着穿就行。”
张凡摆了摆手:“又冒穷气儿了?不行。你俩每人都定几套,而且要姐妹装。”
春花一想到高档时装,心中不由得狂跳起来,打了张凡一下:“别这么娇惯女人哪!小心以后闹你!”
张凡笑笑:“女人就是用来娇惯的,娇惯得好,才好浇灌。”
春花没听出话里的意味,又是打了张凡一下,“被你绕糊涂了!”
涵花明白张凡的意思,含羞地捅了捅春花腰部,笑道:“小凡的意思让你好好做女人。”
春花愣了一下,还是没明白,但也不再多想了,只是斜了涵花一眼,小声道:“女人天生就是女人,还要做吗?”
此话一出,张凡和涵花对视一眼,不由得一怔:春花说得朴实,却深刻得让人无语了。
回到家里,二美急着打开化妆品试用欣赏,张凡躺到床上跟美娘微聊。
美娘说,老槐从县城里回来之后,躲在在屋子里不出来见人。她问张凡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凡便把老槐在桥上安装炸药要的事讲了一遍。
美娘听了,并不奇怪,很平常地说:“老槐从来都是这样,一点小事就要杀人。他手里有好几条命案,都是用钱、用威胁把受害者家属摆平的。”
她又告诉张凡,以后不要再来猫眼石矿了,老槐肯定想杀了张凡。
张凡有些失落:不去猫眼石矿,怎么见到美娘?
有些特殊美女,美入骨髓,灵与肉都是魔幻,恰如毒品,不沾则罢,一沾有瘾。昨夜和美娘三度春风,张凡简直成仙得道,美娘绝对是令人要终生拥有的那种尤物,怎么可以放得下?见张凡不说话,美娘马上猜到了什么,笑道:“你别多心!我不是不想见你。我会去京城见你。猫眼石的客商,一大半是京城的,我时常需要去京城催款、送货,还怕没得见面?”
这一句,缓和了张凡,便回道:“呵呵,京城也好。到时候我带你见见我的女朋友。你有信心吧?”
“比外形外貌,我比不过城里的娇小姐;如果要比实用……还用我说吗?你懂的。”美娘相当自矜地道。
不过,他说得不假。
张凡深有体会。
被她一说,身上不由得有些感觉,竟然想马上见面,“什么时候来京城?”
“要看那边有没有业务要去办,没业务去趟京城,老槐会怀疑的。”
“你不会找借口搞个‘业务’?”
美娘觉得有道理,便道:“好吧,这几天,我去你那里。不过,千万别让我跟你的女友见面,很没意思的。”
“我跟你开玩笑呢!我有那么傻?”
这时,巩梦书打来电话,说朱军南听说张凡从外地回来了,要请他吃饭,为了张凡替朱军搞垮王氏和鸟族的事表示感谢。
张凡本不想居功听别人的赞扬,无奈巩梦书说商主任今晚也到场,并且强调,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商主任的面子必须给足。
一听说商主任到场,张凡忙从床上下来,收拾收拾,便离开家。
一路上,张凡竟然有些异样的小激动。
好久没有见到商妤舒了,这个绝美绝雅绝高贵的少妇,每次见面,都令张凡有一种享受,她身上那股淡雅的香气,得体到家的言谈举止,简直令人无可挑剔。
不过,张凡最想见她的原因还不是这个,而是为了邹方。
上次回江清,吴局长又跟张凡发牢骚,说岳老和商主任把邹方派去国外执行任务,时间期限不定。吴局长的意思是,让张凡跟跟商主任谈谈,把邹方从国外调回来。
张凡想起前次邹方去B国执行任务,身份暴露,处于危险之中,还是张凡去B国把她替换回来。这次,邹方被派到了哪个国家呢?
连吴局长都不知道。
张凡希望见面时跟商主任探讨一下,让商主任透透口风,只要邹方去的国家不是非洲和中东,那就会相对安全一些。
先开车去巩梦书家里接上巩梦书,然后来到朱氏总部的贵宾餐厅。
朱军南和商主任都在,大家落座之后,朱军南说人少不热闹,想叫宫龙生过来一起喝酒。
商主任面露不悦之色,轻轻地道:“宫总业务忙,我们小宴,就别打扰他了。”
朱军南颇为尴尬了一下,马上转为笑容,道:“也是。我昨天听说,这几天宫总刚从M省回京,他正在忙一个铜矿的业务。”
张凡微笑不语。他心里明白,为了自己刚进京时与巫龙集团的冲突,商主任一直对宫龙生不待见。宫龙生也是嗅出了商主任对他的不满,有好几次托张凡邀请商主任吃饭,都被张凡给婉拒了。
巩梦书看了一眼张凡,对朱军南笑道:“朱总,你这消息来源也太差劲了!”
“啥意思?”
“那个铜矿的第一股东就在我们桌上坐着呢!”巩梦书哈哈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