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春野小神医最新章节 > 第2202章 我随份贺礼就是了
董事长60多岁,像大多数大人物一样,样貌堂堂,说话和蔼可亲。
他听完了张凡的叙述之后,遗憾地道:“张先生,我已经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所发生的这一切,都在我们银行的业务范围之外,我真是无能为力。”
“业务之外?”
“是的。张先生想一想,我们这个存单是无记名,那么它的意思就是见存单我们就付款,与存单的持有人无关。前天,琴女士和分行行长两人持单来取款,我们当然要付款。”
“不对,”张凡声音有些压抑不住,“你们知道存单的持有者是我张凡。”
“你说得有道理,不过,琴女士是你的经纪人,她代你取款,并没有什么不可能,我们即使有疑问,也无法拒绝。更何况,我们当时没有一点疑问,当的时情况是一切顺理成章,琴女士说你头疼发作,要她代你来取款。”
董事长说着,双手一摊,做出西方人惯有的无奈姿态。
“那么,这两人去哪里了?”
“对此,我们无可奉告。”
“分行行长是你们的部门经理啊!而且这次骗款是在他的协助之下才完成的,作为你们的工作人员,他的行为应该属于职业犯罪,你们银行应该负主要责任。”
“张先生,”董事长一笑,“你等一下,我取样东西给你看……”
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身后一排书柜前,找了一下,从一只文件夹里取出两张纸,满面笑容,走到张凡面前,把两张纸放下,轻轻摊开,声音仍然是那么和蔼可亲,“张先生,分行行长的辞职申请在五天前被董事会批准,他已经在三天前办理完了辞职手续,也就是说,前天发生的取款行为,是他的个人行为,与我们银行无关。”
张凡看了一下那两张纸。
一张是分行行长辞职申请,一张是董事会批准书。
“关于他辞职的具体详细文件和证明,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可以进一步全部提供给你,以证明我们银行与他涉嫌犯罪无关。”
张凡有些蒙。
感觉自己好傻,人家好精明,自己完完全全被行长和琴女士牵着鼻子走,人家暗中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做得天衣无缝,方方面面全都照顾到了,唯有坑了我一人!
下面一步,就是……只能求助于领事馆了。
下午,张凡在领事馆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去警察局报案。
警长非常客气、非常耐心地听完了张凡的案情描述之后,便吩咐手下人进行了初步调查。
半个小时后,初步调查结果出来了:琴女士和分行行长没有在欧盟国家里的任何一家酒店登记入住。
也就是说,两人失踪了。
“当然了,如果他们利用假ID入住的话,我们无可奈何。”警长补充道。
这样说来,这个案子是就此没戏了?
那么,这六亿米元转到了哪个账户上?
是否可以通过银行把它扣下来?
领事馆工作人员和警长都摇头:端土银行如果可以这样做,那么世界上那些神秘大亨就不可能在端土银行存款了。
张凡静静地回到酒店。
在床上躺了半天。
心里无数次想象着抓住琴女士和行长时怎么处置!
被玩弄的侮辱,令人胸口发堵。“叮令令……”
门铃声大作。
谁呀?
赶在这个时候来!
不知道老子闹心吗?
打开门,却是意识为之一振,门口站着的是娜塔。
一身香气,一袭轻装,一脸嫩笑。
张凡心中乌云重重,见到她花朵一样的明媚,心情有点开朗起来,因为在上次高端酒会上在他心里激起的浪花,还没有平静,此时又被她一身轻装所激发起来。
“你怎么来了?”张凡极力压抑自己的真实感受,口气相当诧异,好像见“鬼”一般不屑。
“不欢迎?”
娜塔斜了一眼,迈步跨进房门,径直向客厅里走,路过张凡身边时,把香肩向他身上一撞。
很软很香的一撞。
张凡精神为之一振。
这妞儿,要干什么?
莫非要以身相许?
若果真如此,我不要委屈自己,正好刚刚吃瘪,今天老子就拿你找平了!
娜塔“飘”到沙发前,甩掉小手包,一屁股陷到沙发里,轻盈的身子在沙发上弹了两弹,才稳当下来,抬眼媚笑道:“你一脸丧气,到底发生了什么?”
“什么都没发生,你希望我发生什么!”张凡反讥了一句。
对于娜塔暗害米拉一事,张凡心里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冰释之!
尽管那只是怀疑,但值得怀疑的只有娜塔一人!
排除了所有人,剩下的一人便是真凶。
这是逻辑。
张凡无法抗拒这铁打逻辑,对娜塔相当愤怒!
不过,娜塔下面说出来的话,却令张凡震惊:
“告诉你一件事,我爸把我许给别人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你这么高声做什么!又不是许给你!”
“许给谁了?”
娜塔脸色微变,“还能是谁!一个大家族,R国最有名的权势家族。”
“R国最有权势?难道是拳手总统之家?”
“他家并没有那么深的背景,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家出来的一个奇葩而己,而我说的这个家族,在R国绵延上千年,从王朝几百年以来,一直是R国政治舞台上的重要角色。”
“那好啊,祝贺你了!”张凡半笑不笑。
不知怎么,心里有种想吐出来的冲动。
可惜早晨只是在高速公路出口的小超市吃了一块三明治,这会儿早消化进小肠里了,吐不出来。
娜塔仍然面露微笑,致使张凡看不透她心里所想。
她轻轻摇晃着雪白的小腿,长长的裙子搭在膝盖之上,相子相当优雅迷人,斜眼冷笑,“张凡,你这么酸做什么?我又不是你女朋友,轮得到你酸?”
张凡从横膈肌上发出一阵颤栗,轻轻笑出声来:“呵呵,呵呵呵……娜塔小姐,也不知你哪来的这股自信!你以为我喜欢你?要是我真喜欢你,我现在就可以把你放倒!而且以前我有多次把你放倒的机会!可是,我不想。你所说的消息,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影响,你愿意嫁,我随份贺礼就是了!”
“张凡!”娜塔突然发出一声暴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