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小说  排行榜
笔趣文学 > 游戏小说 > 打穿steam游戏库最新章节 > 第八百三十三章 娘家人来了
赤楼里人来来往往,大多是聚集在剑碑林附近,总共差不多就一百七十多人,都是道气纯正的剑修,来见礼昆仑仙缘大会的修士总数自然是有数千的,不过剑仙占比很少,其余人要么在云楼休憩闭关,要么在昆仑宫别处的名胜流连。

哪怕是赤楼广大,可聚集百来位剑仙,这里的气氛也是很不舒适的,这里不是图书馆,虽然安静,可更类似兵器室,每个剑仙的存在感都极强,同类相斥,哪怕个人之间相谈甚欢,可还是会对环境氛围过度在意。

所以当有个人怒气冲冲地踏入赤楼时,闲谈着的剑仙们都不约而同看向正门,来者是盛衍真人,身旁跟着几个羞羞答答的弟子门人,亲徒弟青宁子当然也在其中。

青宁子往赤楼深处张望,一眼就看到呆滞的鹿正康,还有酒坛子上瑟瑟发抖的小妖鼯鼠。

她把眼睛一闭,心想这次真要出问题了。

鹿正康遥望见青宁子,她穿着一身简单棕黄色道袍,姿容可人,他很自然地走过去,无视了周围所有人,乃至直勾勾瞪着他的盛衍真人:某种程度上,也是他的丈母娘。

“青宁儿,你来啦。”鹿正康抱着酒坛子,只是冲她笑。

青宁子打眼神给他,但这对一个心不在焉的人来说,实在是没什么用处的,鹿正康非但不觉得她是在暗示某种危机,反倒是觉得是玩一个类似眉目传情的游戏,于是他也冲着青宁子眨眼。

盛衍真人已经出离了愤怒,她是一个纯稚的人,哪怕是因为自己的道誓,所以要保持纯稚,总之她的一个不会把话藏着的人。

“浪荡子,便是你骗了我徒儿的心吗?”

青宁子闻言大窘,“师父,我和阿鹿是心甘情愿的。”

鹿正康只是继续眨眼,歪着头扮鬼脸,小妖鼯鼠看不下去,把脸一捂,蜷起来不动了。

盛衍真人板着脸,“你这养不熟的小讨债,怎么当着师父的面还把胳膊肘往外拐?”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周围一众修士们保持着体面人的气节,并不公然观瞧热闹,只不过,一个个也都是竖着耳朵的。

青宁子觉得气氛尴尬,便轻声说,“师父,这么多人看着,弟子回去再向师父认罪。”

盛衍真人叉着腰,“你还知道丢人!知不知道师父有多担心你。给你传信,还一直推脱,我都怕是昆仑宫这帮满肚子坏水的道士把你绑架了呢!”她眯着眼睛,转头观摩鹿正康的气机,“奇怪的小辈,如此孱弱,小青柠,你究竟看中他哪一点?”

青宁子不言语,试图让话题冷却下来。

鹿正康却似乎灵醒过来,他终于面朝着盛衍真人,说起来,他与这位青莲剑宗当代最杰出的剑仙还有过两次不期而遇的缘法,一次是随弗道子逛青楼,神意飘飘,借着一股冥冥之中的感应,与盛衍真人的剑意有了一个照面,第二次就是赤天立道的时候。

但彼时他法相三头六臂,每一张脸都神威森重,同现在本体的模样有很大出入。

再者,他的魂体经过重塑,就气机上也不是原来的味道,因此,盛衍真人只是有一种既视感,仿佛自己曾见过此人外,也的确是没认出来。

幸亏没认出来,否则鹿正康今天就得吃苦头了,虽然能读档,但不免麻烦,近几日的工作都白瞎。

“您是青宁儿的师父?”鹿正康放下酒坛子,深深作揖,“岳母大人在上,受小婿一拜。”

呼地一下,在场人有些受不了这洋相,憋不住笑出了声。

青宁子捏着鼻梁,不知该说些什么。她身旁几个同门也在窃笑不已。

盛衍真人一愣,“我何时承认你个浪荡子了哦,侬这样的,口花花最会骗小姑娘的,莫叫我岳母,我也不是小青柠的亲娘。”

鹿正康又呆滞起来,躬着身,很卑微,很没用,很没面子的模样。他似乎就是要一直这样躬着身,直到盛衍真人同意他和青宁子的关系。

这种做派,被周围剑仙们暗笑他囿于礼数,没有一条铁脊骨。

青宁子抿嘴,她走出来在盛衍真人面前跪下,“千错万错,都是弟子不守规矩,任凭师父责罚,阿鹿他是赤忱君子,我同他已约定,此生不会分离。”

盛衍真人皱眉,“你只当道誓是开玩笑,你还不曾吃过师父的苦。你也莫跪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平白落了我青莲剑宗的门面。”

旁人连声道:不敢不敢。

青宁子低声,“师父息怒。”

“怎么我就这般不讲情面吗?你可知,发这道誓,你是一定要遵守的,你和他一辈子不分离,你看他,区区练气的修为,法力微弱,哪像是能同你相伴到老的人?修行多灾,岁月多磨,你许这种道誓,实在是辜负了师父的教诲。”

青宁子低声,“弟子不悔。”

“小孩子说什么不后悔,没经历过的都不许说这种话。”盛衍真人蹲下来轻轻揉搓弟子的脑袋,“小傻瓜。起来吧,师父还是得考验考验这小子才放心。听说他是昆仑宫千年一遇的剑道天才吗?”

“同道们的客套话而已。”青宁子却没有动弹,依旧跪伏着。

周围人有些不自在的往外走,不过也有好事者发声,“鹿道友实乃昆仑宫弟子中最有剑术境界之人,领悟赤楼剑碑全部技艺,普天之下,纵观古今,又有几人能有这般悟性,其人天赋之高绝让人称羡,他与这位青仙子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盛衍真人莫要做棒打鸳鸯的恶人了。”

盛衍真人瞪了那人一眼,“我的小徒弟,当然得我来管,你们这些人只知道拉偏架!”

如此一来,旁人也就悻悻然不再言语了。

“秤虚子,你是春分山最懂事的孩子,你去较量较量这个小子到底有什么手段。他法力孱弱,你莫以力压人,单看他剑术水准如何便是。”

“弟子遵命。”娘家人里走出一位白白净净的男子,盯着躬身的鹿正康,也是躬身见礼,“贫道青莲剑宗春分山执事,秤虚子,见过昆仑宫高第。”

鹿正康的意识抽空回来看顾了本体的情况,急忙将青宁子拢住,轻轻拍打她脊背,“我在这里,万事有我。”

二人一同直起身来,青宁子低着头,不敢去看师父的神情,却不知,盛衍真人的目光怅然。

鹿正康上下一打量眼前这位彬彬有礼的秤虚子,此人也铸就了上品金丹,估计也就是三品的水准,虽然有望仙道,但确然不能与同时代的天骄争锋,此人将来会是门派中流,但也仅此而已。

鹿正康点点头,“斗剑,那好,斗剑便斗剑。”他取来酒坛,轻轻解开泥封,抱着坛子仰头,把新酿的五行酒,喝了一口,周身刹那弥漫出一股浓烈清澈的酒雾,还发着浓烈毫光,竟是法力暴涨,几乎有了结丹期的水准,而袖中赤靥蛟铮铮作响,剑啸激越,剑气直抵九天。

“昆仑宫二十五代三弟子,所持剑器赤靥蛟,有礼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