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言情小说 > 春野小神医最新章节 > 第2679章 道长挡驾不住
“不会的不会的,”师父摇头道,“小凡炼到了16阶,不是说他身上有多少天地精华之气,而是说他炼到了自如增气的境界。力气用完了,还会再有;内气用尽了,还会再生;只要好好调养,不出一个星期,应该会完全恢复的。”
腊月和孟津妍对视一笑,都长长地松了口气。
“现在,让他好好睡一觉,明天天亮就会醒过来。不过,晚上要有一个人守在这里,随时观察,以免他呼吸不畅闭过气去。你俩谁值班?”
孟津妍斜了腊月一眼,一脸倨傲:“这还要问吗?当然是我了,某些人跟小凡哥哥才认识几天,根本不具备资格。”
腊月冷冷一笑:“某些人,恐怕夜里比小凡哥哥睡得还香!我看,还是不要太逞能!这种事,警察最适合。我平时蹲坑、夜审,熬夜的事是小菜,已经习惯了!不像某些人,除了熬夜追小鲜肉剧,还能做什么?”
孟津妍一听,马上站了起来,怒目相对,正要回击几句,却被师父给挡住了:“算了算了,你俩都在这里看着吧。”
说罢打了个哈欠,嘱咐几句,便去孟津妍的房间睡觉去了。
第二天清晨,如云道长被一阵小鸟的叫声给弄醒。
推开窗户,向外一看,不禁叫了一声。
大厦周围的大树,不知为什么,变得翠绿无比!
咦?
是夜里下雨了?
不像吧!
研究了一会,便穿好衣服,出门下楼。
现在是早晨五点半钟,楼里楼外没有人影,楼外的草坪和花卉,一夜之间变得红的艳红如霞,绿的翠绿欲滴……
这是怎么回事?
昨天,可不是这个样子。
地上的土,仍然是干干的,说明夜里没有下雨啊。
如云道长正在惊异,忽然发现一辆车从马路上一个转弯,直接朝大厦冲过来。
车速很快,可见车里的人很着急。
汽车“嘎”地一声,停在如云道长面前。
车门打开,从里面跳出一个绝色美女。
此女丰若有余,柔若无骨,细高挑个,长腿笔直,身上各处,或凸或凹,均是比例无比得当,一张惊世俊美的俏脸,美目中的神情,微怒捎带凶狠,显得非同俗物,迈步向前之际,更有一袭幽香扑面而来!
从樱唇里吐出来的声音,却是频率悦耳,相当地柔美可亲:
“这位师父,您是如云道长?”
“正是贫道。”
如云道长久居深山,入世不多,多年沉浸于经书古卷之中,说起话来,免不了有几分古装戏的腐朽味道。
“张凡在吗?”
美女问道。
找张凡?
如云道长一愣。
心中微微有些不对劲:
眼前这位女子,看起来二十五六岁,是个绝美少妇,又是直接追问张凡的下落,莫非……她是张凡的什么女人?
“你是——”
如云道长疑心重重。
“我叫巧花,我是他老婆!”
巧花的声音突然提高。
眼中的目光不再柔美,而是凌厉无比!
这一个川脸之变,令人惊叹。
如云道长心里暗道:
不好了!
看来,这事要闹大!
张凡的老婆是他的女弟子刘涵花,还有一个天健总经理周韵竹,两人也是不清不白关系没理顺,现在,怎么又凭空跳出来另外一个老婆?而且长得跟刘涵花、周韵竹不相上下,都是美仑美奂的存在。
她突然来找张凡,她要做什么?
怕不是……她本是被张凡甩掉的女人,今天来找张凡拚命的?
以张凡现在的身体状态,别说有可能被这女子给暴打一顿而无还手之力,甚至有可能被这女人一顿臭骂,一股火窝在心里,身体本就虚弱,还不被她要了命?
不行不行,我得仔细盘问,弄清楚再说。
“这位女施主,”如云道长明白,此时越是装得高大上,越是有可能镇住对方,所以,急切之下,把施主这种词也搬弄出来唬人,说出来的话半古半白,酸气冲天,“张凡乃我门下弟子,他邀我来京城游历,他自己却是工作繁忙,我亦久未见其面了!”
巧花俏脸一愠,皱眉道:“你这道长,能不能好好说话?要说白话,提倡普通话,懂吗?你难道是辫子戏里走出来的?快告诉我,张凡在哪?我要找他!”
如云道长心中暗暗叹息:看来,这个女子相当不好对付!
这时,人行路上有些清晨出来散步的老头老太太,听见这边有动静,便围了上来。
见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和一个长髯飘飘的道长在“争论”,一个个顿时兴奋起来。
这种事,还真是罕见!
“道长和俗家弟子!”
“看来是……呵呵了。”
如云道长明白,再拖下去,围观的人们,说出来的话会越来越难听了。
弄不好就成了新闻,影响了天健公司的形象!
“巧花?对对,我想起来了,似乎听张凡提起过你,这样吧,我没带手机,你随我进去,我打个电话给张凡……”
“我打过一百个了!根本就是关机!”
巧花吼了起来。
这一声吼,又引来了几个围观的,男男女女的,围了十几个人,其中有几个半老的未老透的老头,把眼光直直地粘在巧花身上,嘴里开始不干不净了。
不行,不能继续下去了。
“巧花,有话慢慢说,也许,张凡在办公室办公呢!毕竟,这几天他为了一笔大生意,经常加班加点……我们进去找找?”
巧花哼了一声,大步走进楼里。
如云道长一边走一边琢磨着怎么应付巧花。
两人来到张凡的办公室敲门,没人。
“张凡不在这里,要么,你先回去,我一有消息,就跟你联系?”如云道长征询地问。
“你别骗我了!我告诉你,我已经知道张凡住在这里!张凡的手下狂狮战队的队长一象跟我说了,昨天下午,张凡还在这里给一象打电话,叫他送些下水泔油的过来!快说吧,他在哪个房间?你不说,我挨个房间去砸门了!”
如云道长倒吸一口气:这女子,绝猛!
她既然能联系到一象,看来跟张凡的交往也不是一天半天了。
与其被她找到张凡,还不如带她过去,若是发生什么事,我和腊月、津妍在旁边护着张凡,也不至于发生什么危险!
他捋了一下胡须,做了一个思考状,“让我想想……对了,我记得,张凡好像说过,他在十八楼,有个休息室,莫非他昨天晚上工作太晚,睡在那里?”
“早交待早主动!”巧花冷笑一声,转身便往电梯间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