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春野小神医最新章节 > 第2649章 董江北热血起来
董江北没有说话,挂掉之后,给姚苏打了过去:
“姚苏,事情出了一个意外,”董江北对着手机小声地道,但是却压抑不住声音的颤抖,“汪晚夏……有可能把事情告诉冯总了!”
“啊?”姚苏在电话里尖叫了一声。
同样是带着颤抖的叫声。
她万万没有料到,汪晚夏竟然会这样做?
这样做,意料着她放弃自己手里的勒索砝码!
这样做,双方的谈判就失去了基础!
整个进程会完全颠覆!
坏事儿!
这傻娘们儿,要坏事!
“她怎么说?”
姚苏声音失衡地问,她在董江北面前,从来都没有这么失态过,总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极为自信。这个消息太意外了。
董江北把刚才两人的对话复述了一遍。
姚苏沉默了好大一会儿,分析道:
“汪晚夏,看来有点等不及了。她可能是担心我们根本不理睬她!她现在把事情向冯总透露了一些,但我想,不是全部,她只是暗示了一下。应该说,法码还在她手里。”
“这个关键时刻,如果我们不赶紧行动,她可能就要走第二步,接下来向张凡透露一些什么!如果那样的话,这个口子越来越不好封堵了!”
董江北点头道:“姚苏,你说怎么办?现在我感事情万分火急,好像生死存亡就在今天晚上!”
董江北的声音极快,显示出内心的极度焦虑。
“你马上开车来接我,我们回铜矿!”
姚苏的声音虽然非常低沉,但是声音里充满了火药味儿。
董江北到了此时此刻,根本就没有退路。
看来,只有一往无前了。
不过,姚苏怀着孕,让她参与这样血淋淋的事,好么?
姚苏,毕竟是他一直以来的女神。
可以说,他对她是真情实意的。
现在,她又给他怀了孩子,他怎么可能把她推向一线?
想到这里,董江北忽然热血起来,“姚苏,这事,你就不要参与了。我一个人做,出了事我一个人担当。”
姚苏颇为感动,声间带着哭腔:“江北,这种事,你不行。临场,你下不了手。还是我吧,而且,我有枪……”
“姚苏……”
“别讨论了,临阵犹豫,是取死之道。你马上到U市来接我!”
“……好吧,我马上动身!”
董江北咬牙道。
两个小时之后,凌晨两点半,董江北的车,无声地停在铜矿外边的一处树林里。
他和姚苏两人都穿着深色衣服,蒙着面罩。
两人从车里下来之后,借着夜色的掩护,向矿区奔去。
铜区里一片寂静,这个时间段,累了一天的工人们都睡着了,到处都安静得可以听见蚂蚁放屁声。
两人手拉着手,悄悄的走到招待所楼前。
“这边,”董江北小声地道,“他是在左边第3个窗户!”
姚苏点了点头,两个人弯着腰走到了第3个窗户跟前。
趴着窗户,向里边看了一看。
从窗帘缝隙中看,里面黑乎乎的,看不到什么。
董江北要打开手机向里边照一照,被姚苏给制止了,“绝对不能弄出一点光亮!”董江北伸出手在窗户上推了一推,竟然把拉窗户给推开了。
他探头向里边看了一看。
这回看清楚了,床上躺着的正是冯总。
这老小子,睡得很“死”!
董江北的身手还算敏捷,双手扶着窗台一下子就跳了上去,一弯腰,钻进了房间里。
回过身来,把姚苏也拉了进去。
姚苏把窗帘给挡上了。
董江北取出背包里的尼龙绳子,两人站在床的两边,悄悄的把冯总缠了一道又一道。
缠完之后,然后两人轻声的道:“一,二,三……”
一起用力!
瞬间,冯总紧紧地勒在床上。
两人迅速把绳子系了个死结。
冯总在睡梦当中睁开眼睛,看着两个身影站在床前,吓了一跳,他刚要呼救,董江北早己经准备好了毛巾,一下子塞进了他嘴里。
然后挥起拳头,照着太阳穴就给了两下,低声骂道:
“狗东西,不想死就不要叫喊!这是我的地盘儿,惊动了别人,你就是个死!”
冯总嘴巴被塞得满满的,摇着头,发出低声的吼声,挣扎着,但全身被绳子勒死,根本动不了。
姚苏打开落地灯。
她面带微笑,手里握着一把手枪,枪口紧紧地顶在冯总的肚子上,冷笑着:
“我这是无声手枪,你不老实的话,一枪崩了你!”
冯总吓得一哆嗦,不敢继续挣扎,用无比惊讶的眼光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
他万万没有料到,董矿长竟然带着一个女人来杀他。
董江北面带冷笑:
“冯总,不要害怕,我无意害你。但我的前提是,只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冯总点了点头,表示屈服。
“那个汪晚夏都跟你说了什么?”
董江北说着,伸手把冯总嘴里的毛巾给拽了出来,同时用双手紧紧地掐着冯总的脖子,小声的威胁道:
“你不要叫喊,叫喊的话,我就直接把你的脖子掐断。”
冯总大声的喘着粗气。
他现在已经严重的意识到自己的危险!
一定是那个汪晚夏给自己打完电话以后,又给董江北打电话威胁董江北。
现在,应该是董江北前来杀人灭口了。
“董,董……董矿长,你不要冲动了,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我一直在睡觉啊!”
“你现在什么也没做,并不意味着你将来什么也不做!快说,汪晚夏和你做了一个什么交易?如果你不说实话的话,我会给你找一个睡上1万年的地方!”
冯总浑身发抖,脸上冒出汗来,“董矿长,别,别,我说……是有一个姓汪的女人给我打电话,不过她只不过说明天上午想跟我来一个约会,要告诉我一些什么内幕之类的,仅此而己!”
董江北回头看了姚苏一眼,有点儿遗憾: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应该惊动这个冯总,倒不如明天跟姓汪的谈判完了再说。
姚苏却是发出一连串的冷笑声:
“江北,这个老家伙没说实话!姓汪的主动给他打电话?骗鬼呢!姓汪的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他的手机号码!肯定是他跟矿里的人问出姓汪的手机,然后打电话向姓汪的了解情况,姓王的才顺势跟他说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