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春野小神医最新章节 > 第2017章 剑饰
地皇当然感觉到了身后来人。
他明白,最后的时刻已经来临,心中反而无所畏惧,不为所动,仍然双手合十,口中低声振振有词,继续祈祷。
男人静静地站了约有两分钟,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跪着的地皇。
然后,他轻轻的把身上的斗篷向身后一撩,摘下头上的墨镜。
此人正是刚刚不久与张凡较量过的R国矿业公司老板特多。
那天晚上,伊万失手于张凡。
特多确信,R国矿业公司与石油公司的生死较量,已经转化为与张凡的较量。
“尊敬的地皇,我,艾里森特多,刚刚从大华国归来,特向地皇致敬!”特多说着,微微向地皇行了一个礼。
地皇并没有回身,他已经从地上的影子看到了对方。
他知道对方离他很近,是一个可以杀死他的距离。
不过,他对这一切已经漠然,或者说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生与死只是一念间的事。
令他感到凄凉的是,即将接管原黑组织的这个特多,是一个能够把原黑组织带向毁灭的恶魔。
一想到这里,他感到自己的生死,与原黑组织即将遭受的灾难相比,简直轻如鸿毛。
他知道事已至此,回天无力,但是他仍然想做最后的努力,让对方回心转意。
“特多,你破坏了我们原黑组织的原则。地皇这个位置并不是为你准备的,你的能力和你的才略,并不会被长老会议所认可。”
“尊敬的地皇,我在原黑组织之内众望所归,请你走出这城堡,到每一个成员面前,问问他们,那样你就会明白,我的行动,只是要满足绝大多数成员的愿望。”
“长老会从来都是决定地皇归属的最后裁决机构!”地皇义正辞严。
“不,原黑组织的权利应该属于一个绝对的强者,一个有绝对杀伐精神的武士,而不是一个只会祈祷的经士。”特多走上前去,与地皇并肩而跪,口中强硬地道。
“特多,如果你这样理解我们组织的宗旨和内核,我不得不遗憾的承认你很无知。我们原黑组织的起源在于东方。几百年前,东方那次巨大的朝代更换,导致一群明代的武士不得不西迁来到我们这里,然后建立了原黑组织,我们组织的传承,是东方武道!”
地皇铿锵有力的说道。
“谢谢地皇告诉我这些。这应该是我们组织内部的一个极端秘密,普通成员无从得知。我以前一直感到我们组织内部的一些素质与东方大华国有紧密的联系,它那种独特的杀伐精神,与我们西方大相径庭,我一直感到奇怪,苦思而不得其解,因此,对于此刻地皇的不吝赐教,我深感钦佩!”
地皇冷笑一声,“既然你知道这点,你应该意识到自己无力领导这个组织!你应该知难而退,不要被权势毁掉了别人也毁掉了你自己!”
特多的嘴角上露出一丝微笑,而他眼里射出的寒光,与微笑极不和谐。
“或许地皇说的有理,但是我决心已定,我刚刚接触到一个大华国的武士,他身上有一种不可描述的武力,可以说达到了武学的精髓巅峰,具备了扫荡一切的力量。”
“此人我听说过。”
“你只知一二!而我,则更多地了解他!如果大家都像地皇这样不思上进,我们早晚只配在跪在他脚下称臣!而我,只有我艾里森特多才能带领原黑组织与这个东方怪物抗衡!只有我,才能将大华国这块巨大的市场纳入我们的版图当中!”
地皇听了特多的话,并没有感到丝毫的惊奇,“特多,那个张姓年轻人的面世,是神的旨意!那次在大华国京城举行的朱家比武大会,我暗中派人前去观摩。看了录像之后,我相信这位年轻人所表现出来的神奇功能,绝对不是一般的武林功夫,更与热兵器没有关系!”“仅凭一段录像,你以为你很了解他?”
“当然!”地皇道,“我曾经深深的研究过中西方的哲学,这个年轻人有一种东方所特有的中庸,无锋无芒,无情却有神,逆来顺受,却有踏平一切的气魄。如果你用一般的杀伐精神对付他,你一定死的很惨!特多,我不得不提醒你,你正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而这条道路的终点将是地狱!”
“别来这一套虚张声势!你面对挑战,不思进取,已经不配坐在这个神圣的座位上了。”特多不想再罗嗦,猛然站立起来,眼里杀机重重。
“特多,你在行魔鬼之事!”地皇全身哆嗦着,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特多冷笑着,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完全被自己势力所包围的地皇,心里充满着鄙夷和胜利者的自豪,在他看来,地皇这个位置,绝对是他特多的专利!
没有他特多的雄厚资金支持,原黑组织不会有今天的局面。
他慢慢地向地皇弯下腰来,死死地盯住他胸前的那支黑色饰剑。
那是用北海深海冷玉雕琢而成的剑形饰物,经过数百年血与火的淬炼,已经成了原黑组织最高权柄的象征。
拥有了它,世界各地的原黑组织成员,必须绝对服从指挥。
可以说,这小小的饰物,代表着一个绝对可怕的力量。
原黑组织里,谁不向往着拥有它?
但能够有机会问鼎的人,永远只是那七、八个人。
于是,在这七、八个人所代表的势力之间,永远都会有杀伐发生。
直到一方踏灭其它对于而胜出,成为新的地皇而止。
然后,不久后,下一个轮回的杀伐就会开始。
“交出来吧!”特多伸出手,“我很尊重你!不然的话,我的人会上来抢去你的饰剑!”
“权力的诱惑,已经使你疯狂!”地皇愤愤地说着。
“是责任!责任感,促使我占据这个位置!”特多到了这个时候,仍然要把自己据于道德的制高点。
“你真要做出大恶之行?”地皇冷眼寒光。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为了原黑的未来,我可以担当这个罪名!还有……”特多低下头,把头凑到地皇耳边,“成王败寇,放心,你死后,我会为你的死找出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公之于众的!”
“卑鄙!”
“卑鄙并不是目的的障碍!使命,要求我这么做,我不过是顺天应人而己。我可以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出权柄,从此隐退,我不会杀你,我将送你到北海一个荒岛上,那里有一处秘密基地,我的人将看守你,随意你活着,不管活到哪年,直到你咽下最后一口气!”
地皇轻轻摇了摇头,眉间失望之色渐浓。
随即,他伸手捏住剑饰,轻声道:“武神之位,非异类可属!你执迷不悟,罪业深重,我不得不动用组织的最后惩罚手段!前代历届地皇天上有知,也不会怪罪我的!”
话音刚落,整个城堡内外响起一片轰鸣之声。
沉重的轰鸣!
地在脚下抖动。
墙壁在四周摇晃。
那一片片碗灯里的烛光,在震动之中忽明忽暗,鬼火森森,仿佛冥冥中吹来一阵大风,要将这火种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